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笑谈风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路途中,不少人都向马纵横投来异样的目光。马纵横却不放在心上,转入一处偏僻的街道后,已快到家门口。就在此时,马纵横忽然停住了脚步,旋即连阵脚步声响起。马纵横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不到一阵间,在马纵横四周已出现了数十个市井流氓,其中不少更是些身材高大的恶汉。

“嘿嘿,那番人你手上的铁箱装的可是金子?不如分些来给大家伙乐乐啊!”说话的却是一众市井流氓中,长得蛇眉鼠眼,最为瘦弱的男子。看他那一脸恶心的笑容,就知道他绝对不会是好人。“哼,你们想要抢我的金子?”马纵横微微侧头,眼神里忽地射出一道骇人凶光,那瘦弱男子只觉一股凌厉的杀气射了过来,吓得浑身一颤。只不过四周的市井流氓听到马纵横托起的箱子里装的果然是金子,已然都双目发光,哄闹起来。

“哈哈哈~~!!牛大人说了,这金子谁抢着就是谁的,我就不客气了~~!!”一个肥胖大汉一边狰狞笑起,一边朝着马纵横冲了过去,想要先夺下马纵横托在肩上的铁箱。只不过陡然间,肥胖大汉却见眼前一道飞影闪过,马纵横人早已不见了,反应过来下腹传来一阵剧痛,定眼看时,只见一双宛若鬼神一般的骇人眼睛,旋即整个身子就被踢飞而去。

那些正是争先恐后扑来的市井流氓,见肥胖大汉被马纵横一脚扫飞,顿时纷纷变色。

这时,马纵横咧起了嘴,笑道:“我正好想松松筋骨,还真谢谢你们主动找上门来。”

话音一落,紧接着便见人飞乱倒,一片混乱,惨叫声此起彼伏。这些市井流氓哪是马纵横的对手,莫说就这数十人,就算来一千号人,马纵横也不会怕。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后,马纵横把这数十个市井流氓一一打趴,刚才先喊话的那瘦弱男子,被马纵横一脚踩在胸膛上,痛得凄厉惨叫,连声求饶。

“爷~~!!我的爷啊~~!!你别折磨小人,这只会弄脏你的脚啊!”马纵横听话,似乎大发善心,停住了发劲,冷笑道:“刚才那胖子说的牛大人,可是那蹇黄门的旁亲,叫牛什么来着?”

刚到洛阳两日,发生的事情实在不少,马纵横还真不记得当日趾高气扬的牛强,但却是记得他是蹇硕那阉人的旁亲。

那瘦弱汉子一听,顿时吓得当场变色,此下早把那多嘴的胖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个遍。马纵横看他神色变化,便已得到确定,不等瘦弱汉子回答,冷声道:“你告诉他,把眼睛放亮一点,下回再敢来惹老子,老子就到他家中问候一下他!!”

说罢,马纵横一脚奋起,像是要踩烂一只虫子似的纷纷地踩在了那瘦弱汉子脸上。瘦弱汉子连惨叫都来不及,当场被马纵横的大脚踩昏过去。

当夜,马纵横回到家中,众人已煮好了饭菜等候,见马纵横托着一个铁箱子回来,各个眼睛泛光。马纵横把铁箱子就地上一放,吩咐胡车儿把里面的金子,分一百两出来,给诸位兄弟用来作平日的花销,又令王小虎领人去英雄楼把昨日的帐给清了,然后再买些好酒,放在家中储备,以供兄弟们平日消遣。众人一听,无不欢呼雀跃,欢喜不已。

一会后,王小虎和几个弟兄先是带着十坛上佳好酒回来,众人便是吃起喝起。话说回来,酒是极好,但这饭菜实在难以恭维。毕竟都是大老爷们做的饭菜,马纵横的口味也被王异和北宫凤养得刁了,只吃个半饱就和一众兄弟喝起酒来。

不一时,几个弟兄带着七、八个英雄楼的伙计,推着好几架装满美酒的车架来到家中。马纵横让那些伙计一同来饮,那些伙计见马纵横如此盛情,也不客气,喝了好几碗后,怕掌柜责骂,便先回去了。

在古时,夜里能够让男人消遣的除了女人,那就是酒了。马纵横和一众兄弟这夜难得欢喜,都想喝个尽兴。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笑声。

“哈哈哈,马兄弟真不够上道啊,有好酒的地方,怎么可以少得了我曹孟德。亏我还替你跑了一趟,苦也,苦也!”只见曹操就像是来到自己家似的,也不打招呼,已是走了进来。却见他身后跟着两人,一个正是托着铁箱子的夏侯渊,另一个与夏侯渊有几分相似,不过却多了几分冷酷,身材也比他健硕,一身黑色衣裳,眼色凌厉,如同一头黑色豹子。

“曹兄贵人事忙,我哪敢打扰。竟然来了,何不一起喝个痛快!”马纵横见是曹操,连忙赶去相迎。夏侯渊听话,眼神一亮,把铁箱子一放,笑道:“哈哈,渴死了老子了!!今晚可要喝个痛快!!”

说罢,夏侯渊也像是个自来熟一般,来到一张席子上坐下,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坛打开的酒坛,仰头就喝了起来。

“这位是?”马纵横感觉到黑衣人投来的凌厉目光,却不介意,向曹操笑问道。

“哦,他也是我的肱骨兄弟,是那夏侯渊的族兄,名叫夏侯惇。昨日他有要事,就没陪我一同来接你了。”曹操笑着介绍道。马纵横虽然已多多少少猜到夏侯惇的身份,但得到确定的时候,却也不禁有些诧异。可知夏侯惇乃是曹操麾下第一猛将,此人不但勇猛超凡,而且治军严明,却又爱惜麾下,据说他死后家中不剩一丝财产,其一生所得赏赐,大多都分予军中部将,极得军中士爱戴,历史中更曾官至大将军,可谓是曹操最为得力的骁将之一。

“早闻夏侯兄之勇名,今日见之,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失敬、失敬!”马纵横敬重之色,可谓是溢于言表。这可令本是一脸冷酷的夏侯惇,也不好再冷着一张脸,毕竟如今论名气来看,马纵横这个新起之秀远超于他。

不过在旁的曹操,眼中却闪过几分精光,心中有些诧异di腹诽道:“莫非马家在中原也布置了极多的眼线?这马纵横似乎对洛阳的有名之士都颇为了解。昨日他见到夏侯渊时,也是如此。可比起袁绍、袁术那俩兄弟,夏侯兄弟名气却是小多了。但我却为何觉得他对夏侯兄弟的敬重反而远超袁氏兄弟二人?怪哉、怪哉!”

就在曹操思索间,马纵横忽然把目光投了过来,笑道:“曹兄何不入席一同喝个痛快?”

曹操一听,回过神来,忙是称好,然后似乎又想起某事,指着那铁箱子道:“这是那袁公路的五百两黄金。他这人最好面子,也下不了面子教你去取,昨日看你我相交甚好,就我去做了这趟跑腿了。”

“呵呵,那可劳烦曹兄你了。”

“不劳烦,不劳烦。兄弟赢了不少金子,恐怕也不会亏待我嘛,不如明日去醉仙楼一聚,我也好带你见识一下洛阳城的风情。”曹操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言下之意,马纵横自也明白,遂是哈哈笑着答应下来。

随后马纵横教人把铁箱子搬进宅内,然后又在大厅开设一席,便和曹操、夏侯兄弟还有胡、庞的等人喝了起来。酒水下肚,众人都是豪爽丈夫,很快就熟络起来。曹操喝了有几分醉意,忽然一把抓住了马纵横的手,眼神猝地变得严肃起来,道:“你这兄弟,曹某人是真心想交。你来洛阳不久,有些话我必须要和你做番提醒。”

马纵横见曹操并非虚假,神情一紧,颔首应道:“马某洗耳恭听。”

这时,席上的人也安静下来,纷纷把目光集中在曹操的身上。曹操仰头喝了一碗酒后便道:“你脾性刚烈,一来就得罪了那蹇黄门的旁亲,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那牛强是个小人,将来肯定会寻机报复。你且要小心一些。而那袁公路那更不得,他身份之尊贵,甚至连一些皇亲国戚都比不上。而且他素来最重面皮,昨夜你和你的麾下让大失颜面,若是将来他这股怨气下了也就罢,但若他一直耿耿于怀,在这洛阳城你便如履薄冰。再有,实不相瞒,我昨夜就看出那袁本初对你有招揽之心,我刚才来这前,顺道到了他的府宅,本想寻他探探口风,但他却闭门不见。以我对他的认识,恐怕你是断然拒绝了他,此下他对你可也是怀有怨气。还有一点,你切莫记着,一旦袁氏兄弟联手起来对付你,就连大将军也要忌惮三分。只不过他俩兄弟明争暗斗许多年来了,只要你不把他们惹到非不得已,谁也不会先张这个口。”

曹操说罢,正觉口干,而旁边的夏侯惇已帮他再斟满了一碗酒。曹操拿起就喝。这时,胡车儿、庞德都是面色凝重。唯独马纵横依旧面不改色,难以猜出他的心思。

“啊~!”曹操一碗干尽,抹了一把嘴,然后笑道:“哈哈哈,不过说起来你还真是了不得,这来了不过两日,惹上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曹某佩服、佩服!”

曹操口上如此说着,但一双眼睛却是发着光的盯着马纵横,似乎极其想在他脸上找到什么,譬如一丝恐怖、忐忑。

不过曹操却是失望了。马纵横一碗灌下,双眸赫赫发光,慨然纵声笑道:“人不轻狂枉少年!!我马纵横顶天立地,纵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皱半个眉头,就算真有万一,便闹他个天翻地覆,老子就看谁的命够硬!!哈哈哈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