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鸿门宴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来,我们先饮一杯!”蹇硕一手抓着一个酒杯,向马纵横敬道。马纵横见着,不敢怠慢,忙是一拿杯子,双手一拱。随即两人仰头喝尽。

马纵横刚把酒杯放下,旁边那个小太监立刻又替他斟满。

“不知黄门大人今日找马某过来,所为何事?”马纵横见蹇硕一直不张开,也不想在这耗时间,张口问道。

“呵呵,竟然小兄弟你开口问杂家。杂家也不跟你废话。就在数日前,杂家得到消息,有一群马贼意图打劫商队,所以特意派了我那外甥还有一些心腹前往剿匪。

哪知那些马贼狡猾得很,竟然早就埋伏在商队之中。待我外甥领着人过去时,遭到了马贼的埋伏!马贼狠辣,我外甥和我的麾下无一生还!!”

蹇硕说罢,双眸顿是爆发精光,死死地盯着马纵横。马纵横心头连跳,表面却丝毫没有动容,听完后,忿忿而道:“这些马贼实在该死,黄门大人寻我来此,是要我替你铲除这些马贼耶!?”

“哈哈哈哈~~!!”蹇硕闻言,忽然大笑了起来,道:“年少老成,临危不乱,小兄弟果非池中之物也!”

“黄门大人谬赞。”马纵横立即不卑不亢地拱手谢道。陡然,蹇硕面色一冷,猛地一拍奏案,‘砰’的一声,震响惊人。只见他冷着脸说道:“马纵横,你可知杀害我外甥的凶手如今身在何方!?”

蹇硕身上竟散发起浓烈杀气,马纵横却是笑了起来,道:“黄门大人,下官自来到洛阳后,就再无踏出过城门半步,又岂会知道呢?不过黄门大人放心,下官回去后,若听得丝毫蛛丝马迹,一定来报!”

“是吗?杂家的外甥虽是没有什么本领,但毕竟是杂家的亲人。亲人死于非命,杂家又岂能善罢甘休!?你说是吗?”蹇硕阴然地说道。

与此同时,在洛阳前宫廷正门里,数架马车被拦了下来。一个过这披风,嘴巴摸着红彩的中年太监,拨开了其中一架马车后面的帘子,里面竟然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各个神情惊恐,瑟瑟发抖。中年太监见了,嘿嘿地笑着叫了起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帘子放下,然后又走到一架马车后面,拨开帘子一看,见里面都是些健壮阳刚的少年,眼睛宛若幽幽发光,笑得更是阴森恐怖,可把里面的少年吓得都缩在一起。

“好了,都可以进去了。可别让国公爷等久了。还有像往常一样,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看的不要看,否则小心难保。国公爷可从不亏待你们。”那中年太监缓缓把帘子放下,然后向身后的一个禁卫将领说道。那禁卫将领一听‘国公爷’三个字,忙是点头哈腰地答应,随后吩咐兵士护送马车进宫。那中年太监也上了一匹马,带着一支莫约十几人的队伍在后跟随。

却说灵帝刘宏,因对张让极为宠信,甚至称其为啊父,因此不少阿谀奉承之人,又称张让为国公爷。

夜色朦胧,月光萧瑟。却说在马纵横那处,蹇硕开始咄咄逼人,四周气氛渐起杀气。马纵横忽然起身笑道:“还请黄门恕罪,天色不早,马某已有些不胜酒力,可否!”

“嗯!?看这天色才刚刚入夜,你这么急着要走,莫非是看不起杂家么!?”蹇硕面色阴沉地说道。马纵横一听,看了看周围已是眼露凶光的守卫,不由咧嘴笑道:“黄门大人何不给个痛快?”

“哈哈哈哈~~!!好~~!!听你这般一说,看来倒是杂家在故弄玄虚!!来人呐~~!!把他擒下~~!!”蓦然,蹇硕先是发出一阵刺耳的大笑,旋即面容一变,忽然下令。在周围的守卫一听,顿时齐声应和,各提兵刃朝马纵横扑来。

“黄门大人,这是何意!!?”马纵横猛地立起身子,巍然不动的身姿,赫赫生威,一声吼出,如有雷霆震荡之威。众人只觉耳鸣,猝地纷纷停住了脚步。

“此子不但颇有城府,而且勇猛过人,如今虽为何屠夫的人质,但若为何屠夫所用,日后必成后患!”想罢,蹇硕眼中凶光更胜,冷然笑道:“当日那商队里,却有不少人逃了回来,杂家一各个细问后,却是得知是你的那些手下所为。而且你那些手下如今更畏罪潜逃,逃往荆州。马纵横他们都是你的麾下,你不可能不知情,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你在幕后策划!?”

“黄门大人,你在说什么,马某丁点都不知道!不过马某却听过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马纵横眼眸眯起,发着烁烁寒光。

蹇硕脸庞触动,马纵横最后那句话可谓是字字诛心,蹇硕心头一怒,猛地一拍奏案,嘶声喝道:“放肆~~!!众人听令,还不快把他乱刀砍死~~!!!”

蹇硕暴怒下令,那些守卫再也不敢怠慢,忙是提刀扑去。马纵横一脚蹬起几子,饭菜顿时洒落一地,一个禁卫从后扑来,马纵横瞬即把几子一抓,遂朝那禁卫猛地横扫过去。‘啪’的一声,几子当场碎裂。马纵横另一条手臂如蛟龙出洞,瞬间抢过一柄大刀。这时四、五个守卫一齐杀到,马纵横提刀便是迎挡,力气骇人,倒是有种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煞气,连番乱劈猛砍之下,将那四、五个守卫纷纷砍翻。只不过须臾之间,后面的守卫又是杀到,马纵横也不敢再手下留情,大喝一声,一刀奋力猛劈,一人胸膛位置,铠甲破裂,血液迸射。

“尔等助纣为虐,岂不怕遭报应耶!!?”马纵横怒声大吼,抡刀杀出一招横扫千军,一众守卫吓得忙纷纷提刀挡住,却被马纵横手上宝刃恐怖的力劲逼得纷纷向后翻倒。

在正堂看着的蹇硕吓得猛地站起,眼珠子瞪得斗大,恍惚间,他宛若看到一头浑身血红,赤发飞扬,长有牛角尖牙的恶鬼相势,惊得浑身都在颤抖。

“马纵横~~!!我劝最好束手就擒,如此还能保住小命,还有你背后的马家。否则,我定要你家破人亡,死无全尸~~!!”蹇硕忽然发疯一般地吼了起来。

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死!马纵横一听蹇硕用他的家人来威胁,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气,如同惊涛骇浪骤然爆发。

什么狗屁权贵,什么皇宫律法,什么君臣之仪,这一刹那在马纵横眼中荡然无存。更何况马纵横本身就不是喜欢侧忍的人,他的骨子里、血液里,崇尚的是那兵戈铁马、驰骋沙场、征战四方的热血豪情。

甚至可以说,他喜欢看到血液飞洒,快意斩恩仇的快感。这段日子,他一直在压抑着。此刻爆发起来可谓是一发不可收拾。

“嗷嗷嗷哦~~!!!阉狗,你敢!!!我先杀了你~~!!!”马纵横嘶声怒吼,猛地朝着蹇硕所在的位置冲杀过去。连个守卫在他面前犹如土鸡瓦犬,根本抵挡不住马纵横的冲击,纷纷被他砍翻。

或者是感觉到马纵横那极其恐怖的杀气,蹇硕不敢掉以轻心,急抓起旁边的一柄金虎大刀,怒声喝起:“马家小儿,你这是要造反耶!!?”

喝声一起,蹇硕从正堂一跃,猛地落地,周围的守卫连忙让开,围成一个小圈。马纵横目光冷冽,霍地盯住了蹇硕。

却见蹇硕一脸凶色,浑身孔武有力的他,一看就知绝非寻常之辈。

就在此时,忽然外头一阵骚动,听得有许多人在乱喊乱叫,大喊着着火。蹇硕闻言,顿时面色大变,可就在他一分神的瞬间,马纵横宛若一头暴走的雄狮,提刀扑去。蹇硕反应过来时,马纵横已冲到他的面前,拧刀就朝他面门砍来。蹇硕急一躲闪,马纵横宝刀劈空瞬间,即又转刀横砍,蹇硕忙是低身躲过,只不过马纵横提起的膝盖已然着实地撞在了他的下腹。蹇硕痛叫一声,身子连退数步,急吼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快围上厮杀~~!!!”

蹇硕令声一起,周围的守卫才反应过来,忙提刀杀上,全然不顾外头的喊声。

与此同时,却说整个洛阳宫殿正是一片大乱,原来却是麒龙府那里忽然着火,一时间火光冲天,迅速蔓延,马厩里的宝马受惊,纷纷跃出,在皇宫里四处乱奔乱跑,各处的禁卫蜂拥赶去,乱作一团。

另一边,在宫廷里某一处的偏僻宫殿里,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密室,据说这是许久之前,皇室为了防止宫廷有人造反,特意修建的密室,这密室里的地道更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通往宫廷之外。近几年,张让察觉到洛阳局势动荡,又暗里教人把地道延伸,直到城外。此下工程已完成了大半,只要这条地道完成,日后许多不见得人的勾当,办起来就简单得多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