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神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夜,马纵横一行人回到府宅,袁绍派来的两个大夫却早已在门外等候。马纵横请入,那两个大夫为胡车儿、庞德两人处理好伤口,其中胡车儿因被乐就砍中了胸膛,伤势较重,还要敷上金创药,以作包扎。治疗毕,马纵横给了两个大夫一两白银当是赏钱,那两个大夫见马纵横出手阔绰,皆喜,谢过礼后,便一同回去了。

却说次日一早,朝廷派人前来通报,教马纵横入宫先领官袍、文令。当然,马纵横一个小小的麒龙令,当今天子刘宏自不会亲自接见任职。马纵横也不怠慢,洗漱完毕,便立刻前往洛阳宫殿。

少时,马纵横来到洛阳宫殿大门,眼看龙雕石壁,高有数丈,雄伟壮观,大门阔大庄严,两列禁卫兵相对而立,颇有庄严之色。可不止为何,马纵横总感觉到有一股阴气沉沉的感觉。须臾,一个小宦官领着一队兵士赶出,见了马纵横,阴阳怪气地问道:“你就是那小伏波,西凉别驾之子—马羲耶?”

马纵横面色一震,拱手答道:“正是马某。”

“呵呵,不愧是小伏波,长得好生健壮。来吧,张常侍早在等候了。”那小宦官涂着一脸的白粉,长得颇是俊俏,或者是因为阉割了关系,行为举止,不阴不阳。一股厌恶感在马纵横心里油然而生,但马纵横并无表现出来,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入了宫殿后,却见寰宇厅楼,长阶玉梯,门庭石柱,宫殿林立,放眼望去不见尽头。而且那股阴气沉沉的气息更是浓烈,甚至可以说毫无生气。直到小宦官领着马纵横走近了前殿,此时正是早朝,听到一众臣子上谏的声音,马纵横才确确实实的感觉到,自己来到了皇宫。

这洛阳皇宫,虽有宫宇之雄伟、庄严,但却又似一处禁闭多年的坚牢,由其那股莫名的阴气,总是让人浑身不自在。马纵横一路想着,不知觉中已走过了一处长廊,来到了皇宫东北一角的偏殿。

“呵呵,张常侍就在里面。他可是很期待与你见面呢。你待会可要提点心,若是得到张常侍的赏识,以他的权势,你飞黄腾达之日,便是指日可待了,到时可别忘了关照小兄弟我呦。”小宦官竟然向马纵横抛了一个媚眼。马纵横皮笑肉不笑地露出一个笑容,强忍着不去一巴掌扇死这个不阴不阳的阉人。

少时,马纵横走到了殿前,抬眼往上一望,赫然写着‘明宣殿’三个大字,在两边的禁卫脸上竟都涂着白粉,嘴巴摸着红彩,而且各个身躯强壮,高达七尺以上。但一个个却又像极了死尸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马纵横来了一阵,他们的眼神根本没移过一分。

“进来吧。”

忽然殿内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阵阴风,怪异归怪异,但马纵横一听,就听出此人功力深不可测,遂是精神一震,跨步走进殿内。

走进一看,先见正面画壁雕着一副飞雀扑日的画像,再看正堂上俨然坐着一个身形瘦弱,头戴黑纱长帽,满脸涂白,比起刚才见到的那小宦官还有殿外那些禁卫,这张脸更显得是死白之色。可一张长嘴却又涂得紫黑,两鬓霜白,眼睛幽幽发青,看上去不伦不类,不人不鬼,实在教人毛骨悚然。

“扶风马羲,拜见常侍大人!!”马纵横单膝跪下,拱手拜道。

而坐在正堂之上的,正是十常侍之首,被刘宏称为‘亚父’的张让。

就在马纵横微抬起头,正见张让双眸忽地发光,如见两点幽幽青光,呼吸不由便是沉重起来。这时,张让却诡异di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好,好,好!!何屠夫眼光还真不错,就算是他的人质,这资质还真非同小可。小兄弟,你告诉杂家你今年多少岁了?”

马纵横表面虽是面无表情,但对于张让如此毫无忌惮的言论,心中还是有几分涌动,听罢,立即答道:“回禀常侍大人,马某刚过弱冠!”

“呵呵,还真是年少英雄啊。关于你的事迹,杂家听过不少。不过这洛阳可不像是西凉,可以任由你乱闯乱闹,再有这里藏龙卧虎可是多着呢。你最好给杂家收敛一点,否则只要你在这大汉朝一日,杂家就饶不了你~!有些事,你可要量力而为,否则只怕你死无葬身之地哩~!”张让笑眯眯地说道,可他越是想要表现得慈眉善目,就越显得他阴森可怕。

只不过马纵横似乎渐渐地已熟悉了他那份怪气,不卑不亢地拱手答道:“常识大人的教诲,马某定会谨记在心。”

张让见马纵横眼神忽然变得坚定起来,不由好些好奇地了盯了他一阵,见他依旧面不改容,旋即一边丢下一个牌令,一边笑道:“好,你领着这个牌令到天尚宫那里取官服还有文令,然后今日先在麒龙府那里熟悉一下,明日就可以上任了。还有,你可别小看这麒龙令,这里面可都豢养着陛下包括一众皇亲国戚的坐骑,但有损失,你项上首级难保!!”说到最后,张任身上猝地爆发起一股骇人气势。马纵横低头领命,随即退下。

“哼,这马家小儿倒是有几分本事,第一次见面就能在爷面前,还能保持心智不乱的人,除了曹操外,就属是他了。竟然何屠夫视他为人质,我何不却以礼相待,然后把他拉拢过来,日后会成为我一大助力。陛下身体日愈消瘦,恐怕撑不得多久了,大乱在即,爷也该早些准备了。”张让眯着眼睛,暗暗腹诽道。

话说马纵横出了明宣殿后,却无人领路,那该死的阉人张让不知是不是有意刁难,也没告诉他天尚宫和麒龙府的确切位置。马纵横问了问殿外的禁卫,见那些死人一个个充耳不闻,马纵横也懒得再问,遂是自个儿胡乱转着。不知不觉竟转到一处花苑里,正见明媚阳光之下,一个莫约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一身鹅黄色的百花长裙,亭亭玉立,正站在一水塘旁边,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只看那身影,马纵横就怦然心动。哪知少女忽地回眸,那是一张美艳绝伦,堪称举世无双的面容,马纵横自问他在后世看过的所有美女,都不及眼前之女万分之一。却见如同玉荧般的雪白肌肤,俏丽动人的大眼,弯弯月牙般的眉头,小巧玲珑的鼻子,那艳红的小嘴,还有那似乎与生俱来的高贵、傲然,显得她就如沧海遗珠,世间绝无仅有,就此一人。

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马纵横不禁屏住了呼吸,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那位少女。少女见忽然有个陌生的男人,却是吓了一跳,‘啊’的叫了一声,转身就欲离去。

“慢!这位姑娘,马某并非有心冒犯,只是初次入宫,不慎迷了路,还请姑娘莫要见怪。”马纵横疾声说道,见得少女离去,心里不知为何有几分失落,心里只是想再多看她几眼也好。

上天似乎听到了马纵横的心声,少女忽然停住了脚,转过身来,带着几分娇怒,却用黄莺一般好听的声音喝道:“大胆奴才,见了本公主竟还不跪下行礼!”

少女虽然想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但她实在充满了女性的娇弱,让人不禁想要保护。马纵横听了,面色微微一怔,全然没想到自己迷了个路,竟会撞见了一个公主,忙是单膝跪道:“扶风马羲,见过公主,刚才多有得罪,请公主恕罪。”

少女见马纵横当真跪了下来,却又有几分不忍,显得有些慌乱,忙叫平身。马纵横旋即站起,却见他身材高大,魁梧强壮,更兼身上散发一股欲与天争锋,傲而不屈的霸气,教少女眼中不由闪过几分涟漪。

“好威武的男儿,看他样子应该只有二十岁左右。扶风马羲?莫非他就是那名震西凉的小伏波?”少女听话,神色一震,对马纵横不由多了几分好奇,走前几步,看了马纵横好一阵,问了马纵横的来历,听到马纵横的回答,得到肯定后,少女对马纵横的态度好了几分,笑道:“呵呵。我听人说,你高达三丈,长得凶恶极了,不但能徒手擒虎,在战场中更是一个眼神就能吓死敌兵,是个三头六臂的妖孽,没想到亲眼所见后,你长得也没那么可怕。”

马纵横一听,不禁苦笑起来,能与这般绝色无双的美女交谈,实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自嘲道:“那都是流言。让公主失望了,我还真没这个本领呢。”

少女见马纵横苦笑的样子,不由被逗乐了,捂嘴轻笑,声音好听极了,听得马老爷们又是一阵失神。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几个宫女的喊声。少女一惊,忙道:“不好了,我的婢女找来了,若是被她们发现你和我在这私会,你肯定免不了杀头之罪。天尚宫就在你左手边拐进去第三处地方,至于麒龙府就在天尚宫不远,出了天尚宫往东再走一阵就看到了,那里地方极大,很容易辨认。”

少女说完,正欲离去。马纵横心头一揪,恐怕再也看不到少女似的,急是问道:“公主,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少女那苗条的倩影一停,转头急道:“我叫刘雪玉。你也快走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