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乱发赤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庞柔昨夜派人主要去找的正是成公家,这下才幡然醒悟,已然太迟。

只是对于众人来说,比起成公家的叛变,更为惊异的是庞家的惨剧。

而一旁的庞明听话后,也叹声连连,其实他也是不久前得到家小被成宜所杀的消息,只不过一直强忍不发。庞柔亦是如此,为了不影响军心,原本还想隐瞒此事。

“庞凌云你!”王异身躯一颤,声音有几分发抖地叫了起来。

庞柔凄然一笑,道:“我庞家深受大帅恩惠,但凡我庞家之人,早就做好为王家赴死的准备。”

庞柔此言一出,众人不禁为其气节所倾服。庞明痛苦地闭上眼睛,搙着胡须,默默颔首。

嚓~!就在众人为庞家灭门哀伤之时,忽然响起一阵怪异的鸣响。众人望去时,那跪在地上的陈忠爪牙早被马纵横一剑封喉。

“龙鸣剑!!”王异一听这鸣响,就不禁惊呼起来,转眼看去,果然见到马纵横手中握着一柄剑身发赤,隐约可见龙纹的宝剑。

“大小姐,龙鸣剑乃大帅亲手所赐。”这时,庞明忽然踏出一步,王异听了,面色又是一变,有些失魂落魄地呐呐道:“爹爹对此人竟信任至此,不惜把龙鸣剑赐之!”

王异之所以如此失态,全因龙鸣剑还有一个秘密。原来这龙鸣剑不但是王家的传家之宝,而且更是家主的象征。只不过,知道此事之人并不多,王异是王国独女自然清楚,而庞明亦是为数不多之一。

“如今看来,大帅却是信对了人。否则,恐怕昨夜我等早就死在了李进的爪牙之下。”

王异不禁转头望向马纵横,眼里忽然多出了几分莫名的神采,当马纵横望过来时,她却又似被惊动的小兔,忙是收回眼光。

这时,马纵横面色一沉,带着几分凝重之色道:“那李进等候一夜,若迟迟不见我等杀去,必然有所察觉。到时若派兵来围住陈家口,那就麻烦了。”

马纵横说着,向缩在一角的老幼妇孺投去眼色,他们都是在不久前的灾难中存活下来的村民,人数莫约有数十人。

对于马纵横和他的部下来说,就算李进真把陈家口围住,凭他们的突破力,自也不惧。只是这数十老幼妇孺恐怕就难逃过李进爪牙手中屠刀。

庞明随着马纵横的目光望去,很快醒悟过来,颔首应道:“主公所言甚是。如今李进有成公家在背后撑腰,一时半会恐怕难以取回冀城。在陈家口往西北方向三十里外,有一小城县,当年是用来抵御西边的异族,城墙乃用黄沙所造,颇为坚固,因此得名黄沙城。那里虽靠近羌胡人的部落,但这些年因羌胡人已无昔年之猖獗,因此黄沙城少有战事,听说此下正由胡人的北宫世族占领。我家大帅曾与北宫世族交好,如今惨遭韩九曲所害,而北宫伯玉却也是死在韩九曲之手,若能与之联合,要夺回冀城,便大有希望。再有,马扶风深受胡人敬仰,凭主公的身份,北宫家的人也不会刁难我等。我以为不如先退往黄沙城,再做图画。”

“庞公说得有理!胡车儿何在!!?”马纵横听话,决策颇快,略一点头,便令道。

“末将在此!”

“你速引一百精兵护送老幼妇孺离去。我自会在后接应。”马纵横疾声令道。

胡车儿不由面色一变,犹豫再三后,还是说道:“骑督大人,我等先前已是连日赶路,兼之昨夜又来回奔命,大伙都已疲惫不堪,若急于赶路,但若追兵杀来,如何是好!?更何况你的伤势!”

胡车儿话到一半,马纵横蓦地眼神一凛,胡车儿忙是闭上了嘴。这时,众人才恍然醒悟过来,原来马纵横一直是有伤在身,而且还连番激战,少有歇息。

一阵清风拂过,只见马纵横身穿的铠甲、战袍,早已残破不已,血迹斑斑。再看他那一张刚毅的脸,前前后后不知盖了多少层血迹,好像如何洗也洗不干净似的。

可至今为止,马纵横从来没喊过一声累,一声痛,就像个不知疲倦地铁人一般,在不断地征战着。

在那一瞬间,众人不禁心中暗问,这面前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时间,马纵横赢得了众人的敬重,其中还包括了王异、张横、庞柔这些原本对马纵横颇有敌意的人。而且,他们无一例外都感觉到在马纵横面前,有一种相形见绌的滋味。

“我无碍!众人可还能赶路!?”马纵横眼迸精光,斩钉截铁地喝道。周围的马家将士见状,立即纷纷抖数精神,举臂高呼,齐声道:“无论是天涯海角,我等皆愿随大公子赴之!!”

“好!!不愧是我马纵横的部署!!老胡,你还愣着作甚!!?”得到众人的回应,马纵横眼神更亮,胡车儿发现自己无法与之对视,心头一股血气上涌,慨然拱手应偌。

陈家口整条村子几乎都被陈忠和他的爪牙烧毁,因此那数十个老幼妇孺也没行李可收拾。马纵横让麾下分予他们一些口粮,其中又把战马分给了几个有伤的老人。不久后,胡车儿便先领着兵马护送这些老幼妇孺出发了。马纵横指挥着剩下的部署,也准备出发。

“哼,还以为这马家小儿有几分胆识,这李进还未杀来,却怕得先逃命去了。”或许是因为那种相形见绌的感觉,令张横尤为心中不快,不禁低声嘀咕道。

他这话让不少陈家口的壮丁听到,顿时周围的陈家壮丁,纷纷向张横投去忿怒的眼色。

张横脸庞一抖,性子狂躁的他,自然不会退让,把眼一瞪,正欲喝叱。

这时,庞柔忽然走来,一拍张横的肩膀,望向马纵横背影的眼色里比起以往多出了一份敬重之色。

“张横啊,你却是误会那马羲了。正如他所说,有着成公德在背后出谋划策的李进,此时恐怕已发觉端倪,派追兵杀来。马羲有万夫莫敌之勇,而且其部署皆是勇悍之辈,但若李进追兵杀来,马羲和他的部署自然能够从容突破,可是这些老幼妇孺恐怕便要再遭灭顶之灾了。再有,马羲为了护送这些老幼妇孺早些离去,不顾伤势,硬是拖着疲倦之身起行,这份仁义实在让人敬佩。”庞柔徐徐而道。张横也并非不知道,只是不肯承认罢了,而庞柔的话,却让他不得不去承认。

约是一个时辰后,此时陈家口的火势已然熄灭,在通往村头的斜坡路上,兵戈震荡,马鸣骤起,杀声盖天。一队数百人的骑兵队伍先是杀到,却见陈家口虽是遍地尸体,但并不见一个活人,而且那些尸体中,还有不少自己的袍泽。

“混帐!!陈忠你这个废物,死不足惜!!”一个长着三角眼,面容削瘦,额骨突出,一看就知是个狠辣人物的汉子,怒声喝道。

“李将军不必动怒。依我所料,这些人是猜到我等会派追兵杀来,所以急于撤走。不过,这村里不见一个活人,这肯定是怕我等大开杀戒,连那些老幼妇孺都一同带走。哼哼,妇人之仁,难成大器!!他们定是逃去不远,只需派轻骑追赶,不到一时,便可发现其行踪!!”这时,在那狠辣汉子身后,只见一个身穿锦绣花袍,嘴角常挂一抹淡笑,眼眸如星,面如冠玉,身高莫约六尺,体态稍瘦,看上去颇有几分不羁放荡气质的英俊男子。

狠辣汉子听话,却对英俊男子颇为恭敬,连忙答道:“是!我这就派人追赶!”

狠辣汉子答罢,立即向身旁两个将领吩咐,旋即两队轻骑迅疾朝山下赶去。

而就在这两队轻骑下山不久,不远风尘起处,只见一人一骑奔飞迎来。其中一队轻骑中的将领,忙定眼望去,莫约看见那人是个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体格如同雄狮,高达七尺,一张脸赤红发艳,满头乱发蓬松鼓起,一眼看上去真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尔等是谁的部署!!?”赤脸少年吼声骇人,如有兽王之威,一声喝起,惊得众人失色。

“吁~~!!”两队轻骑惊得纷纷勒住了马,左边队伍里的将士,急赶而出,厉声喝道:“何家小儿,竟敢挡我等去路!?找死!!”

“我是天水庞怀之子,庞德是也!!王家大小姐在何处!!?”陡然,庞德杀气迸发,凶势骤增,看上去颇为急切。

右边那个将领一听,又见庞德这怪异的相貌,不由惊呼叫道:“是庞家那赤脸小鬼!!此子乃是妖孽投生,听说年仅十二岁时,便力挫天水群雄,无人能敌!一年前庞怀听说在武威有一奇人,便专门带着年仅十四岁的他前往学师,没想到这赤脸小鬼竟然回来了!”

“此子若不早除,定然是个大患,我等人数众多,何不先合力将之铲除!!”另一个将领眼露凶光,疾声喝道。

庞德闻声,面色骤寒,一拍马匹,倏然驰动。那两个将领大喝一声,一左一右便朝庞德杀来,两人部署也各提兵刃纷纷涌上。

电光火石之间,庞德迎着那杀来两将,双手猛地举起一对赤狮追星戟,一戟先起,赫然震退砍来的一柄大刀,人马分过时,另一戟连着枪柄带着人脸一起砍破,旋即把戟一拨一转,以雷厉般的速度刺入了另一将的后脑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