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鬼才郭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王鹤一听,立刻就板起了脸,正欲解说。天生话痨的张坤却是争先抢说道:“哦,大人一定是遇到了那郭浪子,此人行为怪异,疯疯癫癫,如今在守宫令荀大人身旁为副官,据说此人才智之高,就连有号称王佐之才的荀大人也自愧不如。寻常人要一月才能做完的功夫,他一个白昼就能做完了。一日的工作,他一盏茶的时间就能办好,而且算无遗漏。有一回他领荀大人之令,过来清点、检视麒龙府的马匹,正是清点中,有几匹老马叫了几声,他忽然大发神经,说这些千里良驹都在哀鸣,虽在皇宫之中,却如同生活在囚笼之中,然后竟擅自打开马厩,顿时马厩里的马一涌而出,宣鸣惊人,那场景说起来却也壮观。可后来可把我和王鹤给害惨了,马厩里的马关了许久,从当时中午跑到晚上,我俩又恐马匹冲出麒龙府,只好请来一些禁卫来帮忙,直到夜里二更,所有马才陆续回到了马厩歇息。幸好这郭浪子已暗里成为了司隶校尉袁本初的幕僚,因此蹇黄门得知此事后,也没大发雷霆,只是小事化了。我俩自也不敢得罪司隶校尉,只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后来这郭浪子却也不知为什么就赖上了这里,每隔几日就会过来马厩这里,有时会在这里午睡,有时会和这些马自言自语地说话,诡异得很呢!!”

就在张坤气愤填膺说着的时候,马纵横却是如被晴天霹雳劈中,整个人忽地僵硬起来,眼睛瞪得斗大。

王鹤却以为马纵横被此人放荡的行举所惊,不由也气愤地附和道:“张坤说得是极了。此人疯疯癫癫,没个正经,大人最好别和他纠缠太深,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这可是我大汉朝的宫殿,若是再发生上一回的乱事,传到张常侍的耳中,以他素来严厉无情的性子,那麻烦可就!”

哪知王鹤说的话,马纵横根本一句都没听进去,蓦地反应过来,一把急抓住张坤的肩膀,双眸尽是炙热、迫切之色,急问道:“你口中的郭浪子,本名可叫郭嘉,字奉孝!?”

张坤被马纵横抓得暗暗叫痛不已,一听马纵横的话,倒也惊异起来,答道:“大人怎么知道此人姓名,而且连字都清楚?莫非与他相识?”

“哈哈哈哈哈~~~!!!此番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鬼才郭奉孝,我岂会不认识耶!?”马纵横得到确认,大喜若狂,纵声大笑。

“鬼才?”张坤、王鹤齐齐叫了一声,面面相觑,两人都是一脸惊异之色。

黄昏日下,在寒蝉宫外院的花苑里,有一道美若天仙的身影,刘雪玉站在荷塘边,眼神时不时会投向不远处的门口。

“公主,已是黄昏时候,你出来好一阵子了,该是回去了。否则被人看见,恐又惹来事端。”刘雪玉的贴身宫女小彩蝶,满脸关切之色的劝道。

刘雪玉一听,脸上露出几分惹人怜爱的悲色,微微点头。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等候,心里却只是想看看那占了自己便宜的坏蛋有没有受到责罚。

原来善良的刘雪玉从小彩蝶那里听说到刚来的麒龙令马羲被史阿误认是闯入禁地的贼子,两人甚至大打出手。后来许多禁卫赶到,还好她及时赶去,否则恐怕那马羲就要被擒下了。

刘雪玉虽然被马纵横占了莫大的便宜,但毕竟是情有可原,想到自己连累到他,有可能就此官职不保,还要免不了皮肉之苦。心善的刘雪玉自是不愿见到,但一来不好意思张口教人打探,二来又有诸多不便,所以刘雪玉就选择在这个地方等候,若是看到马纵横回去,代表他已然无事。若是到了时间,还迟迟未见,那多是出事了。

如今已到了平日出宫的时间,再晚一些,就必须要取到文令才能出宫。刘雪玉等了好一阵,却依旧不见马纵横的身影,暗里正是着急。

这时,小彩蝶忽然眼睛一亮,叫了起来:“哎,他不就是那小伏波马羲!?”

或者是今日马纵横在小彩蝶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小彩蝶看着马纵横匆匆走过,竟也不知提醒刘雪玉避开。而刘雪玉那双好像会发光的晶莹大眼,也投向了马纵横那里,可那可恨的流氓竟毫不知情,一眼都没望这里看来,急匆匆地就走过了。

不知为何,当马纵横身影消失时,刘雪玉心头忽然有了几分失落。

却说马纵横知道今日自己遇到那怪人就是郭嘉后,兴奋不已,出了宫后,一路直奔回自己的府宅,而在回去的路途中,马纵横脑海里想着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把郭嘉给勾当过来!

从郭嘉的种种表现来看,他似乎并无得到袁绍的重用,而且对自己现今的处境极为不满意,所以才会做出这种种出举的事情来。而且还明显的是,他与麒龙府里的宝驹因有着相同的境遇,而有所共鸣,甚至与马称兄道弟,惺惺相惜。在别人眼里,郭嘉十足是个疯子,但在马纵横眼里却是明白到他心中的苦楚。

毕竟这些人都不知道郭嘉拥有的能耐,自然会是如此鼠目寸光,而马纵横却是十分了解,甚至在他心里,一直以来都认为在这东汉末年的时代里,唯一能够能与智多如妖的诸葛亮争锋斗智的不是令他六出祁山寸地不得,却又被他以女服取笑,空设虚城,就算死后只用一副雕木像,就能将之吓得屁滚尿流,狼狈撤兵的司马懿。却也不是火烧百万魏兵,笑傲赤壁,但却又被他料如指掌,诈借东风,使得其赔了夫人又折兵,最终被三气而死的美周郎。更不是与他以卧龙凤雏齐名,莅临百万曹军,献出连环之计,助刘备打开入主益州之路,但却又因嫉妒他的才智,急于行事,最终死于落凤坡的庞统。

在马纵横心里,能与诸葛亮相提并论的是那个,在曹操首席谋士戏志才死后,痛心不已,难寻顶替之人时,荀彧所推荐那个鬼才。自从他入仕曹操麾下后,使得曹操滋长之势至此一发不可收拾。不出十年之间,他帮助曹操一统河北,成为天下第一大军阀,威凌四宇。是那个在曹操最为人生得意之时,却遭到一生之中最为惨重败仗时,在赤壁之下,痛哭追忆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赫赫正是郭嘉,郭奉孝!

马纵横很是激动,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办法都要把郭嘉从袁绍身边给拐过来,当然像郭嘉这种堪称鬼才之人,用强硬的办法是没有用的,不能得到他的倾心的话,自己只会成为第二个袁绍。或者郭嘉在马纵横的心目中已然妖孽化了,有那么一瞬间,马纵横甚至极端地想过,若真是得不到郭嘉,那就把他暗中给杀了,以绝后患。但又想到以郭嘉的才智,一旦事迹败露,他不但这辈子就多了一个韬略超凡、奇谋百出的死敌,而且还会遭到天下俊才的唾弃。这样一来,实在是得不偿失。马纵横也为自己这个可耻的想法,狠狠地扇了自己两个耳光。

可依如今的状况,要让郭嘉真心来投,似乎是绝无可能之事。马纵横越想越是纠结,最后还是觉得,如今自己先不能乱了阵脚,如今天下未乱,还未到诸侯逐鹿中原的时代,只要郭嘉还在洛阳一日,自己就还有机会!

马纵横正是想得入神,不知不觉已到了家门口,却听到了曹操的笑声。马纵横这才想起自己与曹操昨日约定今晚去醉仙楼一聚,走进一看,正见曹操和庞德、胡车儿等人交谈甚欢。

“好哇,这曹阿瞒还真的想从我这里挖人呢!”马纵横面色一沉,心中暗暗腹诽道。曹操见了马纵横这神色,也是敏锐地感觉到他的不快,忙是笑面迎人,赶了过来:“哈哈,我来时见纵横你不在家里,以为你在宫中有事,也就进来叨扰了。刚才正和一众兄弟提及洛阳趣事,纵横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曹操这话一说出,若是马纵横答是,岂不显得胸襟狭窄。马纵横自不会中他计,很快表情一变,笑道:“哪里。孟德能把我麾下弟兄都看做朋友,那是我马纵横的福分!你且稍等一会,我去换了衣裳,就去醉仙楼如何?”

马纵横说罢,不等曹操回答,便向庞德、胡车儿吩咐道:“赤鬼儿、老胡你俩替我招呼一下曹兄,我很快就来!”

庞德、胡车儿一听,忙是一震色,拱手应诺。马纵横然后向曹操一笑,曹操也呵呵笑着,气氛忽然显得有些诡异。不过,马纵横很快收回眼光,朝着宅子里面走去。

“呵呵,看来这马家小儿还真不一般啊,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的心思,日后有了戒备,要想把庞德、胡车儿这两个猛士招纳过来,恐怕要废不少劲。不过良禽择木而栖,贤才择主而侍,就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本领了。”曹操笑容可掬地看着马纵横离去,心里却是暗暗腹诽着。

或者是感到马纵横有几分不快,庞德和胡车儿对曹操也开始收敛起来,曹操说上几句,为了不失礼节,他俩才不情不愿地答上一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