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成公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家主!!家主~~!!!李进,李进被一猛汉给杀了!!!”另一边,成公家一员将士,又惊又喜,急来报说。成公德闻言,先是一阵惊诧,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却无趁机下令扑杀,而是喝道:“快传我号令,各部人马立即收拢,小心备战!!”

这时,群龙无首的李进部署尚且在几个将士率领下,苦苦坚持。不一时,庞明和北宫凤等人一齐率兵赶到。庞明驰马飞前,长须晃动,声若洪钟,慨然喝道:“尔等反贼可还认识我庞明耶!!?”

庞明喝声一起,李进的部署一时间,好似连最后那口气也泄了。

“庞公,是庞公率兵杀回来了!”

“恶终有报,我等当初就不该随李进造反!”

“王帅大义,平日就善待我等。我等活该有今日呐!!”

许多兵士纷纷丢下了兵器,一些更跪在地上痛哭起来。李进麾下那几个将士不断吆喝吼叫,还试图提起士气,鼓舞兵士拼杀。

“该死的走狗,碎了你!!”一声嚎叫忽起,蓦然数十个兵士一齐扑向一个将领,把他活活乱刀砍死。另外两个见状,连忙丢弃兵器,大喊愿降。

一阵火辣辣的热风,吹在了马纵横的血脸之上。马纵横冷声问道:“把李进首级献上来吧。”

马纵横的话,让周围的降兵一阵诧异,庞明骑马赶来,一见马纵横手上首级,敬色更浓,凝色道:“主公,你手上的正是反贼李进!”

马纵横闻言,即把李进首级抛落在地,居高临下地瞰视着一众降兵,威严而不可置疑地说道:“这就是反贼的下场,尔等当引以为戒!”

这时,忽然有一队人马赶了过来,却是不敢靠得太近,队伍内有一人叫道:“庞公可还认识我成公德耶!?”

庞明一听,顿时面色寒若如霜,正欲发怒喝叱,却被马纵横用眼色制止。庞明似也明白,若想尽快稳住冀城的局势,成公德必不可缺,遂是强忍怒气,答道:“成公家主若要谈话,何不前来细说?”

“哈哈哈,庞公好计谋,就一夜间就神不知鬼不觉地铲除了李进,夺下了冀城。小弟真是甘拜下风。听闻,王大帅临终把一众部下和家业都托付给马扶风之子,不知马贤侄可在?”老谋深算的成公德又怎会过去,即是一笑置过。

“斩杀李进者,正是庞某主公,大帅托付之人。而且攻取冀城的计策,也是我家主公所为。”庞明此言一出,成公德不禁面色一变,好生好奇地望向了马纵横,见他如此魁梧,先是心头一颤,忽然又见马纵横身后的北宫凤,还有后面的胡人部署,顿时明悟过来,不惜向马纵横一介小辈,屈身施礼笑道:“素闻马家多出雄才,此言真是不假。此下冀城马兄弟已经夺下,不知可否放归我家犬子?”这成公德还真是厚颜无耻,前面还称马纵横为贤侄,现在却又与马纵横平辈而交。

“他在黄沙城!”马纵横也不废话,简洁地一声道出,先让成公德心头一定。

“此子威武绝伦,实是世间罕有。西凉之中,恐怕也只有那‘黑鬼煞’阎彦明能与之一斗。再者,此人看上去虽是不像多谋之辈,但若那庞明刚才说的是真,恐怕此人计略不在我儿之下。如今我儿又在他的手中,还是莫要轻举妄动的好。”成公德脑念电转,想罢,立即拱手又笑:“犬子承蒙马兄弟的照顾,老夫实在过意不去。话说回来,当初李进暗里造反,老夫虽心中愤恨,怎奈势单力薄,只能暂且屈之,伺机而动。后来,李进残暴不仁,城中百姓怨声载道,今夜老夫联合城中义士,本想将李进铲除,再把冀城奉还于王家,没想到马兄弟早有计略,老夫算是多此一举了。看来王大帅真是没选错人啊。”

众人听了,无不嗤之以鼻。类似成公德这般不要脸的人,马纵横在后世也没少见,也懒得拆穿,冷淡着脸道:“如此说来,还真是白费了成公家主的一番好意了。如今冀城已平,成公家主何不教众义士散去?”

成公德一听,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恢复如常,道:“自然如此。”

成公德说罢,便向身后将士投去眼色,那些将士面色皆惊,欲言又止,不过最后在成公德凌厉的眼神之下,还是不敢说话。随后,成公德也向马纵横拱手一拜道:“那老夫就先不打扰,若是马兄弟有何需要之处,尽管吩咐,老夫义不容辞。”

“成公家主的好意,马某心领了。”马纵横面色淡漠,略一颔首。成公德脸庞抖了抖,忽然发现这少年老成得可怕,有一种滴水不漏的感觉,心中暗叹一声,便是转马离去了。

“主公!!这老狐狸阴险狡诈,见风使舵,你就如此放过他,他日若是!?”张横心头一急,直肠子的他,张口就叫。

“此人拥有兵力不少,若是与之搏杀,就算赢了,也要折损不少兵士。何况大战在即,容不得我等如此损耗。当下,还是尽快稳住冀城形势的好。”马纵横把张横的话打断,随即疾言厉色地解释起来。张横一听,幡然醒悟,似懂非懂地道:“还是主公厉害,我听你的就是。”

张横虽是急性子,但本性却是好的,而且但凡厮杀,必定身先前卒,勇烈过人,也因此颇得马纵横的喜爱。

“好了,先把营内大火扑灭,然后再把降兵收编。庞公,还需劳烦你把那些奸佞小人一一给我揪出来,到时候空缺的位置,我自会挑人补上。”马纵横面色一肃,凝声吩咐道。庞明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眸里更是射出两道寒光,答道:“主公放心交给我吧,属下定然不会放过那些奸佞小人!!”

于是,在马纵横以及其麾下一众将士的指挥下,众人先将火势扑灭,成公德也引个世族的私兵退出了校场。

次日,旭日刚是升起,校场内的火势渐渐熄灭。忽然有人来报,说北门、西门的守将皆带着家小逃去,马纵横得知,想诸将士辛劳一夜,也不派人去追杀,只叫胡车儿、陈杰等人负责处理北门、西门的情况。胡车儿、陈杰各是领命前去。旋即,马纵横又让庞明和张横把降兵分编,经过昨夜厮杀,这些部署各都折损惨重,总共只剩下不到四千兵众。另外,其中有一千余人更是成公德心腹的部署。

庞明依照马纵横的吩咐,先把成公德的那几个心腹揪出擒下。那几人想要反抗,其中一人立刻便被马纵横一剑砍死。对于这些阴险小人,马纵横从来都不会手软,而且他也急于展现威望,若不能迅速让众人信服,便先让众人恐惧。

当然,马纵横也很明白,单凭恐惧是绝无可能服众,又让庞明挑选有才者继任。旋即庞明又把几个平日作风不良,与李进、成宜等反贼亲近的将领,一一揪出。

“这些人背信弃义,我本当尽数杀之,且留他们一条狗命,不过是看在他们昨夜并无执意厮杀,减少无辜伤害的情面上。另外,我马纵横素来赏罚分明,军中要位全由有功德才能者居之。只要尔等听从军令,努力杀敌,定有出人头地之日!”马纵横眼神赫赫,字字铿锵有力,只不过众人却并不相信,因为他们都知道,韩遂、王禀的兵马不日将到,到时候冀城将会再次易主,投降马纵横也不过权宜之计罢了。

话又说回来,马纵横到底是如何夺下冀城的呢?原来,当日马纵横听说李进、成公德因王禀、韩遂进军之事,互相猜忌,便将计就计,命庞柔等人再次潜回冀城,等候消息,一旦到了大军前来冀城的那日,分别在成公家和校场放火,使得成公德、李进两人以为对方发难,自相残杀。即时,又让曽进见机行事,但见城内一乱,趁着灌醉其表兄王贺,夺下东门,放他的兵马入城。

原本,马纵横不过有六成把握,却是恐瞒不过成公英。当日,他之所以欣喜若狂,正是因为成公英主动送上门来,解了他心头之愁,后来为了万无一失,他又收买了成公英的随从,让他们伪报成公英遭到伏杀,引起成公德怀疑李进,如此一来,便是十拿九稳。

一切正如马纵横所料,这一战可谓是赢得漂亮,其麾下将士无不敬服。

却说马纵横以雷厉之风,整编了降兵,其中又把空缺的位置,一半从内选出,一半插入自己麾下的将士。马纵横一直忙到晌午时分,才去歇息,为了防止降兵叛变,庞明和胡车儿两人轮流在校场监视。北宫凤也让雀奴等胡人将士一起协助。

另一边,成公德听闻自己在军中那几个心腹来报,说马纵横都把他们的军职免了,其中一人因为反抗,更被马纵横所杀。成公德闻言,暗想马纵横颇有雷厉狠辣之风,若自己与之对抗,恐怕占不了什么便宜,再者自己的独子在他手上,他也不得不投鼠忌器。

夜里,马纵横还来不及熟悉这冀城的府衙,便开始处理军务,此下正与庞氏父子、北宫凤在商议如何处置城内大量的降兵。

“这些降兵数量足有四千余人,其中恐怕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忠义之士,肯听从我等吩咐。其余三分之二,但凡王禀、韩遂的大军杀到,随时可能会出现倒戈、逃兵、畏战不前的情况。可若是分兵监视,又实在太浪费兵力,更何况我军兵力本就不多,而且还要提备成公德那老狐狸。”庞柔面色凝重,一一分析起来。

“凌云说得颇为有理。幸好主公高瞻远瞩,昨夜就以雷厉之风将那些奸佞小人从军中揪出,没有这些人在暗里煽动,出现倒戈的情况也会大大减少。何况其中不少人尚且谨记当年大帅之情,老夫以为不如把这些人分拨出来,以监视其余降兵若何?”姜还是老的辣,庞明一席话道出,马纵横顿时眼眸一亮,不过又有些头疼起来,苦恼道:“庞公所言极是,只是要从众人里将这些忠义之士挑选起来,恐怕是极耗精力。”

“主公不必多虑。属下愿效犬马之劳!!”庞明急赶出席外,慨然而道。

马纵横眉头一皱,即道:“庞公忠心可嘉,但这些日子以来,终日操劳,再要劳烦你,我实在不忍。”

庞柔闻言,心头暗暗感激,立即起身附和道:“柔虽不才,愿助吾父一臂之力。”

马纵横轻叹一声,忽然觉得自己手下实在没有人才,眼里也露出几分感激之色,道:“那就辛苦你们俩父子了。昨夜至今,你们一直操劳,先去歇息吧,等明日再处理此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