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飞星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嗯?这有何不可?”马纵横似乎猜到张坤的心思,露出一丝笑容反问道。

“啊,大人恕罪。这并非不可,只是这张弓据说乃由黑钢镔铁,重达四十八斤,乃六石大弓,若无超乎常人的膂力,莫说射箭,就连弓弦都张不开。这飞星弓,又名吞天射日弓,听说由来已久,可大汉朝历史以来,能张开这张弓不出三人,一个是冠军侯霍去病,一个是飞将军李广,另外一个正是那!”张坤话到一半,忽然似乎想起什么事,不敢继续说下去。

马纵横却是颇为好奇,笑道:“只要是别人真心待我,我马纵横赤诚相待。若你看得起马某,不妨直说。”

马纵横的话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教人不由信服。张坤也见他年少有成,行为大方豪爽,不像是那些会在别人背后捣鬼的奸佞小人,遂壮着胆子,低声道:“第三个就是天下一大剑师王越是也。当年他还在宫中时,时常陪陛下练箭,强身健体,当时用的就是这飞星弓!”

“王越?”马纵横听后,却是有些惊异,在历史中王越虽也颇具勇名,但与冠军侯霍去病和飞将军李广比起来,简直是差天共地。而也有古史中,曾记载王越有不逊色于吕布之勇,但到底事实如何谁也不知道,毕竟他在历史中活跃的时间实在太短了。

“王公不但剑法天下无双,而且箭艺也是堪称绝伦。当初我初来乍到,看他在十余丈外张弓一射,箭若流星,刚听弦响,忽又一声骤响,却见箭靶整个都被射透,可谓是技惊四座,真豪杰也!”张坤回想起当年往事,满脸敬色,最后一句说出时,不由眼睛一瞪,忙按住嘴巴。王越如今可是朝廷通缉要犯,他刚才所说的话,若是传了出去,肯定会招来杀头之祸。张坤后悔不及,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只不过马纵横接下来的话,却让张坤震惊之余,却又顿时消去了疑虑。

“能张开此弓之人,各个都是旷世英雄,王公又岂会弱哉!?真想和他见上一面!”

张坤还未回过神来,马纵横却已转身离开。原来张坤却也是个忠义之人,但却也没王越那份胆气,敢与权倾朝野的宦党作对。饶是如此,张坤心里某处却一直在憧憬着那些敢迎风破浪,有着破釜沉舟之心,锄强扶弱,与宦党斗争的英雄。

虽然认识不久,但在马纵横身上,他渐渐发觉马纵横具备了他心中英雄所拥有的一些特质。

少时,在练箭场上。张坤替马纵横取来箭矢,马纵横面前有横列竖着十几个箭靶,他站在正中央处,距离箭靶莫约六、七丈外。张坤也不知马纵横的箭艺如何,不过他如今更在意的是马纵横能不能张开那张重达四十八斤的飞星弓。

此时,马纵横目光如炬,盯着远处的箭靶红心,周围正在干活的人,见马纵横拿着一张奇大的弓弩,都不由好奇地停下了手中的活,纷纷眺目望去。

“咦,那不是飞星弓耶!?莫非马大人还想张开此弓!?”王鹤就在距离练箭场不远的马厩,看见马纵横手上的漆黑大弓,不禁惊异di呐道。

就在众人注视之下,马纵横沉声一喝,马步一扎,那巨大的飞星弓发出一阵刺耳的嗡响,其硕长强壮的手臂,似有九牛二虎般的力气,那弓弦竟真被霍然拉开,众人无不惊异,几人还惊叫起来。

很快,飞星弓渐渐呈满月之状,马纵横心中却是满意极了,自己用了七成力劲,竟也拽不断这张弓,当初在獂道时,那张鹊画弓他还用不到五成的力气,就已生生地拽断了。

马纵横心喜之下,再是用劲,弓呈满月之状。旁边的张坤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蓦然,一道宛若雷鸣般的弓弦震响,立刻把张坤惊醒过来,旋即看到一道肉眼难以捕捉的飞影倏地弹飞,还未来得及跟上,就听‘啪’的一声,望过去时,正见碎石、木屑飞扬,马纵横的箭并无射中箭靶,反而射在了后方的石墙之内,猛烈的去势,使得整根箭矢瞬间爆裂,而石墙被击中之处,竟也出现了一个小的窟窿。

在看的人,各个呆若木鸡昂,霎时间说不出半个字来。张坤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得掉下来。

马纵横却是见自己的箭矢偏离目标如此的离谱,脸皮再厚,也不禁红了起来,忙再拽弓上箭,想要挽回面子。‘啪’的一声急响,箭矢如飞星而去,旋即又听一声震响,马纵横竟又射偏了目标,在石墙上打出了一个小窟窿。

“奶奶的!老子就不信射不中你!!”马老爷们面子挂不住,恼羞成怒地连是张弓猛射,紧接着连道轰鸣猝起,一根根箭矢接连地在石墙爆开,任由马纵横如何去射,就是射不中靶子。而就这一瞬间,石墙上已出现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窟窿。马纵横怒不可遏,手望箭囊一抓,抓了许久,才抓到最后一根,气愤之下,一声怒吼,好像霹雳在响,吓得张坤忙是蹲下,捂住耳朵。

‘啪’的又是一声弓弦震响,这回马纵横终于射中了一个箭靶,强烈的冲劲,使得箭矢爆开的同时,箭靶还当场裂开一半飞去。

这一次,众人再也忍不住,齐声惊呼起来。马老爷们实在没脸见人,拿着飞星弓转身就走。

因为,他射中的那个箭靶却是他准备射的目标旁边那个!

“这回真是丢脸丢大了,老子决定了,在这麒龙府的时间里,每日就练这箭艺!!否则,日后真没脸见人!!”马纵横急匆匆地离开,心中暗暗腹诽道。

时间流逝,很快到了午休的时候,麒龙府地方宽阔,也有给官吏歇息的地方。马纵横让众人都去歇息半个时辰,自己却偷偷跑了出来练箭。

为了不再在王鹤这些属下面前丢脸,马纵横迫不及待地想要提升箭艺。

紧接着,练箭场里又是响起一阵阵连环震响,如闷雷连起。马纵横却是勤奋,顶着太阳,不一阵就练得汗流浃背,一连换了三个箭囊,都是射完。为了不再破坏墙壁,马纵横特意再退后数丈,就在十丈外射,力劲也减少许多,因此后面已是满目苍夷的石墙,也没有再被破坏。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马纵横正想着,忽然听马厩里发出一阵嗤笑声。

“哈哈哈~~!!莽夫射箭,空有蛮力,不懂技巧,你就算射上千回万回,也是射不中目标!!不如就此作罢,免得扰人清梦!!”

马纵横一听,脸色一红,转眼望去,却见马厩里有人探出一个头,头上竟还有几根稻草。

只不过这人实在长得俊俏无比,眼里有神,马纵横定眼一看,不知为何也生不了气,面色一肃,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乱闯我麒龙府!?”

“哈哈,什么麒龙府,说得好听,只不过豢养马匹的地方。只可惜这些千里马,都被困在这里,注定这辈子都遇不上伯乐,悲哉~!悲哉~!”那男子先是一阵取笑,忽然脸上又露出几分自嘲之色,行举疯疯癫癫。

男子身穿官服,冠帽却是摘掉了,披头散发,却不毫不在意。马纵横眉头一皱,心头忽然加快几分,不知道为何,从他第一眼看到此人开始,总是有一股莫名与此人相交的冲动。

“兄台似乎话中有话?莫非是仕途不顺?”马纵横走前几步,沉色问道。

“哈哈,连你这莽夫也知吾心,看来我这些弟兄也算是遇到个好主子了。”男子依旧一副疯癫的样子,这时一头马探头蹭了过来,似乎与男子已经极为熟络,竟还在向他撒娇。

“某乃扶风马羲,不知高士高姓大名?”马纵横停下了脚步,忽然作揖深深一拜,再次拜礼,表情甚为诚恳。

男子见了,却似乎早就猜到,笑道:“你不说,我也猜到你是何人。可我不说,你却猜不到我是何人。君子之交淡若水,又何必刨根到底?”

马纵横面色一紧,正欲再问。哪知男子转身便从马厩里走出,一边还打着哈欠地说道:“被人扰了清梦,这下睡意全无,不睡也罢。那位兄弟,我虽从未练过箭,却也听说射箭之人,必须心神合一,全神贯注,箭汇以一点而击破,你每回都用劲过猛,力求杀敌,急于求成,何不先试试减轻你的用劲,只求能一击射着箭靶?”

男子此言一出,马纵横就像是忽然开窍似的,猛地愣住了,呐呐而道:“汇以一点,汇以一点~!!”

待马纵横回过神来,那行举奇怪的男子早就不见了。马纵横对他虽颇是好奇,但眼下难得有了领悟,忙是回到了练箭场,拿起飞星弓,集中精神,拉开弓弦,只施放五成力劲。须臾,弓弦一震,箭矢迸射而出,这回果真没有射偏,‘啪’的一声,箭矢也没像是以往那般炸开,而是射入了箭靶之内,入木三分。虽是射中箭靶,但距离红心却还差得离谱。

但对于刚才射上十回都难有一次射中箭靶的马纵横来收,这可算是大有进步,眼睛一瞪,兴奋不已,自是再接再厉,拽弓再射,第二回却是偏离目标一些。马纵横毫不气馁,继续操练,不知不觉中教张坤取来的十个箭囊都用干用净了。马纵横把箭矢用光,满身汗水早把官袍给湿透了,王鹤、张坤两人也不知在旁看了多久,等马纵横发现他们,见他们都是满脸崇拜之色。

他们崇拜的自非马纵横烂到家的箭艺,而是马纵横的勤奋,却见练箭场上大半的箭靶都插满了箭矢,地上也有许多箭矢的残骸,王鹤、张坤早就午休完毕,来观看几遍,只是马纵横练得极是认真,甚是可以说旁若无人,这般勤奋努力,专心致志的人他俩也是平生第一次见识。

“哈哈,不知不觉竟已快是黄昏时候,出了这一身汗,实在舒服极了。”马纵横把手中的飞星弓递给了张坤。张坤虽也有几分力气,但万般不敢像马纵横那般单臂去拿,连忙双手接过。

“大人真是刻苦,鹤不如也。”在旁的王鹤不由衷心赞道。马纵横笑了笑,忽然想起下午遇到了那个怪人,便向王鹤问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