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过三关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同时还有几人被那股恐怖的力劲,震落马下。兔起鹤落间,马纵横已然破开一个缺口,骤然杀入,在他面前,这一个个魁梧凶悍的胡人,倒成了土鸡瓦犬,凡是被马纵横冲突之处,定然是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只见胡车儿、张横两人都是满脸凶神恶煞地飞冲过来。胡车儿提着那百斤铁棍,只敢使七成的力劲,虽是如此,依旧所向披靡,短兵交接,根本无人是他敌手,加上他省了气力之余,舞动铁棍的速度自是更快,只一阵子,足有十多人被他击飞落马。张横那里却也不逊色。张横不愧有着苍狼之名,一旦奔杀起来,勇不惧死,手中大刀舞得雷厉风行,幸好用的都是刀背,否则不知有人死在他的刀下。

只这三人,就几乎把这数百胡人杀得溃散。从后率领兵马赶来的纲百见状,气得双眼发红,心中发誓非要杀死马纵横不可,立马引兵扑上。

就在纲百率兵冲出城门的时候,一队女兵从后赶上,其中一身材颇状,肌肉发达的女汉子,喝道:“族长有令!!不得伤害马家公子,违者立斩!!”

女汉子似乎极有威严,喝声一起,大多人都连忙停住。纲百满脸不忿,扯声向女汉子喝道:“姐姐,这马家小贼昨日可!!”

“行了!莫要再丢脸了!!还不给我退下!!”这女汉子丝毫不惧纲百这北宫家的第一勇士,几乎用咆哮的方式,吼向纲百。纲百气得浑身在抖,却不敢反抗。

女汉子旋即望向门前乱处,马纵横那三人如同雄虎般傲立在散乱的人丛中,不过女汉子却很敏锐地发现周围倒地的士兵,并无一人死去,都是受了些皮外伤罢了。

“奴家名叫雀奴,马家公子我家族长正在城里等候,还请进城细谈。”雀奴笑盈盈地说道。

张横一听,顿时眼睛一瞪,扯着嗓子便道:“主公,这些胡人不安好心,进了城里那还得了!?千万不要中她的诡计!!”

“呵呵,我家族长也有话,说马家公子若只有这等气魄,联合之事休要再提。”雀奴颇是挑衅地说道。

马纵横却是面无表情,不紧不慢地说道:“带路吧。”

“主公!”张横听了心头一急,只不过很快他就被马纵横凌厉的眼神给慑住了,反应过来时,马纵横早已拍马朝着城门冲去。

“不必多虑,这区区小城,困不住我家骑督大人。”胡车儿灿然一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底气,向后方的兵士一呼,便驰马追上。

两柱香后,雀奴还有纲百、乌兀等人领着马纵横一干人等却是来到了城内的校场。只见在校场点将台上,北宫凤早换回一声戎装,一手托着脸腮,半斜着娇躯坐在大座之上,两边近有两千多胡人兵士排好队伍,各个都在怒视着马纵横那些人。

感觉到那一阵阵杀气传来,张横已是满头大汗,心中急切不已,又不敢发作。这些胡人摆明居心不良,否则又岂会带他们来到校场,可无奈的是途中他曾多次向马纵横投去眼色,马纵横却都置之不理。

只见,马纵横在两千余胡人的注视之下,翻身下马,跨前了几步,望向了北宫凤。

北宫凤身姿一提,便是翻身坐了起来,带着几分怒气地喝道:“马纵横你辱我在先,擒我在后。今日还敢前来相见,你就不怕我把你开膛破肚,剁成肉酱!?”

“北宫族长若要动手,昨日大有机会,又何必做这小人之举。”

“哈哈哈!!好气魄,那你可把王家那小娘们的首级带来!?”北宫凤双眸一亮,笑声问道。

马纵横眉头微皱,也不废话,直言道:“马某说过绝不会向王家小姐动手,更不许别人对她动手。北宫族长,你父惨死于韩九曲之手。如今王国已死,其麾下大半人马又倒戈相投于韩。想必不久,韩九曲就会朝天水进军,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到那时候,黄沙城恐也难保!如今唯有你我两方联合,趁早夺下冀城,以冀城之固,尚且有一线生机!!”

提起韩九曲,在场一众胡人顿时杀气如潮涌般骤起,这些人许多父兄子弟当年都死在其部署之下,自然恨不得剥其皮,拆其骨。北宫凤的脸色也刹地阴寒起来,忽然间,场中变得死寂下来。

“族长莫要听他妖言惑众!!就算我等与之联合,就凭这不到数千人马,莫说与韩九曲对抗,就连夺取冀城,也是天荒夜谈!!”乌兀面色一变,忙是赶出,疾声喝道。

北宫凤闻言,眼眸一眯,冷声道:“你凭什么有此把握?莫非马扶风正往此处派兵?”

“我自有办法,但此处耳目众多,不便细说。若族长同意联合之事,我俩不妨找一个无人的地方,细细长谈。”

“哼。嘴巴上说得却是漂亮!”北宫凤听这话时,心头一动,忽然有一股莫名的冲到,令她差点就答应下来。

马纵横默然,似乎为此多纠缠。北宫凤看他一副从容笃定的样子,心头不由疑虑,暗付:“臭男人这般胸有成竹,莫非马扶风当真已暗中遣兵,若真是如此,恐怕日后我北宫家在这天水还需多多依仗。”

北宫伯玉死于韩遂之手,北宫凤是绝然不会投靠。至于李进,这种变化无常的小人,北宫凤更是嗤之以鼻。

北宫凤能把黄沙城这数千大汉治理得贴贴服服,当然除了是北宫伯玉子嗣的身份外,还有着过人的智略。

“要想与我北宫家联合,也非不可能之事。你眼下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就是效仿古法,你必须通过我设下的三道考验,一一通过,才能赢得我被北宫家的尊敬,至此修于秦晋之好!另一种,哼!本姑娘昨日!”

北宫凤正要说到戏肉,马纵横却是极为不解风情地,颔首就答:“我选择第一种!”

“马纵横你这混蛋!!”马纵横的不假思索,再次打击了北宫凤的自信,气得北宫凤牙痒痒,不禁在心里骂道。

“好!!都给我散开!!”北宫凤也动了怒,眼眸露出几分狠色,周围在看的胡人无不在暗暗冷笑,听北宫凤一喝,立马纷纷向后退开。

一下子场中一大片空地,只剩下马纵横一干人等。

“马纵横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别后悔!!老娘且看你如何过这第一关!!叫你的部下退下!!”北宫凤插着蛮腰,已气得开始骂自称老娘了。

呼~~~!

这时,周围忽然响起一阵阵狼嚎之声,胡车儿、张横等人都是脸色一变。胡车儿预料到将有不祥之事发生,忙道:“骑督大人,且让我替你来闯关!!”

“无碍,你等都退下去吧。”

“可!!”

胡车儿急欲再劝,可在马纵横凌厉的目光下,他还是退让了。于是,胡车儿、张横带着那数十人马,退到了西南边上一角。

“第一关,杀破狼!你要赤手空拳,对付十二头饿狼。可别怪老娘不告诉你,这些饿狼可都饿了足足十多天,别看它们皮包骨,发起狠来,连猛虎都能吞个一干二净!!”

“休要废话,开始吧!”马纵横活动了一下筋骨,那浑身健硕如钢的肌肉,块块坟起,爆棚欲破。

北宫凤看得心头又起一阵涟漪,咬牙道:“放闸!!”

北宫凤话音一落,各边上立马各有七、八个汉子用担子挑来一个个铁笼,铁笼内皆有一头饿得眼睛发青的饿狼。

颇有默契的是,那些汉子几乎同时放开了闸门,一头头饿狼咆哮着从笼中冲出。其中先见一个汉子,因躲避不及,被一头饿狼扑中手臂,瞬间手臂大一块血肉就被撕下,还好旁边的袍泽各取兵器及时赶来。寒光闪动,饿狼似乎对这兵刃上的寒光,极为敏锐,立马纷纷避开。另外两边,也各响起惨叫声,又有两个汉子被饿狼所伤。

“这些混账东西!!竟敢把十二头饿狼一起放出!!”北宫凤心中暗骂,按照古法,这十二头饿狼理应依序两头、四头、六头分别放出,最终把十二头饿狼都解决了,就算过关。

与此同时,马纵横那处,已有一头饿狼嘶吼着,朝他飞奔过来。

吼~~!!

大张的血口,腥臭味先扑过来,獠牙上还有着黏糊糊的唾液。

“畜生找死!!”马纵横眼露凶光,身子一摆,马步扎好,一拳崩拳杀出,‘嘭’的一声骤响,真似有什么崩裂开来,砂锅大的拳头砸中饿狼的瞬间,立即将其击飞而出。那饿狼刚一倒地,立即有好几头饿狼扑上,瞬间便将之吞得连骨头都不剩。

周围在看的胡人,无不齐声喝起,看得热血沸腾。胡车儿和张横那一伙人则是看得屏住呼吸。

吼~~!吼~~!!

两道疾风扑来,马纵横还未来得及喘顺气息,背后一头饿狼扑来,深通各家拳法的马纵横,立即脚跨乾坤,施展出八卦拳法,身子闪开瞬间,右掌扶下,一拍饿狼,左拳急出,正中饿狼眉心,饿狼惨呼一声,立即坠地。

说时慢那时快,另一只饿狼早已高高跃起,露出满嘴獠牙的向马纵横扑来。马纵横脚步向后一跨,如有斗转星移之妙,刹地避过,脚猛一抬起,如鞭子般扫向了饿狼,饿狼惨叫一声,弹飞出去,便是倒地不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