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商人文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若你是那些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世家子弟,或是那些奸佞贪官之后,我不狠狠宰你一笔就算好了,还真不会如此低价卖给你。罢了罢了,我们这些商人虽然低贱,但有时候也讲究个缘分,小兄弟你若是真喜欢,你来开个价,只要不过分。老夫就卖了!”老掌柜说到最后,是咬着牙在说。马纵横见状,也不好狮子开大口,想到家里大概还有八百多两黄金剩余,也是咬牙说道:“掌柜的,我不瞒你,我现在家里就只有八百多两黄金,我虽在朝廷为官,但俸禄也并不多,你愿意,加上刚才那数十两订金,我就付你八百两黄金。若是不行,也实在不敢再强求。”

“你!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老掌柜一听,顿时苦丧着脸,不过又想到自家孩儿得罪了朝中的权贵,那些奸贼手段狠辣,觊觎老夫财产久矣,再不离去,一命呜呼,那岂不什么都没有了?

马纵横听话,不禁有些失落,但也不愿强买,笑道:“是马某贪得无厌了。老掌柜你收拾一下,我这就带你去领剩余的钱款。”

“慢!!罢了,罢了!!老夫权当交你这个好友!!半买半送便是!!”老掌柜忽然叫了起来,竟是满脸的大汗,看来是经过好一番剧烈的挣扎。毕竟如今天下贼匪四起,他又得罪权贵,赶往荆州的一路许多地方都要疏通,到那时候真金白银可比这些珠宝玉器要好用得多。

马纵横闻言,眼神一亮,看了老掌柜好一阵,从他的神色中,也知晓他定有难处,遂颔首应道:“老掌柜的够爽快,马某愿交你这个朋友,只不过八百两黄金数量不少,你可要回去叫上些人来?”

老掌柜苦笑了一下,或者确是对马纵横颇有好感,也不隐瞒道:“小兄弟,老夫也不瞒你。老夫本名文秀,数十年前来到这洛阳经商,膝下有一儿,名叫文聘。小儿自幼乖巧,学文练武,无一不勤奋过人,在他十八岁那年,我疏通了一下人脉,让他当了个小吏,他也争气,凭着自己的本领,还会就迁升到牙门将之职。哪知因看不惯宦官爪牙欺压百姓,收刮民脂民膏,而得罪了权贵,不但被免去了官职,还被打了个半死。老夫为了尽早逃离这是非之地,早前已散去了伙计,家里连个小厮也没有。不过你也担心,老夫多年行商,自有办法。”文秀说罢,苦涩一笑。马纵横闻言却是有些诧异,脑海里瞬间就回想起有关文聘的资料。

文聘乃南阳宛人也。在演义中他比起刘备的五虎将,曹操的五子良将,还有东吴周泰、甘宁等虎将,要逊色多了。但在正史之中,他的战绩却丝毫不逊色于这些人。

却说文聘本来是荆州刘表的大将。刘表死后,其子刘琮降曹操。在这之前文聘还算是默默无闻,又因自己不能保全土境,而不肯见人。曹操却早有听闻文聘忠义之名,连番召唤,文聘都不肯见。曹操麾下众臣无不怒之。后来曹操听过原因,被文聘这份忠臣臆下之情所感动,先呛然而誉之,更委以重任,仍旧让文聘守卫江夏,使其典北兵、镇荆江。文聘感激曹操的信任,也不负曹操所望,守御荆城之际,多次引兵阻遏关羽之师,攻其辎重,烧其战船,立下莫大之功,成为曹操倚为屏障的大将之一,威名远播。

而文聘一生最为光彩的战役,当属石阳之战。话说当时雄心勃勃的孙权,亲自率领五万兵众攻打石阳,包围文聘,情况急殆。城中士皆恐城池被破,劝文聘投降保命。但文聘坚守于城中不动,每回孙权来攻,更是身先前线,指挥众将士拼杀,激发鼓舞了一众兵士,兼之文聘极其善于守城之战,每每调拨,都有出人意料之外的效果,孙权屡攻不下,驻扎了二十余日也没有成果,每日耗费辎重浩大,又听说曹魏援兵将到,唯有撤去军马。石阳诸将见孙权退走,都以为是计,但文聘却一改以往稳重的姿态,当机立断,开城领兵追击,杀得吴军片甲不留,死伤无数,最终大破吴军而还。此战役,虽然不能与张辽的合肥之战相提并论,但两人却都是曹魏南下抵挡东吴最为依仗的两面屏障!

而在历史之中,文聘在曹魏,累封为后将军,位高权重,受人敬仰,地位绝不逊色于五子良将。再有,文聘善于守,就连武圣关羽和孙权所率的东吴一众俊杰也攻破不了他所镇守的领地,从此足可见其之超凡之处。更有的是,文聘还极善于练兵,历史中曾记载荆州之锐,皆属文聘麾下,因而深受刘表宠信。

马纵横心跳加快,若是能把文聘招纳过来,无疑为自己麾下增添了一员将帅之才。在他心目中,一直以来正史都远比演义要正确得多,毕竟演义总有抬刘贬曹的味道,因此有失真实性,许多历史名将都被演义给忽略了。

马纵横心机也是敏锐,这时很快就有了一计,笑道:“老掌柜的,马某想了想确是不愿占你便宜。要不这样,我愿修书一封,再派麾下精锐护送你到天水冀城,到了那里,一众弟兄会带你去找一个叫庞明的老人家。此人虽已年迈,但不久前还是我麾下大将,处事严谨。你把我的信给他,他自会替你在冀城安家,再拨予你黄金千两,而且我保证只要你在冀城之内,踏踏实实地行商作业,保你生活无忧!!”

文秀一听,顿时瞪大了眼,好一阵犹豫。不过文秀毕竟是老江湖,和马纵横认识也是不久,岂会如此轻易就相信他,若是换做其他人,文秀早就甩袖而去,不过看在马纵横态度诚恳,并无恶意,还是摇头道:“劳烦小兄弟操心了。我们一家人本就是南阳人士,也该落叶归根,回去家乡了。”

马纵横听了,心头一紧,眼里露出几分失望之色,略一颔首,答道:“也只好如此。那老掌柜,我在外面等你一回,你收拾好就来吧。”

文秀闻言,颇为好奇地看了他几眼,然后点头应好。马纵横出去后,等了好一阵,天色已然入夜,却见文秀从一旁街口转出,又是大量了马纵横一阵,笑道:“老夫还以为你会趁机逃去,没想到小兄弟真会老老实实地站在这里等候。”

文秀这张嘴巴,素来都是口没遮拦,兼之他们中原人士,一直以来都觉得西凉是荒芜之地,觉得马纵横虽是西凉大军阀马腾的儿子,家里也不见得会是富贵。

“老掌柜说笑了。”马纵横呵呵一笑,也不生气。文秀见马纵横年少老成,心里愈是喜欢。

一路上,这一老一少也没什么拘束,谈了起来。老辣的文秀问起了马纵横不惜耗费重金,买下这三副玉簪子,这心上人恐怕不但各个都是天姿国色,而且数量还不少。马纵横被文秀这般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也不隐瞒,告诉文秀他前一段日子,不慎冒犯了一个姑娘,先前选的玉貂簪就是为了赔罪的。至于另外两副则是带給家中的两位娇妻。文秀听闻马纵横这么早就成亲了,出外也不忘家中妻子,好感顿生。于是,两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马纵横的府宅里。

庞德、胡车儿一众人都在等候马纵横回来,见马纵横身后跟着个老汉,马纵横向众人介绍这是他新认识的朋友,众人听了连忙纷纷迎上拜礼。

文秀见这些西凉汉子一个比一个魁梧、雄壮,诧异不已,又看众人都对马纵横极为敬重,愈来愈是觉得马纵横深不可测。马纵横遂和庞德吩咐,教他取八百两黄金出来,搬上车架。庞德一听要取出如此巨款,不由瞪大了眼,但回过神来后,也不敢怠慢,忙带着几个汉子进去府内准备。

“呵呵,老掌柜若是还没吃饭,不如在这里吃上再走?待会我教我的弟兄送你回去便是。”马纵横笑着说道。若是往常,文秀肯定取了就走,还别看文秀已然五十多岁,如今身姿还是颇为健壮,用车架搬这八百两黄金搓搓有余。

“也好!那老夫就不客气了!”也不知为何,马纵横总给文秀一种异于常人的感觉。在他身旁,会有一种莫名的安心。就连文秀这般多疑的人,也放下心来与之交往。马纵横遂领着文秀入席,少时庞德那几个人把装满八百两黄金的两个箱子都搬上了车架,赶来坐定,周围三席,一共数十人,也显得很是热闹。

文秀见马纵横竟然和自己的麾下吃在一起,又不由一阵诧异,感觉马纵横真是古怪极了,按照规矩,这主人家和宾客应该在里面吃,其他人未免打扰到主宾的兴致,都要等到主宾吃完饭,收拾好后,才能吃饭。

“呵呵,让老掌柜见怪了,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马纵横似乎看出了文秀心中所想,笑着解释道。文秀也开始有些习惯了,点了点头后,从怀中掏出了另外两个紫檀木的盒子,说道:“这是另外两副玉簪子,小兄弟你可拿好。”

马纵横一听,取过两个木盒,也不打开看看,就交给旁边的王小虎道:“麻烦小虎你带上几个兄弟,明日先收拾一下行装,准备好后,后天赶回天水冀城,先报过平安,然后再替我把这两副玉簪子交给两位夫人。凤凰白玉的给大夫人,翡翠牡丹的给小夫人。”

王小虎听了,重重颔首,便取过木盒放入怀内。文秀看得眼睛瞪大,咳咳了两声,犹豫一阵,还是问道:“小兄弟你不用看看那盒子内的玉簪么?要是老夫暗里偷龙转凤了怎么办?”

“哈哈,老掌柜和我不已是朋友了么?我又岂会怀疑你呢?”马纵横灿然一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