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杀了她,娶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你杀了王国的女儿,然后娶我北宫凤为妻,我黄沙城三千死士愿为你效死,莫说一个冀城,就算是这个天下,只要你一声令下,我北宫凤就领北宫家的死士为你效死到底!”

北宫凤之所以下这个决定,确实是对马纵横有些好感,但她更重要的是看上了马纵横是马腾子嗣的身份。毕竟她的父亲北宫伯玉是被韩遂算计而死,要替她父亲报仇,凭她的实力还远远不足。而马纵横不但勇猛过人,更有着超乎常人的气魄,再加上马家子嗣的身份,日后定能助她报仇雪恨。

至于为何要马纵横杀了王异,第一是她痛恨其父死后,身为好友的王国,不但不替其父报仇,反而在韩遂的拥护下成了天义军的首领。当时,马腾虽然有份推举,但当年却是他派兵暗中协助他们北宫家的人,否则北宫世家恐怕早被韩遂的爪牙所灭。第二,作为女人的她,当她发现王异这个女人美貌不但不逊色于自己,而且更为出众,自然是更不可留。

王异心头一揪,泛动着水波的大目随之望向了马纵横。庞明则是气愤至极,手指北宫凤骂道:“你这蛇蝎毒妇,主公你万不可听之!!”

至于马纵横却是面不改色,不假思索地便答道:“王公临死前把她托付给我,别说是你,纵是万鬼诸神要取她的性命,我马纵横亦会一一杀之!!”

那话音字字铿锵有力,霸气侧漏。北宫凤刹地变色,似乎大受打击,肚子里一股冤屈之气,如同熊熊烈火在烧,遂把手中金刀猛地一拔。马纵横的动作却是更快,如同蛟龙出洞般的手臂倏然一窜,刹地抓住了北宫凤的抬刀的手臂。

北宫凤挣扎不开,心里更加委屈,厉声喝道:“你不杀她,那就杀了我,或者我杀了你!!”

这时,一阵马蹄声猝然骤起,纲百满脸凶悍之色,嘶声裂肺地吼道:“马家之子,若族长有个万一,尔等今日尽数要伏尸在此!!”

纲百吼声一起,那近千胡人一起喊杀,胡车儿却毫无惧色,大喝一声,领着一队人马赶出,做出一副随时厮杀的架势。

“我不会杀你,更不会杀她!我说过今日前来,是为联合之事,绝无兵戎相见之意!!竟然这事谈不拢,我等自会离去!!北宫凤,立刻让你的部下退后十丈!”就在战事一触即发的时候,马纵横忽然暴发,声色俱厉地向着北宫凤喝了起来。如有熊虎之姿的马纵横一旦发起怒来,自非寻常,北宫凤心头一慑,竟不敢与之直视。

一阵之后,领着队伍撤后十丈的纲百,面色又是紧切又是忿怒,如同一头随时都会扑上来的巨熊,狠狠地瞪着就在不远处的马纵横。其他胡人也是各个凶神恶煞,杀意腾腾。

“马纵横你最好给我记着,你将来一定会为今日之事后悔的!!”被捆绑着双手的北宫凤目光里尽是羞愤之色,马纵横却一如既往地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旋即挑枪望马臀一打。其马吃痛嘶鸣一声,立即奔飞而去。

“族长!!!”纲百见状,吓得心头都快跳动嗓子口去了,连忙一拍马匹,纵马迎上,背后胡人也纷纷驰马追去。

须臾之际,纲百先赶到北宫凤马前,把其马缰绳一勒,迅速将之停住,然后立即扯声喝道:“给我把这些人开膛破肚,砍成肉酱~~!!!”

这些胡人早就是杀气冲天,纲百号令一落,立即争先恐后地杀出追去。

“谁敢追去,全都逐出族外!!”只是,北宫凤却把这些胡人喝住,或者是太过意外,有一些人惊得几乎不慎坠马。

“族长这!!”纲百急是问道,话还未说完,便被北宫凤打断道:“马扶风对我等一族有恩,那马纵横适才更对我屡屡手下留情,你莫非想丢尽我北宫家的颜面么!!”北宫凤强忍着心中的羞愤,眼眸发红地向纲百喝道。

纲百虽被北宫凤喝叱,但心里却没有怨恨,反而看到她强忍痛苦的样子,心头隐隐刺痛。

日落西山,不知觉已是黄昏时候。陈家口的百姓见马纵横迟迟未归,纷纷前来向庞柔问话。庞柔也觉得都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消息,大多是谈不拢,便先教众人准备起灶做饭,另一边又准备再派人前往打探。

不一时,前去不久的队伍,急急赶回,其中一人欣喜报道:“恩公回来咯。”

他这一喊,无论是正在起灶的,还是在小溪边摸鱼的人,都不由停下手下功夫,纷纷欢呼起来。

庞柔也不禁一笑,暗暗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就在不远处的平川里。庞明面色一凝,遂投眼望向马纵横问道:“主公,你刚才为何如此轻易就放了那北宫凤?小的听她临走时那一番话,还以为她定会派兵追杀。”

“此女脾性虽是刚烈,但并非歹毒之人,何况她当时不过气忿说之,从她的眼里我也并无看到杀意,又何必加以相辱。”

“主公识人了得,明不如也。只不过如今我等与北宫世家翻了脸,联合之事恐怕已无可能,如此一来,要从李进手里夺回冀城无疑是难于登天啊。”庞明脸上不由多了几分愁色,长叹而道。

王异听了,不禁把头一低,眼里露出的尽是凄凄落寞之色。马纵横看了她一眼,罕有地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先别晦气,若真是联合不了北宫世家,我等且不如先回扶风,一路又打探陈仓战役之后,各军的动向。我以为王禀、韩遂绝不可能让李进强霸冀城,到时一旦战端一起,我等自有机会。”

庞明一听,顿时双眸一亮,扶须颔首应道:“主公所言甚是。”

王异闻言,心头一动,然后又微微叹了一口气,暗道:“事已至今。我也该是清醒了。单凭我是绝不可能替王家夺回冀城。竟然爹爹把一切都托付给他,若是他能待我好,我又何必耿耿于怀呢?”

其实,从一开始王异就对马纵横毫无好感,更是怀疑他是马家派来趁机吞噬王家的势力。可到了后来,一连串的变故后,对于王家来说,实则已是无利可图。可马纵横却一直在保护着他们,迅速地赢得了众人的钦佩、敬重。

马纵横身上就像是有一种神奇的魅力,与之接触愈深,就算明明一开始讨厌他的,也会不知觉地被他所吸引,然后为之倾服。

对于王异来说,她是深有感受。

“王公临死前把她托付给我,别说是你,纵是万鬼诸神要取她的性命,我马纵横亦会一一杀之!!”

蓦然,在王异脑海里,响起了马纵横今日在北宫凤面前这一句话,顿时心头悸动不已,如有一股暖流围绕在全身,让她本是慌乱的心,就如飘忽不定的浮萍,终于落到了避风港里,变得尤为安定。

不久后,马纵横带领众人回到昨日在小溪边上扎据的地方。陈家口的百姓纷纷赶来寻问,马纵横不想众人失望,只说还在谈洽,一时半会还没有那么快能有结果。众人听了,却反而安慰起马纵横,教他不必急躁。实则,马纵横也知道众人心里肯定是有些失落,只是不想他为之忧心,故意强装。

庞柔看在眼里,在庞明的眼神示意下,走到了一边谈话。很快,众人就散去了。马纵横教部署各去歇息,然后卸了铠甲,走了到小溪边。

黄昏之下,小溪闪闪发光,犹如一条金黄色的蜿蜒小径。看到了这美好的光景,马纵横沉重的心思,也放了下来,用溪水洗了一把脸。

“啊,好舒服啊~~!!”溪水的清凉不由令马纵横精神一震,舒服得叫了起来。

“噗嗤。原来你不只是会板着脸,也有这种样子的时候。”

马纵横微微一惊,却见在黄昏之下的王异如天下神女下凡,笑盈盈地走了过来。一时间,竟令马纵横有些慌乱,。

其实这也难怪马纵横,毕竟他是毫无预兆地穿越来到这个陌生的乱世。对于周围一切的事物都是极为陌生。而且马纵横原本就是个戒备心极强的人,自然很难放开自己,展现真实的一面。

说起来,自马纵横来到这乱世以来的数月间,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精神紧绷,在适应这个乱世的同时,也在找着自己融合其中的方式。

实则,一切都无他所想象中的简单。莫说争霸天下,恐怕要在这西凉闯出一方天地,也是极为困难的事,稍有不慎,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而越往下走下去,日后的险难,会更多更多。陌生与未知,就如挥之不散的阴霾,一直遮掩着马纵横的心,令他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眼前,王异一头乌黑油亮的发丝,不知何时放了下来,随风轻轻吹动,温柔的笑容,好像一阵清风,在马纵横心头掠过。马纵横心头一震,只知傻愣愣地看着王异那张秀美动人的面容。

或者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王异少了几分羞涩,多了几分柔情,轻轻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发红的布块,捏着在手,轻轻地为马纵横擦着脸上的水滴。

马纵横似乎在布块上闻到一丝熟悉的血腥味道,心头微微一颤,眼神变得柔和起来。这块有着洗不去血迹的布块,大概就是王异昨夜所用的那块。

如此又脏又丑的布块,她为什么一直留着呢?

仿佛要应证自己的猜想似的,马纵横忽然伸手抓住王异的手腕。王异娇躯一震,白皙如玉般的脸上旋即多了两片绯红之色,害臊地低下了头。

气氛不禁变得微妙起来,黄昏之下,在小溪旁的两人,看起来颇为融洽。在周边的百姓、兵士都很配合地慢慢离开,给两人更多的空间。

“无论如何,冀城,我一定会为你夺回来。”

马纵横不知从哪来的底气,但也不知为何,王异一听,便就信了,缓缓抬头,眼神有些迷离,看有水波荡漾,露出温柔的笑容道:“我信你。”

就一句‘我信你’,忽然让马纵横心头一跳,备受鼓舞,竟也不由露出了罕见的笑容。

夜色,如同一层面纱般渐渐地从天上盖下。小溪里时不时有几条小鱼跳出,响起噗通、噗通的声音。马纵横一手拿着用树枝插着的烤鱼,另一手拿着一些干饼和竹筒,缓缓地走了过来,旁边的篝火是刚才马纵横起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