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巧夺獂道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过张华似乎以为马家军已然撤去,待马纵横的部署都隐藏完毕,都不见其军斥候的踪影。

之后,成公英却又令诸军将士尽管放心歇息,养精蓄锐,却又派哨兵轮番严密把守。

这时,马纵横已大概明悟成公英的计谋,却不急于相问。众人歇息一夜后,次日一早,马纵横召于众将在帐中议事。

“此处距离獂道足有数十里之远,就算急于出兵,也要半日时间。成功参谋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庞德尚且年幼,还看不出其中究竟,急声问道。

成公英听话,淡然一笑,不紧不慢地说道:“且莫燥急,我自有妙计。这些日子,还请两位将军严密看管自军部署,绝不可轻易走动,我已吩咐周围的哨兵,但见可疑人物,一律杀死!”

庞德听话,面色一怔,正欲再问。这时,姜冏拉了拉他,拱手道:“我明白了,成公参谋放心就是。”

“好,还请两位将军先出去安排。”成公英不卑不亢地施落一礼,姜冏听话,一拱手,便拉着好似有一肚子话要问,却问不出,急得哇哇大叫的庞德离开。

马纵横却是安然地坐在上座,看着成公英调拨。此时,却见成公英转过身子,向宇文长佑微微一笑,道:“要取獂道,宇文族长乃是关键,不知宇文族长可愿助我等一臂之力?”

宇文长佑一变色,忽觉心头一紧,陡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两日后,阎行率兵来到獂道西门十数里外,眺眼望着远处的唇齿,咧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道:“哼哼,希望这一回能让我好好尝试血液的味道。”

说罢,阎行面色一冷,转后向身边的将士吩咐道:“全军原地扎营,歇息一日,明日开始,强攻獂道!!”

与此同时,张华也从回报的斥候那里得知阎行率兵已到城外,忙与诸将商议,奈何诸将皆怯于阎行之勇,皆劝据城死守。张华见诸将无心作战,大怒不已,众人被怒骂一番,唯唯诺诺退下。

一日就此过去,到了次日一早,旭日刚是升起,阎行便率兵望獂道杀气。只听,喊声震天,杀气如虹,西门城上的贼兵无不胆怯。张华得知阎行引兵来犯,忙率领诸将前往赶到城头。

待张华来到,阎行已在城外摆开阵势。身穿一副鬼煞黑甲的阎行,纵马出阵,手中鹰嘴精钢矛朝着城上一指,厉声喝道:“我乃金城阎行,今奉我金城太守之命,前来伐贼。城上贼子听着,快快献来城池,否则待城门一破,比较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阎行最后一句,浑身杀气冲起,城上诸将皆露畏色。张华以是连吞唾沫,急是强震精神,指着阎行破口大骂道:“阎彦明,西凉人人怕你,我张华却是不怕!!朝廷昏庸无道,你那金城太守之前还不是反贼!?如今却是助纣为虐,实在教人不耻~~!!!”

“哈哈哈哈~~!!废话少说,你可敢与我一战!!?”阎行闻言大笑,猛地把矛指向张华喝道。

张华气得瞪大了眼,却是不敢与阎行厮杀,急道:“谁敢给我取此人首级,我赏黄金三百两~~!!”

为了应付阎行,张华不惜下了血本,三百两黄金足够寻常人挥霍大半辈子了。一时间,在张华身旁,多了许多沉重的呼吸声。

“大王莫虑~~!!看俺张虎十合内取下此凶徒首级~~!!”一个魁梧大汉忽地吼起。张华听之大喜,忙令张虎出战。

少时,城门开处,张虎提着一对大铁锤,策马杀出。阎行眼见张虎杀来,只露一丝冷笑,轻拍马匹,坐下黑马顿时骤飞而起。电光火石之间,眼见两人猛地交接,那张虎大吼一声,舞起一对大铁锤奋然挥动,阎行却是极为灵敏,躲过张虎连番攻势后,鹰嘴精钢矛猝地一起,好似一道飞电冲荡,张虎还未反应过来,面门刹地爆开,阎行随即把矛一拨,瞬即又是扎入了张虎心窝,竟把足有二百多斤重的尸体提起,甩飞落马。

一阵沙尘飞扬,城上一片鸦雀无声。各个都被阎行的凶残的手段,吓得目瞪口呆。

“跳梁小丑,来点好的货色~~!!”阎行朝城上一喊,却是还有不怕死的早在城下准备。阎行话音刚落,又是一员贼将提刀杀出。阎行眼中寒光飞闪,策马就冲,那贼将刚是把刀提起,就被阎行一矛扎中心窝,惨叫一声,随着矛拨血飞,倒落马下。阎行却不勒马,竟单枪匹马朝着城门冲飞而去。

“快~~!!快拦住这凶徒~~!!!”城上张华看得面色煞白,还真以为阎行能单凭一人之力,夺下城门,急呼叫道。

幸好,城门下有两个贼将早在等候,听着城上喝喊,一左一右连忙杀出。

“区区鼠辈,焉敢拦我~~!!找死~~!!”阎行扯声暴吼,迎住那两个贼将,三匹马交合一起,枪矛飞荡,杀得一时正是激烈。哪知还不到十合,一贼将先被阎行以矛扫飞,另一将吓得把手中枪一扔,勒马就逃。不过却被阎行须臾追上,一矛刺透后背。城门下的兵士吓得连看不看那两个将士有没死透,吓得连忙关闭城门。

阎行勒住马匹,整张脸被血色染红,举矛喝道:“獂道我势在必得,尔等不降,我便强攻之~~!!!”

阎行喝声一落,其后兵众立即纷纷涌上厮杀,盾牌手冲在最前,各个举起盾牌,后方步兵各抬起云梯,压向城池。张华见敌兵忽然发起攻势,一时乱了阵脚,直到敌兵压到城下,才反应过来,连忙喝令放箭。不过阎行的部署早已摆开盾阵,挡住飞落乱箭,等城市箭矢一停,城下弓弩手立马拽弓上箭,朝着城上射去。好几个贼将反应不及,被当场射死,率落城下。张华吓得抱头鼠窜,诸将忙拥护撤后。

“放箭,快放箭~~!!”张华嘶声大喊,城上弓弩手刚才也被射死不少,这下听着张华竭斯底里地吼声,忙纷纷上箭,朝城下射去。两军互相对射,贼兵虽据有城池之利,但因阵脚先乱,竟反被射伤不少。阎行见状,急命步兵压云梯杀上,贼兵这才反应过来,忙是向城下丢起了檑木滚石。

于是两军激战一日,各有折损,直到黄昏时候,阎行下令撤兵。眼见城下尸体满地,其中却是贼兵死了更多。这一战,阎行军折损数百,张华却折损了近五、六百人。虽然,张华兵力更多,但经此一役,兵众皆怯,张华自是忧心不已。

一夜过去,阎行又率兵杀到,这次一来更不二话,拥兵而上。城上贼兵怯而畏战时,阎行麾下刀盾手又已冲到城下,摆开盾阵。而城上贼兵弓弩手还未来得及发射,城下的弓弩手却早先一步拽弓射箭,连片箭雨朝城上飞起,贼兵被射得大乱。张华见此战况,气得大怒不已,问麾下何人敢率兵出城冲散城下盾兵,诸将竟都怕阎行,无人敢应。张华比起其兄胆子却要大上几分,一怒之下,亲自率兵出城冲杀。哪知阎行早有准备,城门一开,率领骑兵便望城门杀入。张华大惊失色,急引兵拼死抵挡,一众贼将看到,忙赶来援助,拼死救回张华。阎行杀了三、四个贼将,擒下贼兵不计其数。就在张华幸逃一劫时,另一边几波敢死队兵众,已乘云梯杀上城上,贼兵大乱,一些人更吓得弃戈而逃,互相推拥死伤无数。苦战一日,贼兵前前后后竟已折损了近二千余人,反之阎行麾下折损不过五百,而且还愈战愈勇。

“明日若不献城,尔等必死无疑~~!!”黄昏之下,一身漆黑铠甲都被染得血红的阎行留下了这句充满威胁的话后,便是引兵撤去。

张华还有其麾下贼将听之,无不胆寒,兼之张清的死去,连番打击之下,不少人皆暗生异心。

当夜,阎行回到营中。众将皆赞阎行勇猛,夺取獂道,指日可待。其中有一将,犹豫一阵,还是问道:“将军,但若明日那张华还是负隅顽抗,恐怕凭我军的兵力,一时还是难以攻破。”

此言一出,阎行顿时面色一变,那将士吓得连忙跪下请罪。阎行这才冷然一笑,道:“哼哼,这般简单道理我岂会不知,却是在数日前我得到那宇文长佑传来的密信,信中只有一行字,那就是‘强攻三日,城中必有变故’。若我所猜无误,他是想靠我军强攻之威,威慑那些贼子,然后寻机引起兵变,如此一来,要破獂道自是如囊中探物!!”

阎行说罢,众人皆是幡然醒悟。这时,却又有一将,皱眉道:“话虽如此,为何这些日子却极少见城上有羌人兵众?而且末将也没见到宇文长佑的身影。”

这将士曾经与宇文长佑暗有接触,倒是认识他。阎行一听,凶目一瞪,猛地拍打奏案,骂道:“如此紧要之事,你为何不早说耶!?”

那将士见阎行发怒,知他喜怒无常,恐遭其毒手,连忙走出跪下,求饶道:“将军息怒。小的这才一时想起。不过,在小的印象中,宇文长佑此人处事极为谨慎,想是怕与我等相见,露出马脚。也或是那张华听说太守大人与羌人交好,为提防他有变,把他和他的部署调到其他城门把守去了!!”

阎行闻言,脸上凶色才渐渐褪去,冷哼道:“最好如此,否则我唯你是问!!”

那将士听话,后悔不已,只能暗暗在心脏祷告,宇文长佑那里千万莫要出个意外,否则他恐不得好死。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恐怕张华、阎行都绝无料到,就在獂道东边数十里外一处四周树林围绕的隐秘之处,竟有数千兵众屯据在此。这些日子以来,诸军按照成公英的吩咐,蓄精养锐,同时又就地取材,打造了近数十具云梯。姜、庞等将皆不知成公英有何计略,这两日听说阎行攻打獂道西门甚紧,皆是心急不已。反倒是成公英,每每听到獂道战况激烈,都会笑着叫好。

这夜,马纵横再次把姜、庞两将召集到帐中,姜、庞两将刚入帐,却是见成公英笑容可掬,似乎等候久亦。反倒马纵横又是一副悠悠然之色,从容不迫地坐在上座。

“成公参谋你到底有何计略,快快说予我听,这些日子我都快想破头皮了!!”庞德一见成公英,便苦着一张脸问道。姜冏眼神烁烁,也是紧紧地看着成公英。

成公英淡然一笑,不紧不慢道:“庞将军莫急,明日一切将会揭晓,今夜教两位将军前来,特有吩咐。明日之后,獂道便是属于我军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