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李儒献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莫约一炷香的时间,李儒正搙着胡须,颇是认真地想着事情。忽然,他身子一转,忙向后面的来人拜道:“小婿贸然打扰了岳父大人的兴致,还望岳父恕罪。”

“行了,行了。莫要废话!若非急事,你也不会来打扰为父!有什么事,说吧!”

不久前,董卓把自己的二女儿下嫁给了李儒,如今两人的关系稳若磐石,这消息一经传出,不少忠义之士暗暗叹息。毕竟董卓凶残狡诈已是极为可怕,如今又有一个才华惊艳、博学多才的李儒在他身边死心塌地辅佐,想想也令人感到可怕。

“回岳父大人的话,李肃已说服南安巨匪张清还有西羌几个部落的兵马,联合起来准备袭击天水。西羌素来与韩遂交好,那马寿元定会以为这是韩遂派的兵马,一旦两人兵戎相见,大计可成也!!”李儒疾言厉色,说得董卓顿时心花怒放,哈哈笑道:“好!!!马、韩两人素来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但若此番得除,文优当记首功!!”

李儒听了,心中一喜,忙道:“小婿无德无能却承蒙岳父大人如此看重,只望能略施绵力,不敢贪功。”

“哎!在我面前不必说这客套话!待有一日,我董仲颖把天下掌控手中,你李文优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董卓一甩手,也是豪迈爽快。李儒深吸一口大气,眼中精光连连。

话说,马纵横成亲后已过了一月。马纵横享受婚后幸福生活的同时,也不忘陪陪家里的兄妹,这些日子过得虽不紧凑,但却极为充足。

当然,马纵横对庞德可是一直念念不忘,成亲不久后,就亲自找到庞氏父子,商议如何劝服庞德转投他的麾下。不过庞柔却敏锐地发现到,因为马纵横势力的急速膨胀,令马腾麾下不少将领都颇有微词,若此时急着把庞德招纳麾下,恐怕会招来话柄。马纵横听话,却觉得这还不是他们父子二人一句话的事情,还说庞柔想多了。老练的庞明听后,直言马纵横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马腾虽是他的亲爹,但却也是一众麾下的主公,就算是亲儿子,但他的麾下也依然不愿意看到自家的主公地位受到威胁。

经庞明这一提醒,马纵横才幡然醒悟过来,其实他也感觉到自从自己成为那破虏校尉后,马腾麾下那些老将士多多少少对他似乎有些戒备之心。

庞柔见马纵横烦恼不已,却是先教了马纵横一条计策,让他先问过庞德的心思如何,若是庞德有意转投,就算马腾不肯,日后总有机会。但若庞德无意,就算马腾肯点头,却还是无用功。马纵横听是有理,便想主动去找庞德。哪知庞柔一拍手掌,一头蓬松乱发的庞德就迫不及待地从后堂冲了出来,跪在地上,大喊主公。原来庞氏父子早就替马纵横劝服了庞德,但庞德却恐马纵横还记恨着当初他找茬的事情,毕竟那时候马纵横都快要成亲了,却因此被打了四十大棒。庞氏父子虽说马纵横胸襟广阔,对贤才的渴望更是常人无法想象,甚至可以说爱才如命,更把当初马纵横为了收纳成公英,与之赌命之事告说。庞德听了,又惊又敬,但还是想亲眼确认。于是这日庞氏父子故意让马纵横到自家商议,然后又教庞德在后旁听。

却说,庞德这一声主公,可喊到了马纵横心窝了去了,这可是丝毫不逊色于曹操麾下五子良将的猛将,而且还能与关武圣打成平手,将之射伤!当然,那时关武圣自诩无敌,却不肯认老,对庞德又是轻视,故受此挫败。而最终庞德也因于禁不听其劝,被关武圣水淹七军,后来于禁更叛变投敌,庞德宁死不降,竟被关武圣麾下区区一个扛刀将周仓所杀!

庞德在历史上之死,虽是令人惋惜,但从此却可以看出,他是个智勇忠义四全的将才!

马纵横大喜不已,赞誉庞德一番后,便教庞德暂且留在原先的部署里,待他与其父商议过后,再把庞德调拨过来。庞德大喜,忙是谢过。当日,马纵横在庞家与众人喝得酩酊大醉,方肯罢休。

话说这日,马纵横来到校场,一观麾下众将士操练。如今马纵横麾下比起一开始的时候,已不乏人才,其中胡车儿、姜冏、张横皆有练兵之才,三人之中,又以姜冏最善。胡车儿、张横则靠着军中的威望,众人都肯听从,只要按照马纵横定下的流程操练便是。至于姜冏就不同,他能依照麾下不同的情况,选择重点操练,譬如他的部署融洽不足,他就每日带着部署围着校场跑步。因为马纵横告诉他,跑步是可以最快磨合队伍的一种方式。而且在这跑步的过程中,但若有谁脱队,或是队伍不整,那就要受到惩罚。也正因姜冏有着一对凌厉的眼睛,如今在马纵横各支部署中,他的部署虽都是从李进还有王禀的降兵里挑进的,组建也是最迟的,但却又是最为精锐的。当然,若要与马纵横麾下直属赤魁骑比较,那绝对是比不上的。

赤魁骑虽只有四百,但经过这近半年来随着马纵横东征西讨,无论是融洽还是互相之间的配合,已达到了极高的水平。当然这些兵众原本素质就是不差,再加上马纵横的无敌威猛、每战必先、宁死不退的作风给了他们血性,塑造起他们的铮铮铁骨。正因如此,这支赤魁骑也极为自觉自律,就算马纵横不在,军里将士都会主动领着兵士努力操练,因为马纵横曾经说过,赤魁是他的兵,那就一定要做最强的!

话说马纵横骑着赤乌来到校场的东边一角,这是他部署操练的营地,如今他的部署加起来已达到了三千人,这是从当初他所擒下的降兵里所挑选的精锐,还有北宫家的胡人军队,再加上他原先的班底。且看这三千人,各个年强力壮,壮硕如牛,喝声由其洪亮。单一营之声威,足以盖过整个校场各营的声势。

而当马纵横的身影出现在营地的那一刹那,声势更如惊涛骇浪汹涌腾起,真可谓是震天动地。马纵横策马在营地观察一阵,每到一处,都会静静地看完队伍操练完毕,然后再做几番指点。

一转下来,不知觉已是晌午时分。到了歇息时候,一众将士纷纷赶来,都祝贺马纵横新婚。胡车儿和张横这两个胆子大的,还不忘取笑了马纵横一番,说他多日只顾家中娇妻,恐怕都忘了如何率兵。马纵横详怒,立刻让这两人午休过后,准备兵马,与他麾下赤魁骑对练。胡车儿、张横两人部署加起来也有一千六百多人,自也不惧。

于是,等午休过后。马纵横在校场里清出一块空地,胡车儿、张横各领部署,一左一右摆开阵势。马纵横则领着赤魁骑正摆中央,骑阵瞬间摆定。

“乍眼一看,老胡和那张横都似粗汉,不过老胡却是比张横要冷静得多。待会我且先向老胡的部署发起攻击,张横性急,必定急来救援,即时你俩速引兵绕其后袭击,攻破其部后,趁之大乱,立即与我回合,合而破之!!”马纵横向身后的陈杰、王小虎令道。两人听令,立刻抖数精神,眼神一亮,慨然领命。

陡然间,擂鼓鸣动。马纵横大喝一声,一提手中木枪,立刻纵马飙飞,在他身后一百铁骑齐声喝起,紧随飞去。

“盾牌手准备,立刻摆起盾阵!!枪兵望两翼守护,提防敌兵来袭!!”胡车儿面色一震,大吼一声,其喝声一起,各部队伍立刻各依命令而动。马纵横见状,却毫不动容,反而加快速度,赤乌发出一声嘶鸣,如同惊雷炸开。

“哈哈哈~~!!校尉大人,你未必太小觑人了~~!!!”张横大笑一声,旋即命麾下部署斜刺里往马纵横扑去。众人听令,立即各提兵器汹涌冲起。

而就在张横军一动,陈杰、王小虎立刻扯声大喝,引着剩下三百铁骑赫然飞动。沙尘腾起,张横还未反应过来,三百铁骑已快扑到眼前,忙令一支数百人的兵队往前拦住。哪知陈杰、王小虎忽然引兵绕开,张横军顿时阵脚大乱。

“哼!!校尉大人果然有诈,不过你又如何突破得了我这八百兵众!!?”

另一边,马纵横正驰马在乱军飞冲,胡车儿忽地率兵拦住去路。只见胡车儿双眸战意昂然,提着一柄木枪指着马纵横喝道。

“哈哈哈哈~~!!!当初我马纵横闯那王禀五千军,也如入无人之境,就凭你八百兵众,也敢拦我~~!!?起开~~!!”马纵横扯声大笑,猛地一拍马匹,赤乌四蹄一腾,奔飞就去。胡车儿大喝一声,骑马迎上。两人刚一交接,两柄木枪几乎同时挥出,‘嘭’的一声,竟是一齐裂开。瞬间人马分过,马纵横迎着五、六个骑兵策马来袭,大吼一声,浑身凶煞之气遽然爆发,犹如战场鬼魅,那五、六个骑兵吓得一滞,前头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手中木枪已被马纵横夺去,突破间连声巨响,好几个人一起翻落马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