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巧夺獂道 中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庞德一听,顿时瞪大了眼,先是兴奋不已,很快又变作疑色,道:“成公参谋说得可是真耶!?”

“千真万确。还请两位附耳来听。”成公英笑盈盈地向两人招了招手。庞德与姜冏一对眼色,迟疑一阵后,还是附耳去听。成公英低声教道如此如此。两人越听,脸上惊色越浓。最后庞德更是不禁大叫道:“好计谋,成公参谋你真是太狡猾了!!”

“哈哈哈,兵不厌诈。不过一切尚未成定局,明日还得依仗两位将军。”成公英灿然一笑,拱手而道。姜冏先是一沉色,望向了上座的马纵横。

马纵横却也是笑盈盈的样子,颔首道:“飞羽的计谋,我早就知道,你等依他吩咐去办就是!”

姜冏听话,这才一震色,和庞德一起拱手领命,便是退下。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晚过去了。张华想到阎行的威胁,一夜难眠,明日一早,竟有不少将士前来劝说张华投降。张华勃然大怒,当场砍死两将,喝叱道:“当初我与兄长为了取下獂道,费尽心血,如今他惨死马家小儿之手,大仇未报,岂能把獂道拱手让人~~!!那黑鬼煞不过是妖言惑众,就凭他那不到三千兵力,如何能攻破獂道!?尔等不必多虑,我早已传信与董刺史,想必很快那韩九曲就会下令教那黑鬼煞撤军!!”

张华此言一出,众人方才稍定。一将又道,说阎行攻势生猛,而且只攻西门,何不把东、南、北三门的兵力调往助战,合力守住西门。张华也正有此意,一听大喜,忙是下令,把东、南、北三门的兵力调去西门。经这一调拨,西门兵力急剧上升,若全数来齐,足足有五千兵众。

就在张华号令下落不久,有人来报,说阎行果然又率兵来犯。张华听话,面色一寒,喝声叫道:“我就不信这阎行有如此大的能耐,能攻破足有五千兵众把守的西门,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或者是有着大量兵力还有听到董卓将会替他们撑腰的消息下,众将士气振奋不少,纷纷慨然领命。

却说,阎行来到獂道西门之下时,却见城上两边人潮涌涌,不断赶来,略一看去,足有敌方兵力起码剧增两倍有多,顿时面色一变,不禁暗道:“看这阵势,张华那贼子是要拼命了!!莫非这宇文长佑是早料如此,趁着城内空虚造反!?”

阎行暗里一想,觉得大有可能如此,遂是一声令下,命兵众再次望獂道发起强攻。

眼看敌兵杀气汹涌,再次扑杀过来,张华在城上嘶声大喝,鼓舞士气,贼兵为之振奋,振声回应。只见弓弩手纷纷拽弓上箭,望城下急射。城下阎行军的刀盾手,也不慌乱,各举盾牌,迎着箭雨努力压前。

于是杀声愈烈,渐渐地城上城下的弓弩手开始对射,阎行军虽是兵小,但皆是精锐之部,再有阎行这尊煞鬼压阵,诸部人马都敢于向前奋战。

不知觉中,阎行军的云梯队伍已冲到城下,阎行一声怒喝,城下弓弩手屡放乱箭,逼得城上弓弩手难以靠近。就在此时,阎行竟亲自率兵,乘云梯杀上。贼兵无料,但见得阎行那魁梧凶悍地身影跃落时,才恍然醒悟过来。

“嗷嗷嗷~~!!!杀~~!!!”阎行眼迸凶光,一声怒吼,震天动地,霎时间众人宛若见到他身后有一只巨大的黑色煞鬼,飞腾而出,栩栩如生。

“快~~!!快把这恶徒围住杀了~~!!!”张华竭斯底里的吼声,顿时把所有人从惊悚中拉了回来,贼兵仗着人多,纷纷扑上来战。阎行提起鹰嘴精钢矛,奋然拼杀,只见他在乱军飞舞,手中钢矛舞得密不透风,凡被他冲杀之处,必定人翻乱倒,血液横飞。贼兵虽众,却反而误事,别说把阎行围住,连拦都拦不住他。在阎行的凶猛神勇之下,贼兵更添乱势。这时,却有好几队兵士也乘云梯杀到了城头之上。

“将军神武,诸位兄弟,有将军在,我等必胜无疑~~!!!”阎行麾下一员将士,眼中尽是狂热之色,举刀嘶声大吼。那数十人立刻扑上厮杀,阎行很快领着这数十人占据一个阵地。张华看得眼切,忙令弓弩手射箭。陡然,连阵弓弦震响暴起,阎行面色一变,速地扎入一处人丛,他那些部下却没那么灵敏,一下子被射死七、八人。阎行大怒,发出一声咆哮,在人丛急冲飞杀,径直望一个刚才在下令的贼将杀去。那贼将吓得魂飞魄散,忙命兵众压上挡住,哪知他麾下兵士皆俱逃开。

须臾之际,阎行杀到,那贼将兵器还未举起,就被阎行一矛刺透了胸膛,整个人猛地被挑了起来。四周贼子再次见识到黑鬼煞之威,各个吓得面色煞白,浑身哆嗦。

可此时在阎行心里,却已把宇文长佑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该死的羌狗~~!!还不快快举事!!!待我攻破獂道,不把你开膛破肚,碎尸万段,难泄此恨~~!!”

阎行神色狰狞,已经决定不管这宇文长佑如何受韩遂赏识,他都要死!!以他拖延战机,害其麾下屡遭折损之罪,就足以让他死个万遍。

不过阎行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不久,他将会遭到这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莫大耻辱!

这天气原本刮的是西北风,陡然不知何时,风向改变,刮来了东南风。就在獂道东门不远,成公英长发飘扬,面带笑容,在一处高地上眺眼着不远处的獂道,风带来的血腥味道却不令他讨厌,反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擂鼓吧。”成公英轻轻一句话,却让这天地霎时间风云色变。

咚咚~!咚咚咚~~!!鼓声一起,在东门城外蓦然间冲出了一部兵马,为首将士纵马疾飞,面色威严,在他身后清一色的都是手提盾牌的兵士。

却说,因为东门与西门相对,所以张华从中调去了更多的兵马。此时,东门上仅有八百老弱残兵把守。那八百老弱残兵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城下杀声盖天,那为首将士正是姜冏,一声令下,却见一块块钢铁铜盾,迅速摆开,如同一面面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

与此同时,又是连阵杀声涌起,只见又有一部步兵举着数十具云梯,飞奔赶来。城上一员贼将看得眼切,一边大喊偷袭,一边急令弓弩手射箭阻击。只不过城上贼子早就乱作一团,过了好一阵,城上才射来乱箭,都被盾阵挡下。

而率领这另一部步兵杀来的将士正是庞德。只见庞德满脸凶煞,赤脸威凛,急喝射箭,身后的弓弩手纷纷涌上,在刀盾手的掩护下,张弓急射,城上贼兵瞬间被射得纷纷翻倒,惨叫一片。紧接着,一具具云梯迅速地纷纷靠上城边,庞德急跃上一具,向姜冏大喝道:“兄弟这里你来指挥~~!!东门我来夺下!!”

庞德喝罢,便如一头灵敏的猿猴,迅速往上攀爬。当城上贼将发现云梯,急教兵士去推倒时,忽见一人飞跃而起,众人色变,定眼看去,只见乱发赤脸,似头雄狮扑来。

“哈哈哈哈~~!!!就凭你们这些老弱残兵,如何挡得住我庞德~~!!!”庞德纵声大笑,提起赤狮追星戟飞快突入人丛之内,犹似猛狮如羊群,贼兵被杀得一片乱倒。须臾之间,庞德麾下兵众各是杀上,即望四周扑去,迅疾就清楚一大片空地。混战间,那贼将吓得急望敌楼逃去,哪知他的身影早被庞德发现,庞德双戟狂舞,急奔飞杀,贼兵只知逃窜,电光火石之间,竟追到了那贼将身后,奋力之下,一戟将他的身体砍开两半。而此时,庞德的部署已过半杀上城头,贼兵抵挡不得,又见统将死去,忙弃戈大喊投降。

另一边,西门城头上却说凭着阎行的活跃,城下兵士陆续乘云梯登上城头厮杀。张华见阎行军攻势猛烈,心知若不拼命,城池难守,于是与诸将也加入了战场,双方越战越是激烈,死伤极多,城上城下遍地都是尸体的,有的是死于刀枪之下,有的是被箭矢射死,有的是被城上打落的檑石滚木击中,有的却是从城上摔落,摔个粉身碎骨。

“嗷嗷嗷嗷~~!!!张华狗贼敢与我阎彦明一战耶~~!!!”只见乱军之中,阎行引兵正是冲杀,蓦然一声朝天咆哮,声威之骇,竟把四周贼兵吓得退开,好几个将士更吓得脚软摔倒。

此时,阎行也已杀得眼红,眼下似乎只剩下了杀戮。张华强忍惧意,指着阎行大声喊道:“快!!快把他给我射死~~!!”张华令声一下,周边的弓弩手急忙朝着阎行射箭。哪知阎行早就奔飞而起,突入一处人丛之内,弓弩手恐误伤袍泽,迟迟不敢去射。阎行的兵众趁机朝着弓弩手杀去。几个贼将看得心惊,忙教弓弩手转往阎行麾下兵众射去。阎行麾下兵众却早有准备,见箭矢射来,或提刀砍劈,或拧盾挡住。须臾,阎行麾下兵众冲开掩护的贼兵,杀入弓弩手的人丛里,顿时一片人翻乱滚,短兵交接,弓弩手也只能任由宰割。

这时,另一乱处,阎行浴血奋战,如同煞鬼之姿,杀破层层敌兵。贼兵已俱,不敢拥上围杀,反而但见阎行杀到,纷纷逃避。张华见阎行杀来,吓得急是转入敌楼,一众贼将连忙护住。贼兵见张华逃去,顿时士气一落千丈,各自逃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