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初见何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与你父虽未见面,但也经常通往书信,对于你们伏波后人,我是神往已久。可惜你父在西凉,政务缠身,难以前来入朝为官。不过竟然马贤侄来了,我定会好生照顾。坐吧。”何进一摆手,示意马纵横坐下。马纵横见左边席上坐满,便是坐到右边的席末。

何进见马纵横坐定,便遂是向他介绍了众人一番。马纵横一一拜过,虽然早有准备,但却没料到竟然在这里见到袁氏兄弟、荀彧、陈琳、孔融等名士。而当马纵横知道袁术就是今日那个出言不逊的贵公子,见他对自己没好脸色,马纵横眼眸不由暗暗一缩。

低调归低调,他虽然不想惹事,但别人惹到他身上来,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有时候一味的低调也只会引来反效果。

介绍毕,何进也不急着拉拢马纵横,不过见他除了对自己外,对其他人都是不卑不亢,面不改色,暗里颇为赏识,看快到吃饭时候,却早已准备了晚宴,命众人就在府中吃了晚饭,算是给马纵横洗尘。

袁术听了,却是忽然起身,冷冷地瞟了马纵横一眼,遂向何进赔礼道:“大将军,术并不习惯和一些外番蛮夷同席吃饭,恕术难以奉陪,刚好家中还有要事,便先退下了。”

袁术自仗身份,也不怕何进谴责。何进听了,却也不发怒,笑眯眯地‘哦’了一声,便看向了马纵横。马纵横面色依旧,不见一丝怒色,全然是充耳未闻。

“处事而不惊,受辱而不怒。哼,这马家小儿,倒是有些意思。”何进暗暗腹诽,便摆了摆手,让袁术退下。袁术却准备等马纵横大发雷霆,趁机再侮辱一番,哪知马纵横对他不理不睬,他准备好的骂词,无从而发,气得甩袖离去,离去时,还不望连瞪马纵横好几眼。马纵横却也不退避,目光凌厉如芒,尽显不屈、坚毅之风,遂又赢得在场不少人暗中称赞。

随后,晚宴开始,严肃的气氛也褪了下来。周围相熟的人也开始搭话。马纵横初来乍到,一个人也不认识,倒是曹操老像他挤眉弄眼,后来竟还来到马纵横那边,与他共坐一席。众人见了,不由微微诧异。曹操便笑道:“哈哈,我与马兄弟一见如故,诸位不介意吧。”

“哼,你这曹阿瞒,素来就是做事没个规矩,不过看在今日是替马贤侄洗尘。只要他愿意便好。”

马纵横正是暗觉无趣,曹操主动过来,倒也是求之不得,立马答道:“我也正想和曹大人畅谈一番。”

“好!”何进听了,也不废话,便是点头应好。何进这主人家都开了口,众人自然不会有意见。晚宴中,曹操与马纵横相提甚欢,虽然多数都是他在说,而说的都是有关洛阳的趣事。马纵横对历史上的千古第一皇都—洛阳,也是好奇得很,听得津津有味,倒也忽略了其他人。后来,何进领头举杯,酒过三巡后,众人也喝得甚欢。不过看来,大多人对于有着羌人血统,来自西凉的马纵横,并不是十分待见。除了曹操外,便再无一个人主动前来搭话。

两个时辰后,天色已到二更时分。大多人都喝得差不多,晚宴遂是散去。

酒不愧是男人用来结交的最好东西。曹操和马纵横经过这一顿酒,变得似乎更是亲密,这下还结伴而行,准备到外头再喝个尽兴。就在两人快到府外,忽然背后有人喊住。

“阿满、马兄弟,你俩这是要去哪啊?”这声音洪亮有力,但不知为何却给人一丝虚伪的感觉。

“兄弟,财主来了。今晚哥们带你见识一下,那醉仙楼到底是何等的人间天堂!”曹操眼神一亮,暗与马纵横低声嘀咕道,遂是很快转过身子,果然见袁绍迈步走来。

“哈哈,我俩正想去醉仙楼喝个痛快哩!怎么,本初要不一起?”曹操灿然笑着。袁绍微微瞪了他一个眼色,然后看向马纵横笑道:“马兄弟初次来这洛阳,人生地不熟,有何难事,尽管来找我袁本初。在这洛阳城,无论大小杂事,只要我袁本初开句口,各方朋友都会给个面子的。”

袁绍这话说得不卑不亢,但谁也听得出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马纵横却也极是讨厌这般表里不一,虚伪做作的人,不过还是谢道:“那纵横便是先谢过袁大人的好意了。”

“哈哈,客气客气。走,我带你俩去醉仙楼见识见识!”袁绍拍了拍马纵横的肩膀,然后便走到两人的中间,领头走向府外。

曹操暗又向马纵横打了个眼色,两人遂是跟在了袁绍的身后。乍眼一看,袁绍气度不凡,身兼富贵仪态,而曹操相貌平平,长得又矮,倒像是他的跟班,而马纵横身材魁梧,身上散发着一股迫人气势,一看便知是个护卫的角色。

三人刚走出府外,有招来许多人的眼色。袁绍似乎很享受这感觉,笑得更是灿烂。

就在这时,一行七、八个人急急地赶了过来,其中一人正是王小虎,一看见马纵横连忙赶来说道:“大公子~!!不好了,胡大哥他们在英雄楼和今日那穿黄袍的手下吵了起来,恐怕现在已经大动干戈!!”

马纵横一听,顿时面色一冷,又想那穿黄袍的不就是袁术么?

“好哇!这袁公路还真惹到我头上来了!”马纵横冷哼一声,双眸射出两道凶光,即向曹操和袁绍道:“两位大人,我的麾下出了一些意外,这酒还是寻日我再请两位大人喝吧。”

马纵横说罢,立即向王小虎投个眼色,正准备去时。曹操忽地一把抓住他的手,道:“哎!马兄弟你忘了刚才本初才说,在这洛阳城没他搞不定的事嘛?你就这般离去,岂不太不给本初面子了?”

袁绍闻言,顿时暗暗骂曹操多嘴,不过自也不愿丢了颜面,震色道:“阿满说得对。我随你一同过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欺到我袁本初的好友头上来了!!”

袁绍说罢,迈步就走。王小虎不由有些诧yi地望向马纵横。马纵横则向他暗做手势,教他先是莫急,随其一同赶去。

却说,胡车儿和庞德一行人带着弟兄们逛完大半个洛阳城后,听说英雄楼常有英雄豪杰聚集,而当年开设这英雄楼的老板正是天下第一大剑师王越,便是有意前去一看。再有,今日王小虎告诉了庞德,说临行前,为了提防盘缠不够,王异私下里给了他数十两白银开支。这样一来,庞德也不必担心银两用尽,和胡车儿一说,众人便是放胆过去。

去到后,众人分别坐了几席,点了一些酒菜,一边听着周围的好汉说着当年王越的事迹还有近来天下各路英雄事迹,一边吃饭喝酒,倒也欢喜。

不过好景不长,众人刚是吃饱,就遇到了袁术今日带着那几个彪形大汉。那些人也发现胡车儿、庞德一行人,自都没好脸色,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时有人忽然提起了西凉近年出了个不得了的人物,此人乃是马家伏波之后,勇猛善战,屡立奇功,西凉一带的百姓都称他为小伏波,如今他更被当今天子召入皇都,要入朝为官,而且听说今日在城北与蹇黄门的那个旁亲牛强,大打出手,将其爪牙一一撂倒的好汉,就是那小伏波。蹇硕、牛强的恶名,早为人知,甚至不少人还受过牛强的刁难,周围的好汉听了,不由纷纷叫好。

可袁术那几个麾下听了,却觉得刺耳,有一人冷声讽刺,说马纵横不过是外番蛮夷,和他先祖伏波将军马援简直就是差天共地,甚至还说马纵横血统不正,根本不能算是伏波后人。

胡车儿、庞德一行人听了无不大怒,忿声喝叱,随即便和那几个彪形大汉吵了起来。随着两伙人越吵越是厉害,袁术的麾下先有一人离去,看是要搬救兵。王小虎恐怕事情闹大,便也赶去大将军府去找马纵横。

“番人,这里是皇都洛阳,不是你们那荒凉之地,论不得你们在此放肆!!”一个双臂硕长,体态健硕如牛,长面凶恶的大汉喝了起来,此人名叫乐就,此下在袁术麾下任都尉一职。

“他娘的,你再骂老子一句番人试试,信不信老子立刻打碎你满口牙!!”胡车儿闻言大怒,一双眼睛瞪得斗大。

乐就冷笑一声,然后发恶一翻桌子,扯声骂道:“番人,老子骂得就是你们!!我就不信你敢动手~~!!!”

“你!!气煞我也~~!!!”胡车儿闻言,悍然发作,只见他怒得满脸发红,便要扑向乐就。这时,却有一人只以一臂之力,竟就把他拦住。众人看去,不由皆露惊色。只见那人一头蓬松乱发,赤脸狮眸,眼神赫赫,加上又是穿着赤袍,宛如一头赤色狮子。

另一边,乐就旁边一个巨汉看着,眼神里竟是反而露出几分亢奋之色。此人名叫纪灵,身材高达九尺,且力大无穷,是袁术麾下第一猛将。

就在此时,蓦然楼下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刹一瞬间,无数身穿铠甲的兵士涌了上来,不到一阵,就把二楼两角站满。庞德、胡车儿一见,却也微微变色,若真要动起手来,就凭这不到百人的队伍,还是不够看的!就算真有个万一,大不了,跳楼逃去。就在两人暗暗对色间,人丛里忽然让开了一条道,今日那穿黄袍的贵公子,如今却已经换了一件新的衣袖,金锦红绸,胸前还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猛虎,奢华高贵之中还显有几分威风,正是袁术。

“是谁在聚众闹事啊!?”袁术跨步走出,眼神冷冽,环视四周。乐就一听,一边指着庞德那伙人,一边叫道:“大人,就是这些番人,他们仗着人多,主动挑事,刚才还想动手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