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不知当爹的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诶,老夫行商数十年载,还真没见过小兄弟你这般豪气直爽的人物,惭愧、惭愧!”文秀在马纵横脸上甚至找不到一丝虚伪,叹声而道。

于是,众人边吃边喝,直到夜里二更。文秀喝个半醉,马纵横教王小虎还有几个弟兄送他回去。文秀也没拒绝,还答应马纵横离开洛阳前,一定会告诉他一声,请一众弟兄喝上一回酒。众人皆喜,纷纷相送。

这一日,马纵横虽是一下子花掉了几乎所有财产,不过却有幸能认识到这文聘的老子,又能挑选到心仪的礼物,心情也是上佳。话说,王异早就决定要留在冀城看家,照顾一众老幼,打理家业。北宫凤原本却是死活吵着要跟马纵横来这洛阳,以防止他拈花惹草。只不过后来,也不知为什么北宫凤竟然转了死性,不吵不闹,愿意留在家中协助王异。

想到家中娇妻,马纵横心里如有一股暖流在温热着,默默地抬头望着星空,不知不觉,离家已有两月,他极是想念家中两位娇妻啊。

同一片星空之下,在冀城郡府后院里。马云禄笑咯咯的声音传遍四周,此下正贴着身穿一身火红花衣裳的北宫凤的肚皮位置,笑道:“我听到了,我听到了~~!!我小外甥在动呢!!”

“妹妹,你别缠着嫂嫂,若是动了胎气,那可怎么办!”拖着两条鼻涕的马铁,一脸着急的拖着马云禄一条小手臂,叫道。

“我才不要,你就要粘着嫂嫂嘛!这样我那小外甥长大后才会和我亲呢!!倒是你,学学三哥,现在每天都跟着二哥开始操练!!你再不努力,日后到了沙场丢了我马家人的脸!!”马云禄一边向马铁打着鬼脸,人小鬼大的她竟还一边甩手教训起自家哥哥起来。

“才不会呢!!有大哥、二哥在,谁敢欺负到我们马家头上来!!”马铁一直手下留情,但马云禄却没个分寸,力气也大,用力一推,竟把马铁差点推得跌倒。

“好哇!你还真使上力气,看我不好好教训你!!”马铁小眼不由露出几分怒火,正想扑过去。

这时,背后忽然响起一阵轻柔温和的声音,立刻让有些暴躁的马铁停了下来。

“铁儿乖,云禄还小不懂事,你是哥哥,就让让她,好吗?嫂嫂弄了些糕点给你们吃呢。”

“耶!有糕点吃咯。我喜欢大嫂嫂了!!”马云禄一听,顿时一对水汪汪的大眼就亮了起来,立刻跑了起来。

“大嫂嫂!我也要!”马铁也急急跑去,好像跑慢些许,糕点都会被马云禄抢去的。

只见王异身穿一身百花白绣裙,手中拿着一个篮子,如是花中仙子,缓缓而来。旁边还跟着两个打灯的婢女。

“呐,云禄你和铁儿是兄妹,可要学会分享,你们到亭子里吃吧。”王异把篮子先递给跑过来的马云禄。马云禄听了,脆生生地答了个好,便转身向马铁叫着:“三哥,大嫂嫂叫我们到亭子里吃糕点。”

而后,两个小伙伴就兴冲冲地跑向了亭子。王异教身后两个婢女去照顾两个孩子,自己则走到正在石桌上坐着的北宫凤旁。北宫凤一见王异,苦笑摇头道:“云禄这没良心的小家伙,刚刚还说要粘着我呢。一见你就忘了我这二嫂嫂了。”

王异坐了下来,温柔笑道:“你还好说,云禄越来越是像你那般古灵精怪,相公若是回来看到了,可要好好惩罚你了。”

“他敢!?老娘天天闷在家里,就为了给他生娃儿,他回来敢不对老娘好些,老娘剥了他的皮!!”

“呵呵。妹妹你嘴上说得厉害,每回还不是败在他的手上?”

“那是!那是他甩流氓!!”

北宫凤听了,不由脸色一红,随后又想到马纵横那些一个个羞人的招式和那标志的坏笑,脸色愈加发红,也不甘人后,立刻反击道:“姐姐你还别说,你每回不也是被他治贴贴服服么!?“

“他…他确是太厉害了…”

王异闻言,雪白的肌肤也顿时红了起来,吟吟好一阵,才是说道。北宫凤听了,咯咯笑起。两个姐妹互相说笑了好一阵后。王异忽然望向天上星空,呐呐道:“不知相公在洛阳过得好吗?”

“哼,那死家伙一见到美人,眼睛就发直,当年你我不是都被他这般勾搭过来么!?听说洛阳风流之地盛行,女子千娇百态,还有那些大家闺秀,各个都是知书达理,美艳动人。说不定那死家伙现在正在快活呢!!”北宫凤素来敢爱敢恨,这下呲牙咧嘴,现极了一头发恶的母老虎。但王异却知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这般说着,心里不知是有多挂念马纵横呢,悠悠叹了口气道:“相公英雄盖世,自古以来英雄配美人,他身边女人肯定不少。我俩又怎能如此自私,奢望他心里只有你我呢?”

“哼!姐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他经常欺负!要不是怀了这个孩子,我早就到洛阳去了,这男人不看紧一些,可不行!!”被王异这一说,北宫凤不由想到日后马纵横真带上几个女子回来的场景,气得咬牙说道。

“如今洛阳危机四伏,相公哪有这个心思,我只盼他能早日归来,我们一家团聚,其他的都不敢奢求。”贤淑的王异心里却是只想着马纵横的安危,北宫凤一听,似乎也是心有感触,强震神色,安慰道:“姐姐放心,相公勇猛无敌,身边也有赤鬼儿和老胡,不把洛阳闹个天翻地覆就好,其他人哪害得了他!”

“但愿如此吧。”王异轻叹了一声,心中却是在默默为马纵横在祈祷。

次日,天还未亮,马纵横就早早起来了,却是不知为何,他昨夜打了一夜的喷嚏,直到四更才是睡着,不过还好他日夜锻炼,在外练了一会拳后,出了一身汗,洗漱一番后,看时候差不多,便往皇宫赶去了。

为了能见到刘雪玉,马纵横有意比往常还提早了一些,本也是打着碰碰运气的心思,在寒蝉宫外的花苑等了一阵,没想到果然看到刘雪玉拿着个花篮,在苑里摘花,此下正是清晨,许多花朵上还有一颗颗露水,周围萦绕着雾气,朦胧之下,刘雪玉婀娜苗条的身姿,堪称是神女下凡。

马纵横看得有些发呆,直到刘雪玉一次不经意地蓦然回首,见到外头的马纵横,不由‘啊’的一声,然后急又捂住了嘴,楚楚可人的脸蛋上,多了几分绯红。

不过在雾气之下,马纵横并无看见,这下还以为冒犯了刘雪玉,忙道:“公主莫慌,马某无意冒犯,今日前来是为前些日子的失礼赔罪。”

刘雪玉听了,鼓起勇气,走了过来,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在十丈外停下,用她那天籁之声问道:“这时候还早,你会如此早来?”

刘雪玉一问,就觉得自己这问话有些不妥。果然,马纵横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其他时候宫里人多,我想能看到你也只有这个时候,便早些来了。”

虽然大概猜到马纵横会如此回答,但当他说了出来,刘雪玉心头却还是会涌起几丝欢喜,红着脸,低着头,道:“那日的事情,确是事出有因,我也咬了你。你别,别介意。”

这时,马纵横已经能隐约看到刘雪玉的脸色,看到害羞的她,心里如小鹿乱撞,自是兴奋不已,忙掏出一根玉簪子道:“是我冒犯公主在先,被咬了也是活该,这玉簪子虽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权当是我一番心意,还望公主收下。”

刘雪玉听了前半的话,脸色已经更红,再听后半的话,心扉已乱,略略抬首,隐隐看见马纵横手中的玉貂簪,正不知如何回答。

忽然,又是一阵兵甲晃动的声音传来。马纵横眉头一皱,不想多惹麻烦,连跨几个大步,赶到刘雪玉面前,把玉貂簪递到刘雪玉手上,说道:“有人来了,我不便多留,公主保重。”

说罢,马纵横不等刘雪玉回应,转身便是离去。

“哎!”刘雪玉心头一急,急是叫出时,马纵横已经从转出门外,不见了身影。

忽然,感觉到手中传来的温热,刘雪玉心头更乱,往手中一看,见这玉貂簪竟是由羊脂玉打造而成,温白色佳,一看就是上品中的上品,而且那玉貂打造精细,看似淳朴,但反而因此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出众。

刘雪玉一看就喜欢极了,望着门口之外,呐呐而道:“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呢?”

送了礼,赔了罪,还能再和神女面对面的接触了一阵,马纵横心满意足,心情大好,来到麒龙府后,就放了一众马匹,策马奔腾,刹时马鸣宣扬,在这大清早的洛阳皇宫添了几分生气。

到了晌午时候,在洛阳最为繁华的街道上,最为著名的珠宝店玉雀轩还是自开业起,第一次没有开张。在玉雀轩外,有一个曼妙清冷,带着面纱的身影游走了许久,竟然就是王莺,见店铺久久还不是没有开门,王莺也注意到自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便转向小道,走到一处偏僻之地,有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正向经过的百姓乞讨。王莺走到他那,丢了几文钱。那乞丐低声说了几句。王莺遂是起身,快速地离开了。

另一边,却说文秀在自己的府宅里,此时正和一个莫约二十七、八的汉子,在房间里说话。

“老爷你放心,小的这些日子已经向把守各个关口的大人疏通了一遍。到时候,就依你吩咐,把行装伪装成粮队,跟着大商队前往荆州便是。小的还特地请了几个侠客,在周边保护,老爷你大可放心!”

此人乃是文秀的心腹,名叫覃三。其父是文秀的老伙计,一家人跟了文秀数十个年头,文秀对他也是信任。

“好!老夫这里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待会我再给你十两黄金,和那些侠客打好关系,毕竟这一路下来,真要遇上贼匪,还要他们为我们拼命,钱花多一些没关系。”文秀说罢,又从腰带里掏出几两黄金,放到了覃三手上,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等到了南阳,我会再给你一些银两,足够你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了。”

覃三一听,忙是作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谢过,然后再取了那打关系的十两黄金,便速速离开了。

文秀叹了一声,见都准备得也差不多了,心头也算是落下一块大石,便走到房间外的院子,正想透透气。

陡然,一道身影忽然从背后屋顶飞落,文秀一看,顿时面色大变,还未来得及叫起来,只见寒光一道,自己的脖子上赫然顶着一柄宝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