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北宫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站了起来,再次闭上双眼,感受着自然之风。

轻风扑在脸上,有一些湿润,这是因为昼夜温差的关系。马纵横罕有地露出笑容,感觉自己精神了许多,也暗自惊异这副体格恢复能力之强,除了胸膛处的伤口时不时还会隐隐作痛。

话又说回来,这由马家特制的金创药,疗伤效果实在神奇。听闻,当年伏波将军马援麾下有一神医,有着起生回生、妙手回春的医术,不知救了马援多少回性命。而这金创药正是由这位神医所研制。

中华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各行各业都有天赋异禀之才。马纵横不禁想到若是这金创药能够流传到后世,一定会震惊整个医学界。

少时,马纵横走到小溪边,向几个将士、百姓打了招呼后,正想洗一把脸,不过当他从小溪里看到自己的脸,不由咦了一声,呐呐道:“怎么这么干净,我昨夜明明好像忘了洗漱。”

说罢,马纵横又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看到自己手掌里的血迹也不见了,更是出奇。

“哈哈。昨夜可是有美人照顾了你一夜。骑督大人,你可艳福不浅。”

背后传来胡车儿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声。马纵横转过身,看了他一眼,然后又随着他瞟去的目光,正好看到正蹲在小溪边,用溪水拍打着她那张晶莹一般鹅蛋脸的王异。

只见阳光洋洋洒洒,小溪边泛着点点光芒,在那道倩影周边点缀,一点点小水滴,在白皙如雪的脸蛋缓缓滑落,几滴落在她那红艳诱人的嘴唇上,令人不由心头一跳,不禁生出一种一尝芳泽的冲动。

饶是马纵横也看得呆了,天下男儿谁会不爱美人。就算王异的姿色还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起码貌美如花,何况她眉宇之间更有一股英气,犹如从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里诞生的仙子。

马纵横不禁想到,若是在后世,王异一定是高高在上的女神级别。就算他是特殊部门的一员,恐怕也高攀不上,除非自己立了特大的功绩,将来成为国家某个部门的大领导,或者还有一些可能。

或者是感受到马纵横投来的目光,王异微微侧头看来,当她见到马纵横时,不由吓了一跳,‘啊’的叫了一声,连忙缩回了头,吓得旁边几个妇女以为小溪里有什么怪物,连忙赶来。

“嘿嘿,我们的骑督大人真是了得啊,不到两日之间,就赢得美人芳心,待去了黄沙城可要请弟兄们大饮一顿。”胡车儿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与他习惯后,他那张丑脸倒让人觉得他憨厚。

或者是如今局势已无前些日子那般急切紧张,马纵横也放了开来,一把搂住胡车儿的肩膀,也不遮掩,哈哈笑道:“自家兄弟何须废话,到时候一定喝个不醉不归!!”

马纵横忽然变得亲热的举动,着实把胡车儿吓了一跳,而当他听到兄弟两个字时,忽然眼眶里有一些东西想要破眶而出的冲动,浑身血液炙热沸腾。

两个时辰后,一队斥候赶回,说方圆十里内都不见有李进爪牙的踪迹。马纵横听了一喜,遂令王异、庞柔、张横还有一众陈家口的壮丁留下来照顾老幼,他则引麾下部署还有庞明前往黄沙城进行交涉。

“我也要去!”马纵横话音刚落,王异一脸坚定地喊了起来。

马纵横面色威严,投眼望去。王异并不退让,说道:“我乃王国之女,到时若要交涉,有我亲自出面,岂不更显诚意?”

庞柔闻言,却是面色一变,唯恐王异有险,正欲劝说时,却听马纵横斩钉截铁般说道:“好!那你呆在我身旁,不可擅自离开!”

王异听话,心头一喜,双眸泛起阵阵光芒,唯恐马纵横后悔般,忙点头应好,然后欢喜雀跃地上了一匹马,策马赶到马纵横身旁立定。

“这里便交给你了。若是谈妥,我会立即派人与你通报。”马纵横向庞柔、张横投去目光。此时的张横已放下自己的傲气,对马纵横不但毫无敌意,反而敬佩有加,忙答道:“主公放心!交给我就是了!”

庞柔微微一笑,向马纵横略一点头。马纵横遂一拨马,赤乌长鸣一声,四蹄一起,便如道火焰般窜飞而去。胡车儿、庞明、王异等人连忙纷纷策马赶上,一众马家将士亦抖数精神,各分队伍随后追去。

胡人素来作风彪悍,喜爱争斗,以强者为尊。就算马腾在胡人声威颇高,加上王国与北宫世族素来交好。但马纵横也不敢保证刚发生巨变不久的北宫世族,会不会忽然大开杀戒,翻脸不认人。因此马纵横把陈家口的壮丁、老幼都留了下来,只引自己麾下部署前往。

不知觉中,快到晌午时分。蓦然,一阵狂风袭来,前方黄沙一片,席卷而起,呼天啸地,颇为壮观。

“主公!前方就是黄沙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还是减缓队伍速度,先派人前往交涉教好。”风沙袭来,逼得庞明不得不伸手掩盖,同时又一边向马纵横说道。

马纵横却是面色一寒,凌厉的眼神似乎不惧风沙,冷冷道:“不必了。北宫家的人已经来了。”

马纵横话音一落,狂风忽止,风沙停下瞬间,突兀杀声四起,只见三队人马各有数百人以上,正以极快的速度奔飞而来。

“你们这些该死的汉人,再敢踏进黄沙城一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不知从何处人马里,响起一道震天吼声,随即三队人马近千人一齐高声回应:“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恐怖的喊杀声,加上如同千层巨浪般汹腾而起的杀气,纵是一干马家将士也纷纷变色,心惊肉跳。

吁~~!!马纵横猛地一勒缰绳,其后队伍立即纷纷停下。马纵横眯着双眸,只见那些身穿胡服的胡人,各个长得彪悍强壮,面相凶悍,神色不由更加冷峻起来。

“我家大人乃马扶风之子,马纵横也!诸位好汉莫要动怒,有话好说!!”

胡车儿拍马向前,疾声喝道。只不过,他话音刚落,两边队伍忽然疾电般飞出几人,各拽弓弩,啪啪几声骤响,好几根快箭立即射到了胡车儿的马前,惊得胡车儿的战马前蹄猛抬,几乎把胡车儿甩落马下。

马纵横见状,如同凶兽一般的眼眸里顿时射出两道骇人凶光,正欲出阵时,前方中间那队人马里,忽然冲出一人一骑,声嘶如凤,喝声叫道:“竟是马扶风之子,岂会藏头露尾,不敢示人!?”

那喝话人,竟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只见她穿着一身红艳如火的胡式战袍,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火红色的赤狐,头上秀发扎成一条条辫子,辫子还绑有铃铛,她稍微一动,就隐约听到玲玲的铃铛声。

乍看这苗条身形,就算看不清相貌,却已让人臆想连连。胡车儿刚稳住身形,正欲答话,却听背后马纵横冷喝一声退下。胡车儿听出马纵横的语气里带着怒火,不敢违抗,把马一拨便是退回。而就在胡车儿退去的刹那,马纵横一拍坐下赤乌,瞬间如道惊鸿窜飞而出。

“我正是马扶风之子!你是何人!?”马纵横一去便是数十丈,就在众人都唯恐马纵横与那些胡人队伍距离太近时,马纵横猛地勒住马匹,声音洪亮地喝道。

此下距离拉得更近,无论是马纵横还是那远比寻常男子高挑的胡人女子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的摸样。

近处一看,只见女子有着精致好看的五官,秀眉微翘,眸似凤雀,右眸下有一痣,一身小麦色的皮肤,一条大长腿看上去暴发力十足。而且更令人受不得的是,她总是带着挑逗般的笑容,令男人不仅血脉喷张,真是别具风情。

若不是在战场相见,或者马纵横还有心思慢慢欣赏这种极为少见有着豪情气质的女子。但如今两方人马随时可能兵戎相见,早就紧绷神经的马纵横,根本不为眼下女色所动。

而在马纵横对面的胡人女子,此时竟然捂着下巴,反倒像个调戏良家妇女的市井流氓,看着马纵横那张刚毅冷酷的面容,熊虎一般的体格,笑容更是灿烂,充满挑逗之色,道:“好强壮的男人!嘿嘿,就算你不是马扶风的儿子,就凭你这副鬼神一般的体格,老娘也会好好地疼爱你的!”

女子这话一出,她那边的人马倒是习惯如常,可马纵横那一边人马却都被惊得瞠目结舌。王异更是有些羞愤地叫了一句:“真是不知廉耻的女人!!”

王异这带着浓浓醋味的话,顿时引来许多目光,令王异不由脸色一红。

另一边,马纵横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神情,而且目光更加凌厉,冷道:“哼,如果你连名字都不敢报上,就快快退下,叫你家男人出来与我说话!!”

“放肆!!”

“大胆!!!”

“杀了你~~~!!!”

马纵横话语稍有不敬,后方近千个胡人立即破口大骂,群情激愤。女子听了,却是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在黄沙城里,敢与老娘如此说话的,都埋在了黄沙里!!小郎君,你倒是有些胆识,不愧这副好身板!!今日就让我北宫凤看看你有甚本领!!”

马纵横虽然早知胡人天性喜爱逞凶斗狠,却也没想到女子一样如此,面上稍有惊色。

这时,忽然胡人队伍里响起一道野兽般的喝响。

“族长且慢!!区区小辈,岂需你来动手,乌兀愿替你拿下此人!!”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巨汉纵马疾奔过来,就在北宫凤后面一丈勒住了马。北宫凤眉头一皱,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战意收敛,向马纵横悠悠笑道:“若你真是马扶风之子,定然能够击败此人。小郎君,到时候本姑娘再与你好好说话,若何?”

“求之不得!!”马纵横面色一定,却也不愿欺负女流之辈,纵是这叫北宫凤的女子一看就知绝非寻常之辈,马纵横也实在不愿与女子动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