第六章 猛汉胡车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可还未等马家军的将士、兵卒欢呼起来,张济军阵内,两道喝响骤起,两员将士一左一右,奔马杀出,竟来夹攻马纵横。马纵横毫无惧色,飞马迎上。兔起鹘落之间,一将倏然杀至,提刀猛地向马纵横飞砍而去。马纵横拧枪就挡,如有千钧之势,枪落之间,发出一声嘭响,那将的大刀立即荡开。另一将士同时杀到,面色狰狞凶狠,拧起手中长矛就向马纵横面门扎去。马纵横双眸凶光毕露,好似一头吞人巨虎,一声咆哮,另一手竟瞬间抓住了扎来的长矛。

“起!!!”

马纵横虎臂发力,那将士连人带枪,一起被马纵横从马上抛起。另一将士看的眼切,提刀来砍时,却被马纵横先发制人,一枪搠中心窝。

犹如巨熊猛虎一般的力量,猎豹飞鹰般的灵敏。马纵横再次展现无与伦比的身体素质,惊骇全场。

咻~!

被抛飞落地的那个将士,还未来得及翻身,马纵横人马已到,好似穿纸破瓦一般,一枪把他扎死在地。

凶悍,不容置疑的凶悍。马纵横在电光火石之间,连杀死三将。此等威武,就像是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了张济阵中。

马纵横冷眼看着血花在枪中绽放,然后损落,缓缓地抬头望向张济阵内,拔枪抬起,喝声叫道。

“张济匹夫,可敢与我马纵横一战!?”

天地震荡,这一喝不知令多少人心惊胆战。张济面色刹地黑沉得可怕,咬牙切齿地呐呐道:“无知小儿,若非我侄儿尚在赶来途中,哪里轮到你如此嚣张!!”

张济有一侄儿,名叫张绣,拜师于有着‘蓬莱枪神散人’之称的童渊座下,武艺深不可测。

一下子损失三员将领,张济对马纵横仇恨愈深,奈何军中并无能与之对敌的猛将。而且寻常计策恐怕也难以奏效。原来,他早前吩咐乌延出阵搦战,以言相激,若马氏父子其中一人出阵迎战,便故意败退,他会暗中派人接应,将其擒杀。哪知那乌延不到三合就死在了马纵横枪下,他派去接应的两人也纷纷战死。

不过张济经历惯了风浪,又岂会就此束手就擒,思索之下,很快又起一计。

就在此时,忽然有一身材魁梧,丝毫不损色于马纵横的胡人少年,快步赶来跪在张济马前,眼神炙热,疾声叫道:“将军,小的不才,愿借一马,为将军取其首级!”

“你是何人?什么军职!?”张济却无因胡人少年主动请战而欣喜,反而看他铠甲残破,肤黄脸黑,鼻塌眼凸,十分丑陋,而心生不喜。

“回禀将军,小的名叫胡车儿,乃军中什长。”

“放肆!!区区什长,竟敢来冒犯本将!!来人呐,把这丑八怪给我拖下去,待战事结束,杖打三十,以儆效尤!!”张济闻言勃然大怒,他素来治军严明,若无紧要之事,在军中只有百人将以上军职的人才能与他进谏。

那叫胡车儿的胡人少年,没想到自己主动请缨,却换来一顿棒打,顿时大惊,连忙求饶。不过几个凶神恶煞地护卫早就赶来,将胡车儿拖了下去。

张济冷眼旁观,遂是换来身旁副将,在他耳边教道如此如此。

少时,张济飞马出阵,面色冷酷,提枪指着马纵横骂道:“黄毛小儿,你非我敌手,我不想以大欺少,快快回去,教你家大人来应战!!”

马纵横闻言冷笑,二话不答,望张济纵马杀去。可身为一军统将的张济,竟然毫不知廉耻地拔马就逃。马纵横杀得正是兴起,哪里想得了那么多,立即加鞭飞马,倏然追上。

“不好!!羲儿中了张济计也!!”正在观战的马腾,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起来,心急之下,一时乱了方寸,连忙拍马冲前。

与此同时,马纵横追着狼狈而逃的张济,已快到敌军阵前。张济蓦然一声厉喝,在阵内躲藏的数十个弓弩手立即一齐放箭,霎时间乱箭弥漫在空,约有数十根之多,飞袭而来。

马纵横心头一惊,双眸瞪大,生死关头之际,脑里却浮起了一幕幕枪起奔走,席卷天下的画面。

马纵横心神放松起来,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身体竟然开始主动地有了动作。

马家潜龙**枪!

枪如潜龙飞腾,畅游天下。只见马纵横飞枪疾打,一根根扑射过来的箭矢被他手中钢枪击成粉碎,紧接着速度愉快,枪动之时宛如有龙鸣之声,甚是惊人。一道道枪式,如行云流水,毫不停滞。那厢里在看的张济还有其麾下一众将士、兵卒无不惊为天人,目瞪口呆。

马家潜龙**枪,可攻可防,攻守兼备,当年伏波将军正是靠着这套枪法,杀入敌军腹地如入无人之境,纵横天下,所向披靡。

只是,对于马纵横来说,这套潜龙**枪,实在使得不称意,若是手中的枪再能迅疾一些,猛烈一些,那该多好!

不,不是枪法的问题。而是手中这柄枪太轻太灵,若是换上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刃那该多好啊!

一时间,一个念头在马纵横心中升起,待他回过神来,背后猝然响起一阵喝响,让马纵横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羲儿,快快撤回!!敌人的第二波攻势要来了!!”

马腾的疾声厉喝,令马纵横很快就回过神来,连忙拨转马头。就在此时,张济面容极其之狰狞,犹如一头发恶饥渴的恶犬,气急败坏地吼道:“听我号令,前军队伍尽数出动,务必要把马寿元之子擒杀!!”

张济一声喝起,前军千人部队瞬间启动,前扑后拥般朝着马纵横奔杀过来。

就在此时,马纵横坐下战马忽然发出一声惨鸣。待马纵横反应过来时,坐下战马已失去动力,往右一倒。原来,就在刚才马纵横忘我地施展枪法时,他坐下的战马却被数根流失射中,此时已失去了生机。

嘭~~!!

好似千斤重物坠倒在地,沙石弹射,马纵横一连滚了好几圈,回过神来,却先听一阵铁蹄骤响,睁眼望去,锐利的枪刃发着骇人寒光,一连好几道,斜刺里纷纷刺来。

“哇!!!”危机逼来,马纵横只觉体内好似有一头巨兽鼓噪,野性暴发,横臂劈砍过去,竟一把断碎了好几柄长矛,然后往地就滚,在一匹战马蹄子下,倏地翻过后,立即好似一头匍匐而起的猎豹,飞身跃起,把一个官将撞飞,同时一扯缰绳,便夺下了一匹马。

“可恶啊~~!!!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快围上去!!!”张济眼看马纵横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在一瞬间,他不但化险为夷,还夺下了一匹马,顿时气得双眼通好,大吼大叫起来。

“谁敢伤我马寿元的孩子!!!”就在此时,一股恐怖惊人的气势轰然爆发。马腾纵马杀至,身上杀气汹腾,犹如混世魔王降临于世,手中錾金枪如同惊鸿掣电,飞突腾起,血花一连绽放,交锋之处,人仰马翻,乱叫一片。

须臾,马腾浴血而出,血色加身,令他浑身气势更是骇人,张济麾下将士见之,无不心怯,皆不敢挡之。

那一边,马纵横左突右冲,也杀出一条血路,父子二人合于一处,杀散四周官兵时,一阵杀声轰然涌起,却是马腾麾下将士纷纷领兵杀到。两军瞬即混战一起,杀声动天。

“张济,你敢算计我儿!!我马某人定要碎了你!!”身材高大的马腾,很快就看到了在乱军之处正在指挥的张济。

“不好!马蛮子武艺了得,眼下两军混战,对我不利。”张济听得马腾吼声,心中一凛,正不知如何是好时。蓦然,一个身穿残破铠甲的胡人少年,手提一根大得恐怖,起码有百多斤重的大铁棍,朝着马腾奔杀过去。

“嗷嗷嗷~~!!尔等休想伤我家将军~~!!!”胡人少年正是胡车儿,只见他拿着那根恐怖的百斤大铁棍,却能举重若轻,狠扫暴砸,马家军好几个将领都被他一棍打飞。四周马家军的兵士立马蜂拥堵上,霎时间宛如修罗地狱一般,胡车儿俨然成为了地狱深渊的屠命魔鬼,仿佛有用不尽的气力,将一条条活生生的生灵,砸得粉身碎骨。就连身在远处的张济,也全然没想到自己麾下竟有如此厉害的人物,满脸惊骇之色。

“杀杀杀杀~~!!”胡车儿如狂如暴,一身蛮力使得淋漓尽致,浑身上下已被溅飞而来的血液染得通红。

“让开!!其他人在左右为我掠阵!!此人交给我了!!”

就在此时,一声怒吼就似九天玄雷一般轰然炸起。只见马纵横从一处突飞而出,手中多了一柄大刀,却是刚才突破杀来时,从一员官将手上强夺而来。

杀得正是兴起的胡车儿,巨目妖红,丑陋的面容使得他更显狰狞凶狠。马纵横把马一勒,眼光发热,虽然他不知道眼前的是什么人物,但凭他这般神勇的表现,不纳为帐下岂不可惜!?

“我乃天义军合众将军之子马纵横也。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将死之人,没资格知道老子的名字!!”

胡车儿一见马纵横,在他没有报出名字时,就已认出了他,一声厉吼后,立即一提手上百斤巨棍,朝着马纵横飞马杀来。马纵横能感受到这胡人少年身上传来的恐怖迫力,也不怠慢,拧起手中刀枪,慨然迎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蓦然交马瞬间,胡车儿舞动巨棍,连砸暴扫,一阵阵飓风袭来,巨棍如有千钧之势。马纵横却是不惧,刀枪并舞,枪走轻灵,挑隔挡开胡车儿的攻势,另一手刀起凌厉,连环进攻。胡车儿面色连变,似乎没想到马纵横竟然在自己绝对自信的力气上,与自己斗个不相上下。

两人交战快到二十回合,在周围掠阵的马家将士无不看得心惊胆跳。这时,一个马家将领见两人杀得胶着,唯恐马纵横有失,暗拉弓弦,正欲偷袭。

蓦然,有一道威严的声响从后响起,肩膀被一张强而有力的大手按住,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我马家麟儿无需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那将领转头一望,正见一脸肃明之色的马腾,一股愧疚之色油然而起,遂是低头应诺。

马腾缓缓地抽回了手,眼神再次投到战场上时,不由多了几分异彩之色。

砰砰砰砰砰~~!!!

一道道金戈嘭响之声,如连道霹雳,响不绝耳。两人激战快有数十回合,胡车儿已施出浑身解数,当下眼见马纵横飞刀搠来,聚力在手,右臂肌肉猛地炸开,抡起巨棍就砸。

刀棍相撞瞬间,刀刃先是发出一声脆响,刃锋当即爆开。与此同时,强大的冲力也把胡车儿的巨棍荡开一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