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伪装的马贼 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弟兄们,若不反击,我们全都要死在这些该死的贼子手下,是死是活,我们现在起码还有选择的权力,否则等那些兄弟鏖战致死,我们必死无疑~~!!”这时,在后面正乱的人丛内,年纪最老的文秀举起兵器大喝起来。却见,前方数十个贼兵正挥刀策马,乱冲乱撞,已有数十人死在了贼兵的手下。

“没错!!再不拼命,必死无疑,横竖都是一死,拼了~~!!”一个身形强壮的汉子大喝一起,拿起兵器奋勇突进。在死亡逼迫之下,一众商人、护卫都纷纷鼓起了勇气,发起了反击。

“哼!你们这些该死的鼠辈,死不足惜,都给我杀了~!”忽然一个太监好似被捏着喉咙那般叫了起来。

“原来是朝廷那些该死的阉人,好哇!!你们这些阉人本就逼得我们走投无路,现在还要杀人抢财,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和你们这些不三不四的阉人拼了~~!!!”那太监的声音一起,一个满脸胡渣的护卫,眼中迸射怨恨的光芒,立刻凶性大发,扑上厮杀。

“什么这些都是阉人!!?”

“好哇,我早恨透这些阉人,杀他娘的畜生~!!!”

紧接着又是连声嘶吼,众人怨恨更烈,各个拼命扑上,一瞬间七、八个太监连人带马都被乱刀砍死。

与此同时,另一边胡车儿不知从何时抢来一柄长枪,挑翻一个贼子,纵身跃上马去,连阵冲杀后,贼兵群围难破,反而死伤不少。不过胡车儿亦是遍体鳞伤,由其他那两条手臂,横七竖八的不知开了血口子,一头乱发血红妖异。饶是如此,胡车儿还是越杀越是亢奋,贼子渐渐胆寒,无一敢前。

陡然,胡车儿猛地把眼神投到了对面,见牛强和一个白脸男子周边数个贼兵守卫。胡车儿顿时凶光一凝,提枪猛地望坐下战马臀部一扎。

嘢~~!!

一声响亮凄厉的马鸣声赫然而起。胡车儿一人一马立刻犹如一道疾电般奔飞而去。

眼看胡车儿杀气腾腾地杀来,牛强早就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嘶声大喝,命周边护卫杀上。电光火石之间,胡车儿刚纵马飞过小溪,数名贼兵一起杀来,胡车儿双眸瞪大,张口咆哮,声势骇人,舞起手中长枪乱扫猛扎,一刹那间人仰马翻,牛强看得眼切,见胡车儿赫然突进而来,忙勒马就逃。

“哼,无胆鼠辈!白当了爷们~!”那面白无须的太监冷哼一声,却不惧怕胡车儿,一提手中宝剑,策马迎上。须臾,两人陡然交马,面白无须的太监拧起宝剑一挥连道剑影刺来,胡车儿面色一惊,拨枪挡住,刹时连道兵戈震响,两人不知交手了多少回合。忽然,‘嘭’的一声尤为响亮的骤响。却见那面白无须的太监手中宝剑被胡车儿一枪猛地扫开。

“嗷嗷嗷,阉人你给我死来罢~~!!!”胡车儿一声怒喝,手中长枪急地一转,望太监面门就刺。太监一双细目也是瞪大,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枪头扎来,最终还是来不及做出反应,被胡车儿一枪扎入眉心,当场死绝。胡车儿杀了那太监后,并无停歇,看着不远正逃的牛强,大骂休逃,纵马即追。那些正在对岸厮杀的贼兵、太监见状,一时间各个心头大乱,赤魁还有一众商人、护卫则是士气大震,拼死杀起,不一阵后,贼人折损大半,纷纷逃跑,众人连忙追杀,幸有小溪拦阻,贼人难以逃去,纷纷被追上歼灭,此时在厮杀之处旁的小溪已然艳红一片。

“别杀我~~!!我姨父是蹇黄门,若是被他知道你杀了我,你必死无疑~~!!”

另一处,只听牛强在嘶声求饶着,策马在树林里狂奔。胡车儿在后死追不放,骂声连连。

“狗贼!!你作恶多端,人人得以诛之,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杀了你这狗贼~~!!”

听得胡车儿不肯放弃,牛强心头更乱,急转回头来,哪知面前正是一棵大树,哪里躲避得及,遂是‘嘭’的一声连人带马撞个正着。牛强滚翻在地,发出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胡车儿迅疾追上。听得马蹄声起,牛强吓得魂魄皆飞,猛地起身就跑。胡车儿看得眼切,把长枪往上一举,瞄准牛强后背,喝道:“着!!”

喝声一起,胡车儿瞬间把枪支投出,‘唰’地飞中了逃命的牛强,牛强一声惨叫,整个人遂是随着从他胸膛赫然穿透的枪支望前一倾,然后倒在地上。胡车儿策马赶来,正见牛强满脸痛苦之色,眼里却尽是不甘、狠毒,张着口不知在说着什么,须臾便是断气死绝。胡车儿朝他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遂是拔马赶回。

待胡车儿回到小溪那处,众人已把贼人尽数杀尽,文秀见得胡车儿回来,见他血迹斑斑,乱发飘扬,凶骇威武,不禁叹道:“真猛士也!”

文秀此言一出,众人也是纷纷称赞。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时候,马纵横虽然和刘雪玉大有进展,甚至定下约定,但却又因史阿之事,心中烦恼。毕竟马纵横很清楚,就凭史阿这些人是绝无可能歼灭得了权势滔天的宦党,别的不说,就像这个皇宫之内,大半的禁卫军都要听从宦党的命令,而且据说十常侍麾下都有一群极为忠心,武力过人的心腹。譬如,派来麒龙府的那七、八个小太监,经过这些日子观察,马纵横察觉到这些小太监不但体格异于常人,孔武有力,而且身手灵敏,虽然他们有意隐藏,但却瞒不过马纵横的双眼。

再有,宫中密布宦党的眼线,但有风吹草动十常侍立刻就能知道。除非像是历史之中,在宫外的将领拥兵杀入,杀这些宦党一个措手不及,才有希望。

而且史阿那伙人来历不明,而且马纵横与他并不相熟,仅仅是数面之缘。以马纵横的脾性,又岂会愿意拿自己甚至整个马家的安危作为赌注!

可一旦拒绝,他与刘雪玉的事情被揭发。马纵横虽然不怕大闹一场,闯一番洛阳,却怕因此连累了刘雪玉,还有自己背后的家人。

“他奶奶个熊!!烦煞人也~~!!”马纵横一边想着,一边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出了宫廷,见时候不早,正要归家,走了一阵,却见夏侯渊早在等候。见了马纵横,夏侯渊立刻笑起迎来,说道:“阿满在英雄楼开了一席,特意教我在这里等你。走走走,我们吃酒去!!”

夏侯渊说罢,一拉马纵横的臂膀就走。马纵横淡淡一笑,便随夏侯渊而去。

却说,自从那夜在醉仙楼后,曹操就再没来找过马纵横。马纵横却知曹操将郭嘉视为囊中之物,因此心有芥蒂,也或者是公务缠身。

当然,马纵横很明白,自己与曹操绝无可能作为真心朋友,日后甚至是不死不休的死敌,自也不会在意。反而,若是时机合适,上天给他一个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铲除曹操的机会,他一定会毫不留情!

少时,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待马纵横来到英雄楼下,却见庞德正在楼下等候。庞德一见马纵横,好像怕他误会,忙是迎了过来道:“大公子,曹大人说你在这里,德来后见你不在,便是在外等候。”

马纵横一听,灿然一笑道:“自家兄弟,不必多言。”

庞德听言,遂是点了点头,跟在了马纵横身后。夏侯渊暗暗看了几眼庞德,不由暗叹其为忠士。

须臾,马纵横一行人上了楼,却见曹操一个人在喝着闷酒,夏侯惇则像是个煞神一般坐在旁边,也不喝酒,也不说话,就静静坐在那里。

却说,曹操一见马纵横身影,顿时双眼一亮,起身迎去,然后把马纵横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替马纵横斟满一杯酒后,两人碰杯便喝,各是干尽后。曹操哈哈笑道:“最近公务缠身,难得有闲和马兄弟相聚,今日定要喝个不醉不归!!”

马纵横听话,遂是笑起,略一颔首应好。于是,曹操教小二端上饭菜,众人都是饿了,便先是饱吃一顿。饭后,酒过三巡,曹操忽然在马纵横耳边低声道:“纵横啊,实不相瞒,这数日洛阳多了不少来历不明的人,曹某正为此事烦恼。据说这些人都是图谋不轨的反贼,你若有发现,立刻派人暗里通知曹某,千万不要和这些人扯上关系,否则…”

马纵横听话,眼眸只轻轻一眯,神色却并无变化,曹操言下之意,他自是明白,遂笑道:“好,我若有所发现,定会告知曹兄。”

“哈哈,那就好!”曹操细目晃光,笑了一阵,遂是又和马纵横喝起酒来。

莫约夜里二更时分,马纵横见时候不早,便与庞德先是离去。曹操也不强留。

待马纵横离去一阵后,夏侯惇带着几分疑色问道:“阿满,这机密要事你为何却要和这马纵横说?”

曹操听了,回想起刚才马纵横眼眸那细微变化,笑道:“我却是觉得此人来到洛阳后,实在太过安逸了,总觉得他身上定会发生些出人意料之外的大事。”

“哦?”对于曹操这毫无根据的话,夏侯惇不由面色一怔,却又知道曹操的直觉素来都准,遂又疑声问道:“莫非那些反贼与他有所关系?”

“这很难说。毕竟一旦与这些反贼牵连关系,一旦事迹败露,牵涉地不单单是他的小命,更是整个西凉的局势。此人我看他严谨却不失狡猾,理应不会做这般愚蠢之事。只不过这场局,大将军可谋划久矣,一直在等候这个时机,但愿这马纵横不会坏了大事,否则大将军的怒火可不是他能承受的。”曹操眯着眼,冷冷而道。

也不知曹操是误打误撞,还真是那直觉犀利。马纵横一路回来,还是心惊胆跳。他几乎可以确定,史阿一定是和那些反贼有所关系,但若真被曹操察觉到什么蛛丝马迹,他相信这位将来的大枭雄定会毫不留情地铲除自己。庞德见马纵横眉头深锁,心中虽是有些忧心,但也不敢多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