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掠战张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须臾,张清正是与宇文长佑还有一众部下商议要事,忽闻马纵横率兵来掠战,一打听不过四百骑,怒极而笑,大骂马纵横太过张狂,目中无人,定要把他擒下!

毕竟马纵横是马腾的长子,张清还没摸透马腾的势力前,还真不敢杀他。否则,一旦激起马腾的怒火,倾兵来战,那岂不自取灭亡!?但若把马纵横擒下那又不一样了,到时候他大可以其为人质,逼得马腾投鼠忌器。就算万一,事态不妙,也可用来安身保命,作为自己的保命符。

话说,马纵横在城下搦战许久,不见有人来战。就在马纵横以为这张清不是胆小,就是心机缜密之人时,忽然城上擂鼓大震。突兀之间,城门大开,一队队兵马数百成群,有汉人有羌人汹涌而出。

马纵横一见,暗暗冷笑,待敌方阵势摆定,立即纵马往前,嘶声喝道:“张清那鼠辈何在,敢与老子一战耶!?”

张清正在阵中,听得马纵横一上来就破口大骂,顿时面色黑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喝声叫道:“马家小儿休得放肆,谁能给我擒下此人,赏黄金百两~~!!!”

张清一怒之下,急欲找回面子,竟不惜出黄金百两,刹时各将士无不争先前往,喝声连连。反倒羌人那处,所有的将士不动声色,眼光都集中在宇文长佑的身上,却都在等着他的吩咐。此时,宇文长佑正是暗暗地打量着马纵横,见他体格如传闻一般魁梧强壮,甚至比起虎熊更多几分骇人气势,诧异不已,自不会让自己的部下送死。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张清已派出一将出阵迎战。马纵横见一将士杀来,眼中凶光猝地暴起,赤乌倏地飞起,转眼间,两人交马。那将士急提长矛就刺,哪知矛刚是抬起,就被马纵横一刀砍开,狂猛的力劲把那将士整个人都震翻而去。人马飞过时,马纵横提刀一劈,那将士即刻一分为二,血液狂飙。

马纵横一如既往地简洁、凶残,不到三合,砍死一将。张清那边却都看得目瞪口呆,死寂一片。待张清反应过来,竭斯底里地急声乱叫,一个贼将又拍马杀出。马纵横冷然一笑,转马迎去,人还未赶到,贼军阵里又有两将杀出。一左一右,向马纵横袭击过来。

“贼子,以多欺少,不算英雄!!”素来勇猛无敌的马纵横,只见敌方人多,竟罕有地拨马逃去。

张清一看,大喜不已,纵声笑道:“哈哈哈哈哈~~!!小儿岂不知兵不厌诈,听我号令,全军出击,务必要擒下那马家小儿!!”

张清猖獗放荡的笑声传起间,各部兵众立马一拥而上。反倒宇文长佑面色一紧,急与身边将士吩咐道:“莫要急于行事,小心有诈!!”

“哈哈~~!!小贼知道怕了么!!?”话说,马纵横正是逃去,一个贼将紧追在后,骂不绝口。马纵横眼含凶光,却不发作,快到队伍时,一声喝令,赤魁好似早有准备,立即转马就逃。

张清在后看得眼切,想着此番若能擒下这小伏波,定能名震西凉,再有他背后又有势力如日中天的董豺虎撑腰,将来成为一方军阀,指日可待!

张清想得无比美好,只顾加鞭飞马,喝令将士快快杀去。一时间,杀声连片,此起彼伏,张清麾下各部兵众都渐渐开始不顾阵型,只顾追杀。

就在此时,蓦然又有杀声暴起,瞬即盖过贼子的声势。忽然只见,两部兵马一左一右,如同惊涛骇浪,迎杀过来。

同时,一直留在队伍最后的马纵横忽地拔马一转,那死追不放,骂不绝口的贼将,还未反应过来,只见赤光一道,当头劈来,其头颅瞬间裂开两半。

后面两个贼将看了,又惊又怒,连忙奔马来战。马纵横倏地迎住,手中龙炎偃月刀如同一道飞虹,疾飞而去,一人头颅冲天就起。随后,马纵横挪身一避,人马分过时,刀飞一后转,刺中另外一将的后背,锋利的刀刃更是霍地穿透了他的铠甲。

马纵横忽然转回杀来,更以鬼神之姿,瞬间杀死三将,那正追的贼兵顿时吓得面色剧变,魂飞魄散。此时,四百赤魁从后追上,随着杀气汹腾的马纵横一齐奔杀过来。话说,这些贼兵人数虽多,但毕竟是乌合之众,哪里能与马纵横的赤魁相比,就一阵间就被马纵横率兵杀得波开浪裂。

“张清狗贼何在,快纳命来~~!!!”马纵横在乱军中驰马狂奔,眼里凶光赫赫,猝然猛地盯在一处,正见一身穿青袍铜甲的大汉被一众将士拥护而逃。马纵横脑念一闪,就知他是张清,立即纵马飞杀过去。

与此同时,左路胡车儿引兵杀到,右路姜冏亦率众赶上。两路兵马一起夹攻,贼兵瞬间溃散。只见左路里,胡车儿一路奔杀迅疾,可很快后面就有一个乱发蓬松,舞着一对赤狮追星戟的猛汉超越了他。

只见乱发猛汉挥戟骤砍乱劈,似有用不尽的力气,攻势狂猛如潮,杀得如入无人之境。胡车儿看得连阵变色,不由暗付道:“好犀利的戟法,好生猛的攻势,难怪主公如此看重此子!!”

就在胡车儿思索间,另一边姜冏、张横两将也引兵不断突进。贼子乱作一团,兼之张清胆怯而逃,更是没有了战意,各个丢盔弃甲、抱头鼠窜。

这时,马纵横一路奔杀,手中龙炎偃月刀舞得凌厉迅猛,但若出招,必见鲜血飞腾,张清好几个麾下已死在了他的刀下。

“张清狗贼休逃!!”马纵横一声怒喝,更把张清吓得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眼见马纵横快要杀到,忙是大喝:“快快拦阻此子,我赏百两~~!!不~~!!三百两黄金~~!!”

张清再次想要用金财来激奋将士的斗志,只不过比起金财,似乎更多人想要保命。众将听了,皆有畏色,哪有人敢回马去战。张清气得大怒不已,就在此时,一彪人马迎上。为首的正是宇文长佑。

“大王你且先撤,这里由我来断后!!”宇文长佑面色坚毅,赫赫震词令张清不由心头一震,忙道:“那马家小儿非同寻常,兄弟切莫小心!!”

说话间,张清已飞马而过。宇文长佑却在心中鄙夷不已,他之所以会来救张清,只不过不希望他这般早死,影响了韩遂的计划罢了。

另一边,马纵横见张清逃去,凶目一瞪,驰马急赶。蓦然,只听弦响猝起。马纵横先觉一股疾风拂来,立刻下意识地提刀就砍,‘哐当’一声,冷箭应声而破。马纵横还未来得及去看,又听弦响连起,定眼看去,射来的竟是三根为之一串的连珠箭,立刻抖数精神,挥刀速砍。

“咦!?看来这小伏波并非虚名。我非他敌手,还是莫要与之硬碰。”宇文长佑见马纵横破了他的连珠箭,不由暗道,迅速向身边将士大喝一声撤后,拨马就走。此时,张清已逃去虽是不远,但城中已有兵士赶来接应。马纵横气得一咬牙,向着刚才那发箭偷袭的羌将喝道:“小子你敢留下名耶!!?”

宇文长佑在后听了,却无回头搭理,他不想给一尊煞神惦记着自己的名字。马纵横见那羌将毫不理会,竟忽然咧嘴一笑,发出一阵令人心惊胆寒的笑声。

胜负已定,因为并没有安置俘虏之处,马纵横不久后就率兵撤走,任由张清那些残兵败将逃回。

另一边,张清回到城内,想到自己今日被马纵横杀得狼狈而逃,诸军溃败,不由轰然大怒,除了宇文长佑外,其余将士一并责骂。

“大王莫怒,以小的来看,那小伏波绝非寻常之辈,与之硬碰,难占得便宜,何不如据城而守。以静观其变?”宇文长佑徐徐而道,却是说到了张清的心扉去了。原本张清见马纵横如此威猛,就这一战,以歼灭自军上千兵众,心中已怯,想要据城死守,却又恐丢了面子,这下宇文长佑一说,倒是给了他台阶下。

“你说得是理!虽然本王很想亲自率兵一雪前耻,但毕竟眼下局势不妙,那马寿元也不知何时会率兵杀来,还是以大局为重。”张清颔首应道,其麾下众将听了,皆是窃喜不已,纷纷附和。宇文长佑看在眼里,暗里鄙笑这些贼子畏强欺弱,终究难成大事。

却说,在冀城府衙之内。年仅十四岁的马超,本是一张嫩白的俊朗,此时红彤彤的一片,疾声说道:“爹爹!!军无粮而不动,大哥仓促起兵,不但辎重未带,就连营帐等物资也是缺少,如何能与贼兵纠缠!?还望爹爹速派援兵,孩儿愿率兵前往!!”

马腾见马超一脸急切,自己却不动声色,摇首道:“超儿,你大哥太过傲气,不受点挫择,是不会成长,你就莫管。为父自有分寸。”

“爹!!你这般狠心,但若大哥有个万一,如何是好!!?”马超听了心头一急,不禁话音也大了几分。马腾一听,顿时眼睛一瞪,张口喝道:“放肆!!莫连你都要造反耶!!?”

“我!”马超面色一滞,欲言又止。马腾素来家教极严,马超这些儿子从来都没有忤逆其意,和他顶嘴。就算是马纵横也是近年开始胆子大了起来,敢和马腾对着干。

当然,马腾看作这是马纵横自以为翅膀刚硬,全然没想到其中是另有玄机。

“退下!!!”马腾怒声又喝。马超一咬牙,却还是忍住了,忿忿转身退下。

马腾见马超退下后,不禁长吁一口气。这时,后堂有一人走出,竟是那成公德。

“太守大人啊,你这又何必?”

“诶,你是有所不知。超儿平日看似温顺,实则脾性比起羲儿更烈,如是激怒了他,就算要闹个天翻地覆,万劫不复他也在所不惜!我就是怕他日后长大了走了歧途,才不告诉他,希望的就是他引此为戒。”马腾叹声而道,脸上忽然多了几分苍老之色。

成公德听话,似乎深有体悟,摇头道:“世人都说当娘的难,孰不知当爹的更难。当娘只需把孩子养大,而我们这些当爹的却要一辈子为他的前途操心,有时候明明是用心良苦,却还是要被孩子当作仇人憎恨啊。”

马腾听话,又是长叹一声,然后一震脸色,转身向成公德说道:“不过说来,此番还真是多谢成公家主仗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