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浴血之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腾听话,闭起的眼眸缓缓睁开,轻一点头后,问道:“好,韩九曲那里有何动静?”

“与以往无异,只有数支斥候队伍在营地四周打探。以大公子的本领,就算被韩九曲的斥候发觉,就凭区区数百兵力,定也挡不了大公子!”

那老将颇有自信地说道。马腾闻言,长吐了一口气,遂又问道:“那陈仓城内又是如何?”

“陈仓城在初更时候,就已全城熄灯。哼,想是见我军围而不攻,才敢如此放肆!”

“好了。兵家之事,切莫不可动气。如此看来,官兵那里应该没有发现我等的行动。等今夜过去,我军也是时候撤离此地!”马腾一摆手后,神色严厉地说道。

老将闻言,神色一震,慨然应诺后便是退下。可在他离开不久,一阵狂风猛吹入帐,把奏案的灯火打翻,马腾面色一惊,一丝不祥预感在心头油然而起,脑海里蓦然闪过一个甚是可怕的身影。

“自从杀了北宫伯玉后,那黑鬼煞就一直呆在韩九曲身边,寸步不离,行事极为低调。应该不会,应该不会。”马腾脸色忽然有些苍白,摇头呐呐说道,就像是在自己安慰自己似的。

却说虎头坡乃是一平原之地,除了东边的树林外,周围都是荒芜之地,往西方向直去,便能抵达天水郡。

而此时,马纵横和他部署正在东边树林内等候着王国的到来。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马纵横双眸却是尤为光亮,在黑暗中如同两团火焰。马纵横毕竟是第一次领兵,他麾下部署自然有不少人心中忧虑。不过,没想到的是马纵横丝毫不见慌乱,指挥有条不紊,而且不知为何,只要看到他那双发亮的眼眸,就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使得心灵安定下来。

“老胡,什么时候了?”马纵横轻吐了一口气,忽然向旁边的胡车儿问道。

“回禀骑督大人,快到三更了。这王国迟迟未来,莫非行踪被韩九曲发觉?”胡车儿有些疑虑地问道。

“不,若真是如此,这附近一带定有所动静。你领一队十人队伍前往一探。”马纵横不假思索地答道。胡车儿听话,正想领命。忽然,队伍后头响起一阵骚动,一个什长急急赶来报道:“骑督大人,后面有一支数十人的队伍正往赶来,小的已前往探过,正是大帅的人马。”

马纵横一听,双眸猝地亮起,一甩马鞭,坐下马匹前蹄高跃,猛然落地后,已是四蹄奔飞,如同一道虹光窜飞而去。

“吁~~!!!”

却说正往前来的王国队伍,那数十匹战马忽然纷纷躁动起来,惊鸣怒啸。王国吓了一跳,连忙强拉住缰绳,急勒停马匹。

与此同时,黑暗里一缕月光透过树林里茂密枝叶的缝隙照落下来,射在一人一骑身上,那魁梧雄壮的躯壳,不怒而威的气势,无一不令人暗暗心怯。

突兀间,随着一道长鸣,那奔来人马截然而止,马上猛汉疾声厉色便道:“大帅,我领我父之命在此等候久矣。此处不宜多留,前方不远就是虎头坡了。虎头坡一路平川,到时就算韩九曲派人来追,也奈我等不何!!”

“贤侄所言甚是!我等快快赶路吧!!”王国见这威风凛凛的猛汉正是自己的未来女婿马纵横,不由心头一定,连忙说道。

于是,两波人马合为一处,马纵横的队伍在前,王国的队伍在后,清一色都是骑兵,迅速地朝着虎头坡奔赶而去。

须臾之间,林地口一片风尘猝起,马鸣蹄响不断,马纵横为首当先一头冲出,赫赫眼神直往远方平川眺去。

“看来这回是有惊无险。哼,韩九曲不够如此!”马纵横这念头刚起。蓦然间,西南方向杀声骤响,火光明亮处,正见一支凶悍骑兵急速奔来。

“哇!!不好!!是董豺虎的西凉铁骑,快逃!!”王国麾下一员将领,看着如同火龙般的队伍内升起‘董’字大旗,顿时吓得面色剧变,惊慌大叫起来。他这般一喊,在他周围的人立即也似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惊呼乱叫。

王国身边两个将领,急忙厉声喝叱,意图迅速稳定军心!

“别乱!!官兵都龟缩在陈仓城里,就算要绕远路来袭,也避不过我天义军的眼线!!这一定是韩九曲那奸贼伪装的人马!!”

就在此时,宛如轰雷炸开,马纵横吼声惊天,众人无不听得耳朵轰鸣,一时间尽都呆滞下来。

“老胡!!你先护送大帅离去!!让我来会一会韩九曲那奸贼麾下爪牙的本领!!”马纵横面色冷酷,熊虎般的躯体如同发出一股欲与天下争锋的锐气,吼声一落,不等胡车儿答话,便拍马朝着杀来的追兵截去。

“该死!!这拦截追兵,本就是副将之职,马纵横你还真够胡来!!!”胡车儿眼看马纵横风风火火地策马奔去,本作好拼死作战的他,不由面色大变。

这时,队伍后面又一阵乱起,胡车儿心头一紧,心里很清楚如今没有时间给他犹豫,猛一咬牙,疾声向两个什长喝道:“你俩速引队伍前去为骑督大人掠战,其他人都随我来!!”

那两个什长听令,急是领命,遂是各引一队,一左一右地追向马纵横。

说时迟那时快,那正来截杀的‘董家军’里,只见一员身穿黑甲,头戴鬼煞面具,宛如地狱之鬼的将领,身材之魁梧,竟然比马纵横还要高大一些,高大得诡异的身躯散发着一股极其可怕的杀气,他眼看前方队伍猝然分开,一小队正往杀来,眼中猛地射出两道冷光。

“哼,那一小队人马肯定是来送死。而马家小贼十有**在那王国左右守护!哼哼哼,好久没尝试过这么美味的猎物了!”黑甲巨汉发出一阵阴冷的笑声,令他周围的将士都不由毛骨悚然起来。忽然,黑甲巨汉猛地一勒缰绳,拔马便朝那大队人马杀去,临去前还不忘喝道:“李封,迅速把那小队人马剿灭,然后分派兵马,封堵另外那一队人马的去路!!主公有令,一个不留!!”

黑甲巨汉话毕,队伍中,一个长得颇为肥胖,手提双锤的大汉立马扯声应偌,然后便迅速收回目光,一边朝着杀来的那小队人马望去,一边喝道:“全军听令,一拥而上,将这些卑贱的蝼蚁都给我一个个捏死!!”

这李封是个极为嗜血残酷之人,却又喜欢以强欺弱,以众敌寡,而且若非是*有令,必然将敌军杀干杀尽。

所谓什么样的将领,带什么样的兵。李封的麾下也都是些心狠手辣的凶徒。

“杀呐~~!!”一个将士嘶声大吼,领着一队骑兵率先杀出。马纵横一马当先,慨然迎去。兔起鹤落之间,马纵横宛如一柄无坚不摧的长枪,赫然突入了敌军队伍之内。

霎时间,一连七、八柄长枪齐齐朝着马纵横刺了过来。马纵横眼露凶光,提起手中钢枪左右开合,猛然就是扫劈。

“给我死!!!”

一阵怒吼如洪钟震荡,震耳欲聋。紧接着,一阵阵惨叫声处,人仰马翻,只见马纵横驰马径直狂奔,手中钢枪扫劈之处,一个个敌兵弹飞翻倒,一些更被当场劈破头颅。

血液飙飞,马纵横浴着血,在刹那之间,洞穿了李封的骑阵。紧接着,马纵横身后的那两队骑兵杀到,无不奋然杀突,竟把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李封军杀得节节败退,一片大乱。

“这!!这怎么可能!!!”李封瞪大着一双大眼珠,惊得好像眼珠子都快掉下来,惊悚叫道。

“李骑督突破我阵的恶汉,好像就是那马寿元之子呐~~!!”一个百人将急急奔马赶来,面带恐惧地报道。

“什么!!竟然是这尊煞神!!”此时马纵横的勇名,已渐渐传起。李封也曾见过马纵横在战场上的勇猛,这下不由心中一怯,还未反应过来,前方如同山崩地裂,马奔人倒,一人一骑在血色中奔飞杀来。

那一瞬间,李封宛如看到一双鬼神的眼瞳,里面尽是慑人的凶光,在这双眼瞳里,自己包括天地的一切,犹如沧海一粟般渺小!

“快!!快快截住这小贼!!!”李封吓得魂飞魄散,撕心裂肺地嘶吼起来。周边数十个骑兵立即嘶声吼起,策马围去。

“韩氏狗贼,纳命来罢!!”就在此时,马纵横蓦地一声大吼,啸声破苍穹,竟把手中钢枪猛地投射而出。在力大无穷的膂力投飞之下,钢枪瞬即化作一道飞影,倏地从扑来的敌兵缝隙中掠过。随即只听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几个骑兵不禁愕然,回头望去,正见李封连人带甲都被钢枪洞穿,整个人好像断线风筝抛飞而去。

就在这些人失神惊悚之间,马纵横飞马冲到,双臂一抬,把两人猛然从马上揪起一撞,甩手丢地。几个人反应过来时,马纵横已迅疾夺了一柄长刀,瞬间那长刀如变作了惊鸿闪雷,狂奔飞疾,凡在马纵横周边临近的敌兵,都被一一砍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