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青衣美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此处并不安全,你还是早早离去吧。”话音一落,马纵横便向房间外走去,向外头的王小虎令道:“立刻召集所有的兄弟,我们今夜就要出发!”

王小虎一听,神色一震,毫不犹豫,立刻领命而去。神秘人急欲阻止时,马纵横令声早落。胡车儿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瞪眼道:“小兄弟,我送你出去吧!”

“你们!!”神秘人听话,不由有些怒火,那双灵动的大眼也瞪得斗大。马纵横毫不理会,面无表情。神秘人见自己的好意,别人根本不领情,心中憋屈,也拂袖而去。

“主公,我们就这般离去。此人恐怕会遭城里的爪牙袭击。”庞德走近马纵横身边,低声说道。

这时,马纵横的眼光已在四周扫了一遍,眯眼道:“他明知驿站周围定会有眼线监视,却还是敢和我们过来,就证明此人对自己的实力极有自信,而且从他刚才的口吻和陈仓之事来看,他还有不少实力高强的同伙,我们就不必操心了。”

庞德听话,默默一点头,遂是和胡车儿回去准备行装。

却说,夜里二更时分。忽有七、八个身手敏捷的人潜入到城门之内,在城门把守的兵士还未反应过来,就纷纷被擒倒,然后迅速打晕。

不一时,马纵横一行人飞马来到,在敌楼内的守将听得蹄声响起,连忙赶出时,忽然听得城门嗡嗡作响,竟然已经打开了。霎时间,城上一片大乱,举火如星,喊叫不断。那守将急出,看是马纵横,连忙叫道:“小马将军,你这是要去何处!!?”

“城上诸位兄弟,马某上任日期迫在眼前,就不再逗留了!”马纵横向城上一喊,驰马望打开城门冲去,在城门下等候的那七、八个汉子,其中一个正是庞德。庞德眼见自己的坐骑奔飞过来,哈哈一笑,跃身一起,便坐在了马背之上,跟随马纵横奔飞出城。

就一阵间,马纵横一行数十人全都冲出了城外,在城上的守将气得哇哇大叫,却也不敢派人前去追袭。而且就在不久前,他派出去的杀手,竟被那个豆皮丑男和他几个手下一一杀尽,此时这些该死的人还在城内失去了踪影。

“马家小儿忽然离去,肯定是知道董刺史要铲除他的事情,说不定就是那伙人通风报信,立刻增派人手,今夜之内务必找到那些人,我要把他们一个个剥皮拆骨,开膛破肚,以泄我心头之恨~~!!!”

那城门守将嘶声大吼,在夜色里像极了一头发恶的厉鬼。而就在此时,夜空里,月色下,一道幽美、神圣的倩影,如飞雪飘落,如落叶轻盈,一身青衣飞舞,长发飘飘,身姿婀娜,虽未能看见面容,却已是美不胜收。

那倩影随意一点,落在了敌楼之上,城边那些兵士看得,都抬头张大了嘴巴,一时说不出话,各个都似被迷了魂。

就在此时,蓦然响起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只见有数十道黑影左窜右突,飞过时,必先见寒光闪烁,随即鲜血飞洒。就一阵间,竟就死了数十个兵士。

“刺客~~!!有刺客~~!!”一个身手颇好的将士,听到惨叫声后,闪过一个黑衣人的袭击后,连忙急声叫了起来。数十个兵士连忙拥护在那城门守将左右,慌忙退入了敌楼之内。只是就在这些人进去的瞬间,敌楼楼顶‘嘭’的一声骤响,众人回头望去,竟看见了那青衣仙女,而且终于看到了她庐山真面目。

却见秀眉巧鼻,肌肤如雪,大眼深邃,小嘴樱桃,一张脸蛋儿精致得就似经过了鬼斧神工。只不过如此美艳的面容,此时却布满了冷冽的杀戮之气。

人美,可她手上的剑却更美。只见剑身如同翡翠发青,雕有龙凤,长五尺三寸,荧光耀动,可谓绝品。

人动,剑舞。前头几个兵士还未反应过来,忽觉咽喉一疼,很快就能感觉到喉咙喷血,旋即便一个个倒了下来。

“你!!你是何人~~!!!”

那城门守将见这青衣女子身手不凡,吓得面色大变,一边退后,一边叫道。此时,却又有几个兵士被青衣女子一剑封喉。只见青衣女子动作幽雅,剑法堪称艺术,随意一点一拨,血光随伴,青光晃动,再加上那幽美的身姿,就如在跳舞一般。

一个个兵士倒下。就在众人被青衣女子剑法所迷时,却还不发觉自己的队伍已少了大半。那城门守将前面,已然无人把守。

“死于吾剑者,必是奸恶之徒,吾乃天刺之人,吾名王莺。”

如同天外仙子般好听的声音,却又充满了冷冽的杀气。话音落时,几道青光晃动,青衣女子却不知何时,从人丛了走过,到了敌楼门外。

旋即,背后传来一阵阵跌倒的声音,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包括那城门守将在内的数十人,竟全都死去,无一生还。

青衣女子默默地望着远处,脑海里忽然回想起那日在陈仓城内,那纵马飞驰,手提龙刃,威武盖世的少年。

青衣女子不由皱了皱秀眉,似乎有些不情愿地想起。

却说两日之后,正在长安守备的华雄听说马纵横已到京兆境内,立刻带领数百精锐骑兵,打扮成贼匪,望河东边境赶去。而与此同时,他却丝毫不知,就在长安城不远处,一行数十人的队伍正在暗中看着他的队伍离开。

这一行人正是马纵横的队伍。

却见马纵横满脸风尘,如今正是冬季,这两日下来,众人一直赶路,少有歇息,许多人都冻得面色僵硬。只不过,谁都没有张口说苦说累,一路追随着马纵横。

“哼,这些人应该就是董豺虎派去伏杀我们的精锐了!”庞德双眸烁烁发光,冷声而道。

“十有**就是这些人。诸位兄弟,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等到了河东,我们就能好好歇息了。”马纵横冷酷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柔色。众人听了,心中一震,纷纷抖数精神,振声应和。

却说‘西凉虎兽’华雄并不知自己队伍的后面,正跟着一队杀意腾腾的队伍,一路向河东边境飞赶而去。

当夜,天色已晚,到了初更时候,华雄想着马纵横那一行人没那么快赶到,也不急于赶路,让兵士在一处山地下歇息,却也没派斥候在四周巡逻。

不知不觉,渐渐地到了三更时候。华雄那数百人都已熟睡。忽然间,山上响起一阵阵马蹄骤声,宛若山崩地裂之势。许多兵士从梦里惊醒,急出看时,却见一队数十人的骑兵队伍猝然杀来。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贼匪,看老子如何收拾你们~~!!”只见队伍内一人纵声狂笑,一张赤脸尽是凶悍之色,手提双戟,奔飞杀来,一个将士看了连忙喊着截住,数十顿时蜂拥扑去,却被那赤脸猛汉挥戟策马,纷纷撞倒而去。另一边,又见一彪形大汉,手提一对鬼脸大铁锤,急砸乱打,在一处处人丛里飞马冲过。那两人都各带十员骑兵,乱冲乱撞,所向披靡。

可比这两人还要恐怖的是,当中那一队骑兵。只见一骑着赤马,手提龙刃的少年猛汉,快如惊雷,刀出如电,骤飞直冲,一众兵士皆如土鸡瓦犬,无人能挡。被他冲撞之处,如摧枯拉朽,倒散一片。

一时间,杀声震天,且又便随着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嗷嗷嗷哦~~!!!吾乃西凉虎兽,华雄!!是谁胆敢袭击老子的队伍~~!!!”蓦然,一道宛若虎啸般的吼声暴起。却是华雄提了兵器,上了马赶来厮杀。

“是华将军,华将军来了~~!!!”

“兄弟们,有华将军在,这些奸贼必死无疑~~!!拼了~~!!”

华雄的出现,顿时让已阵脚大乱的兵众恢复士气。就在此时,一队骑兵奔冲杀来,为首那手提龙刃的少年猛汉,竟毫不惧怕西凉虎兽,向他径直杀来。

“华雄,可认识我哉~~!!?”那少年猛汉,正是马纵横也。只见他双眸凶光迸发,气势骇人。华雄也不怠慢,策马迎去,瞪眼看着他,却不认识,喊道:“哪来的黄毛竖子,是来寻死耶!?”

说话间,两人飞马交接,刀对刀,皆有破天裂地之势,骤碰一起,‘哐当’一声,两柄宝刀猛地荡开。华雄那些部下却都是惊得大呼起来,好似全然没想到这少年猛汉,不但能挡住自家将军的雷厉一击,而且还能战个不相伯仲。

“好小贼!!力气不错!!”华雄猛地勒回马,瞪眼喝道。马纵横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把马一拨,冲去杀时,口中又喝:“华将军竟要杀人,怎不知我的面貌!!?”

华雄一听,顿时面色一变,他身上一直就有马纵横的画像,而且也听说过他的打扮,这一被他提起,立刻把他认了出来,惊呼叫道:“你是那马家小儿!!”

就在华雄话音刚落,马纵横已然杀到他的面前,手中龙炎偃月刀骤飞舞起,如同龙腾飞跃,攻势凶猛。华雄一时失神,便是被他杀个手足无措,心惊不已。

“华将军莫怕~~!!我等来救你~~!!”在四周的兵士看得华雄落入苦战,哪还敢怠慢,忙蜂拥杀来。这时,庞德、胡车儿纷纷引兵杀来。华雄大惊失色,慌乱之下,躲避不及,被马纵横奋力削去了右边半只耳朵,痛得嘶声惨叫。华雄部下吓得拼死来救,马纵横怒声大喝,手中龙刃如若轮转,刹时将七、八个兵士一齐拦腰砍死。庞德、胡车儿两尊煞神随即杀到,三人合在一起冲突,华雄部下全被杀散,只不过此时华雄早就逃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