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初到洛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家小儿~~!!削耳之仇,我必会报之~~!!”黑夜里,华雄扯声大骂,其残部纷纷逃去。庞德、胡车儿正欲去追,却被马纵横叫住。

“穷寇莫追。哼,西凉虎兽,至此便要成了半耳兽了~!!”马纵横冷声喝道,众人听了一齐大笑,皆纷纷跟着笑骂。华雄听了,怒不可遏,骂声震天,不过比起马纵横这些胜利者,他的骂声更像是败家犬的怒吼。

杀破华雄的这支所谓的精锐队伍,马纵横却也不作歇息,马不停蹄地赶往河东,在一处小城里歇息一日后,恢复了一些体力后,遂又继续赶路,等到渐渐到了河东境腹地,马纵横却又减缓了行程,让麾下兵众好好歇息,顺道也一观沿路风景。

终于,过了十多日后。马纵横一行人,来到了皇都洛阳。当他们看到洛阳时,才知道何谓雄伟壮观,何谓天下之都。洛阳城高足足数十丈,城地宽阔,一眼望去,似无边无际,城门下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有行商贩卖的商队,也有进城做买卖的行脚商人,当然也有不少前来洛阳的百姓。

“洛阳果真繁华,真不愧是大汉朝的皇都。”胡车儿凝色观望,任他凶猛彪悍,却也被洛阳的雄伟所怯。

“哼!洛阳再是繁华又如何!?你没看到就在这数十里外,随处可见腐尸饿狼,流民叫苦连天,真是一处天堂,一处地狱!!”庞德面色发寒,冷声喝道。

“朝廷**,君昏臣奸,气数早尽。只不过如今时机未到,若你等真有替天下百姓鸣不冤,何愁没有机会!?”马纵横双眸烁烁发光,面容紧绷一起,却也是暗暗强忍着怒色。

“哎!!你们那些人,还不快快下马,这可是皇都洛阳,以为是你们那些乡下地方吗!?”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气焰嚣张的喊声,只见一个将领正带着数十人的兵士赶了过来。那些正准备入城的百姓、商人都吓得变色,纷纷都是散去,似乎对马纵横那一行避之不及。

庞德听话,顿时眼睛一瞪,正要骂人。马纵横一摆手,先是阻止了他,然后翻身下马,冷声道:“我乃扶风马羲,此番正是受陛下诏令,前来上任的。”

马纵横说罢,胡车儿也下了马,一边瞪着那骤然变色的将士,一边拿出诏令。

与此同时,在这洛阳北门之上,却有一群神态不凡,体态雄威的人在看着城下的境况。

“哼!!阿满,我陪你可等候快有半个时辰了,这天寒地冻的,这马家小儿不会不来吧!!”却见,一个身穿黄袍锦衣,颇有富贵之色的男子,带着几分怒气说道。

“哈哈,不会,不会。大将军的眼线早已几番确认。否则大将军也不会教我前来迎接。公路你且莫急。”在男子旁,一个又黑又矮,面貌寻常,但身上却又散发一股深不可测的气质,教人不敢丝毫小觑的男子笑盈盈地说道。

这两人自非寻常之辈,都是洛阳有名的俊杰,先说话的正是袁术,答话的人则是曹操。

“哎!城下有动静,那些人好像就是了!”这时,在曹操身后的夏侯渊忽然叫了起来。袁术面色一震,连忙看去,随即就笑了起来:“哼哼,那牛强果然缠住了他们。此人乃小黄门蹇硕的旁亲,仗着蹇硕得宠,平日里就没少刁难前来洛阳上任的新官。若非大富大贵之人,他可绝不会卖半分面子。阿满啊,阿满,看来你这一百两黄金,是输定了。”

“呵呵,话别说太早。如果这马家小儿这般没骨气,就全当我曹孟德有眼无珠,信错人了。这百两黄金也输得心服口服。”曹操却毫不慌张,笑容可掬地说道。可在他身后的夏侯渊可吓了一跳,他可知道曹操前不久赢下袁绍的五百两黄金,可快用干用净了,待会真要输了,可就丢脸丢大了。

“哼!你别虚张声势。你与这马家小儿从没见过,别说得你好似对他了如指掌,你这一套对我可没用!”

“呵呵,竟然如此。公路敢不敢再添赌注,我们赌三百两黄金如何啊?”

曹操听后,笑得更是灿烂。袁术一听,把眼一瞪,露出几分怒色。这时在他背后,一个身材丝毫不逊色于夏侯渊,也是长得虎背熊腰的大汉,不禁拉了拉袁术的衣袖,低声劝道:“主公,小赌怡情,还是算了吧。”

“给我甩手!!”袁术一听,心头一怒,猛地一甩衣袖,然后向曹操,一副雄赳赳的气势说道:“赌就赌!!我还怕了你不成!!只不过你若付不出这赌资,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曹操闻言,仰头大笑,说起来也心不跳色不变,道:“天下谁人不知我曹孟德从不赖皮,竟然是下赌,若是输了,就算倾家破产也要赔上给你啊。”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袁术自也不甘落下面子,一声叫好,便朝城下望去了。

“哼!!不过一小小麒龙令,这官还没上任,就敢藐视我等。你可知小黄门蹇硕正是我家姨父。这孝敬钱一个都不能少,再加上你们对我们这些兄弟无礼,算你三十两白银好了!!”那叫牛强的将领,看了马纵横的诏书,立即态度更是嚣张起来。原来蹇硕一直就和何进交恶,牛强也听说过这马纵横来洛阳,不过是作为何进的人质。更何况蹇硕也特意派人来交代,若是这马纵横来到洛阳,便给他一个下马威,算是对平日屡屡与他作对的何进还以颜色。

“好你个狗官,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张口要这孝敬钱,我家大人可是陛下亲自下诏,召其入朝为官。你如此刁难,可还把陛下放在眼里!?”

“哼!天子脚下,这狗官都敢如此放肆,不就是仗着自己背后有人嘛,老子却又不信,我不给这钱,就进步了这洛阳城!!”

庞德、胡车儿闻言,皆是雷霆震怒,气势汹汹地跨前骂道。牛强见这两人凶煞,不由吓了一跳,连退几步,忙向后面的兵士叫道:“你们这些废物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没看到这些人对本官不敬,还不快快把这些乡下人都给擒了!!?”牛强恼羞成怒,怒声大喝。一众兵士听了,忙一拥而上。

“我看谁敢动手!!老子第一个碎了他!!”脾性暴烈的胡车儿,刚才见到洛阳城外的惨境,已是憋了一肚子怒火,加上马纵横刚才已经把身上的盘缠大都给了那些流民,众人正是拮据,哪还有多余的钱给这些剥削民脂民膏的奸佞鼠辈,就算是有,胡车儿也只会赏他们拳头!

胡车儿吼声一起,好似猛兽咆哮。那数十个兵士顿时被吓得肝胆皆裂,各个呆若木鸡,不敢前进。庞德也是面容狰狞,瞪大着眼,大有这些兵士敢再踏进一步,立刻就大开杀戒。

周围的人见两伙人准备要大动干戈,忙吓得纷纷逃开,随即响起一阵阵议论声,从他们的一些讨论的话里,不难听出这些人似乎对于马纵横这一伙人敢与牛强作对,十分地惊异。

“马家小儿!!你可别乱来,乖乖地叫了孝敬钱,然后进城到醉仙楼,请大爷还有这些兄弟喝上几席酒,权当压惊,这一切还好说,若你敢再有不敬,我告诉你,我的姨父可是小黄门!!”牛强竭斯底里的话音截然而止。因为马纵横身上忽然暴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宛若惊涛骇浪般席卷而起,迈开了步伐,一步一步走出,那些人都似心头在打鼓,吓得哆嗦不已。

马纵横虽只来了这乱世两年,但他经历大大小小的战事,已不下百场,这身上的杀气可是从千军万马的尸体里修炼出来,一念之动,即若如纵横沙场的修罗降临。

牛强看着马纵横不断向自己走来,牙齿连连打颤,终于忍受不住那恐怖的压迫,猛地拨出腰间大刀,早已失去了理智,扯声喊道:“给我杀~~!!!”

牛强吼声一起,那些兵士虽是害怕,但见马纵横只身一人,都想着早把马纵横擒住,让其余人投鼠忌器,于是一起提起兵器,扑上厮杀。

眼见两个兵士,先是冲来,马纵横眼暴凶光,雷厉出拳,一计崩拳轰然砸出,那被击中的兵士顿时就如断线风筝,暴飞而去,一连还撞倒好几个人。另外那个,提刀乱劈,马纵横步伐巧妙,如脚跨乾坤,骤地一转,到了那人背后,手刀飞砍,那人惨叫一声,立即栽倒在地。与此同时,又有好几个人杀到,提刀朝着马纵横乱砍乱劈。马纵横以退为进,一人急拧刀刺来,被马纵横一手刀劈断刀刃,遂提手,用手肘横地一打,正中面门,那人痛叫摔倒,撞倒一人。马纵横飞步赶上,迎向一个提刀砍来的大汉。马纵横出手如电,一手猛地抓住他那拿刀手臂,力劲一发,那大汉惨叫一声,手立即松开,刀刃落地,马纵横另一手张掌拍去,掌风骤起,猛地打在那大汉面上,即又倒地不起。

只一阵间,如狂风乱刮,牛强麾下一半人全都被打得倒地不起。庞德、胡车儿健步如飞,不一阵也把剩下那一半人抡倒在地。牛强吓得失魂落魄,拔腿就逃,忽然却好似撞上一面钢墙似的,‘哇’的一声惨叫,翻滚在地好几圈,卷起了不少雪花。冰冷的地面,冻得他又是一顿乱叫,急急地爬起来,瞪眼骂道:“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敢撞上大爷我!!可知我姨父是!!”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