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独臂举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时,马腾却是面色一沉,忽然说道:“府里就有枪支,何须劳烦他人去拿!”

“爹!其他兵器舞起来不称手!!”马纵横摆摆手,不假思索便道。马腾眉头顿是皱起,他早有听闻,自己这儿子不知什么时候用起了刀,可知马家作为伏波之后,是以枪威名天下,若是马纵横在众人面前舞刀,岂不落人笑话!?

马腾正欲制止时。忽然,听一阵龙鸣震响,众人看去,只见布匹飞扬,一柄赤色龙刃飙飞射来。

“哈哈,还是我老胡了解主公你,早就替你准备好龙刃!”随即胡车儿的笑声传了过来。众人见龙刃飞动,无不色变。这时,马纵横忽地一踏椅子,整个人好似雄鹰飞起,接住了龙刃,周围的宾客连忙让开,马纵横一落地,只听龙鸣声又起,赤光飞舞,如见条游龙飞腾。

“哈哈哈哈哈~~!!!力拔山兮气盖世。”歌声忽起,破空声赫然剧动,那被马纵横舞起的赤色游龙即如龙腾四海,威武骇人。一众宾客都被惊住,屏住了呼吸!

“时不利兮~~!骓不逝~~!!!”

歌声又起,龙即似战于四野,马纵横提刀或窜或跃,刀飞起时,好似能破天裂地。

“骓不逝兮~!!可奈何!!!”骤然,跃起的马纵横,连步飞跨,冲到阶上中央的一座大鼎前,那大鼎四面雕有鬼兽之像,看上去莫约有三百多斤。

这时,四周的宾客都吓得纷纷站起,惊呼声已成片成片地响了起来。不过当马纵横以如霸王降生之姿,力拔巨山之势,提刀把那巨鼎挑起,那惊呼声立即变作了轰雷般的震呼声。

“虞兮虞兮~~!!奈若何!!!”

那一瞬间,马纵横如变作了西楚霸王项羽,感受到那垓下千军万马,草木皆兵,自己拥有拔山举天的力量,却奈何爱人已亡,兄弟死尽,独他一个,要天下何用!!?

哇~~!!!马纵横大吼一声,猛地把刀一插,‘嘭’的一声巨响,刀柄竟陷入石板里面,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见马纵横早又跃起,就在巨鼎落下,马纵横人先到了,独臂一举,整个人立即往下压去。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窒息,因为众人皆被马纵横所怯,甚至不敢呼吸。

一阵后,雷鸣般的掌声轰然响起。马纵横把巨鼎一拖,巨鼎落地时发出那声巨响,竟把几个还未反应过来的宾客,吓得猛然惊醒,跌倒在地。

都说酒是毒药,酒会乱人心智,延误大事。

当马纵横从床榻起来的那一刻,他就身有体会了,大好的大喜之日,洞房花烛之夜,他竟然喝得不醒人事,起来之后,他身边无人,纠结了好半天,他终于确认一个残酷的事实。

他,还是那万恶的处子之身。

还好,这时打开的门外,王异和北宫凤一起走了进来。北宫凤见马纵横醒来,眼睛一亮,笑道:“哎呦,我们的大英雄终于醒来了。昨夜醉舞赤龙刃,独臂举巨鼎之事,可够威风呀!只是可苦了我和异儿姐姐呢。”

北宫凤年纪虽比王异要大,但王异是正妻,两女嫁了后,按辈分北宫凤必须称王异作姐姐。不过北宫凤也没介意,甚至乐于彼此,叫得朗朗上口。

马纵横听话,顿时露出一脸苦色。王异则白了他一眼,道:“我们相公英雄盖世,在他眼中又岂会有女色呢?”

马纵横听两女颇是放肆,陡然露出一个坏笑,猛地站起,好似饿虎扑羊般朝着王异扑去,一边还笑道:“两位好妻子,莫要生气,相公这就来疼疼你俩。”

王异又哪够马纵横灵敏,一下子就被马纵横扑到,马纵横也不客气,狂热地亲吻着王异的脖子,弄得王异娇声连连,又挣扎不开,忙向北宫凤求饶。北宫凤这女流氓却是双眼发光,笑嘻嘻地道:“哎呀,竟然都是夫妻了。姐姐你就从了他吧。”

北宫凤的话好似鼓舞了马纵横,马纵横双手开始越加放肆,就在准备怒撕那件该死的衣裳时,外面忽然有人叫道:“大公子还有两位少夫人,该是时候见老爷了。”

古时有规矩,成亲之后,新人必须在午时之前见过家中长辈。马纵横满脸黑线,不过还是停下了手。

少时,正殿大厅内。马腾喝过新人的茶后,向王异、北宫凤笑道:“竟然已成夫妻,还盼你俩多多照顾羲儿,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早日为我马家开枝散叶。”

王异、北宫凤听了,亦是乖巧,微微屈身施礼应诺。马腾略一颔首,遂送了一个龙凤手镯给王异,这手镯乃用翡翠打造,一看就是价值不菲,马腾更说此乃马家正房的标志,从祖宗流传下来,据说乃是当年汉武帝刘秀所赐。王异如获至宝,感激不已。随即,马腾又送了一具玉钗子给北宫凤,这玉钗子虽不如那龙凤手镯名贵,却又意义非凡,马腾说这是当年他送给马纵横的娘的定情信物。马纵横的娘是个胡人,所以对于北宫凤来说,又是另有一番意义,也是如获至宝地收下,心中高兴不已。

两女谢过后,马腾似乎对两个媳妇儿颇为满意,笑道:“你俩先去,我与羲儿还有一些话说。”

两女听话,都露出满足开心的表情,拜礼退下。马纵横却有些心不在焉,果然他那两个妻子一退下,马腾就板起了面色。

马腾目光凌厉,忽然抓向了案上横摆着的龙枪,这龙枪打造精致,枪身雕有云纹,枪下两条金龙相缠,枪头比起寻常枪刃还要长过三寸。

“此正乃我马家先祖马伏波的兵器—潜龙飞金枪!今日我就把这潜龙飞金枪赐予你,望你继承伏波之志!!”原本这潜龙飞金枪要马纵横接领家主之位时,才能赐予。而马腾急着要先给他,其意有二。一者,马腾发现马纵横竟心怀反汉之意,更且野心不少。所以希望他继承这潜龙飞金枪后,以先祖伏波为榜样,洗心革面。二者,马纵横在众人面前舞刀,虽然他震慑了全场宾客,甚至让全场宾客一时间忘记了马家是以枪扬名。但日后马纵横真若刀不离手,迟早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所以马腾也希望马纵横得到潜龙飞金枪这具神兵利器后,能够重回正途。

马纵横心头连跳,看着马腾手上的潜龙飞金枪,虽然感觉到这柄神枪绝不逊色于自己的龙炎偃月刀,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他当初第一眼见到龙炎偃月刀时的冲动。

“谢过爹的好意。孩儿已有称手的兵器,二弟天赋异禀,他虽年仅十四,但却已把潜龙**枪法练得炉火纯青,这潜龙飞金枪还是留给他好。何况儿子对刀!!”马纵横话到一半,马腾终究还是抑制不住怒火,抓着潜龙飞金枪往案上一拍,‘嘭’的一声巨响,案子顿裂。

“逆子!!我马家人自伏波以来,皆以枪威名天下!!!你要亵渎先祖之威耶!!?”

“爹!!我等虽是伏波之后,但并非处处要效仿先人,我马纵横为何就不能以刀扬名,甚至超越先人!?”

马纵横平生最恨就是那些无形的枷锁,但凡遇上,他一如既往地选择断然拒绝,力争到底。

可马纵横这脾性在马腾眼里,无疑就是忤逆不孝!

“你这逆子,还不住嘴!!”马腾猛地冲起,手中潜龙飞金枪赫然击出。马纵横瞪大双眸,眼睁睁地看着龙枪刺来。

“爹!!”就在这时,马超的喊声忽然从后传起。原来他不久前就已在门外偷听。

咻的一声,龙枪赫然停止。马超的喊声,让暴怒的马腾回复了理智。

“滚~~!!!”马腾大吼一声,一甩手,手中金枪化作一道虹光,倏地斜刺里插在了一根柱子内,入木三分。可见马腾怒气之盛。马纵横却依旧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听话后,略一施礼,便转身离去。

“逆子,逆子啊~~!!”马腾见马纵横毫无悔意,气得又是大骂。马超唯恐马腾又是发作,连忙冲到马腾前,抱住马腾。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两天前那场谈话后,马纵横与马腾两人之间的感情,可谓是一落千丈。马纵横不禁苦涩地想到,或者是因为自己尚且还没把马腾看做自己的亲爹,所以才会处处和他作对。但马纵横转念又想,自己只是随着心意而为,确也不想做违心之事!

“或者如异儿所言,当有一日我能给西凉百姓带来太平盛世,爹就能明白我的心意吧。可我终日在他身边,受他庇护,终究难成大器。”马纵横暗暗想到,他并非刚愎自用之人,他很明白当初是马腾出以奇兵,令韩遂一时阵脚大乱,兼之董豺虎在后虎视眈眈,韩遂被迫无奈之下,才不得撤兵。否则凭当时的局势,能否使冀城还有黄沙城的险情逢凶化吉,还是未知之数。终究,他马纵横还是靠着自家老爹的关系,才能作出这番创举。

马纵横是个很傲气的人,所以他也很清楚自己的不足。

夜里,一家人吃过晚饭后,马纵横就早早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北宫凤和王异两女暗对眼色,她们早已听说自己的相公和公公又大吵了一架,而且从刚才吃饭时的气氛来看,父子二人这回的心结还是颇深。

“异儿、凤儿,我若是想离开这冀城,你俩可愿意随我走?”忽然,马纵横面色一凝,似乎已做出了决定。王异不假思索,便是笑道:“嫁夫随夫,纵是天涯海角,异也愿相伴左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