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起程天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话说就在马纵横包扎好伤口,整顿兵马的期间,忽然有一彪人马赶到,正是马腾派来的援兵。原来马腾昨夜忽然心绪不灵,便召来一员心腹要将领兵前来接应,而且还捎来了话。

马纵横闻言,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不过想到王国临死前的托付,心头一紧,遂便答道:“竟然是爹爹吩咐,我自然万死不辞。不过,还请你告诉我爹,我马纵横的婚事由我自己来做主!”

说罢,马纵横转身离去。那将领面色一变,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不知说什么好,留下数百兵马后,满脸苦色地领兵离去了。

“主公!事不宜迟,还是尽快赶路,否则若是韩九曲再派追兵杀来,后果不堪设想!!”

王国麾下一员相貌颇俊,有着一对凌厉眼眸,体格一般的将领快步赶到马纵横面前说道。

马纵横面色一凝,沉声问道:“你是何人?”

“我本乃大帅麾下一员校尉,名叫庞明!”听这人说话的语气还有神态,似乎是个规规矩矩的人物。

马纵横略一点头,忽然想起胡车儿刚才向他提起王国麾下那员刚烈的猛将,旋即又问:“庞老将军是你何人?”

提起庞怀,庞明神色不由一变,眼里露出几分悲愤之色,答道:“回禀主公,庞怀正是家兄。”

“庞老将军为人刚烈,实在令人敬佩。你也节哀吧。”马纵横轻声安抚,庞明听话,很快便振作起来,慨然答道:“家兄为信义而战死沙场,实乃其平生之志也。主公不必多虑,明早已释然。”

庞明话说得虽是漂亮,但他眼里的悲愤未消,骗不过马纵横的眼睛。

马纵横也不拆穿,话锋一转,双眸猛地亮起,又问:“起行前,我却有一虑要问过清楚。大帅坐拥雄兵三万,与韩九曲兵力相当,兼之又与我马家联手,岂需临阵逃脱,以致此难?”

马纵横眼光慑人,似乎要看穿庞明的心思。庞明却无丝毫隐瞒之心,脸庞一抽,咬着牙地说道:“主公有所不知,大帅为人仁善,可他麾下不少统将却以为他懦弱无能,难成大事,纷纷暗中倒戈到韩九曲那奸贼麾下。

在大帅麾下,是以王、庞、程、梁四位统将把握军中兵权。我兄长庞怀正是其中之一。另外三人,分别是王禀、程银、梁兴。

程、梁两人与韩九曲早有来往,却是本家的王禀忽然倒戈,又与程、梁两人联合,架空我兄长在军中势力。当时我兄长曾屡番相劝,大帅却不忍兄弟相残。待事态不可收拾时,悔之晚矣。昨晚若不逃去,迟早也是被王禀那狗贼谋害!”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马纵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这些日子经历的种种,似乎已令他习惯了这些阴谋诡计。其实,对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马纵横来说,难以接受的是主要还是那人性的尔虞我诈、险恶无情!

马纵横这不紧不慢的态度,令庞明面色不由一紧,最终还是选择把全盘拖出。

“还有!不瞒主公,大帅之所以不惜把王家还有他的女儿急托付于你。那是因为大帅恐怕此时王禀的爪牙已在天水造反,对大小姐不利!还望主公看在两家的婚约份上,救救大小姐啊!”庞明忽地跪了下来,神情激动地说道。

而此时马纵横脸上,神情冷酷,双眸如闪烁着两团炙热的火焰,迈开步伐说道:“启程吧!”

话说就在马纵横踏上天水的行程时。在陈仓城外王禀早已把各部人马汇聚在一处平地。

在平地一处高坡上,身穿一副金灿灿颇为华丽铠甲的王禀,高举宝剑,一脸悲愤激动地扯声喝道:“诸位将士、兄弟听着,马寿元卖主求荣,投靠了朝廷,被大帅所发现。就在昨夜,狠毒的马寿元设计诱大帅前往其营。我等屡番苦劝,大帅却望能将之说服,免于生灵涂炭。可马寿元实乃豺虎之徒,据细作来报,此下大帅已被马寿元杀矣!!”

王禀此言一出,数万兵众刹时轰然炸开,一阵阵嘶声怒吼、忿声咒骂响不绝耳。

“该死的马蛮子,王将军何不率我等杀他个片甲不留!!”

“我早知这马蛮子加入天义军本就是不安好心,没想到他竟然把如此仁义的大帅给谋害了!!我恨不得啖他肉,喝他血!!”

“把他碎尸万段!!!”

“一定要给大帅报仇雪恨!!!”

骂声如潮,在王禀身后的程银、梁兴无不暗暗冷笑。王禀猛一挥剑,嘶声又喝:“此仇不共戴天,我王禀若不以牙还牙,天诛地灭!!诸位将士、兄弟还等什么,随我和马贼厮杀!!”

王禀说罢,把剑一指,正是马腾军营寨的方向。程银、梁兴立即驰马从高坡冲下,一部部兵马如同潮水翻滚轰然向着马腾军营寨扑杀而去。

“哼哼,大哥啊大哥!你可别我小弟我无情。要怪就怪你太懦弱了,在这乱世里,自甘懦弱的人,就活该死去!!”王禀与王国相貌有七成相似,但唯一却多了一双阴鸷犹如黄鼠狼般的眼睛,笑起来两撇胡须翘起,看上去就令人觉得是个毒辣之辈!

另一边,韩遂也早已聚集好麾下兵马,却迟迟按兵不动。韩遂目光冷淡,忽然听到不远处响起的轰天般的杀声,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

“主公,王禀已动。我等是否要开始进军?”阎行双眸凶光闪闪,张口问道。并不能击杀马纵横的他,此时心中正有一股大杀四方的冲动。而且若非他赶着回来准备这里的战事,当时或者就不会轻易地撤走。

“呵呵,不必着急。先静观城中官兵举动。我等坐山观虎斗岂不是好?”韩遂搙须一笑。阎行听了,凶光微微收敛,便不说话了。

陡然,一队斥候疾奔赶来,为首将士一脸急色地报道:“报~~!!马家军似乎早有预料王禀会发兵来袭,已撤出营寨数里之外了!!”

韩遂闻言,眼眸微瞪,还未反应过来。

蓦然,四处擂鼓大震,杀声大作,一连几队斥候赶来报说,说城内官兵一涌而出,以倾兵之势扑向了王禀军。

“什么!!董豺虎你岂敢!!!”霎时间,韩遂面容变得狰狞扭曲,双眸凶光毕露,全然不见平日的温文儒雅姿态,倒像是只暴怒的野兽。

原来,韩遂与董卓暗中约定,待王国一除,韩遂夺下王**的兵权,便联手一齐攻打马腾军,然后却又在混战中,暗*皇普嵩杀死,最后韩遂会率众向董卓投诚。董卓立下大功,日后平步青云。而韩遂则趁机吞噬王、马两家势力,割据西凉为雄!

两人的约定,各取所需。但现如今看来,董卓似乎并不希望韩遂的势力崛起!

大地如在颤抖,数千铁骑宛如要将之踏成粉碎!

“哈哈哈哈~~!!!小的们给我杀呐~~!!!!”董卓骑着一匹雄壮如虎般的大黑马,高举手中斩马刀,一脸嗜血亢奋地嘶声吼道。

“杀~~!!”数千铁骑轰然回应,如千道霹雳炸开,天地颤动。一员身穿兽面铁甲的猛将,手提六十八斤虎头大刀,驰马先突,刹时杀入了王禀军阵一处,大刀一起,便是乱飞骤砍。只见寒光连连,血液四散,不到一阵见,那猛将便俨然杀开一个破口。

“哇!!西凉虎兽,华雄!!快逃啊~~!!”王禀麾下一员将领,刚看到那董军的猛将,立即面色骤变,悚然大叫,刚要拔马逃去。面色凶狠的华雄奔马杀到,刀一陡飞,便将那将士拦腰砍死。

一时间,华雄如成了扑入羊群的猛虎,王禀军*士无不避之不及。

紧接着,董卓麾下各将纷纷率领骑兵杀到,仅仅数千骑兵,便将数万王禀军的阵型,如摧枯拉朽一般冲得溃散。

不愧是有着豺虎之名的凶狠之师!董卓有着如此精悍善战的部署,难怪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意图染指刘氏江山!

另一处,在军中两翼的程银、梁兴急欲稳住兵众,却被董卓麾下两员将领率兵缠住,根本抽身不得。眼看时势愈加不可收拾,正在远处高坡观战的王禀,状若疯狂,嘶声叫道:“快!!快教韩九曲发兵来救!!否则我的兵马就要被董豺虎给吞个一干二净了!!”

王禀身旁两员将士领命,连忙拔马往韩遂军的方向赶去。

“主公!事态危急,若不发兵去救,王禀的数万兵马恐怕难保矣!!”韩遂麾下一名叫杨秋的将领疾声说道。此人颇有智略,深受韩遂器重。

韩遂脸庞屡屡抽动,死死压着心头狂暴的怒火,长长地吐了一口大气后,沉声道:“传我号令!立即全军撤走,不得有误!!”

韩遂此言一出,周围将领无不变色。杨秋全然没想到韩遂不但将王禀那数万兵马弃之不顾,而且还毫无预兆地撤军,连忙急道:“若是急撤,恐怕军中辎重大半难保!!”

“不必理会!辎重没了,可以再抢,再种!但人死却不能复生!天义军已然瓦解,多做纠缠,只会妄作牺牲!!”韩遂怒声喝道,甚是威严。杨秋一听,不敢反驳,正欲领命的时候。

蓦然,一部官兵猝然从左边山林袭击而出,犹如天崩地裂般扑向了韩遂军。

“老夫乃朝廷左将军皇普嵩也!!韩文约你还不快快率众来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