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王国的托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恶鬼来呐~~!!”

“妖孽!!妖孽~~!!快逃啊~~!!”

随着李封的死去,马纵横恐怖凶猛的身影,如同惊涛骇浪扑袭而来,刹时间摧毁李封部署的了斗志,纷纷狼狈逃去。马纵横领兵冲杀一阵后,其军便是轰然溃散。

就在马纵横大杀四方的时候,那黑甲巨汉却也丝毫不逊色与马纵横,甚至可以说比起马纵横更要骇人几分。只见黑甲巨汉手提鹰嘴精钢矛,在人丛之内左突右冲,但凡手中钢矛一起,必定杀死一人,而且不但动作简洁凌厉,身上更有一股如同狂风暴雨般的煞气,往往前去扑杀的士兵,刚一靠近,就被他那股煞气所慑,任由黑甲巨汉宰割。

“这位好汉!!你速速拥护我主逃去!!这厮厉害得很,军中恐怕无一人是他的敌手!!”这时,一员骑着白马,留着长须的老将纵马而来,瞪眼喝道。

胡车儿见老将颇为威风,心中敬之,忙道:“不!!老将军!!大丈夫顶天立地,岂可临阵退缩!!小子愿战死到底!!”

“愚昧!!你家骑督分明命你拥护我主逃去,你却意气用事,如何对得起你家骑督对你的信任!!?休要多说!!快走!!”白须老将声音洪亮,震得胡车儿心头一紧。对于白须老将的喝叱,胡车儿不但没有生气,心中更是敬重,把头重重一点,疾声向周边将士令道:“迅速摆开阵型,护送大帅离去!!”

胡车儿声音一起,其麾下部署立即奋然回应。王国在白须老将拥护下,一脸煞白地急急入了骑阵。

“好汉,我家主公就依仗你了!”

白须老将向胡车儿拱手一作,眼里尽是毅然之色,仿佛早就把生死抛诸脑外。

“小的胡车儿,不知老将军高姓大名!?日后若有机会,小的定要与老将军喝酒长谈,一聚情义!”胡车儿神色一震,亦拱手作礼。

“哈哈哈哈~~!!好!!老夫姓庞名怀!等回到天水,老夫定会与小兄弟喝个痛快!!”言罢,那叫庞怀的老将,拔马一转,带着七、八个部下,一同朝着正往杀来的黑甲巨汉截杀而去。

“嗯!?王国麾下第一勇将庞怀!”眼看两波人马就要交接,黑甲巨汉忽然颇为惊*喊了一声。

庞怀把马一勒,面色坚毅,冷然喝道:“哪来的藏头露尾的鼠辈,竟然知道老夫名号,还不快快退去,否则休怪老夫这把刀下无情!”

因为黑甲巨汉带着面具,庞怀一时间还认不出他是哪一号人物,这下只想着靠当年之勇将其震慑。

“哈哈哈哈~~!!!好汉不提当年勇,老匹夫你已老矣!!”突兀,黑甲巨汉狂然大笑,猛地飞马冲起。庞怀心头一惊,连忙抖数精神驰马迎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倏然交马。庞怀大喝一声,举刀骤劈,如有力劈华山之势,去势甚猛。黑甲巨汉却有着与他那庞大体格丝毫不符合的灵敏,挪身一避,瞬间把矛一搠,‘嘭’的一声震响,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庞怀险险避开,鹰嘴精钢矛只是击中了他的护肩,轰然炸开。

“鼠辈看刀!!”

眼看人马分过之间,庞怀奋力回刀一砍,黑甲巨汉往前一倾,旋即把身一转,矛若飞鹰腾空,赫然刺向了庞怀面门。庞会瞪大着眼,眼看在发着寒光的矛头搠来,想要避开时,已然来不及了。

噗~!

矛扎入头,就像是刺破一张面皮般,倏地洞穿而去。庞怀瞬间便被黑甲巨汉击毙。

“庞将军!!!直娘贼,我等和你拼了!!”庞怀那七、八个部下,眼看庞怀惨死,无不咬牙切齿,面容狰狞,好似一只只厉鬼般向黑甲巨汉杀来。

黑甲巨汉拨矛转马,杀了庞怀后,浑身气势更显恶煞,迎着那杀来的七、八人,以绝对的实力将之一一击杀。

“报~~!!报~~!!庞老将军被那黑甲巨汉杀了!!追兵快要来了!!!”

另一边,胡车儿护着王国刚去不远,一个从后赶来的斥候慌乱急促地喊道。

“什么!!!庞怀被杀了!!莫非天欲亡我耶!?”王国闻言,顿时面色勃然大变,仰天悲叹。胡车儿死咬牙关,心里却记着庞怀的交托,扯声喝道:“加快速度,莫要令庞老将军白白牺牲!!”

“胡副将!!少将军迟迟未归,我等若是急去,倘若走失,如何是好!?”这时,一员什长急来提醒。胡车儿一听,不由面色一变。

“哈哈哈哈!!!王国,你麾下庞怀已死,何不速速束手就擒!?如此还能饶你一条狗命!!”

蓦然,背后传来一阵猖獗放荡的笑声,只见一队骑兵一手执起枪刃,一手抓着火把,火光照明之处,为首的正是那黑甲巨汉。

两波人马大约有三十多丈的距离,此时黑甲巨汉正拽着一张铁弓,弦已呈满月之状,如此恐怖的膂力,就连力大如牛的胡车儿也吓了一跳。

“大帅!!小心!!”

胡车儿心头一跳,疾声喝道。可就在他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弓弦震响,快箭早已脱弦而出,宛如一道惊雷般射向王国。

铮~~!!

一声破甲鸣响,随即只听王国惨叫一声,整个人立即摔落马下。王国身边的将士眼看王国落马,却都呆若木鸡,似乎全然没想到那黑甲巨汉竟能在数十丈外,射中王国。

真是好可怕的膂力,好精准的箭艺!

“哇啊啊!!!天杀的畜生,老子和你拼了!!”胡车儿仰天大吼,如同一头破笼而出的凶兽,赤红的眼珠子圆瞪,恶眉竖起,提起手中百斤铁棍,转马就向黑甲巨汉杀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黑甲巨汉冷哼一声,鬼煞面具里仅露出的双眸凶光毕露,立即张弓上箭,拽弦连发。

‘嘭嘭’几声弦震,只见几道箭矢几乎同时接连射出,并排一线。就凭这一手技巧,足可证明黑甲巨汉箭艺了得,绝非寻常之辈可比拟。

眼看箭矢并排射来,暴怒的胡车儿浑然不惧,提起百斤铁棍轰然扫去,啪啦一阵脆响,在胡车儿巨力之下,射来箭矢齐齐破碎。只不过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又听一声弦响,这箭来得又快又疾,胡车儿面色大变,连忙闪开,快箭就在他那张丑陋狰狞的脸上倏地射过。

“好身手!”黑甲巨汉看胡车儿如此灵敏的身手,竟然避过自己的必杀一箭,不禁赞道。

就在此时,宛如一股热浪轰然扑来,一阵马蹄奔响,夹带着轰天般的喊杀声突兀响起,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不知觉中,已快是黎明时候,天色渐渐发白。只见马纵横斜刺里纵马杀来,身上铠甲血红艳丽,如同从地狱深渊杀出的鬼神,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黑甲巨汉杀去。

“马家小贼!!”黑甲巨汉双眸里的凶光陡然盛起,立即拔马朝着马纵横迎去。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地投向了两人身上。

宛如虎狮相遇,两人身上的煞气、杀气冲天升起,在两人交接那一瞬间,矛起枪搠,骤响不绝,也不知两人交手多少回合,转眼间分马而过。

黑甲巨汉猛地勒住马匹,把马转回的同时,只听‘彭玲’一声脆响,那鬼煞面具猝然碎裂,露出一张有着三道狰狞疤痕的冷酷面容。

“黑鬼煞阎彦明!果然是你!”马纵横也把马转回,这时一缕阳光射来,众人望去,不由纷纷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马纵横的胸膛上盔甲多了一个窟窿,窟窿里不断地溢出血来。

也就是说,马纵横和阎彦明的这一次交锋,是马纵横技逊一筹。

“骑督大人,你我一齐杀了这该死的畜生!!”突兀,胡车儿的吼声打破了沉寂,只见他凶神恶煞地驰马狂奔。

“马家小贼绝非池中之物,那胡人汉子也非泛泛之辈!王国已死,兼之时候不早,多做纠缠,对我无益!”

露出真面目的阎行,对自己的箭艺极有信心,此为王国必死,忽一拉缰绳,拔马撤去。

“马家小贼,今日胜负未分,且留你一命,我阎彦明迟早来取!!”

“狗贼,哪里逃!!”

眼见阎行要逃,胡车儿哪里肯舍,不过阎行的部下却是心有灵犀般早截杀过来,待胡车儿杀破而出,阎行早已逃远去了。

至于马纵横却无失去理智地前去追袭,此下已赶到了乱阵之中,来看望王国。

只见王国心窝上三寸插着一根箭矢,箭矢破甲而入,血溢不止,王国麾下几员部将扶住王国,各个神情悲愤。

“贤…侄…我命不久矣…死前有几句话托付与你,还望你莫要…推迟…”

王国满嘴是血,伸出了手,断断续续地说道。马纵横面无表情,心里却对王国多多少少生出了一丝悲悯,默默地点了点头,一边蹲下,一边握住了王国的手。

“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落得这…般下场,我并不后悔。只恨自己太过…懦弱,不知提防韩九曲…这个奸贼。你..我..虽相识不久,但我却看得出你是…有大志向的人。

我本想这回…若有命逃回天水,便与你马家…联手,一齐对付韩九曲。只不过…如今看来,一切已太…晚了。我一旦…死去,天水王家必定…面临灭顶之灾。幸好我与你父…不久前定下婚约,起码日后有…你马家庇护。贤侄还望你好生..对待我家异儿,他日替我…报…仇!!王家,和我女儿就拜托你了!!!”说到最后,王国忽然弹起,紧紧地捏住马纵横的手掌,瞪圆大眼,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说完最后一句,便是断气了。

马纵横眼看王国死去,面前这个男人懦弱胆小,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才能都是极其平庸,但他临终却把整个家业包括他的女儿都托付给了自己。

是该说他愚昧,还是豪气?

他到底是从何而来的自信,相信自己不会甩手不管,或者强吞了他的家业,却又对他王家置之不理?

毕竟这是人吃人的乱世!

马纵横一时间,心里如打翻了百味瓶,百感交集。就冲着这一份信任,有那么一瞬间,马纵横觉得自己似乎有这个义务,去完成自己并没有答应下来的承诺。

“我等拜见主公!”

这时,王国麾下那几个部将忽然毫无预兆地纷纷跪下,拱手拜道。马纵横长叹了一口气,忽如其来的突变,令他不由有些恍惚。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露出鱼肚皮般的颜色,旭日高升,阳光明媚。本是大好的天气,却多了几分血腥的味道。

“大公子,主公有言,若大帅能渡过此劫,务必尽快送之回去天水。但若是大帅不幸死去,我马家不可失信于人,务必要保住大帅家小。毕竟马、王两家是有婚约在身。为免事态一发不可收拾,还望大公子你速速启程,赶往天水。至于军中之事,大公子大可不必多虑,此下主公已开始撤军退走,不日就能回到扶风。即时自会派人与大公子联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