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成公家的大公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北宫凤很明白,以马纵横的脾性,自己若是争风吃醋,纠缠不清,只会惹他嫌,惹他厌。再有,其实她也察觉得到王异是个很善良的女子,便有了想要和王异和好的念头。

马纵横见这两个女人变得和乐融融起来,也不禁开心笑了起来,同时心中暗暗想道,到底该什么时候把这两个女人给一起收了。两人都是绝色美色,而且难得的是,各有特色。王异温雅聪慧,北宫凤热情如火,而且都对自己明显有意,到嘴边的肉都不吃,简直是天打雷劈。

只不过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好惹的货色,若是被她们知道此时马纵横龌蹉的思想,恐怕马纵横是吃不了兜子走。

这一夜,马纵横实在开心,难得有两大美人相伴,喝得大醉,兴起时还借着酒意左拥右抱,惊得周围的兵士各个目瞪结舌,大叹马纵横御女有术。

只不过令马纵横颇为遗憾的是,那一夜他刚起坏念头,就被王异识穿,严厉加以喝叱。北宫凤却在旁娇笑不止,还暗送秋波挑衅。最后,王异怒气冲冲地拖着北宫凤离去,让马纵横颜面尽失,大怒之下,马纵横抓来好几个冤头,喝得醉倒为止。

第二天起来,马纵横做了一个香艳的春梦,直到**辣的阳光,把他逼醒。而当马纵横从地上爬起来,发觉到裤裆里黏糊糊的感觉,脸色立刻变得怪异起来。

“他奶奶个熊,老子梦遗了,都是北宫凤那小妖精惹的祸!”马纵横想到昨夜北宫凤那屡送秋波撩人的样子,不由暗骂一声,连忙跨大步地向驿站赶回,沿路见到打招呼的兵士也懒得回应,若是被人发觉,那岂不糗大了。

只不过,马纵横全然不知,自己夹着裤裆走的滑稽样子,已引起不少人暗中偷笑。

半个时辰后,马纵横在驿站里的房间,一边泡着热水,一边咬牙切齿地喃喃道:“看来不能再忍了,今晚就偷偷把北宫凤那小妖精给办了,否则老子迟早会憋死!”

马纵横暗暗发誓,前些日子,因为怕王异不开心,他也少与北宫凤接触。现在,两人冰释前嫌,只要自己谨慎一些,不被王异发现,以北宫凤对自己的态度,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且他最恨别人向他甩流氓,由其是女人,不以牙还牙,让北宫凤见识一下他的厉害,老爷们的颜面往哪里摆!

只是,天公不作美,就在马纵横下定决心,今夜暗中行事时。庞柔早不回来,迟不回来,竟然就选这日子回来了!

“咳咳!”驿站的大厅内,本是一脸亢奋的庞柔,见到马纵横那带着几分幽怨的眼神,心头的热火就像被浇了一盘冷水,连忙装着咳嗽两声,再望过去时,还好马纵横已恢复如常,金刀跨马地坐在了上座。

“凌云辛苦你了。不知你事情办得如何,又带回了什么消息?”马纵横面色肃然地说道。

“回禀主公,属下等去到冀城后,发现冀城戒备森严,幸好李进麾下将吏贪心,被属下教人买通。属下等人才得以混进城内。后来,一打听,才得知韩九曲和王禀的兵马已聚集在广魏与天水的边境,随时都可能会攻打过来。同时,属下又得知,李进有意投降韩九曲,可成公德那老狐狸却恐王禀报复,又怕韩九曲夺其家业,竭力反对。因此,城中以李进还有成公德为首的两派人马以开始在暗中争斗。成公德那老狐狸不断在城内安插自己的心腹,惹得李进极为不喜。属下见这正是大好时机,自不忘煽风点火,而且颇有收获的是,属下结识到一群义士,经过上一回的教训后,属下这回谨慎了许多。这些人虽是人数不多,只有不到数十人,但都是曾经受过先主王公恩惠的义士。

其中一人名叫曾进,他的表兄王贺正是东城门的守将。我已和他约定,到了起事之日,他会灌醉王贺,然后趁机夺下城门,以做接应。”庞柔面色慨然,疾言如珠,听得马纵横双眸一亮,不禁颔首应道:“很好!!此番若能夺下冀城,凌云当记首功!”

“柔不过略施绵力,真要夺下冀城,还需依仗一众将士,岂敢居功!”庞柔忙拱手相让,马纵横听了哈哈一笑,道:“凌云不必推脱,你此行危险万分,诸将士都是心中有数。更何况,兵家之事有时候好的智略往往要比真刀实枪来得更加实际!”

能得马纵横如此赏识,庞柔感激万分,屈身忙道:“幸蒙主公赏识至此,属下定不辜负主公厚望!”

“哈哈,凌云不必客气。如今李进与成公德两人已然互相猜忌,要夺取冀城就在此时,否则一旦韩九曲和王禀的部署赶到,那就万事休矣。只不过贸然出兵,实在有失稳重。我有一计,你且附耳来听。”庞柔听话,面色微微一怔,忙走到马纵横身边,马纵横低声教道如此如此。

庞柔听罢,甚是惊喜,很是佩服道:“主公真是好计谋,我这就立刻回去准备。”

“若非时间紧迫,实在想你歇息几日再行出发。你也别赶紧,过了今夜,明日再起程吧。”

“主公多虑,冀城乃先主王公之心血,我庞家深受先主之恩,若不能从叛贼手中夺回,实在罪该万死!”庞柔眼神烁烁,坦坦荡荡。

马纵横敬之,遂命他留下歇息到夜里然后再行出发。

不知不觉,已是晌午时候,黄沙城外忽然出现了一彪人马。为首一人,身穿云锦秀袍,剑眉星目,是个长相俊朗的少年郎。

“大公子,这里就是黄沙城了,听说北宫家的胡人对我等汉人极为仇恨,我等贸然前来,若有万一!”在少年郎身旁一员将士,话还没说完,便被少年郎伸手打断。

只见少年郎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笑道:“不必多虑。当年北宫伯玉是被韩九曲谋害致死。比起我们,那北宫家的人对韩九曲更是恨之入骨。所谓敌人的敌人则是朋友。我们只需加以利诱,我就不信那北宫家的人不肯上钩!”

“只是,当年北宫家与王家交好,如今冀城却被我等取而代之,若是北宫家因此发恶,如之奈何?”

“哼哼,这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当年北宫家发生巨变,王国不但袖手旁观,后来更在韩九曲等人的推举之下,成了天义军的大帅,威震西凉,北宫家的人岂不恨之?或者到时候他们得知此事,反而拍手称快,与我等一拍即合!!”少年郎说得颇有自信,那将士听了信服,拱手拜道:“少爷说得是,是小的短见了。”

少年郎轻轻一笑,摆手道:“去通报吧。”

却说,马纵横正与北宫凤在城中议事,忽然有人来报,说成公家的大公子有要事前来商议。

马纵横一听,先是一愣,然后欣喜若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我还想着如何解决此人。没想到他却自投罗网!!”

“怎么?莫非此人极有本领?”北宫凤闻言,面色一变,甚是诧*问道。

“此人本领之高,绝非那韩九曲之下!若他身在冀城,我还恐怕瞒不过他!现如今他竟然主动前来,正好解了我心中之愁!”马纵横很是亢奋,急与那胡人将士吩咐道:“莫要轻举妄动,先稳住他们,我与北宫族长马上赶去!”

马纵横勇猛绝伦,与麾下处若肱骨,再加上他与北宫凤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黄沙城,北宫家的胡人早把马纵横视作姑爷,这下一听,那将士连忙应诺便去。

这时,却说张横等人随庞柔回来后,听说今夜又要再往冀城出发,便在城里置办一些口粮,以备路途所用。忽然张横听说外头来了一彪人马,好奇之下,便带着十几人到城上一看。

另一边,在城外等候许久的队伍内,少年郎皱了皱眉头,忽然向周围人马吩咐道:“小心一些,我总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待会见机行事,但若城内兵马杀出,切莫慌乱!”

少年郎话还没说完,城头上蓦然响起一道惊天吼声。

“成公家的小贼,莫要走!!老子这就来杀了你!!”竭斯底里地喊杀声,顿时令少年郎面色勃然大变,急眺眼望去,不由惊呼叫道:“不好!!张横这头恶狼怎会在此!!”

原来少年郎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联合北宫家的胡人来对付李进。只不过少年郎万万没想到的是,张横这些王家麾下余孽竟会在此。而且不久前谨慎的庞柔,带着自己那队人马走了小径回黄沙城,因此选择走大道的成公家队伍也没遇到他们。

“撤!!”少年郎当机立断,一拨马,其麾下数十人连忙拥护着他逃去。

“哇!!小贼你敢逃~~!!快开城门~~!!”张横看得瞪大了眼,疾声大喝,城上的胡人将士也被他那一脸的凶神恶煞给吓到了,忙叫打开城门。

另一边,正骑马赶来的马纵横,忽然听到前面城头张横的吼声一起,面色顿变,哪里还顾得身后的北宫凤,急一加鞭,驰马望城头狂奔。

“让开!!快让开~~!!!”马纵横急得心脏都快跳出来,嘶声大喝,街道上的百姓吓得纷纷躲避。这时,一辆装满货物的车架挡住去路,那推着的几个汉子见得马纵横飞马冲来,吓得一惊,连忙抱头鼠窜而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