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天刺的首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笑声响起,充满放荡不羁、豪情潇洒之味。在场众人听了,纷纷色变,他们都能确切地感觉到马纵横说的绝非玩笑话,面前这个男人确是有这个胆气大闹皇都洛阳!

曹操双眸猝地暴发两道无与伦比的精光,他认识得到马纵横是与自己一般,是个敢把天下一切权势都不放在眼里,拥有着睥睨天下,与诸强争锋胸襟的狂人!

“好~~!!好一句人不轻狂枉少年~~!!你这朋友,曹某是交定了!!哈哈哈哈~~!!”曹操宛若遇到有生以来第一个知己,尽兴畅笑。

笑声落毕,两人眼神相对,一齐各拿一坛好酒,‘砰’的一声碰上后,各是举起豪饮。

就在马纵横和曹操互相惺惺相惜之间,在河东某一处山脉里,有一处可谓是鬼斧神工的奇地,却见两边山崖只露一条小缝可以通过,通过之后,却是四面山林围起,正面朝东,其地势不但难以发觉,更兼易守难攻,由其是入口狭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就在这里面,有一天不为人知的小山村。这小山村许久就存在了,只不过在数年前的某日,忽然人口剧增,变得活跃起来。而居住在这村子里的人,各个身手了得,活动极有组织,分工明确。

论谁也没想到这条村子,就是近些年活跃天下各处的神秘刺客组织—天刺的本部。村子里每一个人都是隶属于天刺的刺客。而他们的首领,赫然正是曾经意图斩杀天下宦臣之首张让,天下第一大剑师—王越!

却说天刺这个组织,由来已久,据说是在大秦王国的时期就存在了,成立天刺的人恰恰正是千古第一豪士,刺杀秦始皇嬴政的荆轲!

而就在当年王越斩杀张让不成,得以一众侠士拼死相救,逃出了洛阳城,只不过张让早布下了天罗地网,王越身受重伤,已是命在旦夕,而及时将王越救出,力挽狂澜的正是一众天刺之人。王越后来便成为了天刺的首领,那些追随他的侠士也纷纷加入了天刺。而其中有一人,深得王越剑法之精辟,后来更以其无与伦比的天赋,开创出一套属于女子专用的杀人剑法,取名飞莺剑法。王越大为惊异,又专门为这套飞莺剑法修改了一些瑕疵,使得此套剑法更加完美。

此人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王莺,正是王越的独女。

这夜,月色明朗,从山村高处望去,只见星空灿烂,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星辰,如同点缀着夜空。

在山村最高的地方,一处悬崖边上,这里的月光挥挥洒洒,由其每当到了夜里三更时候,人在此处就如沐浴在月光之下,心灵得到洗涤一般。

一阵清风拂过,在月色的照耀下,能清楚地看到悬崖边上有一个满脸胡渣的健硕大汉,默默地坐着。风,吹乱了他一头的乱发,还有他那空荡荡的衣袖。他的双眸望着远方,深邃中有着一股似乎能够慑人心神的光芒。

这时,一道身影在月光之下,如同冷傲的天仙一般徐徐落地,望向悬崖上的大汉,眼里不禁多了几分凄苦之色,遂而跪下作礼道:“孩儿拜见父亲。”

此女正是王莺,而她竟然口称悬崖上那大汉为父亲,其身份自是呼之欲出。

父女相见,王越的眼神依旧犹如死潭般冷淡,不起丝毫涟漪,就连头也不回一下,道:“你去洛阳吧。”

王莺一听,不由微微变色,自从数年前那场变故,她王家大大小小数十口人,包括她的母亲和出生不久的弟弟,都被张让的爪牙所杀。洛阳这两个字对于她父亲来说就如同禁忌。她父亲就曾经和她说过,大仇未报,大义未全之日,他王越将抛弃一切,化作地狱修罗,直到除尽张让那伙阉人乱党!!其中,他连亲情也都抛弃了。

而这些年来,王越不断培养新人,在天下各地暗布眼线,一来是为了帮助各地受难的百姓,铲除那些欺压百姓的奸人,二来即是等候时机,颠覆洛阳,铲除阉人乱党!

王越一直都很小心的准备,为了报复大仇,全其忠义,他咬牙一忍就是四、五个年头了。

王越这下愿意再提起洛阳,这不禁让王莺以为他终于决定向洛阳下手,派遣天刺之精锐,刺杀以张让为首的一众乱党。

想到当年亲眼所见的惨剧,王莺浑身都在颤抖,美艳的眼眸里尽是怨恨之色,问道:“父亲莫非是准备!?”

“不!如今时候未到,不过也快了。我此番教你先去,就是为了不久的大业做好准备。如今在洛阳里,已有不少我天刺的据点,其中单单精锐之士,就有数百人。只要时机一到,要杀张让易如反掌!只不过经过当年之事后,张让这老奸贼变得狡猾了许多,终日躲在宫中不敢出门。只不过苍天有眼,老奸贼坏事做尽,必有报应!!其实很久之前,我天刺之人就发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批童男、童女运进皇宫,明里说是做太监、宫女,但经过我天刺之人几番调查后,才发现这些童男、童女都出奇地消失不见了。哼哼,我就觉得如此诡异之事,必与老奸贼有关,经过这些年不少弟兄的牺牲,终于发现老奸贼竟堂而皇之地在皇宫里修建了一个密室,还豢养了一群三教九流的炼丹师,竟想要效仿秦始皇追求长生不老之术,炼制仙丹!!而这些童男、童女全都成了老奸贼臆想的牺牲品!!

哈哈哈哈~~!!!可笑啊~~!!可笑啊~~!!!堂堂天子卧榻之处,群臣会议之地,竟然有如此人神共愤的勾当之事!!大汉朝果真气数尽也,气数尽也~~~!!!”

忽然,王越越说越是激动,语速也越来越快,说到最后更是疯疯癫癫地大笑了起来,口中在嘶声骂着,但眼里却热泪盈眶。

王莺默默看着,只是心痛不已。她的父亲一辈子为朝廷卖命,到头来得到的却是被奸人所害,满门几乎死尽的可怜下场。王莺很清楚,母亲和弟弟还有一众弟兄前赴后继纷纷因为他而死去的愧疚感,几乎把他给逼疯了。

或者说,他早已疯了!

那疯癫而又带着几分凄惨的笑声猝然而止。王越拿起身边酒壶,猛地灌了好几口,**辣的烈酒下肚,反而令王越清醒冷静了几分。

“就在近日,我们的弟兄发现,老奸贼渐渐开始用上一批又一批的年轻男女。这可是我天刺的大好时机,你去了洛阳,暗中寻机,混入这些人里面,但有机会立即杀了老奸贼。只不过这回任务,难度极高,但有万一,事迹败露,老奸贼有了戒心,日后再想成事,那就难上加难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只要老奸贼一死,洛阳必定大乱,即时我就会率领天刺之众,杀入皇宫,将所有奸臣乱党,一并歼除,以肃清天下!!”王越真可谓是冷酷无情,他从头到尾只是说明这任务的重要性,竟没有一句担心王莺这个亲生女儿的话。

虽然这些年王莺早已习惯王越的冷酷,但依旧还是心如刀割,可知她毕竟还是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女啊!

而为了协助王越,王莺这些年吃尽了苦头,她比任何人都要勤奋练武,每一次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她都会死咬牙关,告诉自己只要努力下去,她一定能唤回当年那个和蔼慈善的父亲,能像小时候亲切地喊他一声爹爹。

为此她甘愿吃下常人所不能想象的苦头,一次又一次执行凶险的任务。

只不过王越却一如既往地冷酷、陌生。

“是,父亲。我一定会不负使命,就算事迹败露,那张任老奸贼也别想知道一丝有关天刺的消息!”王莺凄然一笑,凡是天刺之人每次执行尤为特殊任务的时候,都会在牙缝里安上一颗细小的毒药,那些毒药呈丸子形状,乃由鹤顶红加上好几种毒物炼制而成,奇毒无比,一旦咬烂,必死无疑!

听了王莺的话,王越竟还没任何表示,只是默然以对。王莺这回真的绝望了,她转身离开,渐渐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王莺离开不久,王越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牙齿几乎压碎,嘴上尽是血液溢出。

却说次日,在洛阳城里,这是马纵横正式上任的第一天。马纵横早早起床,赶往麒龙府,见王鹤、张坤都没来,便自个儿先熟悉周围一切。马纵横看了看在麒龙府豢养的那数十匹宝驹,却都也是上佳的良马,其中有几匹更是大宛宝马,可都是价值千金。只不过与赤乌比起来,这几匹大宛宝马实在入不了马纵横的法眼。马纵横走了一遍,已是半个时辰后,这时他不由有些走神,竟是想起了昨日见到的刘雪玉。他刚才特意到昨日相见的花苑逗留了一回,不过还是没有看见,心情也因此有些低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