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新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对于马纵横几乎算是胡闹的行为,马腾却是选择了只眼开只眼闭,当场令胡车儿为马纵横的副将。马纵横大喜,忙是谢过马腾。胡车儿看着马纵横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意,心头不由一阵触动。

时间流逝,犹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又是过了半月。

却说在陈仓城的守将皇普嵩,似乎决意死守城池,在这半月里,官兵从没主动出城搦战。倒是天义军有过几番试探性的进攻,不过面对稳如磐石的陈仓城,却都是无功而返。眼看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天义军兵力众多,每日耗费巨大。

王国急与韩遂、马腾商议,韩遂也不知暗中有什么诡计,丝毫不见紧张,只说如今时机未到,不可贸然举动。

另一边,董卓却不想耗费过多的时间,屡屡派细作催促韩遂进军。虽说韩遂与董卓暗里联手,但无论是韩遂还是董卓,两人都是以自己利益为上。韩遂似乎另有打算,自然不会给董卓牵着鼻子走,遂以各种借口拖延。

至于马腾,敏锐的他也发觉如今陈仓城的局势越来越是微妙,时不时还会给他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也开始戒备起来,加强军中防备,防止突变发生。

这日,在马腾军的营寨内。

“扫!!”

一声震天怒吼,只见马纵横手提钢枪,纵马奔飞,猛然朝着一个稻草人暴扫而去。稻草人立即随着暴扫过来的钢枪,腾空飞起。紧接着,马纵横把马一拔,转向另一个稻草人,厉声吼道。

“扎!!”

在马纵横吼声起时,钢枪立即化作一道虹光,枪头赫地扎入了稻草人的头上,狂烈的枪劲竟把稻草人的头好似个西瓜般扎暴。

漫天的稻草飞甩起来的同时,马纵横马不停蹄,迅疾转向另一个稻草人,犹如怒虎张嘴,又是一声咆哮。

“搠!!”

枪影暴飞,稻草人在马纵横的飞枪之下,立即肢体块块瓦解,更大一片的稻草向四处飞开,转眼间那个稻草人便变成了乱地的稻草,可谓是粉身碎骨。

“吁!!”马纵横把马一勒,转过身后,望向前方。只见在他面前,是一队百人骑兵,这百人骑兵里各个大多是年少力壮的少年郎,唯有几个什长是年纪较大的汉子。

这百人骑兵乃是马腾特意挑给马纵横的精锐。话说,马纵横因在击破张济一役,立功不少,王国迁其为骑督。

当时,韩遂麾下不少将士纷有怨言,都说马纵横迁升太快,有失公平。马腾却是不动声色,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倒是韩遂笑容可掬,说马纵横年少有为,能够击败资历老练的张济,自然有资格当这骑督,而且按功绩来说,马纵横却也是配得上。

于是,马纵横转眼间就从一个小小的马弓手,成了骑督。不过马腾却是怕马纵横迁升太快,变得心高气傲,目中无人。少年郎嘛,怎么都会有几分桀骜不驯的傲气,何况他的儿子还拥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也正因如此,当初马腾才不替马纵横说话。

出乎马腾意料之外的是,马纵横成了骑督后,依旧如常,没有战事的时候,终日刻苦练武、读书,或是向军*士请教军中各种要事,军中人无不赞之。

这样一来,马腾遂是安心,同时也颇为欣慰。没想到小时候如此木讷的孩子,长大成人后,竟有这么大的转变。倒像是闷头苦干的类型,而且难得的是他不但勤奋,而且还能谦虚地向别人请教,若是日后能够学以所用,海纳百川,自成一派的话,那么更是前途无量。

毕竟,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将帅,不但要熟用兵法的同时,往往还要有属于自己的想法,否则墨守成规,终究难成大器。

于是,马腾不惜在军中为马纵横这个初出茅庐地毛头小子,挑选百人精锐,还把自己麾下几个干练的什长调到了马纵横的新军中。

而马纵横也没有辜负马腾的期望,自组建队伍之后,每日勤于操练,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马腾派来的那几个什长还有胡车儿寻问。

马纵横就像是天生的将领,对于一切有关战争的东西都领悟极快,很快各种操练的方法,他都熟悉上手,也能把握到军中兵士的心理,学会如何鼓舞兵众。难得的是,马纵横没有任何架子,与自己麾下兵士食寝与共,操练时虽是严明不苟,但一旦操练结束,马纵横却又能与麾下兵众打成一片。毕竟这队新兵里,几乎都是年轻的壮年,与马纵横不过都是三、四岁的差距。

至于胡车儿,在马纵横没有组建起队伍前,每天白昼都会向马纵横提出挑战。挑战结束后,两人继续对练。当然,在这不知多少场挑战中,胡车儿并未能取得一胜。不过他却是越挫越勇,在失败中成长,武艺增长不少。不过令胡车儿心惊不已的是,马纵横成长的速度比他还要更快,使的枪法也愈加凌厉可怕,有时候往往在比斗之中,要打断好几根木枪。当然,这不是马纵横故意而为,胡车儿能感觉到他每次都有意地护住兵器,只是这木枪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脆弱。

经过这半月的相处,胡车儿与马纵横的关系转变不少,如今可以说是亦敌亦友。为什么说是敌,那是因为胡车儿每一回挑战,都是全力而赴,毫不留有余力。至于说友的那一方面,如今两人几乎每日是形影不离,早上例行地比武,比武结束就开始操练新兵。马纵横对胡车儿不但十分信任,而且还十分维护。

毕竟胡车儿是俘虏之身,那些年轻力壮的新兵,自然不愿听胡车儿的,有一回有几个刺头不但出言侮辱,还几乎与胡车儿大打出手。

不过却被马纵横给阻止了。

当时马纵横只用了一种办法解决纷争,那就是让那几个刺头一起对付胡车儿,若是赢了,就从他们之中选出一个来做他的副将,若是输了,就依照军规,判他们以下犯上之罪,杖打三十,以正军度。

后来的结果,当然是胡车儿以绝对的实力解决了那几个刺头。胡车儿心如明镜,他很明白每日与自己比武的马纵横面很了解自己的实力,马纵横用这种方式,全是为了让他在军中立威。所以胡车儿投桃报李,替那几个刺头求情,免去了一半的惩罚。

至此之后,胡车儿在队伍中无人再敢冒犯,而且众人见他与马纵横走得亲近,深受其看重,也渐渐地改变了态度。

“虽然仅仅操练了半月,但这些兵士已然配合娴熟,不愧是爹爹亲自挑出的精锐。”一阵阵犹如狼啸般的嘶吼声下,马纵横眺眼望去,看着一队队骑兵成排组阵,朝着一个个稻草人驰马挺枪杀去,各个英勇凶悍,而且队形丝毫不见紊乱,眼里不禁露出几分欣喜的神色。

就在这时,营外一头忽然响起一阵高亢的叫声。随即,一员旗牌手骑马赶来,报道:“骑督大人,主公来了。”

马纵横面色一凝,微微颔首,遂是向旁边的胡车儿一投眼色。两人旋即一同下马赶往迎接。

“哈哈哈,羲儿你这支兵马还真是各个生龙活虎,若是经过一番磨砺后,日后必将前途无限。只不过,这却又看你这个统领能否在战场上保住这些兵士了。如果你想拥有一支身经百战,名满天下的常胜之军,这是你最先要学的东西。”马腾先发一阵豪爽笑声,忽然面色一变,眼神如炬,态度严谨地说道。

马腾虽是治军严明,但却又视麾下兵士如同自家兄弟、孩儿,是个极为仁善的君主,也正因如此,马腾才会受到军中上下的爱戴,但凡其所在处,其军必悍然无畏,勇往直前。

马腾历经沙场多年,能够在西凉这个战乱之地成为一方雄主,自非泛泛之辈。无论是在领兵还是治军方面,马腾都有着过人之处。而马纵横初次领兵,马腾教给他的,却不是如何如何摧毁敌人,而是要保住自己的兵马。

马纵横神情肃穆,耳里听着,心里记着,随即重重颔首,拱手道:“爹爹的金玉良言,孩儿定会谨记在心,不敢有忘!”

而在旁边的胡车儿不禁心头一动,脸上多了几分异色。如今天下混乱,各地雄主无不欲拥地自立,招兵买马,争霸天下。因此各地战争不断,人命卑贱,动辄死伤千百,多则尸堆如林,数以万计。

也正因战争残酷,人如草芥,能够重视兵士生死的君主自是少之又少。

胡车儿忽然明白,马家军为何这么多年,一直能够雄踞扶风,屹然不倒,原来是有一个爱民如子,使得军中上下团结一致的好君主。

“你与为父过来一趟,为父有些要事与你商议。”忽然,马腾面色一紧,如雄虎般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马纵横心头一震,刚投眼望向胡车儿。

胡车儿却是心有灵犀般,拱手答道:“这里交给末将就好。”

马纵横听了,略一点头,便与随着已迈步走开的马腾离去。

少时,在营中一处帐内。马腾蓦地停住脚步,缓缓转身,脸上多了几分凝重之色,道:“军*有巨变。羲儿,为父有一要事托付于你。但其中危机四伏,就不知道你有没这个胆气。”

马纵横听话,不假思索,单膝跪下,慨然拱手便道:“孩儿万死不辞!”

“好!今夜三更,你与率领你麾下兵马在此处十里外的虎口坡等候,到时大帅会前往与你会合。你一旦见了大帅,立刻马不停蹄将他护送回天水。还有,你等成功到了天水后,无论得到什么消息,暂且莫要轻举妄动,到时为父自会派人与你等联系。”马腾见马纵横面容刚毅认真,也不废话,疾言厉色地把计划说出。

马纵横一听,英眉不由一紧,正色说道:“一军之帅,从阵前退缩,实乃兵家大忌。爹爹与大帅不惜如此,这代表事态恐怕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