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战场香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且马纵横也知道胡人崇尚强者,凭一张嘴皮是很难好好说话的,正好可以立威,自是不假思索地答应。

北宫凤听话,盈盈一笑,向马纵横眨了眨那双美艳的大眼,一时又像是个风情万种的尤物。

只不过马纵横丝毫不为所动,就像是眼里根本没有北宫凤似的,气得北宫凤牙痒痒,面色一变,立即喝道:“乌兀,让这小郎君见识一下我们北宫世族的气魄!!”

那叫乌兀的巨汉,壮硕如牛,看上去浑身孔武有力,亦有着可怕的身材,这下一听,张嘴咆哮,像足了一头破笼而出的猛兽,纵马就朝马纵横杀去。

马纵横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轻蔑笑容,一拍赤乌,赤乌鸣声起时,如团火焰般的身子早就窜飞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沙尘骤起,两人瞬间交马。乌兀手提一柄大铁锤,朝着马纵横当头就砸。马纵横迅疾把手中钢矛一挑,‘砰’的一声,竟把那足有六十多斤重的大锤挑起。

马纵横这一手,不由令北宫凤还有后面观战的胡人纷纷变色,有些更不禁失声惊呼起来。

惊呼声还未散去,只见马纵横身子往后一倒,避过了乌兀横扫过来的铁锤,人马分过瞬间,眼眸迸发凶光,拧枪回后一打,正中乌兀后背。乌兀痛喝一声,身子早就不受控制,摔落马下,掀起一连片风尘。

三合,不到三合之间,马纵横力挫乌兀。可知乌兀在整个黄沙城内,可是数一数二的猛士。

北宫凤的笑容早就不见了,换而之是一脸冷冽之色。马纵横把马勒住,看都不看摔在后面的乌兀,投眼望向北宫凤那,罕有地带着几分笑容道:“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

“族长,我纲百请战!!”“族长,还有我!!”“族长,我敢以性命担保,必败此人!!”“族长…”

马纵横话音刚落,胡人左边队伍里,一员身穿黑甲,右脸用半片面具遮掩,体格如同黑熊般的巨汉嘶声叫道。随后各队队伍内,纷纷有人赶出,无不战意汹涌,嘶声叫道。

胡车儿看得眼切,大吼一声,正欲出马。几个马家将士亦拧起兵器,准备一同杀上。

“都给老娘闭嘴!!!”蓦然,北宫凤一声厉喝,声势颇威,那些胡人顿时纷纷闭上嘴巴。

旋即北宫凤冷淡淡地看向马纵横,又露出刚才那挑逗般的笑容道:“小郎君本领了得,本姑娘倒先信你是马扶风之子。说吧,你此行目的何在?”

“陈仓一战,韩九曲暗里与董豺虎联合,天义军已败,王大帅更被阎彦明所杀。不久前,冀城发生叛乱,先后易主,如今被奸人所取。王大帅临死前把王家托付与我。我来此地,是想与尔等联合,一同攻取冀城!”马纵横疾言厉色,毫不拖泥带水,便把事情全盘托出。

北宫凤一听,面色勃然大变,身躯更是激动得抖颤不已,忽然喊道:“这天义军帅位本该是属于我父!!王国这狗贼当年明里与我父交好,暗里却在算计我父!!否则他凭甚做这天义军的帅位,死得好~~!!”

“你给我住嘴,休得侮辱我家亡父!!”王异听北宫凤如此毁骂其亡父,哪里忍得住,气愤填膺地喝起,同时急奔马望前就赶。胡车儿一惊,连忙策马跟上。庞明等将也是气忿不已,纷纷大喝,于是马家将领各令部队,纷纷扑上。

“好~~!!真是上苍有眼,今日我便杀了王家余孽,替我父报仇!!”北宫凤眼见王异赶来,很快就想起王国膝下只有一女,顿时杀意骤起,猛拍马匹朝王异杀去。

那千人胡人部队但见北宫凤一动,立即喊杀起来,早前那名叫纲百的巨汉唯恐北宫凤有失,更是快马加鞭,驰飞过来。

变故忽起,所幸马纵横并无惊慌失措,眼眸精光一射,一拍赤乌背上,赤乌立即化作一道疾电,截住北宫凤。北宫凤见马纵横来截,奋然举起手中一对凤翎金刀,化作连道狂风向马纵横暴砍过来。

“小郎君此事与你无关!!给老娘死开!!”

马纵横却是充耳不闻,拧枪急点,把北宫凤砍来的凤翎金刀一一击开。

“马贼小贼,你敢伤我家族长一根汗毛!!?我就碎了你!!”

“族长莫怕,纲百来也!!”

电光火石之间,刚才摔落马下的乌兀,早已上了马,与正赶来的纲百,一前一后向马纵横一齐杀来。

危急之际,马纵横不敢再有留力,眼看北宫凤拧刀砍来,另一只手猛地窜飞,竟欲抓去。北宫凤眼眸一瞪,以收力不及,本以为马纵横整只手掌定会被她的金刀砍断,哪知一刹那间,马纵横的手指就像是钳子一样,赫然夹住了北宫凤的金刀。北宫凤全然没有想到,稍一走神,便被马纵横迅速搂住那小蛮腰,硬是从马上搂了过来,拖在肩上。

那一瞬间,一阵火辣辣,令男人**无限的女儿香猛地扑来,一团软玉贴身,令少近女色马纵横几乎把持不住。

“你这该死的流氓,快放开老娘!!”北宫凤却也是表面风骚,这一下被马纵横一抱,整个人都乱了,只知娇忿乱叫,否则她给马纵横背上来个一刀,那可就要血里开花。

乌兀从后先是杀到,赤乌却是灵敏,蹄子一窜,倏地避了过去。

“英雄!!休要伤害族长!!有话好说!!”纲百眼见北宫凤被擒,顿时面色剧变,连忙勒住马。那些杀来的胡人也都吓得惊慌失色,忙纷纷拉住缰绳停下。

与此同时,胡车儿、庞明等将亦率兵赶到,队伍迅速散开。马纵横刚到队伍前,哪知北宫凤忽地狠下死手,拧刀朝马纵横后背就砍。

“纵横!!小心!!”王异看得眼切,不禁直呼马纵横之字,马纵横一听,感觉到背后杀机,忙一勒缰绳,赤乌立即高高跃起,不断跳动,北宫凤料之不及,惊呼一声,加上马纵横搂住她蛮腰的手不禁加大力气,勒得北宫凤又痛又羞,慌乱之下,兵器甩手。“这臭男人竟敢如此待我,我岂能饶你!”北宫凤不但相貌出众,而且武艺了得,把族中的那些粗鄙大汉都治得贴贴服服,自是高傲,可现如今不但被人擒住,还被当众如此羞辱,气忿之下,竟张开那张诱人的小嘴,咬住了马纵横的耳朵。

饶是铁汉一般的马纵横,也被北宫凤这突如其来的一咬,惊得一声惊呼,随即感觉到右耳刺痛无比,哪还敢留力,把北宫凤身子往下就马背上一放,一手紧紧搂住。于是只见北宫凤整个身子紧贴着马纵横,乍眼一看,还以为这两人在马上亲热。马纵横身上那股炙热的阳刚之气,和北宫凤好像迷香般的体香混迹在一起,令两人心神都不禁迷离起来。

阿~!

或者是马纵横搂着的力气太大,亦或是他那强烈的阳刚之气,北宫凤忽然松了口,呻吟一声,只觉整个人都快昏厥过去。

“狗贼~~!!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纲百看得一对牛大的眼睛快要凸出,咬牙切齿,却又要压低声音,从喉咙里叫了起来。刹时,从他身上爆发的杀气之烈,令他周边的族人、袍泽,纷纷变色。

“男女授受不亲,你这登徒浪子,还要抱到什么时候,还不快快把她绑住!”王异羞红了脸,一对宝石般的眼眸还泛着几分委屈的水光,嗔怒喝道。

马纵横这一听,才反应过来,连忙抱着北宫凤下马,哪知北宫凤不甘就范,双腿好似两条灵蛇般忽地夹住了马纵横的虎腰。马纵横不料,两人遂是抱住一起,身贴着身滚落马下。

混乱间,北宫凤又咬了马纵横脖子一口,马纵横闷声一叫,下意识地就将其推开,北宫凤立即好似一条矫捷的狐狸般脱身而出,就在众人都反应不及之际,北宫凤早已拾起了刚才落在地上的金刀,朝着马纵横杀了过去。可马纵横却也翻身而起,眼看北宫凤杀来,竟如一尊不怒而威的鬼神一般,巍然不动。

削~~!刀破虚空声,骤然而起,火星起处,金刀赫然砍在了马纵横的铠甲之上,锋利的刀刃陷入几分。这可把王异、胡车儿、庞明等人吓得面色剧变,连忙策马赶来,纲百那些胡人还未来得及反应,马纵横和北宫凤两人瞬间就被众人团团围住。

“谁敢轻举妄动,我就宰了他!!!”

陡然,一声威煞惊人的吼声暴起,令围来的众人不禁都退后一步。喝话的人,却是几乎被北宫凤所杀的马纵横。

“你胆敢小看我!!”

北宫凤一对凌厉的眼眸瞪得斗大,一脸羞愤之色。她很清楚,凭马纵横的本领,在刚才足有余力对付自己,可他却不躲不避,硬是接了她一刀。若是她当时,心狠一些,手更辣一些,砍去的是脖子或是面门这些位置,面前这男人早就一命呜呼!

“我马纵横从不向女流出手!何况,我此行目的,不是为了与你等北宫家厮杀!!”

“你真是马扶风的儿子!?”

“我没必要骗你!”

北宫凤听话,望着面前魁梧威武的男人,想到他刚才一幕幕勇猛的表现,还有那面对生死,巍然不迫的气魄,心头不由起了连阵涟漪,再想自己和他那些羞人的举动,不禁一咬牙,眼珠子里的凶光渐渐褪去,溜溜一动,反而露出几分狡黠之色,一张嘴后,可谓是语出惊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