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仙女般的冷杀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姑娘,求财还是灭口?”文秀却是很快平静下来,也是配合地压低了声音,淡淡而道。

“你手上有一副翡翠牡丹玉簪,如今在何处?”面纱里,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文秀一听,神色忽然有了几分变化,急道:“你是昨日那个姑娘!?”

“废话少说!若你想安然无恙地离开洛阳,快把那翡翠牡丹玉簪拿来,你要多少银两,我给你便是!”被认出身份的王莺,早就通过天刺之人了解到文秀的情况,想他此下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也不敢多嘴,冷声喝道。

“那可真不巧,那副翡翠牡丹玉簪昨日已被那小伏波买下了。你若是想要,可以问他能不能转让,不过小姑娘我劝你,对我那位小兄弟你还是选择客气点的办法较好。”文秀淡淡一笑,竟是从容不迫。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喊声。

“老不死,你还不来吃饭,饭菜都凉了~~!!”

喊话的正是文秀的老妻常氏。而就在常氏话音还未散去,文秀只觉一阵快影从眼前掠过,再回过神来时,已发觉不见了王莺,不由扶须呐呐异道:“好俊的身手。看来我那小兄弟这回麻烦不轻咯。”

文秀笑了笑,又听常氏的吼声传来,吓得一惊,连忙捻手捻脚地赶去。

却说当夜,马纵横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到刘雪玉那羞滴滴的样子,心情大好,一边走着,还一边哼着歌。忽然,马纵横眉头一皱,望后微微转头一望,见几道快影掠过。马纵横以为又是牛强派来的人,便故意走到一处偏僻的巷口。饶了几圈,马纵横发现还甩不到那些人,神色才多出了几分凝重,看来这回来的人身手极好,恐怕不是那牛强这般小人物派来的爪牙。

马纵横正想着,忽然前面正好是处死角,月光之下,竟有个曼妙的身影早就在等候,散发着一阵阵清冷的杀气。

“是你?”虽然面前的女子带着面纱,但马纵横还是一眼认出了此人正是昨日在玉雀轩见到的女子。说来如此姿色出众却又冷酷的女子,恐怕任谁见过一回,都难以忘怀。

“小伏波,我并无恶意。只是想你转让那副翡翠牡丹玉簪。”王莺冷冷而道,不过若是揭开面纱,就能发现她眼里有几分怪异的色彩。

“呵呵,小美人,你真是想要,你大可光明正大地向我开口。如今你这专门把我堵在这里,再向我拿,倒是有些意思了。”马纵横说着,还故意往后一看。王莺微微一惊,知道瞒不过马纵横,忽然把头上的草帽拆了,露出了那副绝色面容,淡淡地吩咐道:“你们都离开吧,单凭人数,是无法打败我面前这个男人。”

王莺话音落下,那些埋伏在后的人似乎有些诧异,过了一阵后,才略微听到一丝动静。马纵横耳朵微微张动,单凭这细小的动静,他已然察觉到后面埋伏的人都离开了。

“漫漫长夜,你我在这偏僻无人的地方幽会,小美人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如此绝艳美人摆在眼前,不调戏一番,枉为男子。马纵横咧嘴一笑,竟在王莺有着冷酷杀气气息的冰美人面前甩起了流氓。

果然,王莺眼中顿时射出两道寒光,对马纵横好感全无,嘴角微微上翘,这是每回她准备杀人时,惯例的动作。

“我说了,我只想要那翡翠牡丹玉簪,你给还是不给!?”

马纵横也感觉到杀气逼来,素来吃软不吃硬的他,立刻笑得更加灿烂,道:“那真不巧,我昨晚早把那翡翠牡丹玉簪送给醉仙楼里的姑娘了!你若是要!!”

寒光闪烁,马纵横的话音截然而止,只见王莺手提宝剑,身姿飞跃,已如道虹光般冲了过来,速度之快,更是马纵横平生以来首次所见!

电光火石之间,身形一错,马纵横避开直刺咽喉的一剑,挪身过时,王莺灵敏的身影早就转回,一道剑光划过。

“好快的剑,好狠的招式!”

马纵横心跳加速,身子后倾,只见毫厘间险险避过,只不过凌厉的剑风,竟也在马纵横脖子割裂开一条细小的血痕。

“你这该死的流氓,竟敢把这么宝贵的东西送给那些下贱的女人!!我杀了你~~!!!”

一股恐怖的杀气,从王莺身上赫然爆发,剑光突闪,或刺或搠或挑,招招又快又狠,致人性命。马纵横苦于双手无兵刃抵挡,而且王莺的剑实在太快,他在龙盾局时,虽然学过空手夺白刃的招式,但实在不敢在王莺身上施展,此下只能一味躲闪。

连道剑光闪烁,马纵横身上已被挑出了几个破口。眼见王莺越攻越快,马纵横也不敢再有留情,脚踏乾坤,就在王莺一剑快刺到他的眉心时,他忽然身子一转,便到了王莺身后,正想挥拳时,王莺却也转过了身,同时宝剑更是以不可思议地轨迹,飞刺过来。

生死关头,马纵横也只能放手一搏,就在宝剑快要刺到他面前的瞬间。只听‘哐当’一声脆响,王莺那无往不利、所向披靡的宝剑,竟被马纵横双指夹住。王莺哪见过这般招式,满脸惊色。马纵横指头猛一用力,‘嘭’的一声,一截剑刃当场断开。王莺猛地反应过来,娇喝一声,提着断剑猛扎而去。马纵横却早有准备,一手抓住了王莺拿剑的臂膀,另一手迅速地搂住了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待王莺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已被马纵横紧紧地抱住,而且马纵横一手是从托起的手臂腋窝下缠到王莺的脖子,难免会碰到那傲人丰盈的双峰,而另一条手臂紧紧搂住的她下腹腰板的位置,两人此下的姿势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流氓!!登徒浪子~~!!你不得好死,我要你的双臂斩断,快把我放开!!”王莺脸早就红透了,那股怪异的感觉,让她恨不得把自己杀了,可那可恶的臭男人,竟然还越搂越紧。

“哎!我说你们这些女人,怎么骂人都差不多一个样!?能不能换些新意思,不过你比起其他女人确是狠辣几分。”马纵横可没心思意淫,王莺的恐怖他是身有体会,刚才只要他稍有分神,恐怕早已一命呜呼。

当然,一开始马纵横不知道王莺的实力,她又忽然出手,占了先机,马纵横才会显得如此狼狈。

想到此,马纵横不由又添了几分力,王莺双峰都被揉得变形,这时马纵横忽然感觉到那两团丰盈的肉团在臂膀揉捏的感觉,好死不死王莺这时嘤咛地娇呼一声,顿时胯下怒起,顶在了王莺柔软的臀部上。

“啊!你这死流氓,我,我杀了你~!”王莺感觉到臀部的异样,羞愤不已,立马又喊杀起来。

马纵横却是怕一旦放了她,又是不死不休地来和自己拼命,哪会放开,反正自己也不吃亏,忙是抱紧,口中还极其无耻地叫道:“你要杀我,我哪敢放了你!”

“你先放开,我不杀你~!”

“鬼才信你!!”

“死流氓,我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于是,两人一直保持这暧昧的姿势,互相叫骂。终于当王莺意识到这样下去,只会进入死循环,加上平生第一次被人如此肆无忌惮地侵犯,委屈得都快哭出来,带着几分哭腔叫道:“你若不把我母亲遗物送给那些下贱的女人,我哪会杀你!!你活该死个千遍万遍~!!”

马老爷们一听王莺的哭腔,还有遗物的两个字,哪还有面皮占人家女人家的便宜,连忙松开。王莺一时不料,加上浑身无力,啊的一声,便摔倒在地。

“姑娘,你可有!”马纵横反应过来,正要去扶,哪知王莺忽然扑起,马纵横下意识地退开,不过王莺早有所料,断剑忽地甩飞而出,千钧一发之际,马纵横歪头避过,脸上‘唰’的多出了一道血痕。

“死流氓,我一定会杀了你!!!”待马纵横反应过来,王莺早就消失不见,那冰冷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幽幽传来。

“看来这回还真摊上大事了。诶,早知如此,刚才就不该松手。不过说实话,还真大啊。”死性不改的马纵横呐呐而道。

等马纵横回到家里,却见文秀和庞德、胡车儿一众人已然吃喝起来。庞德见马纵横脸上有伤,连忙迎了过来问道:“主公,你脸上是怎么了!?文公还说你和佳人有约,今晚没那么早回来,让我们先吃着喝着先呢!”

马纵横一听,顿时满脸黑线,狠狠地望向文秀。文秀正拿着个酒壶,看着马纵横的脸,还意味深长地摇头说道:“太残暴,太残暴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看来那小姑娘还真厉害。”

“你早知她会来找我!?”

“不然你以为是谁告诉她,那翡翠牡丹玉簪在你手上?”

“你这老狐!!”

“哎,你可别骂人。老夫可没你的本事,当时自然是小命要紧。再说,我不是过来报信了嘛。”

马纵横正想大发雷霆,反被文秀呛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