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洛阳俊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李催刚听前半头的话,忙是抖数精神,正欲出席领命。哪知董卓话锋一转,顿时令他心头一阵失落。

“无论那韩九曲还是马蛮子皆非寻常之辈,稚然虽是善征,但对付这两人,火候还是未够啊。”董卓说话间,双眸如晃动阵阵光芒,本是心头有些怨气的李催,吓得心头一跳,连忙低头。李肃也是一阵心惊。可知,董卓的喜怒无常那是出了名,特别是他眼中发光的时候,大多是他情绪将要发生极大变化。

“主公所言极是,是肃未够深熟熟虑。甘愿受罚!”李肃忙鞠躬认错。董卓哈哈一笑道:“无碍。如若我麾下幕僚,各个似你都踊跃献计,我何愁大业不成啊?”

董卓此言一出,另外那些未敢出言的谋士,皆有愧色。这时,董卓又把目光投到了,一直笑盈盈,从容不迫,静静等候的李儒身上。

李儒会意,面色一震,走出一步,拱手道:“李司马所言无误,阎彦明确是豺虎之辈。但正因如此,我等才能利用他的野心。只要他成为南安太守,以他脾性,定暗中拉拢将士,欲自成一派。而此人武艺超凡,号称西凉第一勇士,在军中威望极高,更为重要的是,他比起马、韩之辈,更为嗜杀,但凡势力一起,必将在西凉刮起一番腥风血雨。如此一来,西凉自会大乱,主公到时只要派人稳守散关、陈仓两地,便能力保不失,尽管大肆出兵中原!”

李儒此言一出,殿内文武不由皆露出惊色,不少人更禁不住惊呼起来。

董卓听李儒并无意招纳阎行,却是不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颔首道:“文优之计极好。就依你所言调拨便是。”

“至于那阎彦明,主公也不必失望。此人绝非马、韩之敌,若受挫来投,只需再施恩情,其必忠心相报!”李儒却是看出了董卓的心思。

董卓一听,不由大喜,哈哈笑道:“文优真乃我之智囊也!!”

于是董卓立即命李儒拟写文令,调阎行为南安太守,得令后即可走马上任。

而就在董卓欲再次施计掀起西凉的腥风血雨之时。却说,皇都洛阳,立河洛之间,居天下之中,既禀中原大地敦厚磅礴之气,不愧为千古第一皇都!

且看洛阳城位于洛水之北,水之北乃谓‘阳’,故名洛阳。洛阳境内山川纵横,西靠秦岭,东临嵩岳,北依王屋山,又据黄河之险,南望伏牛山,自古便有‘八关都邑,八面环山,五水绕洛城’的说法,因此又得‘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之名。

如此人杰地灵之地,如今却是乌烟瘴气,洛阳城外数十里一带,竟随处可见尸骨,这些人大多不是死于饥饿,就是死于附近的贼匪的刀下。

一朝之都,天子脚下,治下却如此慌乱,百姓早被那些贪官污吏逼得走投无路,民怨冲天,贼匪如蝗。但在洛阳城内却依旧一片祥和繁荣之境,不知多少户富贵人家,夜夜笙歌,那酒间风流之地,欢声笑语,歌弹舞奏,此起彼伏。凡是达官贵人,白昼里多是无心早朝,反到了晚上,各个精神奕奕,时而三五成群,到处寻欢作乐,好过这漫漫长夜。

可此时在大将军府,与寻常不同的是,今夜显得尤其宁静。在府内后院某处楼阁内,外头守备森严,各处都可看见哨兵守卫,巡逻的队伍更是络绎不绝。

毕竟,可知在楼阁之内,那十几个人,非富即贵,由其几人身份之高,但有损半根汗毛,整个洛阳城都会为之动荡!

且看楼阁里,自不用说金碧辉煌,修设奢华,雕镂玉器随处可见。就连家具都是紫檀香木所造,上品中的上品。

却见,坐于正中那人,背后有一张下山猛虎画像,显得他不怒而威,似俱虎相。但仔细看他,长得一脸横肉,浓眉细目,而且还有着一股如何都遮掩不了的屠夫气质,但他却又要穿得富贵堂皇,一身金虎云锦大袍,好似唯恐别人不知他身份高贵似的。

此人,正是如今大汉朝统率天下兵马的大将军—何进!

“哈哈哈,今日召诸位来此,不为何事,就是想听听诸位的意见。”何进笑罢,从怀里拿出一封密信,投眼望向一个仪态俊朗,比起何进却有一种天生的贵公子气质,只见这人长得英俊威武,颇具雄风,衣着华丽,见何进投目过来,神色一震,快步赶上接过密信,回到座位后,打开便看,周围的人却都不着急,等他看罢,眉头一皱,便递给了他旁边,与他长得颇有几分相似,却满脸傲气的男子。紧接着,众人纷纷传阅,到了最后,却是一个长得不高,皮肤黝黑,阔脸大额,长着一对细小却又精光烁烁的眼睛,可乍眼一看此言平凡至极,但不知为何他身上却又散发一股让人不敢丝毫小觑的气势,由其他那双深邃的细目,好似能把人心看透。

且说,刚才第一个接信的人,却是大有来头,此人名叫袁绍,字本初,出身在一个势倾天下的官宦世家。从他的高祖父袁安起,四世之中有五人官拜三公。父亲袁逢,官拜司空。叔父袁隗,官拜司徒。伯父袁成,官拜左中郎将,早逝。只不过,有着如此高贵身份的袁绍,却有着他一生引以为耻的瑕疵,原来他母亲只是一个婢女,因此不过是庶出的身份,后来过继于袁成一房。可袁绍自幼傲气,天资过人,甚得袁逢、袁隗喜爱。凭借世资,年少为郎,如今更深得何进赏识,官拜于司隶校尉,乃是天下年轻俊才之中,最为出色之人。洛阳一众年轻俊才,更隐隐有引其为首的趋势。

而坐在他旁边的人,正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袁术,袁公路。可袁术虽为袁绍之弟,但两人身份却是无法相比的。原因很简单,袁术是袁逢的嫡长子,在身份上与庶出的袁绍差天共地。更何况后来袁绍还过继给袁成那一房人。名义上,袁绍不过是他的堂兄。而如今袁家却是由他的父亲袁逢做主!

只不过命运弄人的是,袁术的身份并未能盖过袁绍的光辉。自幼发奋图强,力图上位的袁绍,无论做什么事都比袁术更要努力、用心。也不是说袁术才能一定就比袁绍要差,但他总觉得自己身份尊贵,无需像袁绍这等婢女所生的野种那般卖命上位。也正因袁术这份娇气,给了袁绍机会,让他渐渐地博取到袁逢、袁隗的喜爱。等他反应过来时,袁绍在名气上早已高他一头。

只不过,袁术毕竟是袁逢的嫡长子,且少时颇具侠气之风,与各世族的公子哥都交好,如今为虎贲中郎将,与袁绍官职相当。兄弟两人如今掌控城内大半的御林军。

能与袁氏兄弟坐于一堂的,其余人自也非泛泛之辈,不是名士就是朝中文武。其中一人乃朝中守宫令,名叫荀彧,字文若,出身颍川荀氏,乃荀子之后。其祖父荀淑知名当世,号为神君。荀彧年少成名,更被南阳名士何颙誉为王佐之才。

可如此大才,如今在朝中不过是小小守宫令(掌管皇帝的笔、墨、纸张等物品),可真谓是大材小用。若非他祖父乃天下名士,他根本就没资格坐在这里。

却见荀彧不苟言笑,颇有严谨之风,眼神里却隐藏几分悲怆之色。朝廷昏庸,外戚宦官把权,简直是乾坤颠倒,君不像君,臣不像臣。而这些公子哥、名士、朝中文武不过都在想着趁朝廷混乱之际,力图争位,攀龙附凤罢了。

说实话,当初若非不想得罪何进,连累世族,荀彧根本不会和这些人成为一丘之貉,自也少有发言,全然一副置身于外,也正因如此,当然也显得毫不显眼。

可比他还不显眼的还有一人,那就是坐在最后,长得又黑又矮的男子。此人名叫曹操,字孟德,小名阿满,他的父亲曹嵩是宦臣曹腾的养子,曹腾位高权重,曾经官至太尉。也正因是宦臣之后,曹操自少被人耻笑,自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祸乱朝纲,曹操更是尝遍了他人的冷嘲热讽。再说,曹操自幼性格怪异,他任性好侠、放荡不羁、我行我素,但却又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业。曹嵩从小有心不已。一日,曹嵩的好友桥玄来访,见过曹操后,却大为惊异,更直言,天下将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也,能安之者,非此子莫属。又问曹操何以治天下。曹操答,天下若乱,唯先以武而平之,再修以政而治人心,清除乱党,巩固根基。但此非一朝一日之事,单要平乱,便要终之一生。

桥玄大惊失色,离去后,便派人把家中兵法赠于曹操。曹操不好学,却喜读书,由其兵法,将桥玄所赠的古代诸家兵法韬略一一抄录。后来,曹操举孝廉,入洛阳为少郎,黄巾起义,曹操拜为骑都尉,大破颍川的黄巾军,斩首数万级。不久前,刘协设立西园八校尉,因由宦臣小黄门蹇硕设立,蹇硕看在曹操的家世,有意拉拢,故任其为典军校尉。

只不过曹操虽为宦臣之后,但却是极其憎恶十常侍祸乱天下,表面与蹇硕虚以委蛇,暗地里却又投向了何进这派。何进本对他持有疑心,却是袁绍大力举荐,看在袁绍面上才让他加入。

也正因曹操的身份特殊,众人本就对他心存戒备,甚至有些更是暗里鄙夷。曹操却也懒得理会,表现得极为低调。

话说何进见众人阅毕,不由神色一震,笑道:“不知诸位有何高见?”

何进话音一落,袁术眼露鄙夷之色,不紧不慢地起身不按道:“不过区区一个杂种,大将军何须如此在意。那马家虽为伏波之后,可许多年前早已家道中落,那马寿元之父,当年曾任天水兰干尉,但因犯事贬官,后娶羌女为妻,伏波血统早已不正。依我之见,还是莫要与他牵连关系,否则只会引起汉人各大世家,还有百姓的敌视。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袁术说话间,眼光时不时瞟向袁绍,由其一开始杂种两个字,说得由其用力。袁绍面色顿时一寒,牙关咬紧,却无说话。

何进听了,想到汉人素来仇视羌、胡之人,也觉是理,沉吟一阵后,颔首道:“公路所言确是颇有道理。但西凉若乱,岂不助长了董豺虎之势!?何况陛下一直有意,以马家牵制董豺虎,以免其出兵中原。”

“大将军不必多虑。我看金城太守韩文约,早年便有名士之称,且颇得民心,何不向陛下提议,提拔他为凉州别驾,再从朝中调拨一人,接任这南安太守之位便是!”

别驾乃刺史佐官,地位甚高,而袁术言下之意,是要让韩遂与董卓分庭抗礼,而那即将上任的南安太守,不过是作为傀儡之用,当然暗中也会监视韩遂的一举一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