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宇文长佑来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这姓庞的,脾性刚烈,不可气恼。而这姓姜的,处事稳重,心思缜密,更要小心。眼下我以为砧板鱼肉,还是先虚以委蛇,再随机应变便是。”宇文长佑想罢,连忙拱手向姜冏拜道:“小伏波将军大义,小的愿降!!”

姜冏闻言一笑,遂是让宇文长佑暂领一支羌人部队,庞德皱眉几番欲要劝说,都被姜冏用眼神阻止。一众羌人却都是为此感激不已。

收拾好战场后,姜冏、庞德以宇文长佑为引路人,选择了一处依山伴水的地方先是屯兵。宇文长佑见姜、庞两人皆非寻常之辈,也不敢暗中捣鬼,找的倒也是处屯据的好地方。姜冏把兵众安定,遂派人传往马纵横处。

却说,那日姜、庞两人分别引兵离去不久。马纵横当夜等到庞柔前来,把大体状况一说。庞柔听说马纵横要兵行险着,袭击獂道,又惊又愕,忙是相劝。哪知马纵横主意已决,庞柔劝说不得,又听先锋部队和辎重队伍已陆续发出,最终才被马纵横说服。

于是,马纵横把黄沙城交付给庞柔,自己却只引四百赤魁望南安獂道前往。临去前,马纵横原本有意让成公英留在黄沙城,毕竟马纵横素来领兵神速,由其他坐下有着赤乌,寻常人根本跟不上。而且在马纵横潜意识里,认为那些善于出谋划策的谋士,都是弱不禁风。

哪知成公英哈哈一笑,飞身跨马,一拉缰绳奔驰而去,速度还是极快。马纵横吓了一跳,旋即引兵追上。

却说,后来马纵横星夜赶路,成公英却面不改色,马纵横才知自己太过小觑于他。再后,马纵横也来到了庞德伏杀了那百余羌人的河岸。当时那时羌人的尸体,已变成白凯凯的骨头,马纵横见状,却无任何失态的表现。毕竟姜、庞两人,一个心思缜密,一个勇猛如狮,就算出了任何变故,他俩也不会吃亏。除非是被大量的敌兵包围,但这尸体看上去只有百具,也就说明战况并不激烈。

后来经过成公英的分析,甚是认为这是自军兵士欲要造反被人所杀。毕竟在姜、庞两人的部队中都有不少新降的兵众。

马纵横让麾下歇息之后,遂又继续赶路,不久遇上了姜冏在后的辎重队伍,听说姜冏率兵先往赶去,为防辎重队伍被袭,马纵横便引兵护送。

当夜,却说姜、庞两人刚把兵众安顿完毕。忽然听说斥候来报,说马纵横率兵护送辎重队伍已到。两人大喜,连忙率诸将相迎。马纵横见过众人,先是问过近日状况,听得不久前姜、庞两人擒得了羌人的首领,不禁眼神一凛,与成公英对视一眼,皆露出会心的笑容。

少时,营帐立好。马纵横坐于高座,成公英、姜冏、庞德等将依次坐定。宇文长佑一脸忐忑的走进帐内,马纵横一见,不由咧嘴笑起:“原来是你!”

当日宇文长佑的连珠箭,确是令马纵横印象深刻。宇文长佑一听,心头一揪,以为马纵横欲要秋后算账,忙跪下道:“小的有眼无珠,当日冒犯小伏波将军,实在是罪该万死!!”

马纵横见状,哈哈一笑,默默向成公英投去一个眼色。成公英会意,起身跨步而出,笑道:“我家主公当日见过宇文族长箭艺,对你颇有赞词,今日你愿来投,我家主公欢喜还来不及,又岂会怪罪?请起,请起。”

说罢,成公英就扶起了宇文长佑,宇文长佑见他眼神凌厉,好似能看透人的心思,看了一眼后,竟再不敢抬头与之对视。

“只不过,宇文族长若真心要逃,这诚心恐怕还待商权啊。”果然,成公英忽然话锋一转,说得宇文长佑心惊肉跳。

宇文长佑忙道:“不知先生话中所指?小的若有何处犯错,先生尽管提出。”

宇文长佑不知成公英的名字,但看他的打扮,就知军中谋士,便以先生尊称。成公英听话,微微一笑,道:“呵呵。宇文族长若真心来投,又何必深藏不露?当初黄沙城被破,却只有你能看出我的计谋,从此足可看出你绝非寻常之辈。再有,今日那张华之所以追杀你,却是发现你与人私通。可你我都心知肚明,你并非我方奸细。那到底宇文族长,又是心属何方呢?”

成公英话音不轻不重,却有一种锐若刀枪,刺人心扉的冲击力。宇文长佑脸色连变,正欲解释。

忽然,上座马纵横冷声一哼,蓦地杀气涌起,道:“宇文族长我真心相待,但若你把我当做三岁小儿,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小伏波将军莫恼,小的如今实乃砧板鱼肉,焉敢相瞒!!我!!”浓烈惊人的杀气不禁令宇文长佑打了个哆嗦,话还未说完,忽然一听喝响遽起。

“死不悔改!!拖出去砍了~~!!连着他的部下一个不留~~!!以绝后患~~!!”

马纵横一声令下,姜冏、庞德立即听令而起,宇文长佑见马纵横忽然翻脸,自知再不拖出,只有死路一条,终究不敢再欺瞒下去,连忙道:“小伏波将军饶命~~!!我实乃那韩九曲奸细也~~!!”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先吃老子一拳!!”庞德听话大怒,瞪眼挥拳便打向宇文长佑。

“慢!!”马纵横一声叫住,庞德沙窝大的拳头就停在宇文长佑面门毫厘,那猛烈的拳风,在刚才一瞬间让宇文长佑还以为自己此番必死无疑。

“韩九曲从你那听说,张清得到董豺虎的密令,要袭击天水,便将计就计,教你暗中拖延战事。其实,他暗里却在准备兵马,趁张清大举贼兵侵犯天水时,偷袭南安。当初,在黄沙城时,我见贼兵早丧敌意,后来又见张清不过是畏强欺弱的鼠辈,就觉得好奇他怎会迟迟不肯撤军。想必是你在暗中捣鬼。如此一来,许多事情也说得通了。你回到獂道后,想必是那张华对于其兄惨死黄沙,你却毫发无伤的逃回,心有怀疑。你却一时大意,急于与韩九曲报信,最终被张华发觉,露出马脚,今日才会被他的爪牙追杀,我说得对是不对?”这时,成公英疾言厉色,如同连珠一般,说得宇文长佑屡屡变色,这才明白就算不是自己主动拖出,对方也早就猜到了他的底细。

宇文长佑低下了头,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这无法翻身的挫败感。不过姜冏、庞德两人却无想到,都是惊得瞪大了眼。

这时,马纵横却是悠悠笑道:“竟然你已交代清楚,我等也可坦诚相见。起身吧。”

“主公!!这人变化无常,绝不可留!!”

“是啊!!我被这人三番四次蒙骗,不杀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姜、庞两人听话,都是面色一变,忿声劝道。马纵横却是面色依旧,轻一摆手,示意两人回去坐好。

宇文长佑深吸了一口大气,露出了一丝苦笑,道:“听闻小伏波礼贤下士,心胸阔达,果非虚言。长佑实在佩服!”

马纵横听宇文长佑称呼和语气都变了,反而神色一震,含笑颔首道:“好!承蒙兄弟你看得起,此番若能取下獂道,必有重赏!还请上座。”

宇文长佑听话,也不客气,无视庞德怒视还有姜冏冷冽的眼光,自顾自地坐定,然后皱眉说道:“要取獂道,难,难,难!”

宇文长佑一连说了三个难,成公英和马纵横却都是不动声色,只是望住宇文长佑。宇文长佑倒觉得自己好似一个人在做戏的感觉,以为两人不信,震色道:“据我所知,此下韩九曲麾下第一猛将阎彦明正率三千精兵攻破了小乌城,恐无需数日之内,就能杀到獂道。恕我直言,张华虽不足为患,但这阎彦明可是有着‘黑鬼煞’之名,不知小伏波将军又如何应付?”

马纵横听话,眼里顿时射出两道精光,冷声道:“来得好!!我早想报回在陈仓时的那一箭之仇!!”

说话间,马纵横身上爆发起一股无与伦比的凶煞之气,令众人纷纷色变。宇文长佑不由全身一紧,深吸了一口大气,这才想起面前这个不到二十的少年,可是早已成名,威震西凉。

这时,沉吟了一阵的成公英眼神一亮,忽然笑道:“不,竟是如此。我等反而不可贸然出击。诸位稍安勿躁,且容某思索一日,明日之内,必有计策献予。”

马纵横听话,先是眉头一皱,不过很快身上的凶煞之气渐渐收敛,颔首应道:“竟然飞羽有所把握,我听你便是。”

“可主公眼下形势急迫,时日无多,这!”姜冏听话,心头一急,忙是劝道。

马纵横却是摆手一笑道:“不必多虑。我相信飞羽的能耐。”

成公英闻言,灿然一笑。旁边的宇文长佑却是连连变色,对于马纵横对成公英的信任,眼里更有几分不可思议。

话说,刚到明日一早,成公英忽然下令,让大军再撤后十里之外。姜、庞等将皆是疑之,奈何马纵横对成公英是言听计从。另外,张华从逃回的兵士里听说马家军杀到,急派斥候打探,斥候寻索一日,才找到马家军昨夜扎据屯兵的地方,却见早已撤走,忙是回报。

张华听闻马家军忽然撤去,便与诸将商议,诸将皆说这定是马家军救了宇文长佑后,从他口中得知阎行来犯,心中怯之,急是撤走。又因前些日子张华所擒的那个羌人奸细,还未来得及细问,那羌人奸细就已咬舌自尽。因此,至今张华还是以为宇文长佑与马家私通。

而就在张华与众将商议之时,马纵横与成公英、宇文长佑领着一队赤魁在四处打探。成公英只问宇文长佑附近有哪些可隐藏兵众的地方。也不知宇文长佑是不是无心配合,领了几个地方,都不合成公英的心意,可恰巧的是,就在快到黄昏时候,众人准备撤回时,成公英发现一处四处密林包围,可以隐秘的地方,遂命兵众趁夜小心赶往,又派哨兵在四处站岗,提防张华派出的斥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