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过三关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好~!!”陡然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轰然炸开,人丛内不知多少胡人竟开始不禁地为马纵横精湛的拳法喝彩起来。

至于北宫凤,更是看得瞠目结舌,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只是,在人丛中,纲百的面色却是变得更加的狰狞可怕。

在轰雷一般的喝彩声下,马纵横依旧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比起那些狰狞饥渴的饿狼,马纵横更像是一头等待着这些猎物自投罗网的吞天巨兽。

吼~~!!又是一声狼吼,在马纵横左边一侧,一头饿狼似乎经不住面前这块巨肉的诱惑,猛地发起了攻击。与此同时,一连串嘶吼声接连响起,不知多少头饿狼一齐扑向了马纵横。一时间城内的喝彩声,转变为惊呼声,所有人都把目光紧紧地投在了马纵横身上。胡车儿、张横等人更不禁地把手握在了腰间的兵器上,随时准备杀出接应。

群狼涌动,风尘猝起。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却也动了起来,如同熊虎一般强壮的身姿,却又具有猎豹雄鹰的灵敏,身体陡地望左边窜动,迎上一头扑起的饿狼,如同大镰刀般的长腿早已抬起,横向击中了饿狼,随后在他背后左侧,两头饿狼一头舞动爪子高跃,一头张大血嘴扑来。马纵横身子陡转,一记崩拳先把那头张嘴来咬的饿狼打飞,身子急向后一移,此时另一头饿狼的爪子,猛地划落,在马纵横的脖子上抓下了三道血痕。剧烈的痛楚,令马纵横脸上顿起凶光,手肘往下狠压,好似千斤钢铁般砸在了那饿狼的头上,卡啦一声,饿狼身子内好似有什么断了,惨鸣一声,立即翻倒在地。

只一阵间,马纵横已然解决了半数饿狼,场中剩下六头饿狼仿佛都感觉到可怕,恐惧远远压住了它们天生的野性,纷纷急挺脚步,匍匐在地,低声叫吼,仿佛在它们面前的马纵横已成了一头巨大的恶兽。

马纵横捂了捂脖子上的抓痕后,摊开手掌一看,然后却又在嘴上一抹,陡然笑了起来。一头饿狼最先忍受不住,好似丧家犬般呜呜地叫了几声,突兀向后面的人丛窜去,看似要想逃走。另外几头饿狼也纷纷转身,都对马纵横避之不及。

“啊~~!!该死的畜生!!”围成一圈的人丛某一角里,好几个胡人推着兵刃,本想把饿狼敢回去,却被饿狼所咬。须臾,又是连道惨叫猝起,又有几人被饿狼所伤。

“可恶!!杀了这些畜生!!”

饿狼似乎宁愿面对这些发着寒光可怕的兵刃,也不想回去面对马纵横这个比雄狮还要可怕的人类。最终,饿狼一一被忿怒的胡人杀死。

马纵横冷漠的站在场中央,不怒而威,令众人有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饿狼逃去,可需再比一轮!?”

马纵横冷声喝道,对面的北宫凤却是香汗淋漓,刚才她都不知暗中为马纵横捏了多少把冷汗,忙道:“第一关,你算是过了!第二关,斗破军!!你必须力挫我北宫家第一勇士,才算闯关成功!我可告诉你,别以为你过了第一关就自诩无敌,我北宫家第一勇士,可是一骑当千!!”

北宫凤说罢,眼神刚向下方的雀奴投去。这时,蓦然人丛内一道马鸣声起,随即连声惊呼乱叫,如同波开浪裂。倏然间,身材魁梧的纲百,骑着一头黑色巨马奔飞而出,拧着一柄插满尖刺的狼牙棒,凶狠恶煞地杀向了马纵横。

“马家小儿,今日我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只见纲百驰马飙飞,悍然杀到马纵横面前,硕大的狼牙棒掀起了一股狂烈的狂风,赤手空拳的马纵横自然不会与之硬抗,灵敏地向一侧翻倒,险险避过。

“卑鄙小人!!竟敢偷袭!!”胡车儿看得眼切,破口大骂,正欲出时,一声如狮鸣般的声音在他耳边骤起,却是在其身旁的赤乌,早已四蹄跃动,赤红矫健的马身在烈日照耀之下,如同一团飞起的火焰向马纵横那里冲去。

纲百急勒马匹,一击不成,正想迅疾回去,把马纵横杀死。可当他眼光望去时,马纵横却已飞身跃上了一匹赤红宝马之上,双眸凶光骇人,令纲百不由心头一慑。

“此人如妖孽一般,趁他还没兵器,赶快杀了!!”纲百心中暗道,大吼一声,忙驱马杀去。

“马家公子,快来取兵器!!”这时,人丛一角的雀奴大喝一声,声势之强,竟毫不逊色于纲百的吼声。只见她强壮如熊般的手臂,正抓着一柄游龙缠绕,龙身发赤,嘴突刃身,显偃月之形,长达九尺八寸,一看就知绝非凡品。

雀奴喝声一起,赤龙宝刀早已被她抛飞而出,宝刀恐怖的重量,奔飞去时,发出一股烈烈的恐怖骤响,如似龙啸之声。

一时间,马纵横只觉似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自己,其坐下赤乌与他更是心有灵犀,前蹄一转,便向赤龙宝刀飞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小贼休逃!!!”纲百见状,却是面色剧变,忙也拔马追去。

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见赤龙宝刀如同一道疾电般射向了马纵横。北宫凤更是失声惊呼起来,似乎已看到马纵横被赤龙宝刀洞穿身体的一幕。

可此时,马纵横双眸烁烁发亮,眼看着飞来的赤龙宝刀,浑身血液如在翻滚沸腾,隐约间似有一种错觉,好像看到一条舞动的游龙在向自己张牙舞爪地扑来。

“嘿!!!”

千钧一发之际,马纵横的手先是抓住了刀柄,犀利的刀刃只在他眉心毫厘之间。这时,纲百却是追了上来,看到马纵横精神全在刀上,顿时暗叫天助我也,举起狼牙棒就向马纵横砸了过去。

一时间,一股极其可怕的气势如同山崩地裂般从马纵横身上爆发起来,狼牙棒刚是举动,也看不清马纵横何时出手,纲百惊悚地瞪大了眼,因为在他眼前,正见一道赤色光焰化作一道弧月的轨迹,砍飞而来。

“英雄!!请饶了我家弟弟性命!!”雀奴似乎全然没想到马纵横爆发力竟有如此狂猛,看到马纵横起刀时,已知大事不妙,连忙急声叫道。

声音刚是响起,横飞的赤龙宝刀,蓦然向上,把砸下的狼牙棒赫然震开。纲百本以为必死无疑,这下只觉虎口一痛,身子一荡,急不住稳好,便是摔落了马下,反应过来后,面前如见赤龙,发着寒冽光芒的刀刃已直指过来。

“士可杀不可辱!!我纲百技不如人,甘愿受死!!”想到自己先发突袭,竟不但不能击败马纵横,还被他一合所败,愧恨、羞耻早令纲百失去理智,此时他但求一死,以来解脱。

“哼!!此人作风下作,卑鄙无耻,罪当一死!!主公,不必留情!!大不了我等与这些胡人拼个玉石俱焚!!”张横扯声大吼,马纵横的绝世勇悍,令他胆气大壮,仿佛只要追随着马纵横,就算上天下地,神间地狱,他都敢去一闯!!

“慢!!纲百确是有过,但罪不至死!!我北宫凤愿奉上我北宫家的家宝—龙炎偃月刀以作赔偿。这龙炎偃月刀乃是当年光武大帝麾下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美髯公—岑彭的兵器。后来几经转手,落到了我北宫家的手中。此刀价值不菲,我愿以刀换命!!”北宫凤话音一落,刚才把刀抛出的雀奴,顿时面色大变,急赶出跪下,道:“万万不可,这龙炎偃月刀乃是北宫家至宝,族长日后还要用它来光复北宫家啊!”

“雀奴,要光复北宫家靠的是我等上下一心,团结一致,区区杀人之器,弃之何惜?”北宫凤灿然一笑,雀奴感动不已,已然泣不成声。

马纵横虽然极其厌恶纲百的小人之举,但却也着实喜爱这柄龙炎偃月刀,而且他也不想与北宫家的人关系弄僵,倒不如卖北宫凤一个面子,遂把刀一收。

可纲百反而更感屈辱,嘶声喝道:“马家小儿我不需你手下留情,快把龙炎偃月刀还来!!”

“混账东西!!还嫌不够丢脸么!?来人呐,快把他脱下去!!”雀奴听闻纲百还在胡闹,怒不可遏,而去她似乎在北宫家中地位颇高,一声令下,好几个大汉立马扑出,将纲百拖了下去。

雀奴与北宫凤交流一阵眼神后,遂是踏步而出,那足有七尺高的结实身躯,仿佛要把铠甲撑爆,实在是令人不敢有丝毫小觑,只见她笑道:“虽然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并非北宫家的第一勇士,但他偷袭在先,我等也不好意思让马家公子再闯一遍,第二关且算是过了。”

雀奴的话说得颇有技巧,表面笑容灿烂,暗里却有暗讽的意思,由其是马纵横听到那个‘且’字,眼神立即变了,不假思索地便答道:“我马纵横素来光明磊落,说一不二,最受不得一个且字!你们尽管派出那第一勇士,我接着便是!!”

“哈哈哈~~!!马家公子好气魄,来人啦~~!!给我一柄兵器!!”雀奴忽然张口大笑,话音一落,周围的胡人齐齐高吼,一时间竟是群情激涌,争先恐后地向雀奴送来兵器。雀奴随意取了一柄大刀,眼神却已变得冷冽起来,道:“马家公子,可敢下马一战?”

雀奴此话一出,马纵横终于确认她的身份,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也并没有惊色,从他一开始见到雀奴,就感觉这个女人绝非一般。

只不过胡车儿、张横那些人却是惊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不过当他们听到周边的嘶吼声时,才明白这确确实实如此。

马纵横沉吟一阵,却说出一句,令雀奴哭笑不得的话:“我从不向女流动手。”

马纵横说得很认真,并没有小觑雀奴的意思。雀奴也感觉到,所以她并没有动怒,反而大喝一声,提起大刀就朝马纵横杀来。

“竟是如此,那你就纳命来罢!!”

马纵横眼看雀奴杀来,面色一冷,一拍马背,整个人立即高高跃起,落地瞬间,雀奴已到,一招力劈华山之式,赫然袭来。马纵横驱身一闪,雀奴一刀劈空,却又马上乘胜追击,连刀骤砍,咄咄逼人。马纵横却只顾着闪躲,竟被雀奴逼得是险象环生。霎时间,呼声更高,周边观战的胡人都竭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你这蠢蛋、混蛋!!快还手呀!!!雀奴的可怕,远非你所想象啊!!”谁又知道,身为北宫家族长的北宫凤此时却在暗暗为马纵横忧心。

原来雀奴自幼力大无穷,虽是北宫凤的婢女,年纪也大她几岁,但两人却感情极好,情同手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