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伪装的马贼 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哈哈,你说得轻松,在麒龙府里不乏眼光精细的人才,你那些兄弟藏在干草里,车架的轮迹势必会比以往深上许多,极易被人发觉。而且我不妨告诉你,那些宦党对我也是极不信任,派了不少人在麒龙府内监视我一举一动!一旦事迹败露,我岂不也成了反贼乱党,而且还会连累天水、南安数十万百姓!!”马纵横先是冷然一笑,然后如同当头棒喝,喝叱起史阿。

史阿眼神赫赫,却也不退让,慨然而道:“此事成败,却是关乎天下百姓之福祉,孰轻孰重,马兄弟心中岂不清楚!?”

“汉朝气数已尽,就算你们除得了宦党那又如何!?自黄巾之乱开始,各方势力早就开始韬光养晦,对天下大业虎视眈眈,就算宦党除去,天下只好陷入战争不休、烽火肆虐的时代!!”马纵横又是冷声喝叱,说得史阿面色连变。

陡然,‘哗’的一声,寒光飞闪。马纵横却不动弹,眼看史阿拔剑刺来,发着烁烁寒光的剑尖忽地在马纵横咽喉停下。史阿眼里尽是狂热之色,坚定不移地喝道:“宦党祸害社稷久矣,不知多少忠良遭其迫害,各地百姓因宦党而流离失所,抛尸荒野的更是不计其数!!宦党作恶多端,罪大恶极,人人得以诛之!!我等义士只求问心无愧,必将宦党一一除之!!马纵横你若不肯助我,为了大业,我只能把你在此杀了~~!!”

“你做得到吗!?”马纵横只一冷笑,双眸陡然宛若散发赤光。史阿心头一惊,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哐当一声,自己的剑尖后一寸位置,竟被马纵横双指夹住。

“找死~~!!”史阿大怒,猛地提剑就刺。‘嘭’的一声脆响,剑尖应声而断,史阿飞剑刺时,马纵横早已闪开,两人插身过时,史阿回身挥剑就砍,却被马纵横一掌推出打开手臂,瞬即之间,脚步早已扎定,另一手臂如雷炮轰出,一计崩拳,打在了史阿胸膛之上,顿时整个人暴退而去。

高手过招,胜负就在一瞬之间。马纵横无论是技巧还是速度、力气都更胜史阿一筹。史阿只觉自己整个胸膛都快裂开,一股血气上涌,却死死地吞了回去,眼神多了几分凶恶,死死地盯着马纵横,就像是一头死口不放的恶犬。

“哼,冥顽不灵!”马纵横却是不想杀了他,只是冷哼一声,并无乘胜追击,置之死地。

两人对视一阵,忽然之间,史阿做了个出人意料之外的动作,只见他猝然跪下,叩头就拜:“宦党杀人无数,人神共愤,还请马兄弟出手相助,史阿愿一辈子为牛为马,侍奉左右!!”

“你!!”马纵横一看史阿如此,顿时皱起了眉头,似乎是被史阿的忠义所感动,最终还是长叹一声,摇头道:“罢了罢了。到时候我只会见机行事,但若你那些弟兄被人发觉,别怪我手下无情便是!”

史阿一听,顿时眼神一亮,激动不已,叩首又是谢过。马纵横摆了摆手,跨步就走,潇洒离去了。

一阵后,在一条空旷无人的走廊上,心情烦闷的马纵横只觉晕头转向,晦气骂道:“他奶奶个熊,老子竟然迷路了!!”

却说,就在马纵横在宫中迷路的同时。在洛阳城南外数十里处的一片山地里。一群马贼打扮的人马却早已等候,为首一人,竟就是那牛强。

“牛将军,据那覃三来报,文秀那老不死似乎和那马家小儿相交甚好。马家小儿还派了不少人作为他的护卫!那些人可都武力不凡,这可如何是好!?”一个大汉在牛强旁边有些畏怯地问道。

牛强听了,猛地瞪眼,怒声就喝叱就道:“没用的东西!!那些人再是厉害,也不过数十人而已!我们这里的弟兄足有数百人,何须俱怕!?更何况文聘那小子竟然敢冒犯我姨父,实在死不足惜!!我姨父已经有令,要把这文秀给杀了,让那文聘知道得罪他的下场,不然岂会派那么多好手给我们!?还有那马家小儿,我早看他不顺眼。我早与我姨父商议过了,此番正好把抢劫杀人的罪名,嫁祸给他的麾下,到时我姨父自会处理,马家小儿能够得瑟的日子也不长了!!”

那大汉一听,顿时幡然醒悟,忙拍上马屁,道:“牛将军真是高谋,小的佩服!”

“哼!那还用说!我姨父说了,此番得到的银两,分我们这些兄弟一半,据那覃三来报,单单那文秀老不死的行装就起码有数千两黄金,其余商队怕也不会少,事成之后,可够我们兄弟快活大半辈子了!”牛强此言一出,不少人的奸笑起来,其中有不少人笑声尖锐,竟都是没有喉结的太监。

这些人乃都是蹇硕的心腹,身手不凡。也正因如此,牛强信心十足,此下就想着杀人抢劫之后,到哪里快活。

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晌午时候,烈日当空。时值春季,雪也融化了,四处绿荫一片,风高气爽,气候极佳。只见一条商队如同蜿蜒长龙,从远处而来。牛强等人埋伏久矣,见得商队正是赶来,牛强连忙调拨,把队伍分开两部,各往前去。

约是半个时辰后,商队走到一处林地,旁边正好有一条小溪可以解渴,最前领头的队伍忽然停了下来,教众人歇息,吃饱饭后再是上路。文秀心情甚好,让伙计们把车架放在小溪旁,一些人去喂马,一些人去打水。穿着朴素,带着一顶草帽的文秀,取出一些干饼,一边递给胡车儿,一边笑道:“今天天气正好,是个出行的好日子。这一路下去,也没什么贼匪,不过荣阳、颍川一带那就要小心些了,听说那里还有不少黄巾贼的余党。幸好我们走的是官道,一般来说黄巾贼都不敢劫杀官道的商队。”

胡车儿听了,面色一凝,接过干饼,带着几分疑色问道:“那些黄金余孽朝廷为什么不派人剿除呢?”

“诶!如今社稷不稳,许多诸侯都有意拥兵自护,与这些黄巾余孽河水不犯井水。那些宦党各个奸猾得很,加上洛阳局势表面平和,实则暗里动乱,自也不愿派兵,大费周章地剿贼。只是苦了那一带的百姓啊!”文秀说着,长叹一声,带着几分唏嘘地摇了摇头。

就在此时,胡车儿忽然面色一变,忙往地上一趴。文秀被他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却见胡车儿猝又弹了起来,疾声叫道:“大家快拿兵器,有一队人马正往这里赶来!!”

胡车儿此言一出,那些正在各处歇息的商人、护卫都吓了一跳,旋即急往四处察看,这时正好一阵狂风刮来,吹动树枝,瑟瑟发响。

“哈哈哈哈~~!!这家伙一看就是新来的,大惊小怪!!”

“就是!这汉子看长得这般魁梧,没想到竟然是个胆小鬼!!别怕,就算真有贼匪,有老子在呢!!”

“你就少吹牛皮,每次有贼匪抢劫,一看势头不对,跑得最快的就是你!”

“诶,这也难怪,如今世道不太平啊,我们这些行商的,是越来越难了。等跑完这趟,我就打算在荆州扎根了。洛阳实在太乱了,我看不久就要有大事发生咧!!”

哪知胡车儿的好心提醒,那些商人、护卫不但毫不理睬,甚至有些还取笑起来,紧接着又开始互相谈天说地,毫无紧张感。

“呵呵,第一次行商难免都会大惊小怪,想起来我第一次的时候,还!”文秀也是不信,走过来拍了拍胡车儿的肩膀,话到一半。胡车儿猛地瞪眼,急道:“文公,我生长在西凉,常年与马为伴,只要马蹄一响,方圆数十里内我都能听得清楚!!赤魁的弟兄听着,快把车架推动对面的小溪!!”

胡车儿一声令下,那二十个赤魁兄弟,连忙纷纷赶去车架那里。文秀吓了一跳,正是不知所措。这时,一伙人忽然涌来,各是拔出刀剑,为首的就是覃三。

“都把车架放下!!老爷!!我看这些人是图谋不轨,不可深信!!”覃三面色发寒,眼露凶光。胡车儿眼神一眯,冷冷地瞰视着覃三。

刚打水回来的常氏见到,吓得一脸的肥肉都紧缩起来,连忙赶来叫道:“哎呦~!!这是要死了~~!!老家伙你这些人是要干嘛呀~~!!“

“时间不多,文公你现在立刻让车架过江,只要贼匪不多,起码还能保住一半!!”胡车儿眼神坦荡,文秀见了,却忽然想到了马纵横那双清澈而又威武的眼睛,心头一定,颔首急道:“我信你!!快把车架推到对面河岸!!”

“老爷~~!!”覃三听话,心头一急,连忙叫道。文秀猛一摆手,叫道:“别再说了!!我相信这些兄弟!!”

文秀此言一出,赤魁那二十兄弟立马推起车架,还好小溪不深,只到轮子一半,费些功夫还是可以推过去的。

“哈哈哈~~!!这些人是被吓傻了,这费力气推过去,待会还不是要推回来!!”

“就是就是,待会脱了队,我们可不管你们这些傻子。”

周围的商人、护卫看了无不嗤笑起来。覃三看那些车架已过了小溪一半,脸色黑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胡车儿早就觉得不妥,看覃三身上爆发杀气,忙向文秀喝道:“文公小心!!“

陡然,覃三眼暴凶光,厉声喝道:“老不死你都快要进棺材了,还要这么的银两作甚!!?我俩父子替你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你的家当该有我一半!!”

覃三喝罢,提刀就向文秀砍去。文秀吓得面色如土,浑身颤抖,哪里知道躲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