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酒令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少时,马纵横换好了衣裳,本想叫上一众弟兄,但王小虎却觉得自己这伙人经常跟着太过张扬,而且有听说醉仙楼消费极高,去的都是些非富即贵之人,虽然马纵横赢了不少银两,但王小虎也不敢太过挥霍,便婉言拒绝了,说和一众弟兄在家里喝酒便好。一众弟兄也明白王小虎的心思,纷纷附和。

于是马纵横便和庞德、胡车儿,还有曹操和与他几乎形影不离的夏侯兄弟,一共六人望醉仙楼走去。

当马纵横一行人来到醉仙楼时,马纵横确实有一阵间,被醉仙楼的奢华秀丽给震惊了,不过马纵横很快就恢复如常,比起他所经历过的一切,这醉仙楼实在不算什么。曹操似乎已是这醉仙楼的常客,驾轻就熟地领着他们来到二楼,一处叫水云间雅阁。众人还未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女子娇笑的声音。如今不过十七岁的庞德显得有些紧张,至于胡车儿则强打精神,一副不想被人当做乡下人的样子,马纵横脑里则还是想着郭嘉的事情,显得有些兴致寥寥的样子。

只不过,当众人走进去时,马纵横忽然面色一变,竟然看见了郭嘉坐在一席,正独自喝酒。马纵横不由瞪大了眼,惊呼道:“郭奉孝是你!?”

马纵横一声喊起,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郭嘉眼神迷离地望了过来,马纵横身材魁梧彪悍,在众人之中,鹤立鸡群,郭嘉一眼就认出了,哈哈笑道:“原来今天的财主是你,有缘,有缘呐~~!!”

郭嘉口无遮拦的一番话,倒让另外一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忙在两女包围中,起身笑道:“某乃戏志才,如今尚是白身。这位兄弟长得好生威武,定就是那威震西凉的小伏波,失敬,失敬!”

马纵横见得郭嘉正是大喜,也不在乎小节,兴冲冲地望郭嘉席上便赶,走到一半,才忽然反应过来,陡地转身,惊呼道:“你是戏志才!?”

看马纵横一惊一乍,众人皆露出诧异之色。戏志才亦是如此,他虽有些名声,但马纵横来这不久,怎这般快就能打听得到?而且以戏志才认为,以他如今的名声,也不足以令马纵横如此震惊。

“呵呵,这人真有些意思。”郭嘉看在眼里,不由暗暗一笑,心中腹诽道。

马纵横面色一凝,毕恭毕敬地诚恳鞠了一躬,对于这位在历史之中少有记载,年少丧命,但却又有着惊天动地才能的俊才,也是敬重得很。

“马某早闻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智,平乱世治天下之略,今日有幸见得先生,实在三生有幸也。”

对于马纵横充满敬意赞言和拜礼,戏志才陡生好感,凝神鞠躬也是一拜,道:“不敢当,不敢当。小伏波年纪轻轻,却已能勇冠三军,所向披靡。戏某才是佩服极了。”

在马纵横说出对戏志才的赞词时,郭嘉又是眼露精光,但马纵横似乎又多添了几分好奇。

不过在后面的曹操,看得马纵横与戏志才两人谈得正欢,脸色却显得有些阴沉起来。

“这回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来还想让这马家小儿做一回大冤头,没想到他竟对这两人如此看重。可他一直以来身居西北,距离中原甚远,又是如何得知这两人的不凡之处?怪哉,怪哉!”

曹操正想着,忽然马纵横笑了起来,教众人快快入席。曹操早前已派人定好了席位,各人纷纷入席,正好坐满。

别看马纵横刚才和戏志才说得极欢,心里却更是喜爱有着鬼才之名的郭嘉,和他那份与生俱来的浪子气息,毫不客气地坐在郭嘉身旁。此时其余人也是坐定。

曹操见马纵横已经和郭嘉交谈起来,不由眉头一皱,忙教人叫来一些姿色美艳的女子。曹操此言一出,男人嘛,无论是夏侯兄弟还是庞德、胡车儿都露出几分期待之色。可谈得正欢的马纵横和郭嘉却毫不理会,依旧自顾自地说着。

“哈哈,今日真是谢过郭兄的指点,我练了一个下午,果然箭艺大有进展。”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郭兄日后可要常来,我初来乍到,许多事情都不熟悉,还望郭兄一定要多多指点,我定会言听计从!”

“哈哈,承蒙马兄如此看得起郭某,若是有空闲,那就前去叨扰一番。”

“好!一言为定,那我就翘首以待!对了,听说郭兄好酒,那可真是人逢知己千杯少。日后你我定要好好熟络,喝个痛快!”

那厢里谈得旁若无人,马纵横虽然极是盛情,不过郭嘉却依旧应对自如。曹操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忐忑起来,忽然灵光一闪,便是笑道:“对了,纵横。奉孝博学多才,也深受袁本初的青睐哩!”

曹操话中有话,郭嘉听了,先是翘嘴一笑,自从他成为袁绍的幕僚后,那些想招募他的人全都知难而退,至此形同陌路,毫不相干。唯独曹操一直锲而不舍地与他交往。

“哦?”马纵横听话,面色一沉,忽然握住一杯酒,仰头便喝,不少在摇头暗笑,以为马纵横惧怕袁绍,喝酒压惊。哪知,马纵横把杯子一放,眼神好似发光,凝声喝道:“奉孝有神鬼不能料知之才,堪比管仲、张良,古往今来独风骚,袁本初能识耶!!?”

马纵横气势宏伟,字字铮铮有力,丝毫不像是在奉承,反而像是在说一件铁板钉钉的事实一般。此言一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天下人虽都知郭嘉有才,但敢像马纵横如此大放厥词称赞者,也仅有他而已。

戏志才深吸了一口凉气,忽然神色一震,举杯叫道:“好!!!我本以为如今天下之大,也仅有我一人能看出奉孝之底细,没想到小伏波如此高的眼界,这杯我敬你~!!”

马纵横举兵相迎,两人仰头齐饮。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不孤也,我不孤也~~!!!马兄弟,今日郭某要和你喝个不醉不休~~!!”忽然间,郭嘉仰头大笑,尽显放荡之色,神情炙热,与马纵横谓道。马纵横拍席叫好,道:“难得郭兄赏脸,那我自然是舍命陪君子!!”两人似乎在一瞬间打开了心扉,一杯一杯开始举杯畅饮。后来就算来了十几个姿色上佳、婀娜多姿、妩媚动人的美女,两人也不为所动。曹操此时却是心里恨透了马纵横,哪里客气,一点就点了六个,自己和夏侯兄弟各是左拥右抱。戏志才本就有老相好在陪伴,也不多点。庞德、胡车儿见马纵横没有做声,也不敢张口。这时,老鸨笑容迎人地提醒起马纵横,马纵横这才反应过来,替庞德、胡车儿各点了一个,本想替郭嘉点时。郭嘉却嫌多余,按住马纵横的手,说两人喝酒便是,不搀外人。马纵横求之不得,便和郭嘉一边纵酒畅饮,一边高谈阔论地谈了起来。

酒过三巡,曹操见马纵横和郭嘉丝毫不显陌生,有几次想要插口加入,但因坐得较远,两人又谈得正起劲,所以都没成功。曹操心里虽不痛快,但也没表现出来,暗向戏志才投了一个眼色。戏志才会意,忽然提出众人来玩投壶。曹操一听,拍手叫好。一众陪酒美人也纷纷称好。正是相谈的马纵横和郭嘉也停了下来,一对眼色,都笑着颔首。

少时,出去的几个美人纷纷取来道具。其中一美人先把壶子放定,只见壶口广、下腹大、颈细长,马纵横还是第一次玩,走近投目望去,只见壶内盛着满满的小豆,想这些小豆圆滑且极富弹性,若是没有一些技巧,投往之矢往往都会弹出。

这时,一个笑容妩媚的美人,递来了三根长度不一的小矢,矢的形态为一头齐一头尖。

“呵呵,这些小矢有三种,分别为分五、七、九扶(扶乃汉制长度单位,约相当于四寸),距离愈远,则所用之矢愈长。由酒司令在投壶开始地投下,投前可在众人中挑选罚方,定下杯数,若中之,罚方则依照所投小矢喝酒,五扶则番一,七扶番二,九扶番三,下轮可选择继续,或者换罚方上场。而且罚方必须站在酒司令所在的投壶开始地。(依照小矢的长度,投壶开始地总共三个。若酒司令投中了五扶小矢,来到七扶或是九扶开始地,却要换人,那么罚方就必须在那个地方开始。)

但若一击不中,则投方喝酒,换罚方为酒司令,如此进行,待众人小矢皆用尽,则重新开始。”曹操先向众人介绍规矩,马纵横、庞德、胡车儿几人都是头一次玩,曹操解释简单清晰,三人一听就懂。

于是,众人先挑曹操为酒司令,周边美人一些奏起‘狸首’乐,一些在随歌伴舞,有一些则在旁边负责斟酒。

美酒游戏,佳人歌舞。难怪洛阳里的达官贵人,每天每夜都在这醉仙楼里纸醉金迷,流连忘返。

马纵横觉得如今所在的地方,比起那后世的什么夜总会要有意思多了,而且这里的无论是美酒还是佳人都属上乘!

曹操来到五扶的投壶开始地站好,笑盈盈地指了指马纵横。马纵横灿然一笑,摆手说请。曹操哈哈笑起,拿起五扶长的小矢随意一投,‘哗’的一声,小矢轻飘飘的投入壶口,顺着壶边滑了两圈停了下来。两个美人见了,兴奋叫好,曹操搂住一个,啪的一声,赏了一个吻。

“好手法!”马纵横赞了一声,也是爽快,举起酒杯就喝。曹操兴致正高,退后几步,来到七扶开始的地方,马纵横刚把杯子放下,曹操已把七扶长的小矢投出,只听‘咚’的一声,七扶长的小矢弹了一下,又回到壶口停住。

“哈哈,今天运气不错!”曹操大笑,又搂住另外一个美人,亲了一口,惹得娇声连连。马纵横爽快地又喝了两杯。

曹操又退后几步,来到九扶的投壶开始地。马纵横笑眯眯地看着,曹操忽然伸手一指,却是要换人。曹操十多岁开始就玩这投壶,早就玩精了,九扶的小矢一般来说,十投难中三四,何况马纵横还是新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