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艳福无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昨夜他和曹操喝得兴起,就向他偷偷地问起了刘雪玉。哪知曹操听了先是几分诧异,然后自不忘调侃了马纵横一番。但见马纵横神色颇是认真,才带着几分古怪地口气问他,是否真的看到了刘雪玉。马纵横自是毫不犹豫地答是。曹操听后,好生羡慕地告诉马纵横,刘雪玉乃是皇宫中出了名的大美人,因其有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故而还有绝色公主之称。只不过刘雪玉的命运却很是坎坷,听说她的生母只不过是宫中一个婢女,但却也是长得绝色无双,深受灵帝所宠爱。但后宫争斗,又岂是常人可想象,何皇后见灵帝有了新宠,而且还怀了龙胎,心中嫉恨,便暗中教人把刘雪玉之母推入荷塘之中,活活想把身怀六甲的刘雪玉之母活活淹死。所幸那时当朝从事中郎王允路过,救下了刘雪玉之母,可万万没想到是刘雪玉之母动了胎气,灵帝得知大惊,一众太医虽竭力医治,但刘雪玉之母最终还是难产而死。

也正因如此,自幼没了娘的刘雪玉虽贵为公主,但宫中之人却都怕得罪何皇后,都纷纷避之不及。而灵帝也不想触景伤情,从小就对刘雪玉不理不睬。若非如今长大后的刘雪玉,实在是美艳绝伦,举世无双,令宫中上下无不为之所惊,灵帝恐怕也早就忘了自己有这个女儿。

当灵帝见过刘雪玉的美貌,大为惊之,因为刘雪玉不但是像极了她的母亲,而且长得还要比之更要出众。可何皇后却因刘雪玉的美貌再起升起了妒恨之心,收买宦官,向灵帝进谗言,说刘雪玉一出生就害死至亲,且又长得倾国倾城,如今天下正乱,自古以来国乱,必有红颜祸事,恐怕将来会祸国殃民。灵帝听之大惊,何皇后又特意请了一些术士,故称这刘雪玉是九尾狐投身,必将成为汉之妲己,劝其尽早杀之。灵帝又见社稷朝纲多年不振,天下各地群匪如蝗,还真信了几分,有几回几乎下手,却都于心不忍,而且毕竟对刘雪玉这个女儿怀着几分愧疚,遂将她软禁在寒蝉宫里,平日里除了服侍的丫鬟,不得见人。

正因刘雪玉坎坷的命运和举世无双的美艳,朝中上下无一不知这绝色公主,自然也有不少人想要到寒蝉宫偷窥,灵帝得知,雷霆震怒,一一重罚,更不惜免其官职。可那些被免了官的人,事后却毫不为此悲伤,更有人说这辈子有幸见得如此神女,虽死而无憾也。

曹操说起这个刘雪玉的故事,有声有色,众人都听得津津有味,极为入神。不过当听到那些见过刘雪玉人的下场时,却把胡车儿、庞德吓了一身冷汗,都劝马纵横千万别再去见这刘雪玉了。

毕竟,只为了见一个女人,不但落得一身皮肉之苦,还要被罢免官职,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马纵横当时听了,却不屑一顾,因为刘雪玉是属于那种就算拿整个江山来换,也是值得的天姿国色!

那一瞬间,马纵横真的有这种念头!他曾经耻笑过堂堂西楚霸王项羽,他拥有着天下无敌的武力,最为精悍的军队,却为了一个虞姬,不惜与范增闹翻,最终也因此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失去了整个天下!

但当他见到刘雪玉后,却发现当真有纵是天下美景当前,也丝毫比不上其美其艳,万分之一的女子时,天下江山岂不也黯然失色哉!?

“入邪了,真是入邪了~!”马纵横一顿胡思乱想后,竟又走到昨日那个花苑前,见到眼前景象,马纵横恍然醒悟过来,不由一拍自己脑袋,暗暗骂着自己。

只是他又依依不舍,站了好一阵,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巴掌,正欲离开时,忽然听到一阵微微的好似铃铛般好听的笑声,马纵横急转头望去时,竟看见美得像是个坠落凡间的天女一般的刘雪玉,拿着一个花篮子,一对灵动的眼睛,亮晶晶的,让人一看转不开眼。她那无与伦比的美艳,令花篮内的一朵朵鲜艳的花朵都黯然失色,简直就是女神的化身。刘雪玉先探头看了周围,然后又看马纵横一副傻愣愣的样子,不由又捂嘴一笑。

马老爷们看得直接呆了,两颗眼珠子都快凸出来,好似恨不得黏在刘雪玉身上似的。

刘雪玉见周围无人,或者是对这个奇怪的男子有些好奇,还是鼓起了勇气,走了过来,盈盈道:“你怎么又来这了?还自扇耳光?莫非又是忘了路?”

刘雪玉的天籁之音,令马纵横猛地打了一个机灵,想到自己在女神面前,如此丢脸,实在有失男子威严,连忙震色,作揖谢道:“谢过公主指路之恩,马某昨日已经找到了麒龙府,今日正是第一日上任。因来得是早,熟悉了麒龙府后,走着走着,不觉就到了这里,没想到竟然与公主偶遇,实在是缘。”

马纵横心跳加速,还好家里早有两个绝色娇妻,令他还能保持冷静。说完后,马纵横眼瞪瞪地看着刘雪玉,好甚期待。

果然,正属情窦初开年纪的刘雪玉,前头还好,后来一听最后一句,不由脸色露出几分绯红,又是另一般的绝色美景。

马纵横情不自禁地咽了好几口口水,暗骂自己真没出息,怎就把持不住!

还好,或者是马纵横眼神太过强烈,刘雪玉害羞地低了头,没看到马纵横一副猪哥相,有些慌乱地答道:“我只不过见今日天色正好,一时兴起,便想着采几朵话,全然没想到会见到你呢。”

刘雪玉一说完,才发现说出来,似乎不是那个味道,顿时脸色更是红了,头也低得更低,雪白的脖子竟也红了起来。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就在这时,后面转角处忽然传来一阵兵甲晃动的声音。

“不好!有人来了!”马纵横心头一紧,想到那些偷窥刘雪玉的人的下场,紧急之下,忙一手按住了正低头说话,全然不觉的刘雪玉的嘴巴。刘雪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阳刚之气扑鼻而来,自己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娇躯,竟被马纵横抱住。

“没想到这小伏波,空有威名,暗里却是个登徒浪子!”刘雪玉心里正是羞愤地想道,陡然只觉天旋地转,回过神来时,马纵横已把她抱进了门口转角墙下。令刘雪玉几乎窒息的是,马纵横竟紧紧地抱住自己,她几乎能感觉到马纵横的呼吸。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刘雪玉面色不禁一变,这才反应过来马纵横为何会忽然有此举动。饶是如此,对于刘雪玉来说,马纵横的举动已经算是侵犯了自己,若是按照大汉律法,马纵横不断要砍去双手、双脚,还有剥皮抽筋,装在一个坛子里,晒足七七四十九天,才让其死去。想到马纵横将会受到酷刑,善良的刘雪玉忽然心软了起来。

“这坏家伙,还真得寸进尺!不能让他白占了便宜!”蓦然,刘雪玉整张脸红得像是个熟透了苹果,也不知道马纵横有意还是无意,另一只手臂竟然搂住了她的双峰,那如触电般的感觉,让刘雪玉不但整个人软而无力,好似被夺走了浑身力气,而且还有一种让刘雪玉说不出来,羞愤不已的的怪异感觉。于是鬼使神差之下,刘雪玉轻开贝齿,咬在了马纵横刚才捂住她嘴巴的手臂上。

马纵横正看着那些巡逻的禁卫慢慢走去,陡然只觉一阵剧痛,强是忍住,往下一看,竟是刘雪玉这小妮子在咬自己。别看这刘雪玉长得娇弱,这咬起人来,可不含糊,马纵横痛得一阵呲牙咧嘴,等那些禁卫稍一走远,忙把自己的手抽出,刘雪玉趁机身子一转,不等马纵横张口,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了马纵横脸上!

“下流!无耻!!”

刘雪玉一双大眼变得红了起来,水波晃动,满脸羞愤之色,那胸膛还气得一颠一起。马纵横一个大老爷们,无端端地被扇了一巴掌,就算这女子长得再是天姿国色,也会有火,可不知当马纵横刚把眼睛瞪起,看到刘雪玉那副样子,只觉自己好似让她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股想要呵护她、保护她的冲动油然而起,哪还有丁点的火气,忙道:“不!刚才我不是有心占你便宜,实在!”

“你你!!闭嘴,别再说了!!”马纵横正想解释,刘雪玉想起刚才羞人的场景,更是激动起来,大喊了几声,转身就跑。马纵横刚想要追,哪知离去不远的禁卫似乎听到了这里的吵闹,有几人叫了起来,旋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遂是响起。

刘雪玉虽是有举世无双的姿色,但马纵横可不想因此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急是往旁边窜动,好似一只灵活的猿猴,就一阵子躲在了一处花丛里,隐蔽起来。

还好马纵横反应及时,就在他藏好的瞬间,那一群禁卫匆匆忙忙地赶了进来,却是发现了刘雪玉留下的篮子。这时,几个宫女赶来,其中一个见了一个禁卫将领拿着花篮,立即张嘴就是骂道:“好哇!!原来就是你欺负公主!!陛下分明下了懿旨,除了我们寒蝉宫的丫鬟、宫女外,谁也不准靠近寒蝉宫方圆三十丈的范围内,你们这些狗奴才不但触犯懿旨,还敢冒犯公主,实在该死!!”

那禁卫将领一听,顿时色变,连忙解释:“这可是冤枉!我等刚才途径附近,忽然听得此处有人吵闹,便赶来一看,哪知刚一到来,就见到这花篮子了!小彩蝶你若是不信,尽管可以问一下公主,小的有无侵犯,如若果如小彩蝶你所想,小的愿意受罚!!”

那禁卫将领说罢,周围的兵士也纷纷附和。那叫小彩蝶的宫女听了,态度似乎有所改变,说定会查明此事,然后就抢过篮子,带着其他宫女一同离去了。

不久后,那禁卫将领面色冷峻地查看了周围一阵,也不敢再是逗留,遂是带着一众兵士离去了。

马纵横在花丛里看得一清二楚,却是觉得刚才那替他背了黑锅的禁卫将领,处事不惊,且长得孔武有力,身体健硕,一看就知身手不凡,暗暗赞叹。

不过马纵横并无急着离开,一直躲在花丛里,直到两柱香的时间,果然外头传来了声音。

“史阿大人,我们等了这么久都不见有人,会不会是什么飞禽或者野猫之类的畜生吓着了公主,是我们大惊小怪了?”

“对啊,史阿大人,我看算了把。眼下快到站岗的时间了,若我们再不回去,耽误了时间,还不知道那些阉人要怎样刁难我们呢!”

一阵吵杂的声音后,那似乎叫史阿的将领,好像也失去了耐心,下令离去。

马纵横暗暗一笑,对这叫史阿的更是有兴趣了。等脚步声缓缓远去,又过半柱香的时间,听外头没有动静,这才从墙角处,纵身一跃,轻而易举地翻越过了高墙,回头左右一望,见是无人,心里不禁暗笑道:“好小子,想和马大爷斗智,你还差远了。”

马纵横抹了抹鼻子,不由想到刚才抱着刘雪玉,那无限美好的触感,浑身就有一种**、精神都说不出来的快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