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朝廷诏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三日后,冀城府衙议事大堂内,马腾正与麾下文武议事。忽然,有人神情匆匆地赶来禀报:“报~~!!大公子,大公子回来了~~!!此时正在外头等候~~!!”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无不变色。马腾神色一喜,更禁不住地站了起来,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家麟儿终于回来了~~!!!快传,快传~~!!”

马腾话音一落,须臾,只见马纵横身姿英武,霸气逼人,领着胡车儿、庞德两个彪形凶猛的大汉,走进了堂内。三人一出现,除马腾外,堂内文武皆各露异色,暗暗心惊。由其马纵横眼神凌厉,那些曾经暗地里说过他坏话的人,自是不敢直视。

“孩儿马羲,拜见爹爹!”马纵横神色一震,遂是单膝跪下,拱手拜道,在他身后的胡车儿、庞德自也随着跪下拜礼。

“哈哈~~!!快起,快起~~!!没想到啊,羲儿你竟然如此了得,不但把张清那伙贼匪除掉,还把獂道夺下,令那黑鬼煞负伤狼狈逃去!为父在你这般年纪,还真不如你啊!!”马腾纵笑连连,对马纵横更是不吝赞词,似乎并无追究当初马纵横私自举兵离去,强闯城门之罪。

马腾无意追究,众人自也不会做这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何况马纵横立下的功绩,早已足够以功抵过,甚至可以说搓搓有余。不过有一人似乎并非如此想的。

“庞德,你这目无军法,以下犯上的恶徒,今日我不把你斩首示众,以证军法,如何服众!!?”

陡然一人好似一头发怒的公牛忿然冲出,正是被庞德擒下的守将—张莽。

“谁敢动老子的人,老子就剁了他!!”只不过,就在张莽朝庞德冲去的时候,马纵横忽地转身,一声厉喝,如同惊雷炸开,整个大堂如在摇晃,张莽只觉一股恐怖的气势,如潮涌扑至,顿时被吓得浑身僵硬,不敢动弹。

马纵横冷哼一声,遂向马腾疾言厉色地说道:“当初庞德是领我之命,与他无关。更兼他在讨伐张清贼匪各场战役中,都立下赫赫战绩。爹爹要罚,孩儿甘愿领罪!!”

庞德闻言大急,正欲说话,这时胡车儿却按住了他,投去眼色,示意他莫轻举妄动,静观其变。马腾面色一沉,忽然向张莽瞪眼喝道:“大堂之下,岂容你放肆,退下!!”

张莽闻言,自是忿忿不平,咬牙退下。马腾遂又转眼望向马纵横,冷声道:“羲儿你与你的麾下虽是立下大功,但却不可居功自傲,否则我定严惩不贷!当日之事,追究根底却是我思虑不周,悠游寡断,但你等如此鲁莽行事,触犯多处军规,且看在你等立功的份上,以攻抵过,不予追究。此事到此为止,日后谁都不得再提!!”

马腾此言一出,众人忙是纷纷领命应诺。少时,马腾叫退众人,唯独留下马纵横,父子二人转入后堂说话。

马腾默默望着窗外水池景色,听得背后的脚步声,也不回头,淡淡说道:“为父的信,你可已看过?”

“孩儿已然阅毕。”

马纵横看着马腾雄伟的背影,想到当初自己与他几番争吵,几乎翻脸,不由心头一阵揪紧。

“诶,都是为父太过无能。若我有那董豺虎的势力,何进那屠夫岂敢要你前去洛阳,做他的人质啊!只是如今事已成定局,但若拒绝,恐怕我先祖伏波声名便将毁于一旦。可如今洛阳局势险峻,外戚、宦官明争暗斗,迟早会有一场惊动天下的腥风血雨,一旦陷入其中,恐怕是凶多吉少。为父实在是进退两难啊。”马腾长叹一口气,语气里充满了愧疚、无奈。

马纵横能感觉马腾对自己那份浓浓的关切,面色一震,沉声道:“爹爹不必多虑!孩儿早就想前往洛阳,见识一下天下英雄,此番正好如意,开心还来不及呢!”

马腾一听,身体一颤,猛地转过身来,难掩忧虑之色,道:“你!你真的决定要前赴洛阳,可知你这一去,可是要作为那何进的人质!”

马纵横听话,却是不屑一顾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爹爹多心了。凭你儿子的本事,天下之大,何处闯不得!?何况此行老胡和庞德都会随我一同前去。”

马腾闻言,沉吟好一阵子,紧紧地看着马纵横,或者是他的自信也带给了马腾信心,遂是走到马纵横面前,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欣慰地叹道:“你不愧是我马寿元的儿子,你放心,这里的一切为父都会替你照顾的。等你回来后,或许为父也该要退位让贤了。以你的本事,一定能光复伏波当年之荣光!”

“爹爹你!”马纵横一听,顿时色变。可知马腾如今也不过是三十七、八,就算起码要三年以上才能回来,那时马腾也不过是四十出头,也正是男儿大丈夫开创立业的最好时期。

“哎!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到时候为父可要先好好考察你一番,才会退于幕后,听你差遣。况且,就算我让你来做主,你倒也要有这个本事!”马腾拍了拍马纵横的肩膀,然后转过身去,悠悠又道:“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为父知你绝非池中之物,但若要鱼跃龙门,一飞冲天,还是要经过磨砺。

此行前往洛阳,正是你能够成器的考验。其他话为父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也相信总有一日你能纵横天下,一酬壮志!你与异儿新婚不久,就离开了冀城。这些日子,家中大小事务都是她在操劳。庞公见她辛劳,便辞去了职务,替她打理城中家业,这才分忧了不少。你能娶得如此贤内助,真是三生有幸。你趁还没去洛阳之前,就多多陪她吧。”

马纵横听话,不由心头一软,迫切地想要见到王异,急急答应后,便朝家里赶去。

却说北宫凤先是回到家中,此时正和王异还有马云禄在花苑里的一处小亭观花。经过这一段日子的相处,温柔大方,善解人意的王异赢得了马家上下所有的欢心。不但马腾对她极为满意,马超、马铁、马休对她都是极为敬重。至于马云禄更是粘人,只要王异一空闲下来,就吵着要王异陪她玩。

“异儿~!”马纵横的声音忽然远远地传了过来。王异心头一紧,刚才她虽然表现得不温不火,实则从见到北宫凤的那刻开始,就一直在期待与马纵横早点相见。

“相公~!”所谓小别胜新婚,更何况王异日夜思念郎君,这下再也忍不住,急急地走出亭子。不过马纵横却也快步地赶了过来,一把抱起了王异。

“哈哈哈哈~~!!异儿,我想你,我好想你~~!!”马纵横抱起王异一连转了几圈,毫不遮掩地表达着自己的情愫。王异却是有些害羞,等马纵横一停下来,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了,好似求饶地急道:“快放我下来。云禄还有凤儿妹妹在看呢。”

马纵横听话,转过头去,果然看见马云禄在对着自己做鬼脸,北宫凤这女流氓更是眼神发亮,好似很期待马纵横有更激情的表现。

“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在意的!”马纵横把王异放下,王异不料,‘啊’的一声,立刻整个人都贴在了马纵横的身上。马纵横只觉自己保住了一团温热的软玉,还不等王异反应过来,便是粗暴地吻向了王异。王异一开始还意图反抗,只不过在马纵横强烈地攻击之下,很快就弃械投降。北宫凤和人小鬼大的马云禄还不忘调戏两人,一齐‘哇’的叫了一声。

夜里,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马超听说马纵横回来,兴奋不已,正想等吃完晚饭后,让自家大哥好好和自己说说,这些日子的经历。在马超心里,比起听那古时的战例,自家大哥的亲身经历却要精彩多了。不过,令马超好生失望的是,吃晚饭的时候,根本没有看见马纵横的身影,连自家大嫂嫂也不见了。马超偷偷问了问马云禄。哪知童真无忌的马云禄,晃动着大眼,嘴巴里还有几颗饭粒,奶声奶气地说道:“二嫂嫂说,大哥和大嫂嫂许久未见,正是饥渴得很,恐怕又要一番大战,不到明天晌午,两人都不会出来了,教我们别去打扰呢。”

也不知马云禄有意还是无意,这句话一说出,顿时让席上好几个一起喷饭。由其是北宫凤,虽是女儿人家,也被吓得难保仪态,一口饭直接喷到了对面马超的脸上,让马超那张俊脸沾满了黏糊糊的饭菜。

马纵横享受着这难得的天伦之乐,时间不知不觉又过了半月。而就在不久前马纵横过了弱冠之年。

中平六年,一月。朝廷下诏,命马腾为西凉别驾,暂领南安。其子马羲年少有成,剿灭南安巨匪张清有功,为表彰功绩,以显皇恩浩荡,特召入朝廷为官,任麒龙令(掌管宫中马匹),即日上任,不得有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