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各怀鬼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大将军且慢,我以为那韩文约城府高深,屡番举事造反,空有名士之名,却无忠汉之心。而马寿成虽血统不正,但毕竟还是忠烈之后,做这凉州别驾更是合适得多!”这时,一神情严厉,相貌俊朗的男子站了起来,众人望之,正是名士孔融。袁术一听,不由脸上多了几分寒色,不禁冷哼一声,正欲说话。

“孔御史所言有理。再有,可别忘了如今南安獂道已被马寿成之子马羲夺下。此子虽是年幼,但近年在西凉却是如日中天,小伏波之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再有近日听细作回报,马羲在獂道不但对百姓秋毫无犯,而且广施仁政,已颇具民望。且又调集了不少兵力,但若惹恼了马家,绝非上策啊。”却见袁绍也站了起来,疾言厉色,说话间还不忘向孔融一笑,收买人心。袁术听了,顿时黑沉了脸,道:“哼!!堂兄这话倒是说得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若马家造反,那岂不更好!?到时只要交给董豺虎或是那韩文约,让这些西凉军阀自相残杀便是。”

“堂弟这话却又错了。马羲除贼有功,又受百姓拥戴,朝廷不作封赏,岂不遭人话柄?再有,董豺虎、韩文约何许人也?一个野心磅礴,早有入侵中原之心,若有心要除马家,何须等到今日?另一个狡诈如狐,岂会与马家拼命?到时要是效仿当年三辅之乱,趁机举马寿成为帅,大肆造反那又如何?

我早有听闻,其实这马寿成自少立志扶持汉室,当年造反,不过为了辖下百姓。与董、韩之辈不可混为一提。”袁绍丝毫不给袁术面子,且言论又是颇有见识,说得在座众人屡屡颔首,大多都是认同他的话。就连荀彧也眼露精光,似乎对袁绍的这一番言论甚为敬佩。

“堂兄说得倒是简单,可若马寿成有个歹心,心术不正,你可又敢做担保!?”袁术似乎铁定心要与袁绍作对到底,此言一出,袁绍面色一滞,不觉犹豫起来,心中不由暗骂起袁术。

袁绍这一犹豫,众人本是对马腾稍稍升起的信心,顿时荡然无存。荀彧更是颇为失望,暗暗摇首道:“这袁本初悠游寡断,终究非是明主啊。”

就在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袁氏兄弟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听有人笑道:“要解决这问题,倒也不难。”

袁绍听这声音,顿时精神抖擞,连忙望向坐在最后的曹操,问道:“阿满有何计策,快快说来。”

只见相貌平平,长得又黑又矮的曹操,不卑不亢地向众人施了一礼,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天下父辈,无不望子成龙。试问谁膝下有一个勇猛绝伦,却又智略兼备,善于征战的麒麟儿,不会百般疼爱?盼他有朝一日光耀门楣?

那马羲如此了得,大将军何不教陛下召其入朝为官?这样,一来足可证明马寿成之忠诚,二来大将军也可以其为人质,将来以马家这支兵马,平定乱贼。如此岂不是一举两得耶?”

曹操此言一出,在座之人无不震惊。荀彧更是罕有地动容,转头紧紧地望向曹操,暗暗心惊。曹操这回真可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何进猛地瞪大了双眼,好一阵回过神来后,纵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我等众人苦恼如此之久,却都不如阿满想得精透!!”

袁术听话,也知何进有了决意,瞪了曹操一眼,忿忿不平地甩袖坐回席位。曹操则是偷偷地向袁绍暗打眼色,袁绍心里欢喜,却也不太过显露,忙向何进劝道:“当初我之所以向大将军极力引荐阿满,就是看出他眼光独到,且又狡猾聪敏。如今看来,真是没白费我一番苦心啊。”

“哈哈,本初能慧眼识英雄,却也是不凡。日后有你俩二人辅佐我之左右,何愁汉室不能兴也!?”何进闻言又是一阵豪迈大笑。袁绍就这几句话,就抢去曹操大半功劳。曹操倒是不屑一顾,不过袁术听了却是气得咬牙不已,心中很是不耻。

于是,何进与众人议定,便决定明日上朝,依曹操之计上谏。旋即又单独留下袁绍,让其余人都回去歇息。

大将军府内,走廊里。曹操打了个哈欠,忽然看见荀彧就在不远,不由细目一亮,本想走过去搭话。话说曹操也算是死皮赖脸,他早想和这个号称有着王佐之才的荀彧结识,可好几回都是遭到荀彧的无视。可曹操就不死心,就是爱用热脸贴冷屁股。

“文若,且慢~!”曹操刚张口一叫,荀彧听是曹操的声音,这次却是罕有地停住脚步,转过身来。

曹操心头一喜,正欲上前搭话,忽然他肩头却被人按住,不由转过身来,便看到袁术一脸黑沉的脸色,狠狠地瞪了荀彧一眼,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说道:“我有要事和这曹阿瞒说,你先回去!”荀彧听了,不卑不亢地施了一礼,临走前却又给了曹操一个意味深长的眼色。曹操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刻撇开袁术这烦人的主,和荀彧促膝长谈,高谈阔论有关局下之势。

只不过,能如此轻易撇开这烦人的主,那他就不叫袁术了。

“哈哈,公路你有何要事啊?莫非要请我去喝花酒?”曹操和袁氏兄弟乃是儿时玩伴,曹操对袁术也是知根知底,看他这样子肯定是要兴师问罪,忙是堆起一脸笑容道。

“哼!你想得美!?我问你,你为何要帮那袁本初!?”袁术一甩手,好似怕曹操肩上有脏东西似的,一边还不忘瞪眼喝问。

“哈哈,原来是这般小事。所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都是为朝廷卖命,你说我帮那袁本初却是误会我了。何况,我与你自幼感情就比他要好,真是要帮,肯定是先帮你!”曹操一顿胡扯,却是把袁术说得心里舒服了几分。

“哼,算你还有些眼光。那婢女生的杂!!”袁术昂着头,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话到一半。蓦然,一股阴寒之气从后忽地吹刮过来,令袁术瞬间毛骨悚然。

曹操却是毫不受影响,一脸笑脸叫道:“本初!你可出来了,我和公路正等你一起去醉仙楼吃酒呢~!!”

曹操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向袁术挤眉弄眼。袁术死咬着牙齿,身体不禁地晃动。曾经有一回,他在几个好友面前,骂过袁绍是婢女生的杂种,后来不久,袁术有一日回到自己房间,却看到了三个血琳琳的头颅,桌子上赫然写着几个血色名字,竟就是他的那几个好友,一个也没少。而且为什么要写名字呢?因为这三个头颅,全都是面目全非,耳朵都被割掉,眼睛也被挖空,鼻子、嘴巴全被削掉。袁术吓得当场几乎理智全失,去找其父袁逢告罪,却恰巧袁逢有事不在,吓得袁术不敢出门。哪知当夜,下人送来晚饭,竟全是猪眼睛、猪耳朵、猪鼻子、猪嘴巴。当场暴走发狂的袁术,为此斩杀了那个送饭过来的下人,还有家中好几个厨子。等袁逢知道此事后,不但大骂袁术一番,还气得用家法暴打了他一顿。

而至此之后,这件事,就成了袁术心中的一个阴影,每回想起此事,他依旧心惊胆怕,觉得阴森恐怖。

“是嘛。我还以为你俩感情更好,早就结伴去了,没想到还会想到我呢!”袁绍笑容可掬地走了过来,眼神不经意地望向了袁术,咧嘴笑得更是灿烂:“术弟你这就不对了。再怎么说,我和你都是同父所生。你和阿满岂能丢下我一个人呢?”

袁术看那只觉浑身毛骨悚然,连咽了几口唾沫,忽然眼睛一瞪,猛地扑向旁边的栏杆,对着池塘干呕了起来。

“呵呵,看来公路身体不适,阿满还是你我一起去吃酒吧。”袁绍笑得无比灿烂,曹操面色一凝,默默地看了看还在干呕的袁术一眼,颔首道:“好。”

说罢,两人便一起离去,背后还隐约传来袁术痛苦的干呕声。

少时,两人出了大将军府外,却见两个彪形大汉早就等候。袁绍忽地停住了脚步,向曹操问道:“曹阿瞒啊,曹阿瞒,你莫非真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耶!?”

曹操一听,忽地变了脸色,手搓着手,一脸献媚的笑容道:“碰巧,碰巧罢了。本初,那约定的五百两黄金?”

“哼,你这财迷,我袁本初岂会欠你,明日我自会派人送到你的府上。”袁绍冷哼一声,心头却是一痛,可知足足五百两黄金都够他一年花销了。只不过袁绍绝不可能会在曹操面上丢了颜面,再痛也要强忍阔达。

“哈哈哈哈~!本初真够爽快,阿瞒佩服、佩服!”曹操听后,细目一亮,欢喜笑道。

这时,袁绍的神色猝然变得严肃起来,眼睛宛若聚光,紧紧地盯着曹操道:“阿瞒你我自幼为伴,这感情绝非其他人能够相比。倘若你愿辅佐在我左右,将来待我创业成功时,我袁本初可以保证,你必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袁绍却是说得信誓旦旦,而且极为认真。曹操却是眉头一皱,暗里苦笑道:“看来日后要少了个财主咯。”

曹操很明白,袁绍这番与他摊牌后,若他答应,两人至此便是共创大业的主仆,若他拒绝,两人至此恩断义绝,再也不会是兄弟,而是争霸路上的竞争对手。

曹操何许人也?被誉为平治乱世之贤才,又岂会甘于人下!?

“哈哈,你我同朝之官,只要是政要上的事,本初尽管开口,阿瞒义不容辞!”曹操又是一笑,但袁绍听了后却是笑不出来,反而脸色瞬间阴沉的可怕,最后露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冷笑道:“好!那我可就先谢过阿瞒了!但愿你不会后悔今日之事!!”

袁绍说罢,迈步就走,匆匆离去了。曹操望着袁绍离去的背影,细目微微眯了起来,长吁了一口气,叹道:“这一日还是到来了。”

“嘿嘿!孟德说什么咧!你不是说今晚请我们去醉仙楼吃酒,还管吃醉!我和惇哥在这等了都快有一个时辰了,快走啊!”这时,在门外等候的那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走了过来。却见他面容威武,大眼炯炯有神,虎背熊腰,双臂如猿,不但极长而且远比常人健壮。此人正是西汉太仆夏侯婴之后,夏侯渊,字妙才。同时他也是曹操的同族兄弟。原来曹操本姓夏侯,因其父曹嵩被曹腾收为养子,才改姓为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