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奇才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久前,斥候来报,前往这黄沙城的正是那以嗜杀、暴虐出名的‘黑鬼煞’阎行!但若黄沙城被破,城中百姓恐将遭灭顶之灾。成公哥哥智略过人,当年且愿为小鹿击毙群狼,今日还请成公哥哥出手相助,黄沙城上万百姓全在成公哥哥手中也。”

“果然如此。”成公英似乎早有所料,听话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黄沙城外,阎行率众兵临城下,只听杀声震天,刀枪如林,其麾下一个个兵士皆若恶鬼猛禽,振臂高呼。

沙场之上,一个胡人猛汉手提巨斧,策马奔腾。

“嗷嗷嗷~~!!!畜生!!吃我一斧!!!”

阎行面色冷酷,眼眸萦绕凶光,两人交马瞬间,那胡人猛汉斧头还未抬起,只见一道虹光倏然地刺透了他的躯体,随即猛地被挑了起来,人马分过后,尸体随即被甩飞落地。

“杀杀杀杀杀杀杀~~!!!”

霎时间,又是一阵轰天般的震响,这已是死在阎行鹰嘴精钢矛下的第四个人了。

阎行伸手一摸脸上的血,然后舔了舔后,竟然又一口浓痰吐了出来,咧嘴笑道:“胡狗的血果真难喝!”

城头上,雀奴瞪大双眼,犹如一头暴走的雌熊,大声吼道:“杀千刀的狗贼,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来取你狗命!!”

“把她按住!!”北宫凤黛眉一皱,疾声喝道。顿时好七、八个汉子一起扑上,却被雀奴撞开几个,然后旁边的人立马又是扑去,才把雀奴制止住,按在地上。

“哇~~!!!族长,让我出战,我要和你狗贼拼了!!”雀奴竭斯底里地大吼,声音里更带着几分凄厉。士可杀不可辱,阎行的粗暴、残忍,已然把雀奴给激怒了。

只不过除了雀奴和几个胡人将士,城上大多人却面带惧色,毕竟人总会有恐惧的,这些人都被阎行的冷血残酷给震慑了。

与此同时,阎行却在暗暗打量着面前的黄沙城,看着城下挖有土垒沟渠,不禁暗道:“看来这些胡狗早有准备,如此要攻破这黄沙城恐怕极为费事,竟是如此,我便让他们主动投降!!”

想罢,阎行眼神凶光更盛,纵马飞前,把手中鹰嘴精钢矛望城上一举,扯声喝道:“城上的胡狗给我听着,识相的快快打开城门,否则但若我破得城池,必教尔等不得好死,屠城泄愤!!”

“屠城屠城屠城屠城~~!!”

阎行话音一落,他身后三千兵众立刻扯着嗓子齐声喊了起来。一时间,惊天杀气如同惊涛骇浪汹涌扑来,城上的胡人几乎全都变数。因为他们能感觉到,这黑鬼煞还有他的部署绝非在危言耸听,若不依照他们吩咐,这些恶鬼禽兽真会干出屠城泄愤,滥杀无辜!!

“族长,这黑鬼煞!”一个胡人将士畏畏缩缩地说到一半。蓦然,北宫凤拔出腰间利剑,冷声骂道:“谁敢投降叛敌,失我北宫家的气节,我这就一剑杀了他!!”

只不过比起北宫凤,似乎不少人更惧怕来自阎行的威胁!

“族长!!那马家公子根本对你无意,你何必赔上整个北宫家还有城内的百姓!!”

“说得对,韩九曲兵强马壮,莫说黄沙城这弹丸之地,就算是整个天水郡,也迟早落于他手中!!”

北宫凤面色大变,看着这些胡人将士大有作反的态势,气得娇躯颤抖,满脸通红。

“哇~~!!!谁敢作反,我先杀了他!!!”陡然,雀奴猛地发作,把身后按着她的一连几个汉子起翻。众人正惊时,雀奴早已如尊煞神般冲到北宫凤面前,瞪大着眼睛,狠狠地瞪视着那几个对北宫凤不敬的将士。

阎行看着城上骚动,不禁咧嘴笑了起来,暗付道:“这北宫家的小娘们还挺烈的,就像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这种娘们征服起来就最有意思了!!”

就在阎行臆想间,城上忽然静了下来。只见一个风度翩翩,长发飘扬,脸上挂着一抹淡笑的男子,在众人的目光下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跟着的赫然正是王异。

“呵呵,诸位说得有理。依如今黄沙城状况来看,最好就是献门投敌。这样一来,就可保得小命一时。”男子的声音里,有着几分放荡不羁,让人听着就不知味道。

“你是何人!!?谁给你来插嘴!!?”

“就是!!一个汉人,竟敢管我们的事,找死!!!”

两个胡人将士大声骂道。这时,北宫凤却在与王异暗对眼色,两人似乎心有领会,都不做声。

“慢,你刚才说我们保得小命一时,这是什么意思?”眼看那两个胡人将士大有要教训男子一顿的态势,忽然一个颇为威严的大汉把那两个胡人将士拉回,跨步走了出来,冷声向男子问道。

“呵呵,稍安勿躁。我自有理由。一来那阎行出名残酷、暴虐,杀人不眨眼,如此歹徒的话,你们当真还信?二来,别忘了你们上一任族长北宫伯玉就是死在这阎行手下,但若城破,岂会留有余孽?三来,韩九曲素来把北宫家看做心腹大患,就算留得你们一时,但若日后天水平定…呵呵…”男子忽然灿烂笑起,但他那笑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阎行威猛如若鬼煞,城中兵众皆怯,士气低迷,若不降,黄沙城如何得守?!”那为首胡人大汉又问。

“这就简单,只要把那黑鬼煞杀个铩羽而归,自然就能鼓舞士气,振奋人心。”男子轻描淡写似地说着,却能够把众人惊得纷纷变色。

却说就在阎行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城上胡人兵众忽然一起叫起。

“我等愿降,但却请阎将军前来城下一谈,献城之前,我家族长有事要与你约定。”

阎行一听,顿时面色一寒,一个将士连忙赶来,劝道:“将军莫要中计。若是有诈,如之奈何!?”

阎行闻言,一眯眼,看了城上的胡人兵众一阵,笑道:“这些番民胡狗都是天生的蠢货,怎会有计!!想是怕我等入城后大开杀戒,妄想和我约法三章罢了!!”

“这!!”那将士话还没说完,阎行忽然一拍马匹,朝着城下奔飞过去。

眼看阎行纵马疾驰,连跃过几个土垒后,快到城下数十丈。蓦然,左边弓弦一震,阎行面色顿变,急拧矛望右一刺,可不见箭矢射来,这时右边又听弦响,阎行心跳更快,刚把矛转,却又听到正中处弦声乍起。

咻咻~~!!刺耳的破空声响倏然逼近,阎行仓促之下,却依旧显现出过人的身手,钢矛飞点,正好击中一箭,可睁眼看时,竟还有一箭射来。危急之际,阎行挪身急避,强壮魁梧的身躯猛地往后一颤。

射中了,那威猛如同鬼煞的阎行,竟被射中右肩。

“哇~~!!!”阎行大吼一声,充满了暴虐的杀气,血红的眼神刚看到城上那放箭的男子,还未来得及喝骂,两边弓弩手齐齐放箭。阎行后面的麾下见他中箭,顿时变色,连忙纷纷涌来杀上。

电光火石之间,阎行转马急退,乱箭射到时,身体一跃,翻滚几圈后,躲到一处土垒后面,他那匹战马则瞬间被乱箭射死。不一时,阎行麾下赶到,城上弓弩手只顾乱射,其部署避之不及,死伤不少。而阎行部署却因城下土垒、沟渠难得逼近,又苦于并无攻城利器,只能任由敌方射击。

“弟兄们,给我卯足劲去射!!让这些恶徒看看,我们北宫家的人不是随他们揉捏的孬种!!”一道吼声骤起,城上的胡人兵众无不亢奋,一边嘶喝,一边拽弓急射。而那男子更像个冷血杀手,施以连珠箭,例无虚发,一阵间就射杀了近七、八员将士。

“撤~!!!都给我撤去~~!!!”阎行见敌方箭势凶猛,留在此地就只能挨打,最终还是压住滔滔怒火,下令撤退。阎行话音一落,一众兵士立即纷纷撤退。

这时,城上雀奴满是亢奋,急匆匆地来到北宫凤面前请命道:“敌人已退,族长何不派军出击,杀了那阎行,手刃仇人!!?”

北宫凤一听,不禁咬紧贝齿,眼里也露出浓烈的恨色。

“不可,城下沟渠、土垒能挡敌军,自也会阻碍我军出阵。那黑鬼煞绝非寻常之辈,但若他忽然引兵盛怒杀回,我军反而会折损惨重。”男子忽然收住手中鹊画弓,回头疾声而道。

“这可是我替亡父报仇的大好时机!!何况那狗贼还中了箭!!”

“哼,你以为黑鬼煞是何方人物?区区箭伤,对他来说并无大碍。若那马纵横还在此处,或者此时还能有些作为!!其他人领兵出战,就是找死!!”男子忽然面色一变,全然不顾北宫凤的凄厉之色,冷声喝道。

“你!!”北宫凤心头一恼,这时王异却走了过来,握住她的手,道:“北宫姐姐,成公公子说得很对。要杀那黑鬼煞实在太难了。不过我相信,早有一日,马大哥一定会为你复仇!”

北宫凤听话,娇躯微微一颤,脸上的愤恨之色,渐渐褪去。而那使局势陡然转变,力挽狂澜,扮演着英雄角色的男子,赫然正是成公家的大公子—成公英也。

此时,成公英已把头转回战场上,看着离去的阎行军,眉头不禁紧皱起来。因为他知道受了伤的猛虎,远比寻常的时候要可怕得多。

一日战事就此结束,就一日间,成公英的名字就传遍了整个黄沙城,所有人谈及的几乎都是他今日扭转乾坤,智挫阎行的壮举。

只不过,成公英却开心不起来,因为他一时的心软,而得罪了一个大敌。阎行乃是韩九曲的心腹大将,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将来一定会来报这一箭之仇。而以如今的局势来看,天水的将来,却十有八九会属于韩九曲。

议事厅内,成公英长吁了一口气,不禁想到自诩聪明的他,怎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来,不但如此,日后恐怕还会把整个成公家牵扯进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