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曹阿满的热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呵呵,牛都尉还真是健忘。曹某和你第一次见面,你就不停把蹇黄门提在口中,曹某又岂会不知他就是你的姨父?刚才我弟兄不小心撞到了你,还请你莫要介怀。”却见曹操满脸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在他旁边的夏侯渊面色冷酷,双眸凶煞,他平生最是痛恨这些狗仗人势,自己却又无能至极,畏强欺弱的鼠辈!

“啊~!!是曹曹校尉你啊,我我!”当初牛强和曹操见面,不知他的深浅,才敢在他面前吹捧。可知无论是论家世bei景,还是本领能力,他都和曹操差天共地。更不用说,如今曹操已是名满洛阳城,而且他身旁的好友,各个都是名门子弟,由其是袁氏兄弟更是出自于四世三公的袁家!牛强哪敢得罪曹操,这下吓得结巴说不出话来。

“哼!无胆鼠辈,只不过一些外番蛮夷,竟被吓得临阵退缩,蹇黄门难不成连一条狗都养不好耶!?”这时,一个穿着富贵,趾高气扬的男子带着几个魁梧大汉走了过来。

马纵横把牛强的爪牙解决后,正走过来,却听那富贵男子在冷嘲热讽。

庞德一听,立刻气得瞪大着眼,张口喝道:“白脸皮的,你骂谁外番蛮夷呢!?”

庞德喝声一起,富贵男子身后的那几个魁梧大汉立即纷纷怒骂,作势就要冲去与庞德厮杀一番,却都被夏侯渊拦住。

“呵呵,公路你这张嘴还真是得势不饶人。他们毕竟是大将军的贵宾,你还是莫要与他们计较了。”曹操笑盈盈地和袁术谓道。而那富贵男子,也正是袁术。

话说袁术本就看不起有着羌人血统的马纵横,再加上西凉荒凉之地,那里生活的人,因受羌、胡两族的影响,民风素来彪悍,多出悍匪。中原之人常叫那里的人做蛮夷番民,极为鄙视。更不用说出自河北第一大世家的袁术。

“哼。番人就是番人,动不动就嘶破嗓子乱吠,吵死人了。阿满,我就不奉陪了,你那三百两黄金,我今晚就派人送去。”袁术冷哼一声,也是愿赌服输,他家财万贯,几辈子用不完,倒也不觉得心痛。比起随手可得的钱财,袁术素来更看重自己的面子。

说罢,袁术转身离去,那几个魁梧大汉见状,各是狠狠地瞪了庞德一眼,便是随袁术离去了。

而这时,有两人却是久久对视着,周围的气氛刹时变得诡异起来。就连本是忿怒不已的庞德和胡车儿都不禁变了脸色,忙是提起精神戒备。

却见,曹操依旧一脸可掬笑容,但眼神却烁烁发光,深邃如同黑洞的眼眸,宛若要把马纵横吸进去。另一边,马纵横面无表情,不见喜怒,眼神凌厉如针一般,极具迫力。

“哈哈,想必这位定就是鼎鼎大名的小伏波。我乃典军校尉,曹孟德也。大将军早命曹某前来迎接,曹某刚才有事缠身,不慎怠慢,还请小伏波莫怪,莫怪。”曹操忽然作揖一拱,刚才那诡异的气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纵横听这名字的瞬间,双眸不可抑制地射出两道精芒,来洛阳前他虽早有准备,但却并无料到,两人竟会如此早的就相遇了。

曹孟德,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在大中华最为混乱、动荡的年代中,几乎以一己之力,平定大半壁江山,无数英豪俊杰、诸侯雄主皆败在他的手中。有关他是否大中华有史以来最为出色的军事家、谋略家,如今在后世依旧是争论不休。

而令马纵横心情极为复杂的是,他素来都极为敬佩曹操,但如今曹操却极有可能会成为他的杀父仇人!

“原来是曹大人,马某早有耳闻曹大人的大名,十分敬佩,今日难得相见,实在马某之幸也。”马纵横神色收敛,说的却非恭维之话。

曹操也是感觉到,不由眼神一亮,笑道:“哦,难得你我一见投缘,那今晚你我兄弟可就要喝个不醉不休,一来是替兄弟你洗尘,二来也算是我曹某人为今日怠慢之事,向你赔罪。如何?”

“好!”马纵横听话,不假思索便把头一点。曹操也喜欢马纵横的爽快,伸手一摆,笑道:“请。”

于是,马纵横便随着曹操一同入城,两人看似交谈甚欢,但多数都是曹操提问,马纵横回答。夏侯渊则与庞德、胡车儿走在一起,后面的王小虎则指挥兵士牵马入城。众人宛若把刚才的打闹全都忘了。牛强那些人也不敢拦截,看着马纵横一行人离去,皆有余悸。

“哼!!马家小儿,你给我等着,这事没这般容易解决!!”眼看马纵横等人入了洛阳城,牛强面色刹地狰狞起来。他素来睚眦必报,今日丢了这么大的脸,岂会善罢甘休!?

却说何进也是上道,早就命人在城里东南偏僻的一角,为马纵横置办了一处宅子。宅子虽是不大,但对于寸土是金的洛阳来说,能住进这般宅子,已算是十分了不得了。当然像是何进、袁氏兄弟、曹操这些朝廷大臣、新贵,全都是住在靠近皇宫的东北一带。能住在那里,无疑是身份的象征。

曹操带马纵横到了新家后,只坐了一会,见众人也不方便,便说先去大将军府通报,待会自会派人来引路。

马纵横闻言,遂是谢过曹操。曹操哈哈大笑,和马纵横好似已然极为熟络,以兄弟相称,一阵后便与夏侯渊离去了。

“这曹大人还真是热情,刚才我听那夏侯渊说,他在颍川战役中还大破黄巾贼军,斩首上万级呢!”庞德见曹操离去,不由有些称赞地说道。

“嗯,主公我们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这曹大人确是可以深交。”胡车儿神色一凝,颔首应道。

马纵横却有些诡异的笑了笑,有些深沉地说道:“此人深不可测,绝非你等可想象。说不定,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和他有一场龙争虎斗的对决呢。”

马纵横此言一出,庞德不禁满色一变,立刻变得有些紧张起来,道:“这曹大人莫非也是个表里不一的奸佞之辈耶!?”

马纵横沉色一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先向众人提个醒,道:“奸佞倒也说不上。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将会是席卷天下的大枭雄!”

众人一听,马纵横绝无仅有地对曹操如此高的评价,无不变色,面面相觑。

“好了,大家伙也都累了,都下去好好歇息吧。你俩也是,待会就不必陪我去大将军府了,若是歇息完后,闲来无事,就领弟兄们去逛逛洛阳城吧,花费全算我的,全当是这些日子辛劳的犒赏。”马纵横忽然一笑,让众人紧绷的神经稍稍一松,众人随后听罢,无不大喜欢呼起来,纷纷谢过。庞德皱了皱眉头,正想和马纵横说剩下的盘缠无多,马纵横却另用眼神告诉他,不必在意。

马纵横如此阔绰,爱惜将士,庞德为此开心之余也暗暗担心,只怕众人若是把盘缠用光,在这洛阳城那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这时,王小虎忽然拉了拉庞德衣袖,庞德正是苦恼,不由不耐烦地一瞪,哪知王小虎笑盈盈地在他耳边嘀咕几句。庞德听罢,不由大喜,哈哈大笑不绝,兴奋不已。

马纵横却懒得理会,想到待会要见的都是一群不得了的人物,为了不丢颜面,还是先去歇息一会,养足精神。

话说,曹操来到大将军府,与何进报说。何进一听,马纵横如此勇猛,一个人转眼间就撂倒十几个大汉,还显得搓搓有余,带来的随从,却也各个都身手不凡,甚是兴奋。更重要的是,马纵横这一来,就给了那蹇黄门的爪牙一个下马威,也算给他何进添脸。曹操对马纵横却也十分赏识,说他不卑不亢,牛强等人调拨时,也一直忍到对方先出手,可见心智也是极佳。

“哈哈,照孟德你所言,这马纵横也算是个可用之才,待会且让我来过过目,看你说的是真是假。还有,你顺道也把大家喊来,这马纵横虽是人质,但若真是可用之才,也不妨取而用之。毕竟日后他成了麒龙令,在宫里也能替我等做不少事情。”何进手扶下颚浓须,笑声而道。曹操听话,淡然一笑,遂是拱手领命退下。

快到黄昏时候,曹操才派人来请,马纵横也因此得以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便随着引路的人来到了大将军。

却说这大将军阔绰之余,且雄伟秀丽,到处可见楼阁庭院,兽雕守卫,威风堂堂,种满各种千奇百怪的花草。马纵横倒是有种进了皇宫的感觉。

须臾,大将军府那个面色肃穆,中规中矩的老管家带着马纵横来到一处偏殿,通报后,便叫马纵横自个进去。马纵横面色一凝,一走进去先是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笑面迎人,长相颇为粗犷,却又身着华丽的中年大汉。只见他金马跨刀般坐着,却也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两席坐着有七、八个面貌不凡的年轻俊才,也唯有左边尾席的曹操长得最为寻常。

“哈哈哈~~!!小伏波之名,我早有所闻,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好一个少年英雄啊!”

马纵横刚走进来,那坐在正中的中年大汉便是笑了起来。马纵横想他便是何进,忙鞠躬作揖拜道:“大将军谬赞,这小伏波不过是乡亲父老的玩笑,比起当年大将军坐怀不乱,揭发了黄巾贼子的野心,使天下英雄得以迅疾铲除,小儿还差得远!这次前来我父还要我好好向大将军请教,只盼能从大将军这里学些皮毛,日后好为朝廷效力。”

话说何进也并非仅靠着其妹得宠才得到如今的地位、权势,当年张角秘密遣派他的弟子马元义在洛阳密谋造反,却是何进早些发现,将马元义还有他的贼党一并擒住,也算是威震洛阳。

马纵横此来也做好当人质的准备,在他阵脚尚未稳时,他也不介意先低调行事,随机应变,甚至是去拍何进的马屁,来得取他的欢心。

大丈夫能屈能伸,来自后世的马纵横,早就阅遍了诸多古典,岂不知这等道理。

果然,何进一听,甚为大喜,连阵大笑。此时,两席上不少人神色都有些变化。左边席首,身穿白袍的袁绍,眉头皱了一皱。在他下方的袁术则很是鄙夷地冷哼一声。右边席位上的孔融,表面看似面无表情,暗里却不禁用眼神瞟了瞟马纵横几眼。而坐在他旁的陈琳,却也是露出几分鄙夷。而曹操忽然笑得更是灿烂,眼神里更多出几分好奇之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