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过三关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如今抓在马纵横手上的龙炎偃月刀,原本就是雀奴的兵器。

话说这龙炎偃月刀,只重达九十八斤,可后来又用玄铁精钢重造,重达一百零八斤,寻常三个大汉都提不起来。这也令北宫家一干勇士望而生怯。

直到有一回,年幼的北宫凤偷偷潜入家中宝库,想要见识一下这龙炎偃月刀,不慎弄翻,眼看重达百斤的龙炎偃月刀就要砸中北宫凤,幸好雀奴及时出手,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北宫凤。

后来北宫伯玉死去,北宫家发生巨变,正是雀奴拿起了龙炎偃月刀不但保护了北宫凤,更成为了当时韩遂派去前往击杀北宫凤的追兵不可磨灭的梦魇。

‘哐当’一声兵戈骤响,在雀奴连环猛击之下,马纵横终于不得不出手抵挡,当两柄兵器交接的刹那,火花暴射,雀奴应声退开几步,可拥有着九牛二虎之力的马纵横却也后脚跟一移。

“怎么可能!!!这叫胡女竟把大公子逼退了!!”胡车儿看得双眸快要瞪出,以往几乎每日与马纵横比武的胡车儿很清楚马纵横力气的可怕,就算是自己全力施展,恐怕也难以把他逼退。

其实,这自然有一些其他的因素。雀奴有如此巨力,实也出乎马纵横意料之外。而马纵横与胡车儿比武时,起码要用七成的实力。可现如今,马纵横连五成的也没有施出,被雀奴逼退,实也正常。

“马家公子真是好气力!!”雀奴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可马纵横却不会被这个精明的胡女再骗了,从一开始她就在算计自己,无论是她出言挑衅,还是她故意选择马下作战,来逼迫自己不得不与她正面交锋,都足可看出眼前的雀奴是个智勇双全的人才。

毕竟,只要有些眼界的人,都能看出赤乌绝非凡品,若马上作战,有着马匹之利的马纵横,就算力气比不上雀奴,也可借赤乌的速度,与之游斗。但一旦下了马,雀奴便可用她那恐怖的力气,发起狂风暴雨般的猛击,最终将马纵横挫败。

看来,雀奴对自己的力气有着绝对的信心。

马纵横面色微微一凝,不由赞道:“有勇有谋,真乃奇才也。若非女子之身,定是沙场上一员令人闻风丧胆的骁将!!”

雀奴听话,双眸一亮,笑道:“马家公子如此看重,可令小女子惶恐啊!”

话是如此在说,但雀奴手脚动作却都不慢,人早已奋起提刀杀来。马纵横不敢怠慢,面对拥有着如此强劲力量,笑里藏刀的女子,还想死守那不必要的规矩,那就是死不足惜的白痴。

马纵横自然不是这种人!

说时迟那时快,雀奴已逼到眼前,提刀望马纵横腰间就砍。马纵横面色冷酷,手中龙炎偃月刀一提,‘嘭’的一声,便是震开了雀奴的大刀。雀奴咧开笑容,刀遂是一转,朝着马纵横面门狠辣刺去。

马纵横眼睛一瞪,头是一闪,险险避过,另一条手臂早已轰出,以牙还牙,一记呼啸的崩拳,直击雀奴面门。雀奴刀已回收不及,情急之下,忙抬手挡住,刹时只听‘轰’的一声,好似一头雌熊的雀奴竟被马纵横一拳打得暴退。

可马纵横并没有乘胜追击,毕竟还是看在雀奴女人的身份,手下留情。

场中的呼喊声如同熊熊烈火遭遇了一场滂沱大雨,顿时熄灭下来。没有人敢指责马纵横自打嘴巴,反而都觉得他已展现出作为一个男人最大的风度。

“嘿嘿!厉害,厉害!!若非马家公子留情,刚才起码有几个好机会把我杀死或者击伤。这可让小女子更是惶恐,莫非是看中了奴家?”雀奴又是满脸的笑容,马纵横却是冷着一张脸,倒是显得雀奴一厢情愿。

渐渐地,雀奴收起了笑脸,双眸发出阵阵凶光,虽然明知并非马纵横的敌手,但她还是打算拼死一搏,以替北宫家挽回颜面。

而且她还打着一个算盘,若是击败了马纵横,她不会取这马家公子的命,为此惹怒马家实在不划算,但最起码她要为北宫家取回龙炎偃月刀!

当马纵横看到雀奴收起了笑容,杀气陡起时,马纵横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

“杀~~!!!”雀奴大吼一声,如同头匍匐而起的猛兽立即朝马纵横杀了过来。马纵横依旧没有主动出手,眼看雀奴提刀砍来,手中龙炎偃月刀才赫然动起,连人带刀猛地将雀奴砍开。雀奴却是知马纵横力大,故意借力一退,身子刚稳,正欲发起攻势时,可马纵横动作却比她更快,龙炎偃月刀化作一道迅雷般的赤影,雷厉劈来。雀奴心头一惊,忙双手执住刀柄挡去,却见龙炎偃月刀如有破天开地之势,轰然劈开了雀奴手中的刀柄,望其面门赫然坠落。

“不!!!”眼看雀奴快要被马纵横劈死,北宫凤再也把持不住,疾声叫了起来。雀奴瞪大着眼,感受到那凛烈的刀风,瞬间已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只不过,犀利的刀锋最终在雀奴的面前停住了。雀奴整个人都惊住,从刀上传来的阵阵寒意,甚至令她不敢呼吸。

“马纵横你已赢了,莫要伤我雀奴!!”北宫凤急急从点将台上跳下,满脸急切地叫道。

而此时马纵横已恢复寻常那副面无表情的神情,缓缓抬刀收回。雀奴也低下了头,落寞道:“是我输了。”

场中一片鸦雀无声,在众人的眼里,马纵横的身影变得比以往更加雄伟、威凛。

“三关我已过其二,第三关可以开始了。”马纵横投眼望向北宫凤,北宫凤长呼了一口大气,脸上带着几分钦佩之色,颔首道:“你随我来到台上。”

马纵横听话,不假思索,便迈起步伐。

少时,马纵横和北宫凤对立地站到了台上。这时,几个胡人汉子搬了一个桌子上来,放到两人中间,然后又有一个汉子,取来一壶烈酒,和一个砂锅大的大碗。很快,汉子把酒倒个半满。

北宫凤笑了笑,眼神里对马纵横早没了敌意,道:“第三关联武曲。这关无需动粗,就看你有没有诚意与我北宫家同心同德,一同进退!!”

北宫凤说罢,一拔腰间的小刀,便向自己的手腕一割,然后往碗中一摆,流下的艳红血液很快便将碗中的酒水染红。这时,马纵横已大概明白这关的内容,忽然抓住了北宫凤的手,周围的胡人汉子顿时面色一变,以为马纵横想要反悔,对北宫凤不利。

“剩下的由我来吧。”马纵横不等北宫凤反应,伸手抓向她另外一只手上的小刀。本想反抗的北宫凤,却不知为何,感受到从马纵横身上传来的炙热如火般的气息,顿时浑身软而无力,而且还鬼使神差似的,伸手把刀递给了他。

马纵横接过了刀,向手腕一划,血液哗啦啦地立即向碗内涌去,不到一阵间碗里的血酒就满溢出来了。

“快!!替马家公子包扎!!”北宫凤看马纵横开了这么大的血口,吓得花容失色,周边的胡人汉子也听出北宫凤的急切,忙取来早已准备好的膏药、布块赶来。

此时,马纵横无论是气魄还是武勇,已赢得了在场一众胡人的钦佩。

胡车儿长吐了一口大气,呐呐道:“这回可又被你吓得够呛啊。”

一阵后,马纵横和北宫凤都已包扎完毕。两人一齐喝完碗中的血酒后,最后由北宫凤砸碎了碗子,向在场一众胡人喝道:“马家公子已闯过三关,从今日起,他就是我北宫家的盟友,我等北宫家之人,势与其共同进退,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北宫凤话音一落,城中数千胡人一起扯声回应,声势如洪。马纵横面色肃穆,眼神烁烁如炬,待声势散去,拱手喝道:“承蒙诸位兄弟厚意,从今往后,北宫家的事就是我马纵横的事!!皇天后土作证,但有推迟,愿受五雷轰顶!!”

“好!!!”一众胡人无不应声叫好。北宫凤暗暗地看着马纵横的身姿,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将会给北宫家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马纵横成功与北宫家联合,两方结为同盟关系。北宫凤大喜,遂是设宴款待。马纵横并无拒绝,与北宫凤商议后,北宫凤也愿意接纳陈家口的百姓。马纵横也算放下心头一块大石,遂令张横赶回通报。

夜里,北宫凤摆下了七、八席,热情款待马纵横一干人等。王异、庞氏父子都有参加。当然,无论是北宫凤还是王异,对对方还是心有芥蒂。由其在酒席中,豪情风骚的北宫凤屡屡与马纵横敬酒,有几回还故意用身子某些敏感的位置去碰马纵横,一边暗送秋波,一边娇笑连连,气得王异当场忿忿离去。

“呵呵,我家大小姐今夜身体不适,若有得罪,还请北宫族长莫怪。”气质上温文儒雅的庞柔徐徐起身,一边向北宫凤赔礼道歉,一边向马纵横投去眼色。

孰不知马纵横虽是两世为人,但从来没接触儿女之事,还真以为王异身体不适,心里虽然担心,但又想自己这些人毕竟是客,主人家如此热情款待,半途离去,实在不好,便颔首向庞柔说道:“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奔波,她一定是累坏了,那你好好照顾她,若还是不适,明日还请北宫族长请大夫一看。”

马纵横刚转过头去,北宫凤便灿烂地笑了起来,道:“马大哥你就放心好了。城里还真有几个医术了得的老大夫,我保证王异妹妹定然无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