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上京之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诏令一下,整个西凉为之动荡。马腾在两年,连得天水、南安,更为西凉别驾,可谓是深受朝廷看重,其势之大,一下子一跃成为了西凉第二大军阀。可西凉一带的百姓都知道,马腾之所以能够有如今的威风,全因他生了个好儿子。而如今他这个好儿子,却要为此付出代价,前往那据说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地方,皇都—洛阳。

三辅境内,郿城。

“何进,好你个无能屠夫~!!!竟敢坏老子大事~~!!!我饶不了你~~!!饶不了你~~!!!”董卓竭斯底里地咆哮声,震得整座大殿似在摇晃,一众文武皆露惧色,不敢出声。

原来董卓很久之前,就把阎行上任南安的举荐书发动洛阳,只要朝廷文令一下,阎行就能走马上任。哪知朝廷一直拖延,一开始董卓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听细作回报,说何进似乎有意要提拔马腾为西凉别驾,便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待董卓准备向何进送去书信和一些细软时,朝廷的诏书却已下到了天水,马腾已正式成为西凉别驾。

“主公,何屠夫表面虽与主公交好,可暗地却又在提防主公前往中原。以如今的局势来看,正如我先前所猜想的一样,何屠夫是恐怕主公站到张让那群宦官那边,表面故先安抚,暗地里却在争取时间,剿灭张让那群宦官。等张让一除,恐怕何屠夫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主公!!”李儒快跨出一步,疾言厉色地禀道。董卓一听,一对熊般的巨目,顿时射出两道凶光,嘶声叫道:“何屠夫他敢!!老子让他不得好死~~!!!”

李儒深吸一口气,眼神里猝然多了几分阴狠之色,说道:“何屠夫此番之所以劝陛下封马寿元为西凉别驾,不惜干扰我西凉政事,得罪主公。全因那马寿元竟然答应了把其子马羲送到洛阳,在那何屠夫下作为人质。还不得不说,这马寿元真够狠心,可知以如今洛阳的局势,这无疑是送羊入虎口。但换一个角度来看,儒又以为他是鼠目寸光,此子勇猛多谋,实具伏波之风,凭这他的本领,不出三年之内,足可占据半个西凉,若给他五年时间,甚至可以歼灭韩遂,与主公争霸西凉。这样一来,反而打乱了主公入主中原的全盘计划。

可惜的是,马寿元愚忠而又无能,竟把自家麒麟儿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不过此子非同寻常,儒有一计可尽早除此后患!”

在李儒的分析之下,董卓细细一想,觉得果然如此,脸上的神情立即好了许多,这下听李儒有计,不由眼露精光,忙是问道:“文优有何计策,快快说来~~!!”

李儒作揖一鞠后,震色说道:“那马羲不久便要前往洛阳,路途必经三辅,如今天下大乱,各处都是贼匪,就连河东一带也不平静,主公何不派一队精锐伪装成贼匪,但若马羲一过三铺,到了河东境内,就派人杀之,一了百了!”

李儒此言一出,牛辅却是皱着眉头说道:“竟要动手把这马家小儿杀了,为何不直接在三辅动手!?万一让他逃了,那又若何?”

牛辅近乎白痴的言论,却是直接让董卓暴走。只听‘嘭’的一声轰响,董卓猛拍奏案,怒声就骂:“你这没脑子的猪头!!若在三辅动手,岂不是宣告天下,是我董仲颖杀了马寿元的儿子!?”

牛辅吓得一阵心惊胆跳,也不知听没听懂,连忙低头不敢说话。李儒凝色,拱手又道:“儒以为未免招人怀疑,若马寿元派人前来求主公来要过关文令,主公却可稍作刁难。以让马寿元放心。”

董卓听话,怒气渐退,咧开一丝笑容道:“还是文优细心,就按你说的去办!!”

果然,过了数日后,马腾果然派人来求取过关文书,还送来不少绸缎、宝刃、良马,以作敬意。董卓却是毫不领情,那马腾的使者等候好些日子,却依旧见不到董卓半个身影。直到快有七、八日,马腾再又派来一个使者,董卓才是接见,诈称近日得了风寒,不便见人,最终还是发了过关文令。

待使者回到天水,马腾听说董卓故意刁难,不怒反喜,遂和马纵横商议出发洛阳之事。马纵横近来无事,这些日子除了和家人享受天伦之乐,就是每日和庞德、胡车儿练武,早就准备完毕。他把獂道和黄沙城分别交给成公英和庞柔打理,让两人暗中招兵买马,操练兵士,以备他日天下局势动荡颠覆,征战四方之日。

终于到了出发的日子,王异和北宫凤早早就替马纵横收拾好行装,为免徒增伤感,却都不愿相送。马纵横出家门口前,吻别了两位妻子,还有嘟着嘴,满脸不开心,脸上还有泪迹的马云禄,依依不舍的离去了。

却说马腾引着一众将士,还有马超等子嗣在城门外早就等候。临行前,马腾目光烁烁,说道:“羲儿,别的话为父就不多说了。到了洛阳万事小心,莫丢了我马家的脸面!”

马纵横面色一震,亦是眼神炯炯,慨然应道:“父亲放心!孩儿定不会辜负你的厚望!”

“好!”马腾重重地一点头,有些话想要说,在众人面前却又说不出口,只能用眼神表达。马纵横灿烂一笑,却是感觉到马腾眼神里的那份父爱。

“哥哥,爹爹说了,等你回来之后,我就能随你左右,与你一同征战沙场!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不知不觉中,已然十六岁的马超,长得比两年前更为英俊潇洒,威风堂堂,说话时满是自信。而就在不久前,马超先在三十合内败下胡车儿,七十回合内险胜庞德。之后,就在马超准备向马纵横发出挑战时,诏书下到,马腾恐兄弟两人激战误伤,特地找来马超,严禁两人比武。马超对马腾敬重无比,也不敢忤逆。

“你是我马纵横的弟弟,自然不凡!超弟,你已长大成人,家里就交给你了!!”其实,马纵横却也很期待与马超一战。这时,兄弟两人眼神交融,浓浓的兄弟感情,实在让四周的人无比羡慕。

“大哥尽管放心!”马超也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听罢,马纵横望了马腾,还有其他弟弟。胆子稍大的马休,急道:“大哥你快回来,你教我的刀法,我还未练成呢!以后我要和你一样练刀!!”

马休此言一出,马腾面色稍变,不过很快恢复如常,叹了口气,没有说话。马铁也眨动着一对大眼睛,鼓起勇气说道:“大哥,我以后也要和二哥一起,随你征战!”

分别,总是令人伤感的。马纵横看着眼前的家人,心里揪紧不已,如今的他已经确确实实地成为了马羲这个人,在他心目中,马腾、王异、北宫凤还有马超这些家人,就是他最为珍贵的宝物。

一一告别后,马纵横缓缓地收回眼神,一夹马腹,赤乌嘶鸣一声,四蹄骤起,顿时化作一道飞驰的虹光,冲飞而去。胡车儿还有庞德,数十余赤魁精锐,也各纷纷策马追随。

马驰骤飞,如今正是冬末,城外白凯凯的一片,马纵横一行人渐渐消失在众人眼前。

“待我马纵横名满天下之日,我必会回来西凉~~!!”

蓦然,一道震天喝响,从远处遥遥传来。听得城下众人,无不心头一震,那道话音久久在耳中萦绕,不能消散。

此行,马纵横只带了三十余人,和一些替换的衣裳,还有必备的口粮、细软。众人都是轻装上路,又有董卓的过关文令,兼之众人都是能够吃苦耐劳的人,因此一路行程极快。

数日后,马纵横过了广魏,又过了几个关口,到了陈仓。来到陈仓后,马纵横到了当年天义军与官兵作战的一带战场看了一遍,正要离开时,忽然看到七、八个百姓,竟被官兵追着,那些官兵各个手提枪刃,骑着宝马。好几个快马追上,或是狰狞笑着,或是凶狠骂着,手上却都是做着同样一个动作,就是把手中枪刃狠狠地扎入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背后。

“畜生!!!”马纵横眼暴精光,大吼一声,驰马就冲。胡车儿、庞德却也忿怒不已,各提兵刃杀了杀去。话说剩下的那十几个官兵,还正追杀着剩下在逃的四个百姓。陡然间,只听一声咆哮骤起,定眼看时,却见面前有一队骑兵飙飞杀来。为首当冲的更是一个手提赤色龙刃,好似传说中鬼神一般的男子。

唰~~!!无比清脆的一声脆响,赤光飞处,一颗头颅赫然飞起。紧接着人马分过,马纵横迎上一人,凶目怒瞪,一刀劈落,如有破天开地之势,瞬间又把一人劈开两截。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顿时把那些官兵吓得魂飞魄散,正想要逃时,胡车儿、庞德还有一众赤魁将士纷纷杀到,盛怒之下,无人手下留情,一阵间,就把那些官兵一一杀死。

而那几个百姓,早就吓得瘫痪在地,直到厮杀停住,还没反应过来,就像是丢了魂一样。

“老大哥,你可有大碍!?”王小虎从一匹马上跳下,急急问道。一个身穿满是补丁,如今布满血色的布衣,莫约四十多岁,身材瘦弱的中年汉子,猛得打了个哆嗦,又见王小虎身上装备精良,连忙跪着拜道:“官爷饶命,官爷饶命啊~~!!”

“老大哥快起,我等和那些畜生不是一伙,我家主公正是鼎鼎大名的小伏波,刚才正是他路见不平,率领我等杀了这些畜生的。”王小虎忙一边扶起大汉,一边说道。那瘦弱汉子一听,顿时涌起了几分惊喜之色,说道:“小伏波!?莫非是那马扶风之子,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小伏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