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巧夺獂道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很快,阎行的兵众纷纷赶到与阎行会合。却见阎行浑身血迹斑斑,身上战袍多处破口,不过都是些皮外伤。阎行眼神冷冽,煞气惊人,遂是引兵望敌楼赶去。

敌楼外,尚且有百余贼兵在把守。众人见得阎行,无不色变,好些人浑身还在颤抖。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候。阎行不愧是西凉第一勇士,有着‘黑鬼煞’的称号,最终他真的无需靠宇文长佑作为内应,即将攻破獂道!

阎行拖着满是血迹的鹰嘴精钢矛,迈开步伐,一步一步地踏出,敌楼前的贼兵却不敢向前拦截。

“让开!”如盘山般浑重的两个字音,忽地压在了那些贼兵的心头,那些贼兵竟如同着魔一般,急急地让开了一条道。

“张华~!不必再让兵士无辜牺牲,就在这敌楼之内,我与你还有你那些将士,一决高下!!如何~~!!?”阎行扯声喊道,如同洪钟在荡。这时,从四周赶来的贼兵一听,都纷纷地止住了脚步。而阎行那些兵众,来到敌楼前时,至始至终就没有踏出一步。他们追随阎行征战多年,似乎早与阎行心灵相通。

也正因如此,阎行此番折损了近半麾下,心中之火集聚之盛,可谓是无与伦比。

无论是张华,还是那宇文长佑,他都不准备让这两人有个好死~~!!

敌楼内,张华脸庞抖动,眼见敌楼外的兵众不敢作战,心头早已凉了一半。

“那黑鬼煞不同常人,与他厮杀,岂不找死,还不如投降罢了~~!!”一个贼将疾声喝道。

这时,又有另一个贼将接话道:“我们人多,怕个鸟啊~~!!大不了与他拼个玉石俱焚~~!!”

“放你娘个狗屁~~!!刚才在千军之中,我军尚对付不了那黑鬼煞,现在凭我们十几人就能对付得了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话~~!!!”

“说得对,你们想死,我可不想死~~!!投降吧~~!!!”

这话音刚落,忽然‘唰’的一声,一众贼将各个眼睛瞪大,看着血液横飞,一颗人头飞起。

只见张华半张脸被血液染红,走了出来,神态有几分痴狂,道:“这獂道是我和我大哥半辈子的心血,谁敢拱手让人,我杀了他~~~!!!!!”

张华忽然发狂,宛若一头厉鬼,把一众贼将都吓得心惊不已。就在此时,真正的鬼煞却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咧嘴冷笑。

“阎行~~!!!老子和你拼了~~!!!”张华刚见那鬼煞,宛若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提起手中宝刀,扑飞杀去。有几个贼将见得,强震胆气,急提兵刃,纷纷杀上。阎行眼中凶光一盛,陡然间,张华宛若见到一头巨大的呲牙咧嘴的黑色鬼煞出现在阎行背后。

“杀~!!”字音如在阎行口中爆开,煞气涌起时,阎行猛地飞动,手中鹰嘴精钢矛如若一道虹光,猛地刺向张华。张华下意识地提刀一挡。

哐当一声,那恐怖的力劲竟把张华冲得整个人飞了起来。与此同时,两个贼将同时扑到。阎行提矛急转,猛地扎入了一人面门,然后身子一转,避过扑来的贼将劈来的斧头,再者矛头飞转,刺入了劈空的贼将后背。

血液飞腾,此下正是黄昏,敌楼内显得昏暗一片。剩下那些贼将,隐约看见阎行嘴上冷笑,就似看到一头煞鬼在冲着自己笑,吓得各个竟僵硬起来,动弹不得。

一阵后,敌楼外,两方兵众都听得里面杀猪般的惨叫声、求饶声渐渐停下。比起贼兵的忐忑不安、慌乱着急,阎行的兵众却是显得稳若泰山,不动声色。

斜阳下,一缕昏暗的阳光射落,只见一个充满着恐怖、血腥气息的男子,乱发飞扬,一手提着一颗血琳琳的头颅,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然后缓缓地把人头提起。

那一刻,男子如同战场上不可战胜的魔鬼,主宰杀虐的修罗。

人头,是张华的人头。

男子的身份,自是呼之欲出。

他的兵众依旧毫无变色,就像觉得理所当然一样。四周的贼众最后的一丝奢望,骤然破灭,无法抗拒地跪了下来,纷喊愿降。

就在此时,忽然后方赶来一队快骑,其中一人大喊道:“不好啦~~!!东门~!!东门遇到袭击啦~~!!!敌兵已攻破城门,杀入城内了~~!!”

就这一消息,原本仿佛已经乾坤大定的局势,顿时轰然翻转,城上贼兵惊呼不断,刹时间再次乱作一团。

东门通往西门的大道上,一部铁骑纵飞如流,马纵横骑着赤乌,手提龙炎偃月刀,眼望东门处,只见杂吵震天,城上城下一片大乱,城门开处,贼兵丢盔弃甲,只顾逃命。

城头上,阎行呼吸沉重,在他身边的将士都感觉有一股无形的沉重,让人无从呼吸,就像是咽喉被揪住一样。

“将军~!降贼乱作一团,只顾逃命,可要大开杀戒,以作制止。这样一来,待会还能让这些降贼打头阵,为我军争取时间啊!!”

“是啊,将军!!我军恶战一日,都已疲惫不堪,而且经过这连日折损,兵力恐剩不到一半,但若死战,如何是好!!?”

这时,也只有阎行麾下两个分别叫李昌、陈康的心腹敢开口相劝。阎行长吐了一口**辣的大气,冷着脸道:“这些贼兵早就丢了胆子,而且又是新降,真是死战,只会乱事。由他们逃去~~!!”

“可就凭我们这些兵力~~!!”李昌一惊,忙道。

而历经沙场多年的阎行似乎早有决意,猛一摆手,喝道:“不必废话,李昌你立刻赶出城外,聚集兵众,立刻撤走。陈康,你率城上众人,与我下城!!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竟敢来占我阎彦明的便宜!!!“

阎行说得不容置疑,李昌、陈康自是不敢违抗,忙是称诺。

一阵后,城上乱势渐止,贼子大半逃出城外,不少绕开大道,分散逃入城中。

吁~~!!

马纵横一勒缰绳,赤乌四蹄骤止,这时四道眼光交接。在对面仅有十丈,拦住马纵横去路的正是阎行。

“是你!!”阎行眼露精光,有些诧异有些惊喜地叫了起来,竟一时好似忘了发怒。

“陈仓一箭之仇,也该时候报了~!”马纵横神色一凝,浑身气势渐渐起发。

“哈哈哈哈~~!!!没想到半年前的马家小儿,如今竟已成长到如此地步~!!可惜,可惜呐~~!!那时早该把你杀了~~!!!”阎行仰头大笑,尽是不羁放荡之姿。

“你不必虚张声势,你与你的麾下鏖战数日,想必早已筋疲力尽。阎彦明,我敬你是个英雄,自会给你个痛快!”马纵横眼神如宝刃般锐利,直勾勾地盯着阎行,口中虽是说话,却是在看他破绽。毕竟如今局势对于阎行来说,万般不利,只要阎行心思有些许动摇,马纵横就有把握将他斩于刀下!

只不过,阎行能成为威震西凉的第一勇士,自非泛泛之辈,只见他非但没有一丝动摇,反而兴致昂然,纵声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就凭你想要取我性命,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霎时间,两人身上无形的杀气宛若洪潮爆发,气氛之压抑,简直令人透不过气来。

陡然,两声马鸣赫地响起。几乎在同时间,马纵横和阎行一起飞马杀出。电光火石之间,马纵横坐下赤乌更快,倏地杀到阎行面前,先占得先机,手中龙炎偃月刀如同神龙摆尾,骤飞横砍。阎行大喝一声,提矛抵住。

‘哐当’一声,那凶猛无敌的阎行竟连人带马被马纵横一刀击飞,连阵惊呼声此起彼伏。马纵横飞马再进,眼露凶光,提刀刚起,却见阎行咧嘴一笑,不禁心头一揪,猝然却见阎行身后宛如有黑雾涌起,雾里隐约看见一面头长双角,满嘴獠牙,浑身毛皮漆黑,手持一杆黑色长矛的恶鬼。

“小儿!!吃我一招~~!!!”一股恶煞之气在阎行身体爆发的瞬间,只见他手中鹰嘴精钢矛,倏然化作漫天的矛影,朝着马纵横袭击过来。马纵横面色一变,拧刀狂砍乱劈,霎时间,只听彭彭乱响,两人杀得难分难解,不相伯仲。两人兵士都看得紧张不已,惊为天人。

眼看快有三十回合,阎行一矛挑开了马纵横的大刀,遂而连矛骤刺。马纵横心头一紧,不敢大意,挪身避开。哪知阎行本占据上风,忽地拨马就走。马纵横却知他是筋疲力尽,哪会放过,大喊休逃,策马急追。

就在这时,那陈康竟然提一杆狼牙棒,猝然杀出。庞德看得要紧,连忙策马赶起,大喝骂道:“无耻狗贼,休想害我主公~~!!”

只不过,陈康距离更近,刹地斜刺里杀到马纵横那里。就那一瞬间,马纵横身上一股威凛骇人的气势宛若惊涛骇浪,猛地涌起,陈康瞪大着眼,只见赤色虹光一道飞驰而来,紧接着面前的景象

天旋地转,马纵横早已飞马过去。

而周边的人却看得实实在在,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颗飞起的头颅落地。

只是这时如同惊雷般的弦响,又把众人从震惊中抽回过来。却见阎行不知何时手中换了一张铁弓,一根箭矢迸射而出,快若闪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