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史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而且最令马纵横兴奋不已的是,他似乎明白到刘雪玉为何如此羞愤,甚至出手打人。想到当时自己左臂好似搂住了一团温热的肉团的感觉,马纵横不禁有一种亵渎了神女的感觉,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实在痛快极了。

就在马纵横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一道飞快的身影猝然出现。马纵横定眼一看,俨然就是刚才那叫史阿的禁卫将领。

史阿飞奔正来,一看马纵横面生,顿时眼里凶光,厉声喝道:“狗贼你这回还不被我擒个正着!!”

喝声一起,电光火石之间,那史阿已经冲到了马纵横身前。马纵横面色一变,见双拳如同炮石般击来,哪敢怠慢,忙是挪身躲避,口中还不忘叫道:“这位将军,马某刚途径此地,你忽然出手,这是何意!?”

“莫想狡辩!!刚才冒犯公主的明明就是你,我在外等候许久,见你不肯出来,就知你狡诈无比,故意先教兵士们回去,就在这附近等你出现!!你还有何话好说!!?”史阿双拳如同狂风暴雨,连绵不绝,兼之身法了得,竟把马纵横快逼到了墙边。

就在这时,马纵横终于雷霆出手,一手拨起,挡开史阿的手臂,另一手紧握拳头,如雷炮而发,轰然打向史阿的胸膛。史阿仗着自己身穿铠甲,不怕与马纵横来硬碰硬,另一手正欲出拳,却感觉到马纵横拳势骇人,面色一变,忙抽了回来。

‘嘭’的一声骤响,马纵横的拳头赫然打在了史阿展开的手掌之中。那拳劲之大,让史阿觉得好似如同有道雷霆在自己手中炸开,健硕的身躯,一连退开。

马纵横面色冷酷,却无乘胜追击,因为他听到了正从四处响起的兵甲震动声音,还有此起彼伏的脚步声。

“住手~~!!!”

史阿稳住身形,正再想出击,哪知一道喝声响起,一个长得颇为威武的宦官带着禁卫赶了过来,而且早就封了退路,迅速就将两人围了起来。

马纵横面无表情,史阿却是急向那宦官一拜,立刻解释说马纵横闯入宫中禁地,还冒犯了绝色公主。那宦官一听,面色一变,把眼瞪大,望向了马纵横,见他面生,不由问道:“你是何人!?”

“回禀大人,马某乃新上任的麒龙令,刚才途径此处,哪知这位将军忽然发恶,动手就要打人,马某无奈之下,只好仓促应对。”马纵横知道这些宦官仗着十常侍权倾朝野,各个仗势凌人。马纵横表现得不卑不亢,也是知道这些宦官大多都有欺善怕恶的秉性。

“哦?原来是小伏波马大人啊!呵呵,长得果真威武。来人啦,拿下!!”不过马纵横却不知道,如今宫中的禁卫都由小黄门蹇硕统领。而就在昨夜牛强找到蹇硕哭诉,说马纵横不但目中无人,大为不敬,而且还野蛮欺人。蹇硕怒之,早向麾下一些心腹提醒,日后但有机会,一定要给他好好地教训一下马纵横,教他知道天高地厚,洛阳之中那些人他是惹不得的!

而这个宦官恰恰就是蹇硕的心腹。而另一边,但史阿听到此人就是近来威震西凉的新起之秀小伏波时,脸色连变之余,还露出几分失望之色。

马纵横闻言,顿时双眸发出寒光,一股教人心惊胆跳的气势猝然从他身上爆发,那些正要来擒的兵士,被他一瞪眼就吓得好似丢了灵魂,不敢向前。

那宦官似乎也感觉到马纵横非同一般,忙向史阿喝道:“史都尉还不快快出手!!”

史阿一听,也不留情,大喝一声,猛地拨出腰间宝剑,瞬间可以感觉到史阿整个人忽然变了,手中之剑如化为他身体一部分,就像是与生俱来一般,如虎添翼,如龙入云。

就在此时,忽然后头传了一阵急切的叫声。

“慢~~!!”史阿听是小彩蝶的声音,不由面色一变,立马停住了脚步。禁卫一处人丛里,众人纷纷让开一条道,果见小彩蝶急急赶到,见了史阿便道:“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真要伤及无辜了。刚才我家公主已经说了,她是在采花之时,忽然遇到了一条怪蛇,不由吓了一跳。公主后来听我一说,怕史阿大人误会,便教我给你说明,还好我刚出来,就听到这里吵闹的声音,也算及时赶到。史阿大人,刚才我是错怪你了,你别生气。”

史阿一听,脸色连变,遂是把剑收回,却也算是个君子,向马纵横作揖一拱,凝声道:“史阿无意冒犯,愿意受罚,还请马大人莫要介怀。”

马纵横听话,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道:“你也是秉行公事,这回权当是个误会,就此作罢!时候不早,我也就不奉陪了!”

说罢,马纵横迈步就走,那些在他面前的兵士都不敢拦路,纷纷让开。小彩蝶见了,暗暗诧异,又见马纵横长得威武无比,不由腹诽道:“好有霸气的男人,在这皇宫之中,我还倒是第一次见这般厉害的人物。”

至于那宦官,只觉大失颜面,此下满脸都是愤恨之色,冷冷向史阿喝道:“没长眼的狗奴才,害杂家还有诸位弟兄白跑了一趟,弟兄们走了!”

那宦官趾高气扬,全然不把史阿放在眼里,一声令下,就带着人耀武扬威一般离去了。史阿看着那离去宦官的背影,眯起的眼中有几分寒冽的杀气一闪而过。

却说等马纵横回到麒龙府时,一干人等全都到了。马纵横不由有些无奈,没想到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后,自己反倒成了最后一个人到的,而且在第一天上任就迟到了。

“哎呀~!!大人你到底去哪了呢!?我找你许久了,我来时见马厩里的草都给换了,本还以为是王鹤,哪知他比我还晚来,后来又见昨日的新人陆续来到,就想是大人你了。但找遍找个麒龙府却又不见你,想你可能来得太早,闲来无事就到别处看看,哪知过了许久,都不见你回来,还以为你迷了路呢!!”这张坤是个话痨,这张嘴一打开,经常就说个不停。

马纵横哈哈一笑,便道:“这皇宫却是大得惊人,我刚才稍微逛了一下,还真的几乎迷路了呢。”

“大人,你可别乱跑,恕小的多嘴,这皇宫了有许多禁地,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随意进出的。在这附近就有一个寒蝉宫,那里住着一个据说有着天姿国色的绝色公主,但她却是个不祥之人,因此陛下下令在寒蝉宫方圆三十丈的范围内,除了其宫中丫鬟、宫女谁都不得靠近。曾经有几个人,极为好奇绝色公主的美艳,不惜藐视陛下懿旨,后来却被捉了,不但被重罚,还免了官。其中有一个听说还是大世家的公子哥呢,一样不能罢免。大人你可得小心一些。”张坤徐徐而道,他说的马纵横虽都是知道,但见他满脸关切,想是个善良的人,说得又如此兴起,也不忍心打断他。等他说完,马纵横恐他还要说下去,简洁了断地答道:“好,下回我会注意的。你待会把麒龙府内的所有人都给我叫来,让我都认识一遍,知道他们司职何处。”

“好!大人!对了,我!”张坤忙是一答,正还想说话,马纵横已然迈步走开了。

少时,麒龙府的大堂内,王鹤、张坤一干人等齐齐站好,如今两人手下都有了人,似乎都很是兴奋,各向马纵横把自己的手下名字和职务报了一遍。马纵横一一认识过后,勉励了几句,便教他们两人的手下都散去,唯独留下王鹤、张坤两人,向他俩问了一下如今有关麒龙府可有要改进的地方。

王鹤、张坤两人见马纵横处事积极认真,都提起了兴致。王鹤说道:“回大人的话,如今麒龙府多了人手,比起以往自然好多了。加上麒龙府如今也不过只有数十匹马驹,我们这些人豢养起来是搓搓有余。”

“不过药材方面,我们这里有不少空缺,待会小的自会带人去做补给。大人平日里若是空闲,外头的场地有个专门练箭的地方。以往是专门提供给陛下还有一众皇亲国戚、大臣练箭,不过自从陛下龙体欠安,那练箭场就空旷下来,大人可以到那里消磨时间。”王坤为人严谨、细心。而张坤不但话多,也有几分机灵。马纵横听了,眼神一亮,想到当初在獂道时,自己屡射不中,最后还是误打误撞,射中了阎行,但也并未能将之射杀,真可谓是放虎归山。

麒龙府的事务不多,只要把那数十匹马驹养好就行了,就如王鹤说的,如今以麒龙府里这些人应付起来搓搓有余。马纵横也正闲来无事,张坤的一番话不由让马纵横兴奋起来,遂是笑道:“好!府内可有弓弩?”

“有咧。大人何时需要,说上一声,小的便领大人去拿!”张坤一听,笑道。

于是,王鹤先是出去做事,而张坤则带着马纵横到了麒龙府的兵器库里。马纵横见这兵器库有不少品质不错的弓弩,先是有些诧异,不过想到张坤刚才说以往麒龙府里的这个练箭场,正是供天子还有一众皇亲大臣练箭,这里弓弩这也不会差。

除了那张金龙雕玉弓,还有几张表面打造华丽的弓弩,张坤告诉马纵横不能取外,其余都任凭马纵横挑选。当然,马纵横也知道这些品相华丽的大概就是那些皇亲国戚在这里专用的弓弩。

不过说实话,除了那张金龙雕玉弓外,其他那几张弓弩,马纵横一看就知道是中看不中用的下品。马纵横看了一圈,最后选择了一张巨大的黑钢镔铁弓,这张弓不但是寻常弓弩的数倍之大,而且乍眼一看极为平凡,弓身漆黑,各种雕纹也不显眼,但只要看到中央处那吞天兽头像就有一种慑人的感觉。

“大人,你真要选这张飞星弓耶!?”张坤见马纵横抓着巨弓,上下打量好一阵,竟是露出满意之色,不由一脸诧异,向马纵横问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