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董卓暗下的死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纵横语气真挚,加上他极具男儿的阳刚霸气,翠花看得有些痴痴,咬了一下嘴唇,最终还是决定如实拖出:“不瞒小马将军,杀那郭斌的人,才来了两天,好像是叫王莺,名字虽是好听,可却满脸豆皮,样子长得难看极了,脾气也是怪异。那郭斌为此还发了一顿火,因嫌弃她丑,就让她在庖房里给厨子搭手。今日,郭斌逃来,我吓得连忙躲在一处偏房里,正好看到那王莺不知哪里偷来一把宝剑,一剑就把郭斌的头颅给削去,然后我听一阵马蹄声起,她把郭斌的头颅一丢,人就跃墙而去了,不久后我就看到小马将军你了,因怕被乡亲父老误会,也不敢藏着,便立刻走了出来。”

“原来如此。杀这郭斌的竟还是个丑女,而且看来她似乎就是潜伏在这,等候机会,来杀这郭斌的。”马纵横一听,神色一凝,呐呐而道。

“小马将军恕罪,小的真的不是有心隐瞒。只是怕这事说出,反而惹怒了小马将军和城里的百姓,故而不敢张口。”翠花唯恐马纵横怪罪,忙求饶道。马纵横再次伸手,这回却直接一把了翠花瘦弱的手臂,吓得翠花身子一颤,然后便被马纵横牵了起来。

“事已至此,为防那郭汜寻仇,你也不必多说。下去领了赏金后,就快快回家吧。”马纵横柔声说道,翠花一听,却不知有几分失落,低着头,轻轻应诺,然后幽幽地退了下去。

“哼,如此看来,今日我俩去到校场时,那些把郭斌麾下刺杀的杀手十有**和这叫王莺的丑女,也是一伙的。”胡车儿冷哼一声,望向了庞德。庞德沉着一张赤脸,道:“不过郭斌和他那些死去的爪牙,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这些杀手应该是一群义士。”

“只不过这些义士行为太过鲁莽,竟敢在董豺虎这头凶兽口中拔牙,此番若非有我们顶替,但若惹怒了董豺虎,恐怕要有不少人遭殃,这样一来,也避免不了会有无辜的死伤。”马纵横皱了皱眉头,口上虽是如此在说,但自己确也没什么办法阻止这些杀手。

一夜就此过去,次日陈仓的百姓一齐相送马纵横一行人到了城郭,马纵横告别了百姓再次踏上了前往洛阳的路程。

话说,昨夜马纵横已与胡车儿、庞德商议过了,他们仨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是刀枪火海都敢一闯的大老爷们,但毕竟这是董豺虎的地盘,整个三辅可有着足足三十万精锐的西凉精锐。而且上任的时期迫在眼前,未免不必要的争端,马纵横还是选择了避开郿城,走山地小径赶路。

莫约七、八日后,马纵横一行人终于到了京兆之地,这些日子他们几乎都在山里夜宿,虽然山里有不少野味可以充饥,但环境真的不敢恭维,不但蚊虫极多,野兽更是时常前来偷袭。还好后来马纵横和庞德找到一处大虫的窝,徒手把大虫给剥了,又收集了大虫的屎尿,夜晚露宿就把大虫的屎尿洒在周围,这让有几天好觉睡上。也正因如此,这数十人全都近乎成了一个个山地野人,遂是前往京兆边境一处小城,准备好好的歇息、收整一下。

却说马纵横一行人来到这小城时,也是秉着试一试的心态,若是董卓真是雷霆大怒,已经颁布了要追缉他们的号令,马纵横也不介意大闹一番,反正这小城乍眼一看,不过最多有六、七百余兵力把守。所幸城上的守将见到过关文令后,立即一改始初恶狠狠的面容,而且还献媚地带着兵士下城相迎。其实这也难怪,任谁看到一群灰头土脸,浑身发臭,像极了从山上下来打家劫舍的土人匪寇,再加上马纵横更身披虎皮,眼神凶煞,谁都会吓得戒备提防,莫还笑脸相迎?

“哈哈,小马将军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失礼、失礼。若小马将军不嫌弃,就到小的家里歇歇脚,其他的兄弟,我都会安排在驿站歇息。”那守将笑嘻嘻地应了上来,满是讨好之色,马纵横看着,觉得此人活脱脱像是一条癞皮狗。

“不必了。我和我的麾下都在驿站歇息就好。这位将军不必操心,我就歇息一夜,明日就走。”马纵横说罢,一夹马腹,赤乌打了个响鼻,吓得那守将连忙弹开,回过神来,马纵横已带着人傲然离去。

只不过,马纵横离去不久后,那守将忽然面色一冷,全然不见刚才的谄媚之色,急与身边的将士吩咐道:“快传我号令,通知正在长安守备的华将军准备,那马家小儿出现了!同时再修一封密书,遣流星马报与刺史大人。”

马纵横却是不知自己的行踪正被人密切地关注,去到驿站后,洗漱了一番,换了几件干净的衣服,然后便和众人到城里的酒家吃了饭,又把大虫的毛皮、虎爪、虎牙、虎尾等贵重的部位都给卖了,换来的钱,一些拿去买酒,剩下的都赏赐给兄弟们了。

如今还在董豺虎的地盘,众人也都不敢喝醉,吃饱喝足便回去驿站歇息。就在这时,正走在街上的马纵横,忽然被人一撞,那人匆匆就走。马纵横面色一冷,猛地转身就抓住了他,口中喝道:“小偷,哪里走!”

哪知那小偷却不慌不忙,而且长着一双灵动的大眼,只不过再仔细一看,竟是满脸的豆皮,吓得马纵横几乎把刚才吃的饭菜都要吐出来。

“哇,好丑的妖鬼,吓死老子啦~~!!”庞德见马纵横抓住一个小偷,赶来一看,见那人面容吓得大叫起来。可马纵横忽然却瞪了庞德一眼,松开了手,道:“不好意思,看来是我误会了兄弟。可否请兄弟前往一叙,让我好好向兄弟赔礼。”

那男子听话,灵动的大眼露出几分异色,然后看了看周围,竟也不反抗,点头道:“好。我跟你走。”

少时,马纵横回到驿站,便教众人在外守住。他则与庞德、胡车儿还有那个满是豆皮的丑男进入了房间里面。那丑男也不客气,找了个位置坐下,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钱囊,一边递给马纵横一边说道:“原本我想等小马将军发现钱袋丢失后,前来追时,再暗中与你留下线索。没想到学艺未精,被小马将军捉个正着。还望小马将军莫怪。”

“哼,这偷鸡摸狗手艺,学不精那就最好!”胡车儿听了,凶目一瞪。那丑男听了,也不生气,笑道:“这位兄台莫要气恼,对于我们‘天刺’中人来说,这偷鸡摸狗的手艺却也是很重要的。实不相瞒,我曾与小马将军有个一面之缘。而陈仓的事情也正是我们干的。刚才小马将军没有揭穿我,看来小马将军已然认出我了。”

“郭斌是你杀的?你就是王莺?”马纵横眼神一亮,凝声问道,虽然面前这神秘人长得丑陋,但起码有着极好的身手,当时如此仓促之下,他竟然还能记着自己的面容,足可见他非同寻常。

“啊!?据那翠花所说,那王莺不是个豆皮丑女吗?这人豆皮是有了,可?”庞德疑声正道,那人忽然一笑,道:“郭斌确是我杀的,不过是男是女,名字是否是叫王莺,好像都不怎么重要吧?重要的是,我为何要找到你们?”

“是因为陈仓之事?董豺虎果然要杀我泄恨!?”马纵横一听,不由脸上露出几分寒色,如果真是如此,可能城内已经是四处伏兵。

“据我方细作来报,董豺虎早在一个月前,就向长安调拨了一支精锐之伍,后来又有消息传回,这些人是要准备截杀小马将军你。从时间来看,董豺虎早就暗中准备,应该不会是为了陈仓之事。”神秘人面色一沉,疾言厉色地分析道。庞德、胡车儿一听,顿时面色大变,紧切起来。

“董豺虎果非善类,莫非他看出主公将来必成他的大患,想要急除之!?”庞德眼露凶光,与胡车儿对视一眼,冷冷说道。胡车儿面色一沉,遂是接话道:“可主公如今受陛下之诏,前往朝廷入仕,而且这更是大将军何进在暗中操纵。这董豺虎虽然威霸西凉,可却不见得能把当今陛下和大将军何进都不放在眼里吧!?”

神秘人听了,颔首一笑,道:“正是如此,所以那董豺虎才迟迟未有动手,再看他把精锐调集在长安,长安与河东靠近,恐怕他是想等小马将军过了京兆,然后教这些精锐队伍伪装成贼匪,就在河东边境下以死手。这样一来,就算别人怀疑到他,他也自有说辞推脱。”

马纵横听话,不由微微一愣,这神秘人想的和自己一块去了,又是好奇地看了他一阵。神秘人发现马纵横投来的目光,却也示好的笑了起来。

“这位小兄弟想的,正合我的心意。其他且先不说,董豺虎竟然要对我下死手,我自也不会示弱。幸得这位小兄弟仁义,到时我自有应付之策。”马纵横很快神色一定,气势威凛地说道。蓦然间,那神秘人,只觉一股强大的杀气如同一座巨山般压在自己身上,脸上连连闪过异色。

“若小马将军不嫌弃,小的还有一些兄弟愿携手相助。”神秘人面色一沉,好像下定了决心般说道。胡车儿听话,却是露出几分疑色,先与马纵横谓道:“主公且慢,此人虽来示警,但来历不明,对我们始终还是藏头露尾,不能深信。”

庞德听话,眯眼看了那神秘人一阵,也是向马纵横颔首附和。神秘人听话后,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这时,马纵横却是淡淡说道:“我能感觉到这位小兄弟并非奸恶之徒,迟迟不肯以真面目示人,或是有难言之隐。只不过此番我等的敌人,绝非寻常之辈,为了不连累小兄弟,还是到此为止吧。”

马纵横此言一出,神秘人那对灵动的大眼,却是露出不肯服输的坚毅眼色,急道:“我等天刺之人才不怕那董豺虎呢!!朝廷不仁,奸臣作乱,我等天刺之人就是要替天行道,杀尽这些祸害百姓、捣乱苍生社稷的畜生!!”

“义士高义,不过我马纵横从不愿欠别人的心情,陈仓之事我替你顶了罪名,今日你示警之恩,全当是扯平吧。”说罢,马纵横站了起来,胡车儿、庞德见了,也忙是站起。

“小马将军你这是要何处!?”神秘人看见马纵横站起,似乎猜到了什么事,不由神色一变,连忙问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