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史阿的请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主公,这到底是!?”庞德眉头皱得紧紧,听得一头雾水。马纵横也没脾气,找了个位置忿忿坐下,拿起一个酒壶连饮了几口,摆手道:“罢了,罢了!全当我遇人不淑便是!!”

“哈哈哈,小兄弟看你这话说得。好了好了,这只翡翠凤玉环,算是老夫赔罪如何?”文秀就像是变戏法一般,忽然从衣袖里掏出一对打造堪称鬼斧神工,精致无比的凤凰玉环。马纵横顿时看得瞪大了眼,这只玉环一看就知价值连城,不过他也不贪心,忙推回给文秀,道:“我刚才不过开玩笑罢了。你真要送礼赔罪,这般贵重的东西,我还真不敢要!”

文秀一听,心里的决定更是坚定,扶须呵呵笑道:“哎,此言差矣。这不过是老夫给一众弟兄的酬金罢了。老夫决定三日后就要离开洛阳,小兄弟你也知道如今世道不太平,老夫看你这些弟兄各个长得魁梧彪悍,英雄了得,就想借你一些人,等到了南阳把家安定下来,我再给他们百两黄金,以作犒劳。如何?”

其实,文秀一开始也对自己这个主意抱有怀疑,直到刚才他还在试探马纵横,若是马纵横大发雷霆,他便甩袖离去。可马纵横却是不以为然,对于那只价值不菲的凤凰玉环也全然不为所动。文秀自问自己行商这些年来,还真没见过如此肯诚心待人的人物,而且他还有一双清澈,不掺杂任何杂质的眼睛。

马纵横听话后,先是一愣,旋即饶有兴趣地望向文秀,问道:“老掌柜的就如此信得过马某?”

“哈哈,你别试探老夫。老夫相信自己的眼光,就算真有万一,也认了!”文秀闻言,反而纵声大笑。马纵横听话,遂是望向庞德和胡车儿。胡车儿这些日子早在洛阳闷出个鸟来,连忙抢先说道:“主公,我愿意陪文公走上这一趟!!”

“我留下来看家!”庞德脸上露出坚定之色说道。马纵横闻言,点了点头,遂令胡车儿带领二十个赤魁弟兄,三日后文秀上路。文秀也颇是满意,把那凤凰玉环交到马纵横手中。马纵横倒也不客气,把凤凰玉环收下,然后又向王小虎问起,准备得如何。王小虎答说,行装皆准备完毕,明早就可以上路了。马纵横遂把凤凰玉环交给了他,取回了那翡翠牡丹玉簪,毕竟这是别人母亲的遗物,而且马纵横也不想自己的小命给一个杀手日夜惦记着,虽然这个杀手美若天仙,清冷高傲。

于是,众人一夜喝个痛快,权当是送别酒。文秀也放开来喝,最后喝得酩酊大醉,其他人也都醉得七七八八,所以当夜就留在马纵横的府宅里睡寝。

时间流逝,一连过了三日,不知觉就到了文秀出行的日子,胡车儿带着二十个赤魁兄弟,伪装成文秀的伙计。而文秀则把自己的行装伪装成粮队,跟着前往荆州的大商队出发。因为怕被拆穿,文秀也不让马纵横来送行。这一下家里走了大半的兄弟,只剩下马纵横和庞德还有几个赤魁兄弟,比起以往的热闹,显得有几分冷清。

却说,这三日里马纵横倒是过得欢喜不已的。自从那日送给刘雪玉那玉貂簪后,似乎神女对他已暗生情愫,每日早晨,马纵横总见到她在采花。不过,马纵横却以为醉翁之意不在酒,自是把握机会,趁机与神女加深感情。刘雪玉常在宫中,对外面的事情都好奇得很,这可给了马老爷们机会在她面前,谈天说地。加上如今马纵横已非当年被北宫凤调戏的那个情场菜鸟,逗得刘雪玉常是捂嘴娇笑,美态万分,也还好马纵横定力十足,不然可又露出猪哥相,惊扰神女。而经过这数日的接触后,两人感情突飞猛进,刘雪玉对马纵横也愈加好奇。

对于女人来说,这好奇心永远是能够征服她们的天敌。马纵横也打铁趁热,这不,这日他趁刘雪玉一个不留神,牵住了她玉葱一般,软而无辜的手。刘雪玉羞得立刻低下了头,先是有些挣扎,但却感觉到马纵横越握越紧,手里好似有团火在燃烧,心里如小鹿乱撞,竟也忘了再去挣扎。

清晨之下,风景秀丽,花儿争艳,鸟雀啼鸣。两人手牵着,迈步在花苑之中。女的,沉鱼落雁,举世无双。男的,雄伟高大,威武盖世。

马纵横暗暗叫爽,自也不会手贱,或是得寸进尺,破坏如今唯美的光景。而且对于女人来说,这一刻往往是日后能够让她们魂牵梦绕、念念不忘。

“你该回去了。”

忽然,刘雪玉停下了脚步,微微抬头,眼神里好像隐藏几分凄然之色。马纵横心头一揪,忙问道:“玉儿,你这是?”

马纵横一声玉儿,叫得刘雪玉心神更乱,那绚丽的眼眸里开始晃动起水光,吟吟而道:“只要我一日还在这寒蝉宫里,你我是不会有结果的。你回去吧,再也不要来这寒蝉宫了。”

绝情却是万般不情愿的话,刘雪玉说罢,另一手便抓着马纵横那牵着她的手的手臂,想要将之拉开。马纵横牢牢不放,眼神只紧紧地望着刘雪玉。

“啊!”或者是马纵横抓得太紧,刘雪玉忽然痛呼一声,马纵横吓了一跳,连忙松手,刘雪玉正是用劲,一个不料,娇躯受惯性所使,向后一倒,眼看就要摔落。还好马纵横一个健步,搂住刘雪玉的后背,神女幽幽体香,扑鼻而来。两人眼神对视,一时交融一起,难以分割。

“啊~!公主~!!你这~~!!”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刘雪玉听这声音熟悉,顿时面色大变,转头望去,竟见是满脸慌色的小彩蝶。原来小彩蝶这些日子,见刘雪玉心情好转,每日都出外采花,今日便早早起来,侍奉左右,哪知一出来竟然看见这般画面,吓得一时心头大乱,竟扭头就逃。

“完了,这事若被张常侍或者我父皇知道,马哥哥恐怕性命难保,小彩蝶也不知有没有看清你的面容,你快回去吧。一切有我,我不会连累你的!”刘雪玉急把马纵横推开,眼眶里已是满溢泪水,却又死死忍着。

“不!我会带你离开,只要你愿意,我今晚就带你离开洛阳,回去西凉!!但你若不走,我就留在洛阳,直到你愿意与我离开为止!!”蓦然,马纵横眼神如炬,一字一字铮铮而道。那洪亮的字音,好像是在刘雪玉心头响起,好似给予了刘雪玉无比的勇气。

忽然之间,刘雪玉扑向了马纵横,跑动间,泪珠如同宝珠闪烁。一下子,刘雪玉搂住了马纵横,那一瞬间,马纵横宛若拥有了整个世间的美好,紧紧地把刘雪玉搂入怀内。

好一阵后,满是羞涩的刘雪玉轻轻推开了马纵横,眼神迷离,心早被面前这个男人勾去了。

“马哥哥,你莫急。我相信你愿意不惜一切地带玉儿离开,但玉儿却不想因此影响你的仕途。玉儿只希望,但有一日,你能立下旷世奇功,向我父皇提亲,让我光明正大地下嫁于你,可好?”刘雪玉深情地看着马纵横。马纵横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道:“一年之内,我必会立下旷世奇功,让举国上下都知道,我马纵横将会迎娶绝色公主!!”

刘雪玉也笑了起来,微微颔首。马纵横替她轻拭泪珠。一会后,刘雪玉轻轻推开马纵横,依依不舍道:“小彩蝶从小就侍奉在我左右,我俩虽为主仆,却是情同姐妹。我会让她保守秘密,时候不早,马哥哥你回去吧。”

马纵横也知道刘雪玉为难,点了点头,遂看着刘雪玉渐渐远去,然后才怀着复杂的心情,转身走向外走出。

当马纵横刚走出门口,转角处却有一人早已等候。马纵横面色瞬间铁寒,冷道:“你这只会窥视的小贼,这些日子已令我十分心烦,别逼我捏死你!”

“哈哈,马兄弟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若非是我故意调开手下兄弟,你这些日子哪有这么多的时间和举世无双的绝色公主谈情说爱,还赢得了神女倾心?说起来,你可还要谢谢我呢。”说话的那人,亦是健壮高大,双眸凌厉,竟就是不久前和马纵横交手过的史阿。

“你到底有什么意图?”马纵横微一侧头,两道恐怖骇人的杀气骤地射出,一刹那间,在马纵横背后如腾起一面模糊却又充满凶煞之气的鬼神一般的相势。

史阿眼睛猛地瞪大,一刹那间只觉浑身僵硬起来,那一刻自己宛若真如一头苍蝇,马纵横随手就可以把他你捏死。

“好恐怖的气势!这马家小儿真妖孽也!”史阿猛地一咬舌头,身体是不僵硬了,却浑身开始颤抖,直到马纵横把气势散去,史阿才如释负重般,喘过气来。这说是迟,但只不过发生在一瞬之间。

“还请马兄弟借一步说话。”已是满头大汗的史阿,强忍惧意,打起精神向马纵横说道。马纵横咧嘴显出一丝冷笑,淡淡道:“好!”

少时,马纵横跟着史阿一阵逗转后,两人来到宫中一处偏僻的地方,四周不见有人。马纵横眉头微微一皱,一看这里就是处荒弃的宫殿。

“马兄弟,我想你也是个爽快的话,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有一事相求,只要你答应,我不但愿意每日为你行方便,让你可以和绝色公主相见,还会守口如瓶。”史阿震了震色,遂是凝声说道。

马纵横挑了挑眉头,却也不急,轻蔑一笑,道:“说来听听。”

史阿一眯眼,看了马纵横好一阵,才下定决心,说道:“实不相瞒,我与一众忠义之士,想要铲除宫中宦堂久矣,只可惜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不过苍天有眼,不久后时机终于来临,到时我的弟兄会伪装成送来马粮的队伍,其中会有数十个弟兄藏在干草里面。此番关乎天下局势,到时还请马兄弟出手相助,只要行个方便,不让他们被人发现,到了夜晚,他们是死是活就再与你无关!”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