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大婚之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腾看着马纵横毫不退让,坚定烁烁的眼神,只觉心惊肉跳,冷声道:“马羲你给我记住,但若你敢有些许忤逆之心,我马寿元定将大义灭亲,亲手把你这逆子杀了!!”

说罢,马腾忿然转身离去,马纵横看着马腾的背影,身体却不禁地发抖,他似乎真的看到了有朝一日,自己与马腾兵戎相见的场面。

夜里,马纵横独自站在前院,夜观星空,脸色落寞,长吁一声。

“马郎何事发愁?”这时,月光之下,王异白衣胜雪,淡妆轻笑,如同那月中嫦娥。

“婚事都操办好了?”马纵横笑了笑,却是显得有些强颜欢笑。

“嗯,大体都准备好了。”

“你平日不是最看重礼数?出嫁前三日,不是不能来见我嘛?”

王异走到马纵横身旁,轻捂马纵横的手,轻轻地把头看在他的肩上,笑道:“比起礼数,我更看重的是你。”

马纵横心头一阵悸动,不禁默然。

“听说你与公公吵了一架?”

“只是我这不懂事的儿子和他拌拌嘴罢了。你不必多心。”

“你不必瞒我。当年我爹就曾说过,公公为人豪迈仗义,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沦为反贼,实在可惜。”

马纵横听话,面色微变,不由吸了一口大气。

“不过有一点,公公与你一样,他极其爱惜兵士、百姓,我爹也说过,若不是为了辖下的军民,公公是绝然不会造反。毕竟当时若是公公不加入天义军,那就是天义军的敌人,而朝廷之中,十常侍之首张让,对公公极为忌惮,诬蔑其为反贼。公公不反,两面受敌,辖下军民必遭灭顶之灾。如有一日,马郎你能给整个西凉的百姓带来更大的福祉,或者公公也就明白你的心意了。”

王异的话很轻,却仿佛有千钧之重,马纵横脸色陡凝,心头一荡,就像幡然醒悟一样,忽地转过身子,一把抱住了王异。王异的身体很软,就像是抱住一团温玉,幽幽的女儿香气让马纵横不由精神爽朗,笑道:“异儿,能娶得你为妻子。我真是三生有幸。”

“你才是呢。那庞家怪儿虽是天赋异禀,但尚且年幼,若你全力施展,他也难以胜得过你。你胜券在握,当时为何不以婚约做赌呢?”王异轻声说着,眼睛迷离,感受着马纵横浑身浓烈的阳刚之气,只觉自己快要被融合了似的。

马纵横却没有答话,只是又不禁加了几分力气,好似要与王异融为一体。

不回答,那时因为他知道王异心里早有答案,而有些话通过心灵来传达,比起嘴上来说,更显得真挚。

次日,只见整个冀城都是红彩喜灯,车水龙马。迎亲的队伍犹如一条红色的长龙,奏乐响时,孩子们嬉笑伴舞,这时迎亲队伍里的几个身穿红衣的婢女就会分些干饼或是糕点给孩子。

迎亲队伍前,马纵横倒不像是个新郎官,只见他坐在神骏巨大的赤乌之上,一张脸冷酷威严,眼神烁烁发光,反而像是个将要出战沙场厮杀的猛将。

周围的百姓看了,才记起马纵横是那个奇袭冀城,勇破王禀五千军,威猛绝伦的小伏波!

其实这并不能怪马纵横,再看看他身后的胡车儿、张横、姜冏,若三人坐下马匹一动,就立刻痛得呲牙咧嘴,别忘了他们的屁股刚受了一番酷刑。大喜之日,马纵横自也不想黑着个脸,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只是那屁股火辣辣的刺痛,若不紧绷着脸,像后面那仨似的,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不久,马纵横来到了王家旧宅,王异和北宫凤都在里面等候。等大媒婆出来,一通俗礼,马纵横忙从马下下来,结婚之日,又是紧张又是一脑子的混乱,反正媒婆说什么他就干什么。这下倒像是个新郎官。

两柱香后,锣声号响一起奏起,两个媒婆先后把王异、北宫凤送上了两架轿子。而上了马后的马纵横,又一次紧绷着个脸,威风凛凛的领着迎亲队伍,打道回府。

婚礼大厅,主持人扯着洪亮的嗓子,马纵横和两位娇妻先拜天地后,遂是二拜高堂。马腾昨日虽和马纵横大闹一场,但这下看着自己的大儿子终于成家,来参加喜宴的宾客数不胜数,都在为他的儿子和媳妇儿送上祝福,这婚礼办得可谓是风风光光,比起自己结婚时还高兴得多,笑个不停。再有,庞明德高望重,在马纵横还有王异、北宫凤的盛情之下,颔首答应收二女为义女。这下也坐在高堂之上,就在马腾旁边。

庞明从小看着王异长大,而且他性格忠烈,王异在他心目中算是半个主子半个女儿,这下也是激动不已,甚至是热泪盈眶。

高堂拜过,便是夫妻对拜。马纵横与正妻王异先拜,然后再与北宫凤对拜。拜毕,礼成。主持再次扯着嗓子,向宾客宣告起来。人丛里顿时响起一阵阵祝福的声音。两个媒婆则背着马纵横的两位妻子转入后堂。

反正已是自己的妻子,马纵横这时也不急着洞房,来日方长嘛,难得今日大喜,当然要喝个不醉不归。屁股的伤势?把酒喝完再说!

于是,宴席刚是开始。马纵横便开始向宾客敬酒,一众宾客纷纷回应。马纵横也是豪爽,但凡来敬酒的,来者不拒,拿起就喝,宾客都颇觉脸上有光,都觉得宾至如归。

“哈哈哈~~!!来,马贤侄!我们冀城的大英雄,老夫不才,来和你敬上一杯!!”成公德这只老狐狸,笑呵呵地来到马纵横面前。这人也够厚颜无耻,自从马腾入主天水,对马纵横的称呼又从城主大人变作了贤侄。

这时,马纵横已不知喝了多少,只觉有些头昏脑眩。

“哎!成公家主,我家主公已经喝了不少,这杯酒我来敬你!”胡车儿唯恐马纵横被众人如此轮灌,迟早倒下,忙是举杯。哪知马纵横却是不识好歹,一瞪眼,喝道:“谁说我喝不了!!多事!!!”

说罢,马纵横仰头就喝。

“豪气!!年轻人果真就不一样。太守大人有此麒麟儿,实在羡煞旁人啊!”成公德笑着向马腾一鞠躬,然后仰头就喝。

马腾闻言甚喜,哈哈笑道:“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也不过误打误撞,前番若是对成公家主还有成公公子有何得罪的地方,我自喝三杯,全当赔罪!!”

马腾说罢,不等成公德回应,连杯豪饮,一下子就是三杯!成公德见了大喜不已,暗暗窃喜,与这马腾打交道,比起他那狡猾却又冷面的儿子要简单多了。

成公英笑容可掬,但眉头却有一丝抖动,暗暗瞟向马纵横时,不由回想起那日的场景。

当时,黄昏日下,城墙之上,风吹衣扬。马纵横眺望远方,眼神如炬,前方有一片山脉,挡住了视线。但马纵横却仿佛能一眺千里,扬手说道:“成公英,你我联手,我俩必能跃过这片山脉,冲出西凉,与天下诸侯逐鹿中原,总有一日,必将席卷天下!!”

“呵呵,马公子说笑了。如今正是太平盛世,如何来的逐鹿中原?如何来的席卷天下?”成公英淡淡笑着,不卑不亢,不紧不慢。

“汉室气数已尽,刘氏朝廷迟早颠覆,不出两年之内,天下必有大乱!!成公英你不必故弄玄虚,你我都是义气男儿,一句话,你随不随我!!?”马纵横猝地转过身子,赫赫的眼神里有一股怯人心神的魔力。成公英身体微微一颤,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稍微僵硬起来,他很早就知道马纵横颇具眼界,看出天下即将大乱的趋势并不出奇,他惊异的却是,马纵横能够如此不加修饰,光明正大地说出来,而且同时还表达出他的雄心壮志。

“奇人,真是个奇人!”忽然,成公英想起了王异当时在牢房里的那一番话,只要和马纵横接触越久,无论是多么厌恶他的人都会不禁地慢慢被他所吸引。

沉吟一阵后,成公英长叹一口气,也眺望起远方那片山脉,淡淡地说道:“雏鹰羽翼未满,如何能振翅高飞?虎崽不肯下山,如何能虎啸天下?你我早有约定,但有一日,时机到临,英必誓死相奉!”

“哈哈哈哈哈哈~~!!!”听后,马纵横发出一阵豪迈笑声,响彻天地。

成公英正想着,几个小世族的家主走了过来,敬酒完毕。其中一人笑道:“我等早闻小伏波之勇,却未曾亲眼见过。今日众人都在,不知可否有这荣幸?”

马超虽年仅十四,但马腾却也让他喝酒。这下,马超一张白嫩嫩的俊脸蛋儿,喝得红通通,听了,借着几分醉意,一拍桌子道:“大哥,小弟也许久未见你的威风!显露一手如何?”

马休、马铁还有马云禄听了,都是高兴不已,拍掌叫好。

马纵横闻言,喝得正是兴起,笑道:“有何不可!?老胡去取我兵器过来!!”

“好咧~~!!”正在另外一席喝酒的胡车儿,听得马纵横的叫唤,猛地站了起来,大声叫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