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何进的诡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奉孝,你这话若是传出,以那人的脾性,小心会招来杀身之祸。”那左拥右抱,正在说话的俊男子,名叫戏志才。自幼博学多才,见识超凡,不过却因出身寒门,不得朝廷重用,后弃官而去。

那弹琴喝酒的男子,名叫郭嘉,更是才智惊人,韬略超群,自幼闻名乡里,但他到了弱冠之年后,便选择了隐居,渐也不为人所知。而就在不久前,他的师兄戏志才找到了他,两人结伴来到洛阳。两人都是天下罕见奇才,很快就名震洛阳,后来袁绍看中郭嘉,竭力相请。郭嘉见袁绍谈吐不凡,更是出自四世三公的袁家,遂是答应袁绍,在其麾下入仕。哪知,郭嘉很快就发现,袁绍空有大志,却无实才,而且为人刚愎自用,绝非明君之选。而袁绍也觉得郭嘉恃才倨傲,作风不羁放荡,很是不喜,因此并无重用郭嘉。

“哈哈哈哈~~!!无谋小儿,不足一提!只可惜我郭奉孝满腹经纶,胸怀天宇之机,却遇上这般主子!!悔哉~!悔哉~~!!”郭嘉毫不顾忌,纵声狂笑。戏志才皱了皱眉头,摇头长叹一声。

一阵死寂后,门被打开,忽然有几个身影走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笑容可掬的曹操。

“哈哈,两位兄弟,孟德不请自来,不会怪我吧?来,吃酒!!”曹操倒是显得自来熟,话音一落,夏侯兄弟各提着两坛打开的好酒走来。酒香扑鼻,郭嘉精神一震,双眼发光,道:“这不就是醉仙池里的美酒么?”

“识货,我可是费了一番功夫,才为两位兄弟取来。今夜定要喝个不醉不归!来人啊,上座~!”曹操说罢,拍了拍手,很快外头走进一些比起那两位绝色女子,也不过是姿色稍逊的女子,麻利地添了四个席位。

戏志才面色一凝,向那两个绝色女子各投一个眼色。那两个绝色女子会意,依依不舍地离去。话说这两女早就痴迷于戏志才,他也不怕她俩会乱说。再有,戏志才虽出身寒门,却又风流成性,凭着一张无与伦比的俊脸和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可谓是纵横各个风流场所。而且出身寒门的戏志才本就拮据,许多时候却都是那些痴迷他的女子为他垫付酒钱。戏志才也不拘小节,并无在意。也因此,洛阳里的人暗里讽刺他为‘戏风流’。

至于郭嘉,也因浪子一般的作风,得名‘郭浪子’。

当然也有许多赏识他们才能的人,抢着为他们付账。曹操,就是其中一个。

原来,无论是戏风流还是郭浪子,曹操都是极为赏识,可惜的是郭浪子先投于袁绍麾下,不过又令曹操颇感欣慰的是戏风流似乎有意投于他的麾下。也正因如此,曹操这些日子,几乎把积蓄都花在了这醉仙楼的酒钱上。

不过对于曹操来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但人才却是可遇不可求之。

另一边,且说成公英回到了獂道,见过马纵横。马纵横听说其父已修书给大将军何进,为其向当今圣上举荐为南安太守,不由大喜,且是静候消息。

随后成公英又给了马纵横一封家信,写这信的正是马纵横的正妻—王异。王异在信中先是祝贺马纵横夺下了獂道,提醒他务必要先安稳民心,不必忧心冀城的境况。又说,她会留在冀城好好地照顾他的父亲还有弟弟妹妹,让马纵横不必牵挂。同时,又暗中提到了如今马腾麾下不少将士对他颇有言辞,虽然自己心中无比思念,但若是连自己也搬迁过去,想必众将士之怨气,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马纵横看了信后,对王异感激之情,绝非言语可以形容。原来早前他让成公英回去时,也带去了一封信,信中马纵横提出让王异到獂道与他一起居住。不过如今看来王异更是懂得大局,真可谓是他的贤内助。

为了不辜负王异的期望,马纵横更是发奋图强,每日勤于处理政事,在城里四处巡查,听取民意。另外,也不疏于兵士的操练,常到校场观看诸军训练的情况。

话说,不久前马纵横从黄沙城里调来了三千兵众,加上城里原先部署,兵力已达到了万人之多。只不过其中仅有三千,是精锐之部,其余的都是刚收编不久的降兵。为了尽快让这些降兵成为合格的兵士,马纵横毫不避嫌地把兵权分予麾下将士。其中胡车儿、庞德、姜冏皆为军中都尉,张横、陈杰等将亦迁为曲督。

再有军中又由胡车儿、姜冏负责操练步兵,庞德则负责操练骑兵,而马纵横则负责教各部兵马操练阵法。诸将勤于练兵,在军中声望愈高,由其是马纵横,众人见他每日忙于在军中和政务间奔波,无不敬佩至极,哪敢不积极训练。

不知不觉中,转眼间又过了半月,已是冬至时分。马纵横来到这东汉末年也快有两年了。在这两年里,他历经沙场,杀敌无数,早非当年的那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而且他已渐渐建立起自己一派的势力,左右有成公英、庞柔两个智囊辅佐,麾下更有胡车儿、庞德、姜冏等猛士将才。最令他值得欣慰的是,他拥有了两个貌美如花的妻子,虽然其中一个如今不在他的身旁。

却说在这半月里,马纵横得知有两波匪子就在獂道境外不远,占山立寨,终日滋扰百姓,更令人发指这些贼匪手段凶残,一旦遭到抢劫的百姓,男的无论老幼大多都被杀死,女的不是被奸淫后杀死,就是被劫上山寨。马纵横得知大怒,命庞德、姜冏前去讨伐。

庞德、姜冏领命后,即日率领新兵出发,只三日间相继捣破了两波匪子的山寨,斩首千余级,救下了百多个的无辜百姓。獂道边境的百姓得知,纷纷前往相送,听是小伏波的军队,无不称赞。后来,庞德、姜冏回到獂道,马纵横得知大喜,亲自相迎,大设宴席,犒劳诸军。

当夜,宴席之中,众人喝得正喜,忽有流星马星夜贲书来报。马纵横听说是其父传来快信,以为是喜报,忙是拆开来看。哪知马纵横看了几行字,面色大变。成公英见马纵横罕有地失态,心头一紧,出席请信一看。马纵横面容深沉,遂把信递予。

成公英看毕,也是神色连变,忽然跪下道:“英思虑不周,还请主公责罚。”

众人见马纵横、成公英如此神色,本就吓了一跳,又见成公英忽然跪下,顿时纷纷变色。马纵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站了起来,眼神烁烁发光,却是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此非你之过也。洛阳皇都,我却是早想前往见识见识了!”

马纵横此言一出,庞德一瞪眼,忙起身问道:“主公,这到底是何事?好端端的,你为何要去洛阳!?”

“是呐!!獂道刚平不久,百姓都爱戴主公,洛阳虽好,但却暗藏杀机,外戚、宦官两派争斗不休。但有万一,便要落个身败名裂,万劫不复的处境啊!!”胡车儿也急急站起,满是慌色地说道。

这时,成公英已被走下来的马纵横扶起,只见他叹了一口气,摇头道:“诶,此番却是我聪明反被聪明误。董豺虎一直态度不明,当初我为了替主公力争南安太守之位,遂前往冀城劝说马公,修书报往大将军何进,盼其相助。哪知何进竟怀疑马家忠心,提出要主公前往洛阳上任的要求,表面说得好听,实则要把主公作为人质。如今马公正是进退两难,要找主公回去商议。”

“竟是如此,趁朝廷诏书未下,劝马公拒绝不就成了!?”胡车儿一听,忙是说道。姜冏眉头皱紧,立刻便反驳道:“不可!但若马公拒绝,说不定那何进会因此大做文章,马家若再被定为反贼,恐怕伏波声威尽失,永无翻身之日!”

“这个不行,那个不行,那主公岂不铁定要去洛阳,做那何进的人质!?”胡车儿听得急躁不已,心里都快乱作一团。

马纵横面色一沉,眯眼道:“不要自乱阵脚。依我所见,外戚、宦官两派势力已是水火不容,大战在即,到时洛阳必乱。我自可从中脱身。再说我此行前往洛阳,也正好结识一下天下俊杰豪士,我就不信区区一个洛阳城能困得住我马纵横!!”

说到最后,马纵横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浩荡气势,真可谓是豪气盖天。众人无不惊之,敬服更甚!

“好!!主公,我庞德也随你去!!”

“嘿嘿,要闯这皇都洛阳,岂能小得了我老胡!!”

这时,庞德、胡车儿眼中皆迸起精光,看他们这阵势,除非马纵横回心转意,否则就算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也休想阻止他们前往洛阳!

姜冏张了张嘴,最终却还是压住了心中的冲动。毕竟,如今军中各部新兵虽是已渐渐变得成熟起来,但无论如何,起码还是要有人留下了镇守军中。而且论武力,姜冏自问比不上庞德和胡车儿,谋略机警的话,有马纵横在,他也没有多大用处,竟是如此,何不留下来发挥他的特长操练军士。

“丰明,那军中就交给你了。”马纵横转过头,对着姜冏灿然一笑。姜冏脸色一震,忙起身拱手拜道:“主公不必多虑!丰明定不辜负主公厚望!”

“好!”马纵横笑着重重颔首一点,随即转向成公英,正要说话。成公英又叹了一口气,双眸发光,道:“獂道尽管交给我就是。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成公英心中却是万般希望自己能够随马纵横一同前赴洛阳,不过他却知道獂道这里必须有人留下把守,而且如今獂道的处境不比洛阳要好上多少。韩遂一直在虎视眈眈,而董卓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可以说,如今在马纵横麾下除了他外,无人能胜任此职。

“那就辛苦飞羽你了。”两人目光交接,马纵横轻轻地一拍成公英的肩膀,两人之间的信任,早已是牢不可破。

于是,这夜众人喝得无不酩酊大醉,才肯方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