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大阴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如今,战事纵是陷入僵局,但目前状况对于我军来说,还不至于如此。何况官兵据守不出,以朝廷这些年的作风,却也不会派援兵来救。如此推算,恐怕是我天义军中出了内乱,而这个人恐怕也只有韩九曲才有这个实力。”

马纵横可谓是一语千机,几乎将其中内幕全盘拖出。就连经历惯大风大浪的马腾也不禁双眸一瞪,然后直勾勾地看着马纵横。马纵横表面虽是面无表情,但心中也不禁被马腾瞪得有几分忐忑。

“没想到羲儿平日沉默寡言,但心里却如同明镜。正如你所料,韩九曲此人野心磅礴,城府更是深不可测。此番攻打陈仓,本就是他在暗中捣鬼,一力促成。我虽曾劝过大帅,但大帅为人悠游寡断,又怯于韩九曲的实力,最终还是答应了此事。

不过幸好大帅对韩九曲也留了几分心。就在这近日里,大帅发现韩九曲暗中与董卓的细作联系,怀疑这两人已然联手。

这两日里,大帅与为父暗中商议,才恍然大悟,董、韩两人一个凶狠如同豺虎,一个狡毒如同狐蛇,此番若真联手,后果不堪设想。由其韩九曲对天水宝地窥视已久,一旦能够铲除大帅,天水便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至于董豺虎,此人素来视皇普将军为眼中钉肉中刺,恐怕也是不安好心。毕竟一旦除了皇普将军,日后在朝廷之内,有着十常侍在背后撑腰的他,就能只手遮天了!一旦被这两人得逞,无论是西凉还是中原,皆永无安宁之日也。”马腾先是一叹,然后面色愈加深沉起来,说到最后话音里更有几分无奈、落寞。

“也就是说,此番陈仓战役,很有可能就是董、韩两人所策划的阴谋!”马纵横听得不由一阵心惊肉跳,其中的阴谋诡计实在是高深可怕,恐怕天下之大,也没几个人能够看出其中深浅!

马纵横吸了一口凉气,眼神闪过几分恍惚。在这个东汉末年,比这董豺虎、韩九曲厉害的人物,大有人在。譬如‘巨枭’曹操;‘厚黑之雄’刘备;‘碧眼虎’孙权;‘王佐之才’荀彧;‘河北双星’田丰、沮授等等都是智略高超,擅于捉摸人心的雄主良才。至于‘卧龙’诸葛孔明;‘凤雏’庞统;‘美周郎’周瑜;‘鬼才’郭嘉;‘毒士’贾诩这些百年难出其一的天之骄子,更是各个智慧超群,料事如神。

马纵横不禁叹道,自己将来到底是要面对一群什么样的妖孽、怪物!

这复杂的心情,忐忑之余,却又有几分期盼、兴奋。

马纵横的眼神渐渐炙热起来,马腾本以为尚且年幼的马纵横定会被这可怕的阴谋惊得一时手足无措,阵脚大乱。

毕竟在这个乱世之中,并非有万夫莫敌之勇,就能够纵横天下,有时候阴谋诡计,比起千军万马来得更加地可怕、怯人。

往往一瞬之间,局势大变,如同斗转星移,在猝不及防间,便陷入了敌人的陷阱之中,成为了砧板鱼肉!

可没想到的是,马纵横巍然不动声色,这份气量实在令马腾心中雀跃不已。

“羲儿小时候木讷寡言,我还怕他难成大器,没想到羲儿本就非池中之物,日后马家有羲儿坐镇,定能光复昔年伏波之荣光!”马腾心中暗暗腹诽,眼神却也变得炙热起来,凝神说道:“你的猜想与为父正是不谋而合!陈仓战役,十有**就是董、韩这两个奸贼暗中筹划起来的,后者想要称霸西凉,前者更是想要割据中原,将汉室朝廷掌控在手。

眼下虽是风平浪静,实则却是危机四伏。这多日来战事难举,我天义军的许多兵士已有退却之心,士气低迷。而且大帅身边有不少韩九曲的细作。一旦韩九曲暗中发作,杀死大帅,我军必定大乱,到时皇普嵩定然率兵追击,天义军必败无疑。再者,董、韩两人联手,把皇普嵩谋害,他们便能各取所需。为了不让这两个奸贼得逞,为今之计,务必先让大帅撤回后线,再做图画。待此事过去,为父已与大帅约定,一同联手对付韩九曲,将此奸贼铲除!!”马腾眼露寒光,浑身杀气腾腾,加上长得魁梧高大,看上去犹如一尊煞神,极为骇人。

马纵横听了,却露出几分急色,道:“可大帅撤走,爹爹却要留在这里。但若韩九曲与董豺虎联手来犯,如之若何?”

“这点你不必多虑。我马寿元纵横沙场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未曾见过?早前我已传令军*士收拾行装,又命斥候队伍暗中把一些辎重撤出战场。但凡韩九曲或是陈仓城内的官兵一动,我就立刻率兵撤走。”马腾露出自信的笑容,眼中还闪烁着几分狡黠之色。

历史中,马腾能与有着‘黄江九曲’之称的韩遂在西凉对峙多年,甚至后来随着马超、庞德等人的活跃,还压过韩遂一头,自非一介莽夫。

马纵横也知马腾面粗心细,听罢,遂也安心,同时也明白马腾之所以不肯轻易撤走,是怕打草惊蛇,被韩遂发现。

而且,马纵横还想到一点,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发现自己这个‘爹爹’,是个不肯吃亏的主。他之所以肯如此冒险,除了王国答应与之联手外,肯定还有其他因素。

不过,马纵横并无多问,暗想马腾不告诉自己,自然有他的道理。

“孩儿明白了。我这就去准备。”马纵横理了理思绪后,作礼一拜,正想离开。

忽然,马腾手一摆,叫住了他。

“羲儿且慢,为父还有一事,要与你说。”

“爹爹有何吩咐尽管说来。孩儿,洗耳恭听。”

马纵横转过身子,话刚说完,马腾忽地咧嘴一笑,拍着他的肩膀便道:“你今年也十八岁了,想当年你这个年纪,爹早就成家了。你也该是时候成家,为我马家开枝散叶。

爹听说,大帅膝下有一女,长得不但貌美如花,而且识书达理,更是天水郡有名的才女,可谓是才色双全。

如此佳人,世间难有。爹便自作主张,替你与她定下婚事。难得大帅也看得起你,答应了马、王两家联姻。你这回把大帅送去天水时,也顺道看看你的未婚妻,两人联络一下感情。记着,可别丢我马家的脸!”

马纵横闻言不禁神色一怔,他来到这个时代还不够两个月,忽然就要他与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成亲,他自然心中抗拒。

“爹!这!”马纵横张口正欲拒绝。

马腾却先打断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何况婚姻之事,古今都是父母做主!有什么好说的!废话少说,赶快下去准备!万一有些怠慢,误了大事,我可唯你是问!!”

虽然只是做了不到两个月的父子,但马纵横却很清楚马腾的性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而且或者是因为马纵横本身就有马家的血脉,亦或是对于马羲的内疚,马纵横已渐渐把马腾看做自己的父亲来对待。

马纵横心知如果此时和马腾争执起来,两人互不相让,铁定会吵个天翻地覆。

还好,马纵横也不是一根筋的人,低头应了一声,就像是无声抗议一般,不等马腾说话,就径直走出帐外。

“你!!”马腾看马纵横好像在发脾气,不由眼睛一瞪,刚要怒叱,可马纵横却已出了帐外。

“哼,臭小子!别以为立了一些功劳,就能跟老子平起平坐!”马腾冷哼一声,收回了目光,随即又很是得瑟地笑道:“只要我马家与王家联姻,以王国那软弱的性子,天水迟早是属于我马家!诶,羲儿还是年纪尚少,不知轻重,而且表面看似木讷,脾性实则比头驴子还要倔!真不知道是像谁!”

马腾这厢里自顾自说,时而发笑,时而叹气。那厢里,马纵横却是眉头紧皱,眼神冒火,风风火火地迈着大步伐走着,因为他身形彪悍,形同虎熊,看上去煞是可怕,周围路过的将领、兵士都唯恐避之不及,纷纷退避。

话说马纵横他这辈子最痛恨别人擅自操控他的命运,就算这个人是他的‘老子’,也不行!

“哼!我马纵横绝不会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一定!”马纵横暗暗决定后,神色好了些许,不知觉中,已来到了自己的营地。这时,马纵横的麾下操练完毕不久,都下了马,在一旁歇息。

“怎么?一副凶光毕露的样子?你被你老子骂了?”胡车儿很不识趣地迎了过来,用着讽刺地口气说道。

在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胡车儿要不是直称马纵横的名讳,就是毫不客气地用‘你’来称呼。马纵横知道这是胡车儿所谓的自尊心在作祟,也懒得理会。

“老胡,传我号令,全队人马立刻起灶进食,随后收拾行装,歇息到二更时候,都给我轻装组队,到时我自有吩咐!”马纵横面色肃穆,凝声说道。胡车儿面色微微一变,从马纵横的语气里,他能感觉今夜之行,绝不轻松,立即神色一震,拱手领道:“诺!”

随着夜幕降临,不知不觉中间已是二更时候。这夜,月光冷淡,时而刮起怪风,吹得四周一带的树林‘沙沙’作响,有时还会惊起鸟雀,发出阵阵鸣叫。

在马家营地内,虽是二更时候,但却依旧灯火通明。马腾正在帐内闭目养神,蓦然一员莫约四十多岁的老将走入,单膝跪下便道:“主公,大公子已率领部署前往虎头坡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