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巧夺冀城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校场营地着火,那成公德正在聚集兵马,看来是要造反夺权啦~~!!!”

这时,一个将士带着数十个兵士一涌而来,在房门外急切叫道。

“呜呜~~!哇~~!!!”突兀,一道充满怒火的吼声暴起,随即听到一声女子惨叫,然后又是一阵充满恐惧的惊呼叫声。

过了一阵,一扇房门骤然飞起,只见李进披头散发,面容狰狞,在周围火把的照耀之下,双眸发着阵阵凶光,咬牙切齿地吼道:“成公德你这老狐狸,还真敢与老子作对!!!老子不把你碎尸万段,如何能泄此恨!!传我号令,各部部署立即在校场聚集,今夜老子要围剿成公家!!”

就在李进话音刚落,一个将士又带着一队队伍急急赶到,扯声叫道:“将军不好拉~~!!成公家那几个心腹,已率领部下在校场与我等的人马厮杀起来!!如今两方人马混战正是激烈,成公德那老狐狸正领私兵赶往校场!!”

李进一听,顿时凶目猛又睁大,嘶声吼道:“哇啊啊啊~~!!成公德我若不把你成公家夷为平地,一一杀尽,我誓不为人!!!”

却说,就在整个冀城都陷入暴动、慌乱之间。在东边城门上的敌楼内,身为守将的王贺早已醉倒,打着呼噜。

“王将军,大大事不好了!!城外有!!”王贺的副将神色匆匆地冲到门外,却见王贺早已醉倒。坐在他对面的是个瘦弱的男子,脸上有着一道刀疤,正是曽进。

“你!!”王贺的副将一看,顿时不祥的预感充斥心头,正想为何不见门外的守卫。就在此时,埋伏在门边的两个大汉,陡然发作,一左一右扑出,一个捂住王贺副将的嘴巴,一个手执匕首,狠狠地刺向了他的心脏。

“呜~!!!”王贺副将最终发出一声惨叫,双眼一瞪,便是死去。

“混账!!你怎么把他杀了!?”

“此人平日里就没少欺负百姓,老牛就是被他活活打死,死后他的媳妇还被此人强占,难道不该杀么!?”

那两个汉子忽然吵了起来,曽进面色寒冽,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还不快快放出信号,若是误了大事,你俩担当不起!!”

两人一听,连忙应诺,急走出敌楼外,一齐吹起了赢壳声。信号一起,城内先起杀声,好几队人群忽然涌上城门,城门下的兵士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那忽如其来的人群给一一擒住。

“李进残暴不仁,欺压百姓,我表兄王贺已经愿意投降马扶风之子—马羲!!尔等若不想死就速速投降,以免伤了无辜!!”城头上曽进纵声大喊,正被城下动乱所惊的兵士一听,刹时又是一阵混乱,好几个将士一边吼着,一边朝曽进那里赶去。

就在这时,一阵轰鸣巨响,‘嘭’的一声,城门陡开,一道道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夹带着急速的马蹄声,在城外轰然响起。

“杀呐~~!!!马家弟兄们听令,今夜必取冀城!!”胡车儿扯着嗓子,高举手中百斤铁棍,发出一声怒吼,在他身后一队队铁骑,纵马奔飞,犹如惊涛骇浪。而在胡车儿上面,却有一人一骑早就如火如电般朝着城门飞驰而去。

“不好!!城门被夺下了!!快!!快把城门夺回!!”

“敌兵来袭~!!!敌兵来袭~~!!!”

“快看,有一人骑马正来!!”

“废物!!弓弩手都死去哪了,还不快快射箭!!!”

一阵阵惊呼吼声,接连响起。眼看那一人一马,快到城下,弓弩手急急靠到城墙,霎时间,弓弦连震,乱箭齐发。眼见,天上乱箭扑来,可那有着熊虎之姿的猛汉,丝毫不惧,箭雨靠近刹那,骤然挥刀,迅刀如阵阵旋风,砍断、逼开乱箭,驰马倏地飞过。

“哈哈哈哈~~!!!老子憋了这么久,今夜终于可以和你们这些畜生杀个痛快了~~!!苍狼张横在此!!”这时,在城门之下,张横舞着一柄大刀,好似一头饥渴的饿狼,在人丛内不断冲杀。那些从城上赶下来的兵众,人数虽多,但来得是急,一下来就遭到张横等人猛烈地扑杀,霎时间被杀得措手不及,节节败退。

说时迟那时快,城下混战之处,蓦然只听一声如同狮吼般的马鸣声起,蹄声急来,突兀间一人一马飞跃而出,马上那猛汉,手提龙纹偃月刀,一连划出几道寒光,在他周边那些人还来不及惨叫,一连几个头颅瞬间飞了起来。

红艳的血挥洒在猛汉的身上,再看那赤色的兵刃和马,岂不如那在地狱收刮鬼魅魍魉的鬼神!?

霎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我乃马羲,马纵横也!!今夜冀城,我志在必得,谁敢挡我去路,只有死路一条!!”马纵横一声吼啸,张横等人无不奋起,慨然回应,李进麾下兵士无不怯之,不到一阵,就被马纵横杀开一条血路。

马纵横马不停蹄,径直望城中校场奔杀过去。

“主公~~!!”与此同时,胡车儿引兵杀入,眼看马纵横单枪匹马望校场杀去,顿时面色大变,疾呼叫道:“都给老子卯足劲地追上!!若是主公有个万一,他娘的老子和你们拼了!!”

胡车儿凶狠地大叫一声,遂奔马疾追,四百余马家铁骑一齐飞突杀去,杀气汹腾,城下兵士无一敢挡,唯有纷纷退避。

不久后,老将庞明率四百余步兵杀到,北宫凤引两千胡人部署也随后杀到。东门城下的兵士见大势已去,再不敢反抗,纷纷弃戈投降保命。

“张横~~!!!主公何在!!!?”

终于再次杀回冀城的庞明,还没来得及欢喜,四处不见马纵横身影的他,急忙向人丛内的张横喝道。

“庞公!!主公已往校场杀去了!!”张横急切叫道。庞明一听,顿时面色一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后面一阵马蹄急响,只见北宫凤忽然策马从庞明身边飞过,雄壮的雀奴一边急喊,一边领兵追上。

却说,此时校场之内,李进和成公德两方人马厮杀正是激烈,虽然成公德的人马先发袭击,占据优势,不过随着李进和他麾下一众将士杀到,战局瞬间倒转,李进部下士气大增,奋起而战。

四处火光愈烈,成公家一员将士急奔马过来报道:“家主!!敌人攻势如潮,久战下去,我方兵士恐怕难以坚持!!”

“该死!!可惜老夫麾下没有猛将,否则若能杀了那李进,定能力挽狂澜,一定乾坤!!”就在成公德喝话间,忽然东南一角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杂乱喊声。

另一边,李进面色狰狞,脸上五官的都快扭曲起来,牙齿都快咬碎,道:“成公德你这老不死,害了我如此多的人马,今夜定要将你铲除!!”

李进话音刚落,忽有一将满脸惊悚地赶来急报:“将军!!!东边城门被夺下了!!有一队骑兵正往此处杀来!!”

李进一听,双眼刹地瞪起,怒叫道:“莫非是老不死搬来的援兵!!?看来老不死是早有计划!!!”

李进大怒不已,一怒之下,来不得多想,一拨马,喝道:“小的们,随我去把老不死的爪牙除了!!”

李进一声令下,一众将士轰然回应。须臾,莫约百多骑一齐随李进朝着东门辕门杀去。留下来的将士,则全力率兵抵住成公家兵众的扑杀。

一阵烈风袭来,‘啪啦’好几声暴响,一道艳丽的火光冲天暴起。满怀杀意的李进刚赶到辕门前,蓦然只见一人一骑,提着一柄赤红龙刃飞杀过来,一股恐怖的杀气如巨浪席卷。

李进顿时心头一揪,还未反应过来,他身后两员将士早已嘶喊着策马杀出。

“哪来的小贼子,找死!!”

“小儿鼠辈,看枪!!”

那两个将士一左一右,一人举刀,一人挺枪,眼看就要杀到。可他们却不知,面前的是一尊有着马纵横姓名的煞神!

“杀!!”

马纵横眼内凶光一暴,龙炎偃月刀先是猛地横飞,巨力加持之下,如道飞虹般倏地在那用刀的将士身上一闪而过。

那一半人身断落,一大片血液随之洒出,那用枪的将士还全然不知,此时正挺枪刺向马纵横的眉心。马纵横扭头就避,那枪刺空的瞬间,刀已由下往上,斜里飞来,从那将脖子一切而过,人头飞起时,还能看到那人惊异、不可置信的眼神。

李进看着那两员麾下瞬间在自己面前死去,那不祥的预感陡剧而增,连忙嘶声吼道:“快把这恶徒杀了!!!”

李进令声一下,近百人一齐骑马涌上。马纵横浑然不惧,杀气惊天,吼声喝道:“谁敢挡我!!!”

一喝之威,犹如九天玄雷劈落,当前几骑都被震得耳鸣发痛,惨声叫起,纷纷摔落。混乱间,马纵横驰马杀到,手中龙炎偃月刀或刺或砍,一路奔杀,但见人仰马翻,血肉横飞。血色之内,马纵横所向披靡,无人能挡。李进看是不妙,连忙拨马逃去。

“莫逃!!”马纵横见李进重铠华袍,众人都听他吩咐,就知此人身份不低,连忙乱刀砍开一条血路冲出,嘶声叫道。

李进一听,心中更惧,忽然感觉一股恐怖的凶煞杀气从背后扑来,连忙回身提刀就砍。

‘嘭’的一声铁戈轰鸣,只见马纵横一刀猛劈,就把李进兵器遽然劈得断开。李进虎口一痛,臂膀颤抖不止,望着转飞砍来的赤色龙刃,有史以来第一回感觉到死亡是如此接近,口齿不禁地打颤。

唰~!

一如既往地简洁凌厉,赤色龙刃飞过时,李进的头颅已然往后飞开,马纵横加速一赶,抓住李进的首级,吼声叫道:“尔等大将已诛,还不快快弃戈投降!?可饶不死!!!”

周围李进的麾下,看到马纵横手上血琳琳的首级,顿时吓得如魂飞魄散,一时间所有人几乎都呆若木鸡。当胡车儿赶过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胆气更壮,立即引兵杀上。李进部署大惊之下,忙往后退缩,眼看渐有溃败之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